第四十四章 猫和狗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为马车之前是溜着弯儿,所以咖啡屋其实距离才村码头也就是苏白所住的客栈并不远,回去时苏白也就没有叫车,一只手抱着小家伙,父子两个就当散步一样慢慢地走回去。

大理的天气也是说变就变,经常出现在你前面,艳阳高照蓝天碧水,但当你转过身时,则可能是乌云滚滚黑压压地下来了的情景,尤其是在才村这个位置,前后玉案山和苍山的映衬下,哪怕不去洱海边,光是坐在一张石凳子上,看看山,看看云,也是极有意思。

苏白曾去过华山,站在华山山峰上,眺望四周,如临仙境云海渺渺,在那时候才会恍然发现,原来小时候年画挂历上的风景,居然是真的,而在此时,以苍山或者是玉案山作为衬托之下,一前一后,截然不同的画风,一个小清新依旧,一个浓墨重彩磅礴。

当然,急匆匆来急匆匆去赶着景点溜着趟儿的游人是很难体会到这种感觉。

“怎么样,好看么?”苏白指着那边的山景对小家伙说道。

小家伙砸吧砸吧了嘴,“哦哦哦”地喊了几声,仿佛是在附和自己粑粑的话。

不过这种附和,更像是一种:你高兴就好。

也是,小家伙当初是从妖穴里出来的,也曾一个人爬行下悬崖主动进妖穴,见识,自然是很足的。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讲,你让一个小孩子去想要领会自然风景里的情怀,也确实是一件很不切实际的事情,比起山山水水,他们更钟情于冰激凌的哪种口味更好吃。

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才村码头又在眼前了,恰好一个中年男子骑着电瓶车过来,

“回去了啊?”

这个男子是苏白所住客栈老板娘的弟弟,哈尔滨人,为人客气且好爽,说话时也带着一口东北味。

“嗯。”苏白笑了笑,点点头。

“我去买点黑糖,你要不,我给你带的是正宗的,跟店里卖的不一样,那些店里都是糊弄人的。”

“好,那就带一些吧。”

“成,回见啊。”

男子骑着电瓶车远去。

苏白抱着小家伙又在路边摊点了一些当地的特色小吃,苏白倒是吃得挺有味道,倒是小家伙不是很喜欢,也对,一方水土养一方口味,其实小家伙也并不挑食,估计也是之前吃了太多糕点和冰激凌的原因吧。

吃东西的间隙,苏白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苏白手机里的APP很少,最经常用的,也就是一个微信号而已,点开来后,发现是一条群发消息。

最近因为武器部署的原因,中国跟韩国关系比较僵,这种号召国人拒绝购买韩国商品抵制乐天等等的带着点热血的口号段子在现在很是常见,就跟以前的QQ空间热门说说一样。

只是,给自己群发这条信息的微信号,苏白觉得很眼生,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这是客栈老板娘的微信号,之前办理入住手续时因为苏白身上现金不够,也就直接加微信转账了。

一时间,苏白也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老板娘是哈尔滨人,她丈夫则是一位韩国人,现在她还在群发这条消息;

甚至,苏白有些恶趣味地想着,那位韩国丈夫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群发这条微信消息?

想了想,苏白又笑了,这,大概就是生活吧,充满着矛盾,却也有着自己的坚持和底线。

等苏白抱着小家伙在傍晚时回到客栈时,正好看见老板娘正迎着一批新来的客人办理入住手续,好像缺了什么东西,对着在后面帮客人提着行礼的丈夫喊了几句话,老板娘是会韩语的,而丈夫则只会一些简单的中文;

也因此,苏白并没听懂老板娘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开头的那一声“欧巴”却让人有种异样的感觉,大体前些年韩剧一直火热,这个词也几乎成为网络流行语,只是在现实里听到这个称谓,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新奇。

回到房间后,小家伙想要看电视,苏白就帮他打开了电视让他坐在床上一个人看,自己则是走出了房间,径直上了房顶,那里放着桌椅,以方便客人到楼顶去观海。

点上一根烟,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傍晚了,天色也昏暗了下来,风也渐渐变大了,今晚应该会有雨。

苏白吐出一个烟圈,抖了抖烟灰,轻轻地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一个忙碌紧张习惯的人,你让他忽然间就这么放松下来,还真是有些觉得奇怪。

洱海边游人不少,推着行李箱离开和推着行李箱过来的游客,基本上络绎不绝,这时,一个推着行李箱的青年人,引起了苏白的注意。

因为当对方进入到自己的视线中时,苏白就察觉到了对方身边所跟着的那条金毛狗,身上竟然散发着一种轻微的能量波动。

那绝对不是一只金毛,那几乎可以称之为是妖了!

