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杀!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站在干涸的温泉池子一边,这里的一切一切,他都很熟悉,仿佛兜兜转转一个圈,自己从这个圈的一个点,又来到了一个点,无论是回首还是前望,满满的,都是熟悉。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选择呢。”

贵妇人看着苏白,带着一抹期待问道,这期待之中,隐藏着无法压抑住的兴奋和猎奇。

“我觉得,你肯定舍不得这个女人死吧。”贵妇人指了指熏儿说道,“那就只能委屈我去这只狐狸肚子里了。”

熏儿和楚兆此时已经昏厥了过去,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苏白已经来到了这里。

苏白的目光在熏儿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又在狐狸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少顷,苏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是苦笑,

也不是冷笑,

是一种很纯粹的笑容,

单纯地觉得面前的一幕很好笑,

所以就笑了。

四周的温度,开始降低了下来,一同降低的,还有贵妇人的气息。

“你还能支撑多久。”苏白看着贵妇人问道。

“时间充裕。”贵妇人回答道,“至少,在你帮我做出选择之前,我能压得住场子,不至于让你掀桌子。”

“嗯,可以。”苏白点点头。

“你比我想象中,淡然多了。”贵妇人有些疑惑道,“我很讨厌我期待着的时候,面前的另一个人却如此平静。”

“因为这会让你觉得自己很傻?”苏白问道。

“的确。”

贵妇人双手轻轻一挥,熏儿和狐狸都被血线包裹着递送到了苏白的面前,就像是精心烹调的两道菜肴,让苏白亲自来选择。

熏儿闭着眼,神情有些痛苦,显然,即使是在昏迷之中这种被血线所包裹的感觉,也是让她有些难以适应,伊人,憔悴多了,也让人有些心疼。

而狐狸没有昏迷,因为它不需要昏迷,它很期待,它很彷徨,它也很兴奋。

苏白伸手,在狐狸的头上轻轻地拍了拍,狐狸震慑于苏白身上的气息,不敢造次,甚至还在苏白抚摸自己时表现出一副柔顺的模样。

“你也有这么乖的时候啊。”苏白的手微微用力,这让狐狸很是疼痛,但它依旧一副谄媚的模样。

难以想象,日后它在妖穴里称王称霸的姿态。

苏白松开手,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的血尸,“其实,有时候,我也会迷茫,也会彷徨,也会看不清楚眼前的路,甚至一度,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

我的人生,就是一场意外,我的出生,我的成长,哪怕是我成为听众,所以,我对我的人生态度,就像是瘾君子一样,今朝有酒今朝醉。”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贵妇人问道,“在这个时候,我并不觉得适合谈论人生,我快要出生了,因为这具母体太虚弱了,根本就存放不了我太久,所以,等我重新拥有人生后,我们可以再找个机会来好好聊一聊。”

“这不是谈论人生,这就是我的选择。”苏白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贵妇人,“你能想象,二十多年后,你会在我面前,喊我爸爸么?”

当然,我这里的二十多年后,好像不是普通意义的往后延展的时间,甚至,可能会向前递进一些。

“哦。”

贵妇人开始了思索起来,随即,她的眼中,出现了一抹狂热,

“这是否意味着,我的猜想和计划,可行?”

果然,

血尸是不会介意以后会跟苏白在一起,并且乖乖地叫苏白爸爸的,他只是在乎自己是否能够有从头再来一次的机会,这很符合一名听众的操守,也很符合听众的生存法则。

只要能活下来,别说喊你爸爸了,给你舔给你口,都没丝毫的心理压力。

“有一件事,我很好奇。”苏白摸了摸口袋,没有烟,聊天的时候没有烟确实是一件让人很不舒服的事情,“你跟吉祥,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白记得当初在医院的厕所里,血尸凑在自己身边,对着自己的手机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嘶吼,而手机那头的吉祥则是发出了几声猫叫。

“吉祥。”血尸的眼中露出了恍然之色,随即,是一抹狂喜,“吉祥,在以后,会和我在一起,是么?”

