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他回来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岁月静好,往往是在物是人非之后,才越发觉得可贵;

正是因为发觉已经失去它了,才能勾连起内心之中的那一抹淡淡的不舍,而当你拥有时,却往往毫无察觉,自然谈不上如何珍惜。

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

熏儿已经不是苏白以前印象中的那个甜美的女孩儿了,或许,在她进故事世界成为听众之前,她就已经变了。

成为驻外使馆武官,在现实世界里以这个年纪走到这个位置,已经算是前途卓越成绩优异了,比起那时候还坐享着集团分红过着大少生活的苏白来说,熏儿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比自己早熟得多得多。

只是两个人都很默契的,将二人的关系一直维系在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十多岁的无忧无虑时光里。

正如以前,苏白开着新换的豪车,带着楚兆和熏儿出来兜风,然后将车停在小巷子口三人很没形象地拉起塑料凳坐下来点啤酒和烧烤吃得大快朵颐。

绝美气质的熏儿,阔大少的苏白,喜欢插科打诨的楚兆,三个人无忧无虑地在一起厮混着。

有时候楚兆会调侃苏白除了换车以外能不能包养个他最近比较喜欢的几个小明星,熏儿则是挖苦楚兆父亲还是继续施压逼着他去上警校而他却不敢反抗,苏白则是叹息熏儿因为身份原因不能戴上自己送给她的华贵珠宝去单位。

大排档老板在这个时候往往会笑呵呵地端上来一盘烧烤和一扎啤酒,看着三个小年轻在自己铺子里吹着牛吃着东西,自己则是忙里偷闲地点根烟,偷偷地趁着自家婆娘不在的空档想想自己的初恋,神伤着当时身材姣好的初恋现在是否也已经被生活磨练得跟自家婆姨一样成了水桶腰了。

哪怕是后来,随着苏白一个人去南京上大学,熏儿进入了外交部实习,楚兆也乖乖地上了警校并且在苏白之前毕业成了一名警察,但三人还是经常找机会凑在一起。

当苏白一次聊天时说出来他想杀人时,有些微醺的熏儿和楚兆当即举起自己的酒杯,碰了上去,一个是追求刺激或者是察觉到苏白的心理问题所以有些心疼地想要帮帮忙,另一个则是出于警察职业的逆反心理作祟。

人生,需要刺激,因为人就像是海绵体生物一样,如果波澜不惊的话,你甚至不觉得自己还活着,当一根针刺入你身体时,全身的痉挛除了给予你疼痛以外,更给了你一种你还活着的讯息。

或许,这种生活,原本可以继续延续下去的,哪怕杀人俱乐部出现什么问题,凭借着三个人家里的关系,压下去的问题不大,但当广播走入三个人的生活之后,

一切的一切,

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性的自私,人性的弱点,人性不堪的那一面因为广播而放大,美好的东西变得越来越模糊,三人现在的关系和局面,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这并不妨碍此时苏白站在墓园中看着自己、熏儿和楚兆的墓碑并排靠在一起,诚如熏儿所说的,或许,只有等三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之后,再在这里做邻居时,才能找寻到当初的美好和纯粹了,至于现在,显然是有些不可能了。

“去吃烧烤吧。”楚兆提议道,“就当是庆祝我们顺利完成一个故事世界。”

“那就去以前经常去的那一家吧,挺长时间没去了。”熏儿说道。

说完,两个人都看着苏白,显然,是有点担心苏白按照往常的习惯拒绝,毕竟,最近一两年苏白对二人的态度其实已经是在刻意疏远着了。

“我也去吧。”

苏白想了想,还是不破坏氛围了。

楚兆这货是将公车私用给摆到明面上去了,开着警车载着三人直奔烧烤店,只是现在这会儿才大上午,连中午都没到,烧烤店还没开门,而苏白等人以前经常去的那家烧烤摊明显已经搬走了,这倒是让三人有些唏嘘和遗憾。

“得嘞,兄弟们,我公器私用一下哈,别用有色眼镜看我啊。”

楚兆拿起手机,照着烧烤摊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过去,老板显然正在熟睡着,被楚兆一通电话提拉起来一刻钟还没过去,老板就骑着一辆摩托车载着自己的女人赶了过来。

“虽然你这么做是为了让我们吃到烧烤,但我还是要习惯性地鄙视你一下。”苏白对着楚兆竖了一个中指。

“楚大警官,现在官威好重啊,欺负小老百姓啊。”熏儿轻轻地拍了一下楚兆的肩膀,“你这开着警车进大排档路不说,还强行威胁人老板起来提早开门给你做烧烤,你就不怕附近谁拍几张照片给你传微博上去让你火起来?”

