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吉祥的坑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的掌心当即被一层黑龙鳞给覆盖,灼热的力量将自己掌心上的绿色颗粒全部蒸发,只是内心之中的那一抹飘飘然和迷幻感觉,却有些难以抑制,但好在苏白也算是大风大浪经历得多了,至少还能保持自己灵台清明不至于跟那些磕了药的人一样情不自禁地跟着节奏摇头跳起来不知所以。

青苔似乎在发动了一次攻势后也泄了气,周围的青苔也慢慢地暗淡了下去,变得有些萎靡,仿佛秋天过来打了劫。

这时候和尚跟胖子也来到这个房间,和尚一见苏白泛红的双眸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当下双手合十念诵“清心咒”。

苏白也马上闭上眼,配合着和尚的加持,将自己内心之中被那诡异青苔引动起来的躁动给慢慢化解掉。

胖子也没闲着,他也盯着四周的青苔在看,在发现青苔正在慢慢退缩和萎靡之后,胖子当即大喝一声,“丫的,它这是要跑,这货有智商的!”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对于胖子来说,每次探宝,他都是最热衷也是最热切的一个,这可能源自于胖子内心深处对物质的极度渴求吧。

作为普通人时渴望钱财,等成为听众后,就对这些特殊的玩意儿产生了特殊的癖好追求,跟以前追求钱财的状态差不多,毕竟,对于听众来说,世俗中的钱财,本身就没多大的意义了。

一面面半巴掌大的小旗被胖子甩出去,稳稳地插在了地板上,随即,胖子开始走动起来。

“来,胖爷让你跑,胖爷让你跑!”

大概五分钟后,苏白终于在和尚的帮助下将内心之中的特殊躁动给完全化解掉了,睁开眼时,看见胖子的小旗圈子里,竟然有一坨婴儿拳头大小的绿色圆球,圆球在地上,一动不动,但却依旧给人一种很灵动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苏白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胖子反问道,“说到底,这不是你手下鼓捣出来的玩意儿么?”

“阿弥陀佛,先带回去再慢慢研究吧,这东西具备着极强的物理精神双重腐蚀性,找个东西装一下吧。”

“成,我这里反正瓶瓶罐罐的挺多。”胖子点头道,“那这里怎么办?咱弄个大扫除?”

“布置个法阵,放把火吧。”和尚说道。

“那等咱们出去前通知一下左右邻居。”

胖子跟和尚开始忙活起来,苏白则是一个人先走出了这个屋子,来到了小区花圃边,点了一根烟,掌心的伤势已经恢复了,没什么大碍。

看看时间,都过了零点了,白天过去后的晚上,自己还要去赴约,那个自己的表妹夫,很可能是真的自己,至少,目前来看,一些蛛丝马迹和现象确实指向着这个猜测。

那个女人的回来,是不是和他也有关系?

毕竟,那个才是她的真儿子啊。

只是,这里面的水,有点过于深了一些,而且,苏白隐隐约约有种感觉,无论是自己还是那个家伙,其实,对于那一男一女来说,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父母子女之间的纯粹关系,以那一男一女之间的态度来讲,你也很难想象他们会结合在一起生育出下一代,

并且不惜为了下一代布置了这么大的一个局。

况且,那个真正的自己,还一直被关在青铜箱子里很长时间,这就更耐人寻味了。

之前苏白在天津所遇到的中年消防员倒是才有一种普通人眼中的父亲形象,而那一男一女,你甚至很难想像他们也会具备人类的感情。

荔枝为什么会和他们产生矛盾?

甚至荔枝公子海她们这些孤儿院的孩子们最后为什么会走上听众的道路,所谓的院长叔叔和院长阿姨,就真的那么纯粹和无辜么?

有些事儿,说不清楚,暂时也很难说清楚,但是看那位真正的自己上次对自己做的事情,可以看出来一些端倪,这货一直跟个娘们儿一样娇滴滴地藏着却又有着深闺怨妇的愤慨,之前那次对自己的示威和嘲讽,则是将这种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很可惜,他跟自己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如果说苏白是鹊巢鸠占的话,那么,这具身体,这个身份,其实早就已经被苏白活出自己的风格出来了,他这个真货,只会一直、永远甚至是永久地继续地被贴上假的标签。

可能,也正是因为对这种现实的无奈和愤怒,才促使他上一次忍不住跳出来秀一把存在感的吧。

“我很期待,你下次再忍不住继续跳出来。”苏白吐出一个烟圈,嘴角带着笑意地说道,“也很期待,今晚饭局要见的人,是真的你。”

