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生活的温度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因为……三个小时……时间到了。”

当苏白说出这句话时,温泉阁子里,忽然出现了短暂地死寂。

“呵呵,你不是这个故事世界里的听众!”

刹那的死寂后是几乎愤怒的咆哮,紧接着,所有的血线都开始过来切割苏白紧抓着胚胎的那只手,显然,血尸并没有他语气中的那般肯定,现在,有些歇斯底里。

“但你……只是一个……傀儡……一个……道具……我的……战利品!”

苏白发出了一声怒吼,在他整个人几乎即将消亡之际,一道白光,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转瞬间,白光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只血红色的胚胎。

温泉阁子内的所有血线全部消失不见,失去了束缚的熏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小腹位置,鲜血如注,肠子都已经滑落了出来。

本来站在原地的贵妇人身体失去了一切支撑,整个人倒头仰着摔入了身后的干涸温泉池子内。

鲜血,血腥味,似乎成了此时这个本该成为疗养胜地地方的主题,但再浓厚的鲜血,再刺鼻的血腥味,也注定将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地消失,人们常赞扬时间愈合心里伤痕的能力,但其实,物是人非,才是时间最擅长的事情。

这时候,“咕嘟咕嘟”的声音传来,本来干涸着的几个接引温泉的口子在此时竟然冒出了热腾腾的温泉,很快,整个池子就被滚烫的水给注满。

那个赶尸人没有欺骗老掌柜的,

这里,

真的会出现温泉,只是,那个看风水的赶尸人以及那位花钱请人建造这里的老掌柜并不知道,他们其实,都看不到这一天的到来。

一缕缕乌黑的气息自温泉池子内那具贵妇人的尸体上飘散出来,怨念开始慢慢地凝聚起来;

贵妇人怀的,其实不是血尸,血尸,只是附身之后再度让自己重新附身在了刚出生的婴儿身上而已,而婴儿本来的魂魄,一直被血尸压抑和封印着;

没将婴儿本来的魂魄打散或者炼化,倒不是意味着血尸忽然仁慈起来,按照他之前在陕西境内屠杀所有资深听众筑成京观的表现来看,他也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只是因为婴儿身体才三个月,正是最脆弱也是最娇嫩的时候,尚且需要其本来的灵魂存在保持着身体的活性。

然而,这个没出生,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的婴儿,就这样地白随着血尸的失败,彻底失去了从母亲体内出来成为阳间活人的可能。

不甘、愤怒、不平,种种负面情绪开始填塞住他的内心,再加上血尸气息的感染,他正在慢慢地积攒着怨念,化作鬼婴。

当然,这个过程,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至少,在近期或者半年内,它还成不了气候,至于具体到什么时间点,

可能,

大概,

或许,

是在某一天夜晚吧,

因为,会有三个男人忽然出现在这温泉池子中从而惊醒了他。

……

“呼呼……”

黄浦江江畔,清晨的凉意正愈发浓厚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

男子一个人行走在这里的水泥板小路上,从背影上来看,他有些萧索,却不显得多少孤寂,那种趿拉着衣服或者嘴里叼根香烟摆拍出来的颓废风非主流照片,完全不配和他来相比。

这时候,清晨晨练的老人还没起来,但已经有不少急着赶地铁去上班的年轻人已经出现在了路边,有的人手里拿着刚买的热乎乎的包子或者鸡蛋饼正在大口大口地吃着,只是因为不想等会儿上地铁时早餐还没吃完。

他们卑微,他们执着,带着些许茫然,也带着一种属于年轻人的韧劲,

居大不易,尤其是生活在魔都这样子的一个大城市里,更是不易。

苏白依靠着栏杆,背对着黄浦江,看着面前一个个行色匆匆的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同龄人,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口袋。

呵呵,

衣服也被广播恢复了过来,衣服里的烟,自然也是被恢复了过来。

之前在故事世界里,苏白有好几次习惯性地想要拿出烟,结果却都因为一开始跟康熙在池子里“鸳鸯戏水”的原因,烟都湿透了,再加上九妹的出现,一根根香烟更是直接变成了一根根棒冰,自然是用不了了。

这时候,抽出一根烟,在掌心位置敲了敲,咬在嘴里,微微低下头,点燃烟,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烟圈,再自然地将夹着烟的手撑在栏杆的一侧,轻轻抖抖烟灰。