“嘿嘿,我这还巴不得呢,我最近一年破的案子多了去了,正好给我先炒一波知名度,先让网络上那些自以为是的喷子认为我是坏警察欺压百姓把我一通乱喷,热度炒起来后,咱公安局官微再把一个一个我最近破的案子都发布出来,弄个大反转,我这人气和仕途就一下子被打通了。”

“套路,套路。”熏儿捂着嘴笑道。

“明星用得,警察用不得?”楚兆也笑着说道,“再说了,现在网民不跟以前一样被几个公知牵着鼻子跑了,估计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一个屡破大案抓了很多坏人的警察,没事儿时喜欢来大排档街耀武扬威一下就好吃一口烧烤,这已经算是很廉洁很高尚的典范了。”

三人一边在塑料凳坐下来一边继续随便聊着天,都很默契地没去聊广播,也没去聊故事世界,这次之所以聚到这里,也只是为了寻找以前的那种感觉,重新回味一下,所以尽量忽略掉自己听众的身份。

老板年纪其实有些大了,但看得出身子骨还算硬朗,楚兆警车在旁边压阵,对于靠做小买卖维生的人来说,自然是不敢招惹到警察,所以赶忙升起了炭火调好酱料开始做起来,纯当是今天少睡俩钟头提前开门了,不管心里怎么样,至少脸上是陪着乐呵呵的笑脸。

“来来来,合个影吧,万一哪天谁挂了,也方便怀念一下不是?”楚兆提议道。

老板刚刚端过来一盘烧茄子,见这个警察居然说话这么不靠谱,也不免有些讶然,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回去继续烤东西去了。

“好啊,我来拍。”

熏儿拿起手机,举过头顶,将自己和苏白括入了镜头之中。

“等等等,我呢。”

楚兆马上站起来,凑到了一起,三个人,三个上半身,靠在一起,都进入了镜头之中,熏儿调整了一下角度,没急着拍。

“靠,你这个时候居然还摆拍,给自己调角度让自己脸更瘦,心机girl!”

“怎么着,我这是为了你们好啊,等我哪天真死了,你们怀念我时至少能看到我漂亮的一面,这样子你们至少怀念得更舒服一些不是?”熏儿调好了角度按下了快门,而且连续按动了好几下,“搞定了,我先发到你们微信上,回去在打印出来。”

这时候,苏白的手机响了,苏白接了电话,是自己的表妹打来的。

“喂,表哥?”上次小姨留了苏白的电话,只是苏白并没有备注她们的手机号。

“嗯,怎么了?”

“你妹夫从日本回来了,你还在上海不?我们结婚你没来,这次所以想补请你一下,至少也让你妹夫在你面前露露脸不是?”

苏白微微发怔,

他回来了?

苏白的脑海中当即浮现出那个卧室里的梳妆台以及镜子上的指甲刮痕。

自己那个便宜妈曾坐在梳妆台前,侧着身,手指摩挲着镜子打量着那幅结婚照很久很久,苏白可不会相信那个女人真的是在品味自己侄女的幸福。

“好,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吧,在外面吃,凯美斯酒店,吃西餐。”

“好,我知道了。”

“那就一言为定了哦,可千万不能放我们鸽子哟。”

“放心吧,不会的。”

“嗯,那明晚见啦表哥。”

表妹那边挂了电话,苏白则是握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熏儿问道,“又有事儿了?”

苏白点点头,“一点小事儿而已,无关紧要。”

“那就再走一个。”楚兆举起酒杯,“下次再有这个心情一起喝酒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三人碰了一下酒杯,全都一饮而尽。

最后,是楚兆结账,多给了老板一百块算是提前开门营业的辛苦费,随后楚兆看向苏白:“要我送你回去么?”

他和熏儿都不知道苏白现在住在哪里,所以才有这一问。

苏白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那行吧。”楚兆坐上了车,熏儿也上了车,和苏白告别之后,楚兆就发动车子开走了。

苏白一个人缓缓地走在清冷的大排档一条街上,

“她回来了,他也回来了。”

苏白喃喃自语着,

“真的只是一种巧合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