苏白三人回到老方家里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明天的新闻应该有某某小区忽然发生火灾幸好消防员及时赶到控制了火情同时有热心的邻居及时通知了附近的住户避免了人员伤亡。

三人回到家后也就很快地休息了,毕竟,这一天也确实有些忙碌,就连本来被胖子拿回来准备当夜宵的脑花,暂时也懒得烹调了,先存放着过天再吃。

翌日快到中午时,苏白才睁开眼,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或许,也就在老方家里,有阵法保护着,身边也有和尚胖子嘉措以及吉祥在,又能嗅着自己儿子身上的奶香味,在这种种条件之下,

自己,才能真正的深入入眠吧。

总之,这一觉睡得确实很舒服,醒来时,小家伙正在苏白身边一个人玩着积木。

床上凹凸不平,积木自然很难搭起来,每次稍微高一些时就会掉下来,但小家伙却玩得乐此不疲,显得兴致很高。

当苏白醒来时,小家伙马上爬到了自己粑粑身边去,两只白嫩的小脚丫蹬着被子双手搂住苏白的脖子,细腻的脸蛋在苏白胸口位置蹭着。

苏白心里忽然一阵心疼,

似乎很久以来,自己从这个孩子身上得到的,比自己对他所付出的,要多得多。

这个孩子,给了自己安宁,给自己内心深处留下了最后一片纯净的柔软,而自己对他,有时候确实显得有些不负责任。

当然,这也是因为小家伙一直很懂事的原因。

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苏白仔细地看着这张可爱的脸,

“你是我苏白的儿子,你叫苏雨轩。”

苏白说得很认真,因为他想到了上个故事世界里自己亲自裁决了血尸以及那个可笑的轮回,若说心里没点波澜,那也是不可能的。

但,无论你从哪里来,无论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无论吉祥这么关爱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只认你是我的儿子。

“喵。”

一声猫叫自床下传来,苏白看见吉祥正对着自己翻白眼,显然,画外音是这智障刚醒来就发什么神经病。

“洗漱了么?”苏白看向吉祥,意识是问小家伙洗漱了没有。

吉祥点点头,以前这些事情苏白也经常做,帮小家伙洗漱和洗澡什么的,现在苏白也很少做了,基本被吉祥全包了,除非偶尔苏白父爱如山爆发一下带着小家伙一起泡个澡。

将小家伙抱起来,苏白走出了卧室,客厅里,胖子显然也是才醒来,端着一碗面条正在“兹遛兹遛”地吃着,见苏白出来,胖子喊道:

“大白,我昨天在家里用个小阵法封住了那个青苔团子和那个脑花,结果上午起床一看,发现那俩玩意儿都没了。”

“没了?”苏白第一反应是被偷了,但是想想也不可能啊,到底是谁能到这里来偷东西?就算是高级听众,想要悄无声息地潜入这里偷东西可行性也不大吧。

但随后,苏白发现胖子的情绪格外稳定,就更有些吃不准了,胖子守财奴性格是有名了的,昨天折腾这么久带回来的俩战利品被偷了,这货怎么可能还能悠哉悠哉地在这里吃面?

发烧了么?

胖子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苏白,放下了面碗,叹了一口气,有些纠结地说道:

“问你家猫咪吧,外面人是不可能做到的,我跟和尚没必要这样,你和嘉措又不懂阵法,也就你家这只猫能办到了,当初重新布置法阵时,你家猫是拿来当阵眼的,它能打开这个家里所有的阵法和禁制。”

很显然,胖子是早就猜到是谁做的了,也就没有因此发什么脾气。

“你把那两个东西弄到哪里去了?”苏白看向吉祥问道。

吉祥有些不友好地瞪了一眼胖子,意思是小样居然敢告状,胖子装作没看见继续喝着面汤。

随即,吉祥迈着猫步走到了客厅的落地窗前,伸出爪子在窗子上按了按。

苏白抱着小家伙走了过来,胖子也赶忙放下了碗筷跟了过来,本能地,胖子也是清楚吉祥不可能是把脑花跟青苔团子偷吃掉的,这只黑猫B格一向很高,可做不出来寻常家猫喜欢偷吃的事儿。

落地窗外,是花圃,

在这里,

有一个新挖出来的坑,一个青苔团子就这么被放在了坑里,同时,那团脑花则是被撕碎了覆盖在四周。

胖子咽了口唾沫,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脚下的吉祥,

“你把它种起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