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大白,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开着那个被自己敲晕的人的车,先来到了小姨家里,在路上,苏白给胖子发了条微信,告诉他他的奥迪车还停在那家酒店的停车场里,让他自己开回来。

小姨家,苏白前阵子刚来过,而且和尚跟嘉措也来过。

房子是小别墅,有自带的停车位,周围的绿化也很好,算是精品高档小区了,小姨虽然是寡居,也是办了内退下来的,但是手中有不少其余公司的干股,也因此,小姨和表妹,根本就不需要为生计所担心。

毕竟,小姨跟自己那个便宜妈一样,都是官宦子女,小姨以前也从政过一段时间,基本上家族里其他小辈开企业开公司,都会分润出一部分干股出来,以求得家族里真正核心成员的支持,这本就是一种自然而然地习惯和约定俗成的潜规则。

如果不是自己的那个便宜妈成了听众,走上了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路,可能,若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个女人现在估计也是在这里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书,身边放着一杯茶,悠哉悠哉地过着自己贵妇人的生活吧,而她跟她的那个所谓的丈夫,也是世俗人眼中两大世家的联姻标配,哪怕不是真心相爱,但至少是富贵逼人。

一时间,苏白显得有些恍惚,如果没有广播的话,一切,都应该是这样子发展的吧。

只是很快,苏白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缓缓地吐出来。

转身,在别墅大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苏白左手边是一个鱼塘,周围其余的别墅都是标配一座鱼塘,而小姨家这里则是自己改建成了鱼塘。

苏白还记得,虽然以前自己跟小姨的接触不是很多,但是以前的小姨很气势逼人,只是自姨夫因病去世之后,小姨也就办理了提前内退的手续,安安心心地做一个闲散女人,而这个池塘,则是很好的证明。

抬起头,苏白咬了咬牙,他没进屋子,也确实没必要再进屋子了,因为他要等的人,会自己回来,只是……

“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没必要那么狠吧,你也不会那么狠吧。”苏白自言自语着。

我不是你亲自生下来的孩子,你随意在我身上如何炮烙,如何实验,都没问题,但那是你的亲妹妹啊,你会留她一命的吧,在你已经用完她身体的情况下。

一辆出租车开到了这里,苏白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看见小姨从出租车上下来,从包里拿出钱付了车费,等出租车离开后,小姨就主动地向苏白这边走来。

她走得很自然,她走得也很正常,

无论是目光,

无论是动作,

总之,都很正常。

只是,苏白的呼吸却在此时变得越来越粗起来,因为他发现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只剩下一具皮囊了,甚至,连皮囊都很快也没有了。

此时的她,就是一具被上了发条的玩具,在执行一个人最后的指令,而那个人,就是她的亲姐姐!

小姨微笑着径直从苏白身边走过去。

但是却没有搭理苏白,而是直接打开门,从玄关走入了客厅。

苏白转身,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客厅里,一片杂乱,很显然,之前和尚在这里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但是小姨还是什么都没见到的样子,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苏白跟着也走进了小姨的卧室,

他看见小姨慢条斯理地坐在梳妆台前画着妆,淡淡的妆,让本就极富气质的她变得更加靓丽了一些。

而后,小姨走到床边,将放在床头柜上自己跟亡夫以及那时候还小的女儿的合影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整个人平躺在了床上。

紧接着,小姨的身体开始腐烂起来,散发出阵阵恶臭味,一只只肉蛆正在她的身体上来回地攀爬着,进进出出。

苏白慢慢地捏紧了拳头,

虽然此时苏白双目赤红一片,但是苏白嘴角还是露出了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意,看起来很是阴森;

“你会和你那个儿子,一模一样的下场的。”

苏白抬起头,

普通人指着天,大部分意思是指老天爷,举头三尺有神明,而听众指天,大部分则是指的广播,因为在听众的眼里,广播,比天还要大。

“广播,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啊。”

……

苏白回到老方家里时,胖子和尚以及嘉措三人正在享用着素斋,和尚不光泡茶功夫好,做素斋的水平也是绝对一流。

小家伙正抱着自己的牛奶一边吸着一边看着电视,吉祥就匍匐在小家伙的身边。

“大白,你吃……卧槽,你身上什么味儿啊,快去洗洗,快去洗洗,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苏白身上是尸臭味,胖子自然是能够闻出来的。

