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母亲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干尸,正在慢慢地充盈起来,干裂的皮肤在此时慢慢地恢复起了圆润,甚至,皮肤比之前还要更好一些。

“呕……”

卫生间里的柏肃张开嘴对着地砖开始干呕起来,在刚刚,他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活性,甚至在此时,他觉得自己现在比之前的自己,更加地充满力量,无论是自己的听力还是自己的视力,都比之前清晰和清楚得多得多。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世界,在此时变得更加地精细,但是似乎是这变化来得太快也太突然,让柏肃有些接受不了,一部分心理因素以及一部分还没完全改造成功的身理因素导致他此时有些难以适应,所以产生了一定的排斥反应,只是这种排斥反应也无关痛痒,正常地来说过这么几天的时间就能完全地适应下来了。

当柏肃缓缓站起身时,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双眸赤红一片,他整个人愣住了。

……

本来拉扯着柏肃的灵魂在此时缓缓地消散,因为柏肃活过来了,对苏白的恨意,自然也就消失了,任何一个正常人,在忽然拥有悠久寿命和不老容颜时,第一时间,肯定是狂喜,至于电视剧和其余艺术作品里活了很久觉得是很痛苦的一件事的人类,可能是真的,但是在大多数人眼里也只是艺术的夸张表现形式。

事实上,现实里绝大部分人都无法拒绝被一个真正的吸血鬼成为初拥的诱惑。

苏白的灵魂从哪里出来,又回到了哪里去。

随即,本来随着灵魂离开自动陷入休眠状态或者叫植物人状态的苏白,缓缓地睁开了眼,嘴角,出现了恰到好处地弧度。

嘲讽,

这就是嘲讽,

没有丝毫做作和掩饰的嘲讽!

“唉……”

苏白伸了个懒腰,重新掌控回自己身体的感觉,真的很好,况且,这具身体的强化,本就是苏白一点一滴辛苦打拼出来的,在苏白看来,这就是自己的身体,至于七岁时的身体,跟现在这具,哪怕现在去验证DNA,都完全是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结果了,因为血统,早就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所以,让苏白放弃这具身体,交还给原主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对于苏白来说,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你……你为什么没有杀他,你怎么可能没有杀他!”

“呵呵。”苏白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很平和地道,“你知道么,以前我很痛恨那个东西,因为它玩弄我,蹂躏我,折磨我,但是我也承认,即使是我,也可能在此时患有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因为,

我现在忽然觉得,有它站在我身后的感觉,

真的很好。”

“你为什么没有杀他!”表妹整个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她开始主动地去跟还昏睡着的小姨靠近,但是下一刻,他丝毫不敢动弹了,因为苏白的气机完全锁定住了他。

甚至,表妹自己心里都相信,只要自己再敢妄动一步,对方就会上来将自己直接撕碎!

“纠结这个杀不杀他的问题,我觉得很没有意义。”苏白走到了饭桌边,拿起了本就属于自己的白酒,手掌放在了小姨身上,一股股柔和的力量顺着苏白的掌心开始注入小姨的体内。

老实说,小姨现在的身体状态很是不好,而苏白自己,真的也不善于治疗,在尝试稀释自己体内的黑龙鳞的热量度给小姨没多久苏白就果断收手了,因为苏白不确定小姨的身体在忽然承受冷热不同的侵袭后,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不过虽然小姨是被冻到了,但是问题应该不大,至多醒来后大病一场,倒不至于有性命之虞,之后再好好调理一下的话,也应该不会落下什么病根。

最关键的是,苏白如果用自己的力量干预得太多,而且是有意识地干预得太多,他担心小姨也会被拉入故事世界,而小姨这种性格的人进入故事世界,她的结局就是在恐惧之中惨死,这不是苏白所愿意看到的。

“说,为什么不杀他!”