很显然,血尸和吉祥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如果按照时间点推算的话,

当初苏白在玻璃培养皿中时,吉祥在自己面前翻动着画卷,一页页,一卷卷,给自己编织出了一个虚假的童年;

之后,吉祥又和荔枝在一起,成了荔枝的标配宠物,但似乎在吉祥跟随荔枝之前,它又是和血尸在一起。

这只黑猫,这只带着浓郁装逼范儿气质的黑猫,在一定程度上将号称听众交际花的胖子给完全比下去了,人家那才叫“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对比之下,胖子那边就显得low多了。

“吉祥,会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的,是么?”贵妇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快点告诉我,到底是选择她还是选择它,事情最后才会按你所说的发展?”

贵妇人真的是迫不及待了,尤其是当她见到重新来过似乎已经成为既定事实时,那种狂热那种迫切,几乎化作了火焰能够将其内心的一切理智都冲垮。

“我可以选择不告诉你。”苏白微笑着说道。

“不告诉我?”贵妇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可能猜到了你是在犹豫着什么,你是担心你的儿子是我之后你会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你的儿子,但是你放心,我的一切记忆,我的一切存在,都会在转生中被磨灭干净。

那是一个新的人格,是一个新的存在,是一个崭新的生命,我可不会躺在你怀里一边听着你哼着歌一边在心底骂你是个煞笔。

你爱的儿子,依旧是你的儿子。”

苏白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是在担心这个。

“我不担心这个,我也不介意他是否真的是你。”苏白很直白地说道。

“快点,给我选择。”血尸看着苏白的眼睛,“你知道,如果这是一个圆,那么无论你是否给我答案,无论你是否阻止我,这一切,都会发生的。”

“这其中,一个是你喜欢的女人,一个可能是你未来儿子的出生地,都是你不能舍弃的存在,哦不,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人。”

血尸指了指熏儿,他的指甲刺入了熏儿的脖颈之中,一阵刺激之下,本来昏迷中的熏儿幽幽然地醒来,眸子里带着一抹疑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白。

苏白,

他真的来了么……

这是熏儿此时昏昏沉沉的意识中的唯一念头。

“是她么?”血尸将自己的脸贴在熏儿的肩膀上,“是她么?”

苏白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

“那就不是她了。”血尸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这笑声中,充满着一种张狂,充斥着一种歇斯底里,

仿佛死刑犯在临行前接受到了特赦,如同在沙漠中即将渴死的人看见了眼前的绿洲;

血尸的疯狂,跟他对面的苏白,形成了一种极为鲜明的对比。

“她会回到现实世界里去的。”血尸指着熏儿说道,“而现实世界里的时间是恒定的,所以按照你之前所说的,如果我进入她肚子里,不可能会变成之前你的儿子。

那就是这只狐狸了。”

贵妇人有些怜爱地看着这只狐狸,

“你,就是我的母体么?”

苏白咧开嘴笑了笑,“那你现在可以叫我一声爹了。”

贵妇人摇摇头,“以前的事情,已经被注定了。”

“是么?”

苏白反问道,

然后,

在下一刻,苏白的手放在了狐狸的头上,这只狐狸还没来得及再度表现出一种谄媚的神态就感觉到一种大难临头的警兆。

“噗!”

狐狸的头,被苏白直接捏碎了,鲜血浸染着苏白的手。

苏白摊开自己的手掌,伸出舌头,舔了一口自己掌心的血,“好了,我儿子没了。”

贵妇人站在原地,整张脸上挂满着寒霜,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在刚才苏白所做的事情。

“你不怕因果报应到你儿子身上么?你,亲手杀死了你的儿子。”

“我本来就不信因果。”苏白笑了笑,“因为因果,我亲眼见过一个一个高级听众在我面前被吓得崩溃自杀,看见身边一个本来无赖般天不怕地不怕的同伴跪在地上自残,看见一个父亲站在路边哪怕自己儿子即将葬身火海依旧犹豫着没有出手相救。

这种垃圾,谁信谁倒霉,还信了做什么。”

苏白拍拍手,将手中残余的血渍甩干净,然后很自信地继续道:

“我和你赌什么,等我离开这个故事世界后,我回到家里,还能看见我的宝贝儿子扑到我怀里喊我爸爸。

而你,

说实话,以前我挺敬佩你的,但是我真的发现你越活越回去了,哪怕你只是一个克隆体,但也应该被广播真实模拟出了你临死前的一切状态和想法思维。

比起所谓的高级听众的身份,我忽然觉得,一些故事世界里明悟了自身存在而选择和广播做对最后被抹杀的那些家伙,

反而,

更可爱也更可敬一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