苏白点点头,小家伙倒是不嫌弃丝毫跟往常一样向苏白摇摇晃晃地走来求抱抱。

“哟,小祖宗哟,你这么香香嫩嫩的,让你爸爸先去洗澡再和你玩好不好。”

胖子把小家伙抱走。

苏白进了卫生间,用沐浴露和洗发露来来回回洗了四遍,身上的那种味道才算是完全除掉了,等披着一条浴巾走出来时,和尚他们已经吃好了,但是给苏白留了一份在茶几上。

苏白也不客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直接端起碗筷开吃。

“靠,就知道你是个牲口,这心理素质,简直变态。对了,解禀已经回去了,我们忙得要死,他就在哪里睡了半天大觉,就在你隔壁,操。”胖子坐在旁边,点了一根烟。

和尚跟嘉措坐在沙发上,三个人一起看着苏白吃饭。

等苏白吃下了两碗饭后,放下了外快,轻轻地伸了个懒腰,

“我吃好了。”

随即,苏白先将自己之前经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然后接过了胖子递过来的那根烟,点上了。

“阿弥陀佛,所以,是这个意思么?”和尚一边掐动着自己手中的珠子一边说道,“广播,其实是早就通过你的视角,知道她的身份了?”

苏白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连我都能感觉出来她的真正身份,你说广播能不知道?”

“嘶……”胖子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伸出舌头飞快地舔了舔嘴唇,紧接着一拍大腿,“靠,牛叉啊,这才是真正的牛叉啊,大白,血尸跟你娘比起来,简直弱爆了好么,就跟以前伊拉克空卷跟美国空军对比一样。

想当年,血尸可是把咱们几个给吓得在西安都不敢多留直接跑路了,但是人家广播对他什么态度?

当胖爷嘴里刚刚说出‘叶姿’两个字时,广播瞬间就确定血尸的身份然后把血尸拉入故事世界直接狂扁去了,最后广播还本着就算是坏的大白菜也要废物利用的原则特意设计了一个血尸的故事世界让其他听众去获得血尸的传承。

尼玛,你们现在想想是不是?

尸直接被广播按在地上摩擦,而且是来回摩擦的那种,啧啧啧,一想到血尸那种级别的存在,当初让咱们瑟瑟发抖的存在,原来跟大白他娘比起来就是个弱鸡。

人生啊,真是令人唏嘘啊。”

胖子这货一边说着还一边感叹了起来。

嘉措白了一眼胖子,直接道:“胖子,纠正你一个语病,就算是现在的我们,面对血尸,也是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上个故事世界里大白面对广播制造出来的血尸时,如果不是抓住了广播3个小时时间的BUG规则,苏白面对血尸时,也没什么办法。”

“谢谢你抬举我。”苏白回了嘉措一句,什么叫面对血尸时没什么办法,根本就是没有对抗的资本,随即,苏白看了看胖子,“下次能对那个女人改个称呼么?”

“哈哈哈,抱歉抱歉。”胖子过来拥抱了一下苏白,被苏白直接推开。

“现在的局面就是,广播知道她回来了,却拿她没办法?”和尚沉吟着这一点。

“应该还是有很多的限制的。”嘉措说道,“比如这次我们几个人分别被困在那里,所有的布置和手法,其实都是出自于那个真苏白之手,那个女人,全程只是一个围观者,并没有亲自下水出手,所以,这应该就是她的限制吧。”

苏白摇了摇头,“不,她不是围观者,她是策划者,或者说,当时在她的视角里,我跟那个她所谓真正的儿子,其实就是她的两件实验品,她就像是站在玻璃窗外看着实验进程的学者,一边观察一边做着记录。”

“那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胖子疑惑道。

“摸着石头过路吧。”和尚叹息道,“她应该也是在试探广播的规则和底线,甚至是,她是在寻找广播的BUG,而且,有一点贫僧可以断定,她是已经掌握了如何躲避广播追踪或者让广播失去像其控制其他听众一样控制她的能力,正是因为有了这一点的基础,所以她才开始做进一步的研究,寻找广播的BUG,然后……”

后面的话,和尚没说,但大家心里也都明白是什么。

“咦……”胖子忽然惊疑道,“操,我们好像一直忘记了一个问题,大白,既然从那两张照片来看,你是一个鬼,你既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那你,

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