表妹还是没有动,他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也知道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苏白,都清楚,今天这个包间内,肯定也是必须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任谁都不会放任另外一个人离开。

现在,他问这个,其实更像是在了却自己死前最后的疑问。

苏白伸手从自己兜里取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咬在了嘴里,拿打火机点燃,慢慢地吸进去,再缓缓地吐出烟圈。

抖抖烟灰,

道,

“你信么,在我勒紧他脖子时……”

苏白双手比划出了这个动作,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因为他不反抗,一点都没反抗,不,确切的说,是他在反抗,但是这种反抗的力度,让我觉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在我看来,他根本就没有反抗。”

“但你也应该杀了他!”表妹怒吼道。

“是,我确实应该杀死他,但你说我是一个伪善的人,呵呵,我承认,我确实是,当时,我心里其实不管他是个什么身份,我都应该杀死他。

但我那时候脑子忽然就抽了,

我忽然觉得,他其实也很可怜,不,这里的他,应该是指你了,你其实也很可怜,所以我觉得,当我可以这么轻松地杀死你时,我反而有些杀不得杀死你了,我忽然觉得,让你成为我的初拥,一起获得长久的生命,也是一件……怎么形容呢,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悠久的生命,更悠久的折磨!”表妹怒目圆瞪地看着苏白,“这,就是你的心理,当你觉得可以轻易杀死我时,你选择对于我来说,更是羞辱也更是折磨的方法来取代杀死我!”

“哦,那就是了吧。”苏白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不错,你很懂我,有一件事,你要清楚,你对我的恨,我能理解,但请你相信,我对你的恨,对你父母的恨,是等同的。”

话音刚落,苏白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在表妹面前出现,一只手掐住表妹的脖子,将表妹提起来,

“而且,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再复述告诉你一次,因为你之前完全没有明白或者意识到这一点;

这次的事情,如果是你父母亲自出现在这里,由他们亲自操刀动手,那么,这一切兴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成功率;

而你,

在刚刚我灵魂看似即将被拖入青铜箱子里时,你说的什么话?

你想拥有我的身体,再同时拥有我的身份,且同时拥有一种东西,那种东西叫做‘自由’。

呵呵,当你说出这句话时,我其实心底就一点都不担心了,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了。

哪怕我没有给柏肃初拥,哪怕我直接在卫生间里给柏肃分尸了,哪怕我把他直接踩得稀巴烂,哪怕我今天自己捆住自己的双手主动跪在你面前哭着喊着要把身体还给你。

照样,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让你的计划,全盘落空。

嗯,对了,你,还想抽一口烟么?”

表妹没说话,依旧死死地盯着苏白。

“唉,你倒是挺傻白甜的,也是,在箱子里待了那么多年,又在女人身体里待了这两年,你虽然知道那种东西,却根本就不清楚,那个叫做广播的东西,到底有多么可怕。”

黑色的龙鳞自苏白手掌上覆盖出来,表妹在惨叫声中身体硬生生地被苏白熔炼了下来。

一点一点的,

蒸发得干干净净,连一点骨头渣滓都没留下来。

挫骨扬灰,不过如是了。

“吱呀……”

包间门被推开,柏肃出现在了门口,他看着苏白,心里面有无数个声音在催促他对着苏白跪下来,这是来自初拥对拥有者的臣服,一种来自血脉的臣服。

“噗通”一声,

柏肃对着苏白跪下来了,

“主人。”

这一声主人,叫得很是恭敬,虽然有很多不理解,虽然有很多的疑惑,但是此时,柏肃根本就没办法做出其他的选择,一切的一切,都是完全被本能在支配着。

苏白看了看还昏迷着的小姨,又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柏肃,

他走到柏肃面前,柏肃将额头紧贴着地面,这是对苏白彻底地臣服。

“既然你不是他。”苏白抿了抿嘴唇,继续道,“小姨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了,这个女婿,也没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啪!”

苏白脚抬起,然后很是干脆地落下,

柏肃贴服在地上的头,直接被苏白一脚踩爆!

……

“快,联系……联系苏白。”

在嘉措的接应下,好不容易从房子里挣脱出来的和尚一出来就指着嘉措喊着这句话。

“我现在联系不到他,打他手机没信号。”嘉措很少见到和尚如此慌乱紧张的样子。

“赶紧找到他,必须找到他,我在里面,看见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真正的身份……去酒店,现在,马上,立刻去酒店!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