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最冷酷的抉择!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贵妇人的小腹位置忽然闪现出一道红光,紧接着,贵妇人的双眸在此时也泛起一抹赤红,之前的慌张失措全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一种冰冷到极点的冷漠。

熏儿心里一颤,这时候她忽然感觉,之前那个跟自己说话讲故事的那位贵妇人,又回来了。

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通双手掐诀,一道鬼影出现在其身后,紧接着随着路通的指引呼啸而起,直接冲向了那名贵妇,李伟手中的皮鞭马上抽响出来,直飞贵妇人。

明凯和徐红则是面露畏惧之色,显然这忽然的异变让他们有些始料不及,甚至他们都没办法去很快做出应对。

楚兆则是猛地冲向了熏儿,熏儿此时距离那个贵妇人这么近,有危险!

贵妇人只是冷冷的一笑,

“米粒之珠安敢与皓月争辉。”

一道带着轻蔑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一条血线凭空出现,一举抽散了路通的鬼影,瞬间切断了李伟的皮鞭,同时,当熏儿手持匕首向她冲来时,血线眨眼之间就将熏儿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就连冲上来的楚兆也是被血线直接洞穿了脚踝,整个人直接跪倒了下来。

“呵。”

贵妇人的笑声是那么的刺耳,对于她来说,熏儿这种级别的听众,甚至没办法激发出她虐菜的兴致。

一只狐狸窜入了温泉阁子之中,小心翼翼地来到了贵妇人身边。

贵妇人伸手,轻轻地在狐狸身上抚摸着,

“出去一趟,荒郊野外的这块地界,也就只有你算是开了点灵智,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拥有成为我母体的造化了,若是能怀下我且生下我,至少能保你至少成为一只狐族大妖。”

小狐狸身体有些发颤,显然是对贵妇人很是畏惧,但那一双狡黠的狐眸中,满满的都是渴望,之前它被贵妇人发出的感应召唤而来,为的,就是自己的机缘,为的,就是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

成为大妖,入主妖穴,不用再受到欺凌,同时,自己还能肆意欺凌别人!

妖族的生存法则比人族,其实更加严苛得多得多。

“只是,这个女人也很适合成为母体呢。”

贵妇人的目光看向了熏儿,

“让一个资质不错的女性听众成为我的母体,借着她的身体诞生下来,至少能够保证我十六岁之后也会收到广播的召唤再次成为一名听众。”

似乎,此时贵妇人有些犹豫。

“你们,可以滚了。”贵妇人的眸子冷冷地扫过了路通等人。

路通和李伟刚刚一个是鬼影破碎一个是皮鞭被斩断,都遭受了反噬,现在都嘴角溢出着鲜血,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们真的有一种蚍蜉撼大树的感觉,对方跟自己等人的实力层次,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走!”

既然对方不打算难为自己等人,路通最后用力地看了一眼被血线包裹着的熏儿,还是决定离开,他走上前去搀扶楚兆,却被楚兆一把推开。

“老子不走。”楚兆直接拒绝道。

“你傻啊!”路通低声骂道。

“嘿。”楚兆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一只手捂着脚踝一只手撑地,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不男不女的东西,把熏儿给放了,不然爷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路通见状,悻悻地后退,跟身边的李伟、明凯以及徐红一起从正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黑衣人见忽然走出来的四个客栈伙计马上举起了弓弩,但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最前面的几个黑衣人直接暴毙,当下一阵骇然,迅速地后退开来。

心情不好地路通更是用秘术连续杀死了好些个黑衣人,等这些黑衣人几乎像是各个见了鬼一样逃散开之后,他才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温泉阁子,随即继续下山,主线任务3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发布。

对于他来说,确切一点,是对于他以及他身后的李伟等人来说,在故事世界里,生存,才是第一准则,他们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去跟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的怪物死磕,尤其那个怪物还没有主动去杀死他们的态度时。

路通在离开时,在山道上,身体忽然一颤,他敏锐地察觉到,在自己身边,其实还站着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似乎视线被遮挡住了,看不清楚他,甚至如果不是自己鬼修和精神力强化者的敏感,也可能忽略了他,但那个人是真实存在着的。

该死,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忽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强者,路通强行扭过自己的视线,假装自己没看见那个人一样继续走了下去。