一个牵着妖来旅游的人,想想都觉得有些奇怪啊,

但随即转念一想,苏白忽然记起来自己似乎也是这样,而且对方身边的那只妖跟自己身边的这只黑猫比起来,有种小拖拉机遇到大奔的感觉。

“喵……”

一声猫叫,自下方传来,而且慢慢地扩散了出去,这声叫声,在寻常人耳朵里根本就听不出来,之前吉祥无论是跟着自己坐飞机还是进客栈,周围普通人也都是看不见它的存在的,以吉祥高冷的性子,也懒得去搭理周围的普通人。

但是既然此时它吉祥在这里,哪怕它只是慵懒地趴在床上,那么这里就是它的地盘,现在有另外一只妖进入自己的地盘了,自然得宣示自己的主权。

人和人的关系有时候会显得很复杂,而妖之间的关系,则可能会显得更简单也更直接一些。

那头金毛在此时显得被激怒了一样,当即匍匐下来,对着苏白这边的客栈方向发出了一声低吠。

对方的年轻主人当即弯下腰,一边抚摸进行安抚一边也将目光看向了这里,自然也就留意到了站在楼顶上的那个跟自己同样年轻的男子。

“爱德华,你是感应到威胁了么?”

年轻男子缓缓地站起来,他能感觉到,那个楼顶上的男子也正在注视着自己。

“啪……”

苏白房间的窗户被推开,吉祥站在窗边,而在吉祥的身旁,小家伙也好奇地爬过来一起向外看。

吉祥很愤怒,因为那条狗在自己释放出气息之后居然还没走,而是选择继续留在原地,这是一种对自己威严的亵渎!

狗的眼里,只有猫,而人的眼里,还是人。

“汪!”

爱德华当即叫了一声,身形化作了一道黄色的光芒直接射向了二楼窗户,两头妖兽,在此时互不退让,而自己察觉到自己畏惧情绪的爱德华为了对自己的主人表现出自己的勇气,采取了一种极为主动的进攻姿态。

因为在爱德华看来,自己的主人在这里身边,那么就算是面对更高级别的妖兽,它也无所畏惧!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站在楼顶的苏白看见那条狗主动冲向了下面三楼的窗户位置,当即整个人向前跨出了一步,落了下来,打算将这条死狗给打出去,因为在那个房间里,还有自己的儿子,苏白可不想让这条明显有点外强中干的狗吓到小家伙。

只是,在苏白跨出那一步时,那个站在下面的青年双手结印,一道强横的气机直接锁定在了苏白身上。

“喵!”

吉祥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声音,显然,这条狗的主动出击已经彻底绕怒了吉祥,同时,这也是一种示意,示意苏白它吉祥完全可以解决掉那只不死好歹的狗。

猫和狗的事,自然交给猫和狗自己解决,吉祥在心里可不认为自己是苏白的宠物,自然也就没有那只金毛狗一样对主人的依赖感。

对吉祥,苏白还是很有信心的,当下,苏白身形于空中产生了刹那间的滞空,而后直接化作了一道血雾,转瞬间就飘到了那个青年男子眼前,当即凝聚出自己的身形,双方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半米!

年轻男子十指发力,指着苏白,目光平静,显然,面对苏白,他毫无畏惧,不过,他还是嘴角带着微笑开口道:

“朋友,妖兽之间的事情,你刚刚居然还想插手,这样,不好吧?”

面对对方的质询,苏白也就笑笑,“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年轻男子回答道,但即使是在这一问一答之间,两个男人的气机无时无刻地不在发生着剧烈的碰撞。

“啪!”

一道黑光和一道黄光撞在了一起,然后一起坠落,

紧接着,吉祥踩在那条金毛狗的尸体上正在梳理着自己的毛发,而那只金毛狗,脑袋已经被吉祥一爪子给拍烂了,当即是死得不能再死。

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不远处的苏白跟年轻男子眼中,苏白顿了顿,继续问道:

“你喜欢吃狗肉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