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午时已到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狐狸的尸体落在一边,没人去在乎,也没人去理会,它就像是一个兴高采烈地群演,被导演喊来要当主角了,结果剧本却忽然变了,演了一具动都不能动的死尸。

“我对你,有过畏惧的情绪,也有过同情的情绪。”苏白很是平静地看着贵妇人,“但我似乎一直忘记了一个事实;

你其实是一个逃兵,一个从那个地方逃回来的人。

然后,你屠杀了陕西境内的所有资深听众,你觉得你很威武,你觉得你很牛逼?”

贵妇人冷冷地看着苏白,只是,她的气机,有一多半,已经放在了熏儿身上了,当苏白替她做出选择后,她只剩下了唯一的选择。

“人类,其实跟猴子一样,总是喜欢找寻自己在猴群里的位置,如果失去了自己的位置感,就会显得彷徨和焦躁不安。人也差不多吧,找准自己的位置后,习惯性地向下看,看到比自己混得惨的人,看到比自己更差的人,能够从这里获得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满足。

你是一个失败者,是一个逃亡者,是一个loser,

我不知道你当初在西安杀了这么多的陕西听众目的是什么,但你那种做法,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一种泄愤,一种对自我位置的重新定位。

都混到了高级听众的位置了,还需要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可见你的自信心,你的自尊,曾被打击到何种几乎是摇摇欲坠的地步。

这是你的傀儡,是广播对你的克隆,但已经足以表明你的思维,你的情感,以及……你现在的价值观。”

苏白忽然想到了自己当初见到自己克隆体的画面,那时候,自己连本命武器都没融合,资深听众都不算。

“另外,我的克隆体,可比拟帅多了。”

苏白补充道。

“唰!”

熏儿被贵妇人给抓到了身前,贵妇人的手轻轻抚摸着熏儿白皙的脸庞,笑道:

“我需要你的教诲么?我承认我很欣赏你,但是,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和我平等地站在一起对话。

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强行出手,那也是因为你清楚,即使你出手了,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只是让你帮我做出一个选择而已。

现在,谢谢你,帮我做出了选择,

这个女人,将成为我的母体,

我不管是否会成功,我甚至不管我的将来是什么,但至少,现在有尝试的机会,总是要试试的,不是么?”

熏儿身上的血线开始流转,熏儿张开了嘴,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同时,贵妇人也张开嘴,一道红光自她腹部位置开始慢慢地向上攀升,似乎即将要从其嘴里飞出来一样。

事到临头,苏白忽然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自己之前想象中的那么慌张,也没有那么的紧张和害怕,这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游戏。

很早很早以前,自己其实已经把自己当作那种街机房里投一个币就能出现一条命的游戏人物了,虽然币是唯一的,也是不渴再替换或者购买的,但当你已经连自己的命都看得很洒脱能拿来恣意地玩游戏时,

你还会去在乎其他的多少呢?

如果熏儿死了,如果楚兆死了,按照正常规矩来说,应该街机房游戏机屏幕上出现了“gameover”的画面,然后和身边的几个好友相视一笑调侃一句:

“你死了啊。”

事情,其实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低调,那么多的弯弯绕绕,那么多的心思,那么多一开始就从那幅画之中所看见的熏儿身死画面在这么多的时间里给自己所带来的烦恼,

在这一刻,仿佛都化作了一道虚影,袅袅消散。

熏儿痛苦无比,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血管正在撑起来,而一个活生生地生命,即将从一具身体之中进入到自己体内。

而苏白,

却冷静淡然地站在对面,

他甚至连尝试都没做,就这么站在那里,就仿佛,看着一幕灰色讽刺喜剧片。

“你想怎么办?”苏白开口道,依旧很平静,也依旧很淡然,仿佛此时的熏儿,不是被血尸控制者即将受孕,而是正悠哉悠哉地坐在自己面前,周围放着轻音乐,面前端放着一杯香浓的咖啡,

“是想直接这么死亡,还是受孕?”