苏白站在原地,确实没有在乎路通等人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经过,因为此时苏白的注意力,完全都在那座温泉阁子里。

……

“哟,见到一个痴情的,哦不,不对,不是痴情,是友情。”

贵妇人显得有些意外地看着楚兆,她缓缓地走到了楚兆面前,楚兆想要反抗和攻击,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细小的血线给刺穿着,等于自己每个关节在此时都被禁锢住了,对方不需要锁链不需要枷锁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控制住了自己。

楚兆的嘴唇有些发苦,

这得是多么可怕的实力碾压啊,

估计除非苏白那个家伙此时在这里,否则自己等人根本连反抗都已经成了一种奢望吧。

“愚蠢的友情。”贵妇人的手指轻轻地点起楚兆的下巴,“从你的眼眸中,我可以看出你是一个怯懦的人,你的怯懦,深藏在你的内心之中。

在你的内心之中,你甚至没有自己的精神支柱和依靠,我可以感觉出来,你的生活,你的人生,永远都是别人的傀儡。

别告诉我,你在现实世界里还是个信徒,对于你这样子的人来说,确实需要一个宗教麻痹一下自己。”

楚兆的脸有些僵硬,他现在很想学苏白那个样子对面前的这个女人破口大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所说的话,却像是一记记猛捶一样,狠狠地砸在了自己胸口,让他压抑得只剩下抱起头蜷缩在床边喝啤酒哭泣的念头。

“呵,垃圾。”

“砰!”

贵妇人似乎是对楚兆失去了兴趣,直接将楚兆摔了出去,楚兆整个人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后脑勺位置溢出了鲜血,整个人直接昏厥了过去。

这时,浑身是血且一脸惊疑的满将军拖着重伤的身体从外面回来,看见这里面的一幕,满将军有些错愕,随即破口大骂道:“什么妖物,敢上福晋的身子!”

说完,满将军榨出自己最后的一抹气力挥舞起了长刀冲了过来。

“噗!”

一道血线横切而已,满将军的头颅直接飞出去,无头的尸体直接跪了下来,正对着贵妇人。

“这个世界上,甚至是听众圈子里,有意思的人,其实也不是很多。”

贵妇人自顾自地说着,她看见熏儿的目光正看着自己,

“你,勉强算是一个。”

熏儿全身上下都被血线包裹着,她没办法动弹,甚至,也无法说话,除了一双眼睛还能转动以外,她失去了对自己身体其余位置的控制。

“你是一个很坚决果敢的女人,这样子的女人,注定哪怕是在感情生活中,虽然会暂时地沉迷进去,但清醒得也很快。

我不知道那个精神病对你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不过我应该觉得,他应该不会去爱人,或者说,是去爱一个女人,对于他来说,他对外界的好感,无论是对人还是对物,都是他遗留在外面的东西,他只会不断地把那些好感给收回来,却不会再施舍出去。

但是你真的很不错,也很厉害,知道把持着一个度,甚至,让那个精神病不惜为了你以身涉险。

人们常说,不能相濡以沫就相忘于江湖,但其实还有一种中间地带,让另一方为你担忧为你亏欠为你继续付出,

所谓的爱情,残余价值,只是变成了一种单方面的索取和对另一方的道德要挟。”

熏儿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种愤怒的情绪。

“呵,别急着反对我说的话,有时候,一个人,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是看得很通透,你自以为是如何,其实你的本质行动,却又是另一番的解释。”

贵妇人挥手,那只小狐狸也马上被血线包裹住飘浮了起来。

“我现在在犹豫,我现在这具身体,只是怀胎三月,而且她也不足以成为我降临的母体,我要么借着这只妖狐的身体降临,要么借着你的身体回到现实世界里去降临。

前者,我隐隐约约间有一种预感,似乎能够让我走出一条新的契机,而后者,则注定能够让我在降临之后继续沾染广播的因果。

当你习惯了成为了广播的听众后,你会发现,普通人的人生,是那么的无趣和乏味。”

贵妇人伸手,在熏儿精致的脸蛋上轻轻摩挲着,感知着掌心位置上传来的滑腻和温度,“你说,我是该选你还是选它呢?”

紧接着,贵妇人伸手轻轻一拍,熏儿也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随即,贵妇人仰起头,环视四周,以更大的声音喊道:

“你觉得呢?”

温泉阁子之中,一道男子的身影,慢慢地显现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