看着面前行色匆匆的年轻人,他们有的住的地方,距离自己上班的位置可能要乘坐将近两个小时的地铁,也就是说他们每天有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是花在上班下班的路上的,因为越是往外的房租自然越是便宜一些。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也不需要去讨论是否值得不值得,或许,他们中很多人可以选择回到自己家乡,找一份安稳的工作,考公务员,靠家里的关系送礼进一些事业单位,但,人生,或许就是一种折腾,失去了折腾的意味,似乎人生也就失去了大多数的意思。

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脆弱的自尊心,在拜金主义思潮浸染的大城市底层中苦苦地前行,将自己化作一根根细微得几乎看不见的血管融入到这座城市中,却很难真的让这个冰冷的城市变得稍微温暖一些。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是的,

他在嘲笑他们,嘲笑这些年轻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不需要在为生机去奔波的苏白,在别人还在行色匆匆地赶路时,

自己还能站在路边,悠哉悠哉地点上一根烟,这就已经足以苏白吸引到那些上班族带着点艳羡的目光了。

但是,谁又能知道,这个站在路边抽着烟不慌不忙似乎跟这个城市快节奏的步速格格不入的青年,

刚刚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挣扎才回到这个世界呢?

烟,抽了一半,苏白却已经觉得自己已经满足了,起身,准备离开,他记得自己之前是把车停在附近的一条马路边的,同时,苏白右手轻轻举起来,对天上招了招,

“谢谢你的烟。”

谢谢广播,把烟给恢复过来,让我在刚结束一场故事世界之后,还能有一根烟可以抽。

苏白没看见自己的车,或许,已经被交警喊拖车给拖走了吧,这样说来,奖励中的三个小时时间,其实是指的是自己从那上面跳下来开始计算的三个小时时间,并非指的是现实世界里的,或许,在广播的认定之中,当自己从那上面跳下来时,才算是自己真正地进入到剧情之中,时间,才能开始计算。

但这也有点不好,

如果现实世界里仅仅是过去三个小时时间,自己的车顶多被贴个条,现在连车都没了。

在马路牙子边坐了下来,苏白将烟头很是没素质地塞入自己脚下的下水道缝隙里,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孩子,还好么?”苏白给胖子发了一个微信。

胖子没回复,估计还睡着。

苏白转而给和尚发了一个,

大概五分钟后,和尚回复了,是一张小家伙正和吉祥依偎着熟睡着的画面。

“你回来了?”和尚发信息问道。

“嗯,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

手机,在指尖不停地翻转着,在这个时候,苏白忽然好想先吃一顿早餐,小家伙还平安无事,他就放心了,至于熏儿和楚兆,应该是还没从故事世界里出来吧,至于他们是否能够活着出来。

暂且先不管了吧。

想打车,却又忽然有些矫情地觉得坐着出租车或者快车有点太将就了,虽然对于苏白来说,上海只是自己客居的一个城市,

嗯,

或者更严格意义上来说,相对于自己的身体,自己本来也只是一个客居的身份,

但既然刚刚走出故事世界,既然好不容易地有了这种感伤的氛围,那就让这个氛围,持续得更久一些吧。

“我饿了,请我吃早餐。”

这条信息,苏白给颖莹儿发了出去。

许久,没回。

苏白笑了笑,站起身,

算了,

不矫情了,打个车回家睡觉吧。

也就在这时,手机震颤了一下,

“你在哪里?”

苏白发了个定位过去,然后附带一句话:“穿得好看一点。”

“我说大少爷,你到底是上面饿了还是下面饿了?”

“在这个伤感的清晨不适合说这么粗俗露骨的话。”

“……”颖莹儿。

“我喜欢你那款黑色丝袜配上皮靴的装束。”苏白想了想,又发了过去。

将手机塞回口袋里,

苏白双手插在裤腰边,正好一个一边急匆匆地赶去地铁站一边拿着化妆盒给自己补妆的女白领从苏白面前经过。

“呼……”

苏白对着她吹了一声口哨。

女白领俏脸微寒地瞪了一眼这个大清早就遇到的登徒子,但当她看见那张英俊且棱角分明的脸时,不知觉的心下的火气不见了,嘴角则是露出了一个小弧度,只是她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匆匆地离开。

生活,

在此时似乎有了新的温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