苏白又将选择的权力,递给了熏儿。

人性的自私和冷漠,在此时苏白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嘿嘿,他想通了。”贵妇人脸贴着熏儿的脸说道,“不要觉得他自私,也不要觉得他冷酷,在他刚刚一只手抓碎了那只狐狸的头时,其实,他就已经想通了。”

说完,贵妇人目光对着苏白,

“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

苏白点点头,“是的,我应该感激你。”

选择权,再度给了熏儿自己;

一如进入故事世界之前二人一同漫步在黄浦江边的水泥板,苏白将选择权交给了熏儿自己。

那时的熏儿的回答是,她想活下去,如果活不下去,也希望苏白能在场送自己一程。

而现在,还是轮到熏儿来选择了。

作为朋友,苏白跟熏儿之间,哪怕不是情人关系,但总之是有那么一份情谊在的。

如果你选择受孕活下来,那么,你就承受这种代孕的痛苦,甚至是,羞辱,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如果你选择死,选择不接受,选择抗争,

那么,

苏白会出手,

但结局,其实已经注定了,这也是苏白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所在了,

因为打不过。

很简单也很直接但也是最为有效的理由:打不过,而且是真的打不过。

熏儿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心底做出着一种艰难地决定,但随即,她还是对苏白用力且困难地点了点下巴。

她想活下来,

为了活下来,她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和苦难,

只要,

能活下来!

苏白示意自己知道了,继续站在原地。

“女娃子,心性不错。”贵妇人赞赏道,“我仿佛,看见了另一个荔枝。”

这是极高的赞赏了,但是此时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苏白很想知道,在崛起的路上,在还没强大起来之前,荔枝,是否也曾遭受过差不多的苦难和折磨,而那时的荔枝,是做出怎样的选择的?

当那个胚胎一样的婴儿形体从贵妇人嘴里出来时,散发着深红色光芒的胚胎刹那间就将其气息完完全全地笼罩在了整个温泉阁子之中。

苏白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不会出手。

“你会出手的。”血尸的声音在四周回荡起来。

“不,我怂。”苏白微笑道,“如果我不怂的话,我会从进入这里的那一刻开始就和你干起来了。”

“干?我喜欢这个字,等我进入她自宫里后,你可以干她。”

“给你送奶昔喝么?”苏白叹了口气,摇摇头,“在我心里,你真的是一点形象都没有了。”

“呵呵。”

胚胎像是一枚比较大的果冻一下直接滑入进了熏儿的口腔之中。

而这时,

苏白动了!

“砰!”

就像是气流在原地炸开来一样,苏白整个人像是原地发射的炮弹一样直接弹射出去,距离这么近,速度这么快,所以几乎是眨眼之间,苏白就出现在了熏儿的面前。

“哗啦!”

四周早就严阵以待的血线一股脑地向苏白刺了过来,

“我把之前跟他们说过的话,再给你,米粒之珠安敢与皓月争辉,你比他们,也不过时大一点而已,没有本质的区别……嗯?”

血尸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下来,

因为他看见苏白面对自己的血线攻击时,浑然不去抵挡,任凭无数血线刺穿他的身体,任凭自己整个人被穿插成一个马蜂窝,灵魂和身体在此时也都因此而开始腐败和瓦解,但苏白还在前进,他成功地和熏儿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噗!”

苏白的手,直接刺入了熏儿的腹部之中。

“啊!”熏儿发出了一声惨叫,

“吱!”

一道滑腻且坚硬的存在被苏白握在了手中,那是血尸的胚胎。

“没用的,没用的,你还是改变不了什么。”

血尸的声音在此时显得很是安稳,因为无数根血线已经将苏白扎成了一个风筝,并且将苏白举了起来。

面对血线的攻势,面对一个可怕的存在和对手,苏白的办法,其实真的也不多。

但即使是在这时候,

苏白的左手还是透过熏儿的血肉模糊的小腹,依旧死死地抓着肚子里的血尸胚胎。

“你本不该死的,我也不想杀你,说实话,我挺欣赏你的。”被苏白还捏在手里的血尸一点都不慌张,因为局面,其实还是稳稳地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

即使身体已经崩坏了,即使血肉已经消散了大半,即使身体上已经裸露出了大片的白骨,但苏白依旧用自己化作白骨的手,继续死死地抓紧着血尸的胚胎,熏儿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因为这场角力,在她的腹部位置展开,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正在被撕裂一般痛苦。

“我很好奇,你这次的发疯和歇斯底里,到底有什么意义,在你被我真的决定杀死之前,能告诉我原因么?”

苏白半张脸已经血肉剥离,仅剩下小半张脸还残留着一些皮肤,但他还是在微笑,又像是如释重负道:

“因为……三个小时……时间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