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后一扇门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完了,完了,完了,呵呵……”

站在上面的苏白忽然感觉广播跟自己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因为苏白是知道熏儿他们的主线任务2的,但广播肯定是故意的,将两个时间错位的故事线给拼接到了一起。

那一幕,苏白还记得,是自己把在道家山门上受了重伤的和尚、胖子以及嘉措给背下山用马车运送回来时的情景,但那之后,自己等人应该是遇到了西方听众,并且产生了冲突,只是忽然出现的大雾,等于一个补丁,被广播编辑了一下后,粘贴到了熏儿这个故事发展节点上。

那么也就相当于,此时下面的苏白以及马车内奄奄一息的胖子、和尚以及嘉措,其实都是熏儿这个故事世界里的NPC。

但尽管是NPC,苏白相信,其实和真人,差不了多少,就算熏儿和楚兆发现了异常提前不露面,但是苏白还是不觉得他们能够瞒过和尚他们。

路通确实心细如发,但想在和尚跟胖子俩大阴比面前耍什么花枪,确实还嫩了一些啊。

故事点不可以交换,也不可以赠予,但可以通过帮忙在微店里买东西来进行馈赠,这也就是意味着,熏儿跟楚兆二人,身上可能有不错的法器,但绝对不可能有500故事点。

一旦主线任务2失败,他们就会因为故事点不足而抹杀。

苏白低下头,开始踌躇起来,

其实,现在的自己,确实可以下去了,按照广播对时间的规划来看,自己下去后,3个小时时间才算是正常地开始计算,如果自己此时跳下去,应该可以来得及阻止那时的自己和马车里的胖子他们去接近那家客栈吧?

但联想起之前康熙和血族那几个跳下去的后果和安排,苏白真的很不确定当自己跳下去时,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犹豫,继续犹豫,当画面中自己已经驾驶着马车来到客栈栅栏外时,苏白清楚,自己必须下决断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

也就只能安慰自己了,是的,安慰自己。

苏白向前踏出了一步,跳了下去。

没有什么悲壮,也没有什么苦情,更没什么悲天怆地痛哭流涕,这一跳,对于苏白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是的,解脱,

一种责任的解脱。

不管熏儿能否活下来,但至少,自己算是尽力了,

也,

问心无愧了。

当苏白越过那条线跳下去时,最后的一扇门也慢慢地打开了,

门里,

空无一物,

没有人,没有物,空荡荡地一片,

这似乎意味着,最后一个跳下去的,最后一个关卡,最后一个存在,苏白这个守门员所需要去警惕和阻拦的,

其实就是苏白自己。

……

跳下去的感觉,有点像是蹦极,四周的气流变得很快,不停地冲击着自己的身体,但倒是没什么难受的感觉,也不觉得压抑,反而显得很是轻松。

没有预想中的摔得重伤,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变化,

苏白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站在了这里。

前方,是客栈,自己正站在一条石头路的中间,斜前方向,则是那辆自己驾驶的马车,而马车,正在缓缓地向着苏白这个方向,向着客栈方向行驶而来。

事情,似乎有些过于顺利了,顺利得让苏白都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之前在现实世界里可没做什么大功德的事儿,广播不可能在此时给自己开什么绿灯吧?

而且,

这也不是自己真正参与的故事世界啊。

当苏白准备前去阻拦那辆马车时,忽然间,那辆马车的方向又起了大雾,马车慢慢地被雾气所包裹,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同消失不见的,还有那辆马车。

苏白微微张开嘴,环视四周,这一刻,他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而欺骗他的,正是广播!

同时,苏白忽然发现,当自己切身实地地站在客栈面前,再看向这家客栈时,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的确

眼熟!

这是一家……温泉客栈!

猛然间,苏白意识了过来,他之前一直以为自己在上面看的是全方位的上帝视角,但是其实不然,广播一直没给这家客栈一个直接地特写镜头,苏白对这家客栈其实也没有实打实地印象,当自己下来时,再看这家客栈,

却发现这家客栈竟然是在一条山道坡地位置,同时,客栈后半部分,分明是一个温泉馆子,只是这温泉馆子才草草修建完毕,木质结构,看起来很是荒凉。

苏白伸手,对着客栈的前半部分比划了一下,发现似乎只要把客栈的主体部分放一把火给烧掉,化为灰烬之后只看后面那部分,完全就是自己之前跟和尚胖子他们所进入这个《僵尸先生》故事世界时的第一个位置!

那时候,苏白记得在现实世界里,自己跟和尚以及嘉措正在九寨沟的天堂洲际大酒店里泡温泉,泡着泡着哥仨就光着身子进了故事世界。

“你又要玩什么时间线游戏么?”苏白喃喃自语,抬着头,看向空中,这句话是广播说的,同时,苏白感到一种恶意,正在向自己包裹而来,

这是来自于广播的恶意,苏白甚至可以清楚地触摸到,广播对于自己进入这个故事世界企图干预其他听众的生死感到了愤怒。

之前,苏白获得了血尸传承,也喝了龙血,也从死神那里临摹了神法,作为奖励,已经绰绰有余了,那么接下来,按照广播“公私分明”的性格,下面,就是来自它的惩罚了。

身为听众,却妄图干预其余听众的生死,妄图去做广播才能做的事情,这是一种稽越,放在古代对于皇权来说,是一件很犯忌讳的事情,相当于假传圣旨。

“驾!驾!”

远处,几名骑士呼啸而来,他们各个身上带着伤,一名身穿着甲胄的骑士马背上还驮着那位贵妇人,贵妇人张皇失措得很,死死地抱紧着这个满将军。

他们似乎是在躲避什么很可怕的东西,而且,很清晰可见之前刚刚被袭击过。

只是,那个贵妇人脸上害怕畏惧的神情,真的不像是在作假,但她,不应该是血尸的化身么?

如果说血尸不在她身上了,又跑去哪里了?

苏白伸手,在自己身边凝聚出了一道道的冰棱镜,将自己存在的视线给反射掉,如果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路边还站着苏白这个人的,而这几个普通人,在仓皇之间自然很难发现苏白的气息。

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一群黑衣人,现在是黄昏,一群黑衣人手持弓弩或刀剑徒步飞速地冲杀过来,显然是伏击虽然成功了,但目标还是突围出来了。

满将军带着贵妇人下马敲门进了客栈,看样子是请求庇护了,随即,黑衣人攻杀了进去。

紧接着,就是很可笑的一幕了;

不能暴露实力,却又不想自己被杀死的熏儿等人,只能依靠一些特殊的方式去阻拦那些企图冲杀进来的黑衣人,看起来,真的像是以前的香港喜剧动作片,类似于成龙的风格,这些黑衣人固然功夫不错,但是面对一群听众,也是有些不够看,但他们要么是不小心摔倒撞击在了柱子上要么是被锅铲或者是酒坛子砸中直接身亡,总之,死得很是夸张和离奇。

很快,先头冲进去的七八个黑衣人全部死亡,后面的人被吓得都退了出来,只觉得这家客栈邪门得很,或者说他们自己点儿背得很,被掌柜的和老板娘以及一帮伙计给丢东西砸得头破血流。

外面还有十几名黑衣人,他们没敢再贸然进去,而是选择僵持在了外面。

而里面的熏儿等人自然不可能直接冲杀出来将黑衣人全部杀死,在屋子里还能说是运气好可以丢东西的话,如果冲出去在空旷的地面上还能大杀特杀那几个清兵和贵妇人如果没发现不对劲那就真的是智商有问题了。

……

“他们放火了,在烧客栈!”

路通喊道。

“还有退的地方么?”浑身是血的满将军看向路通,“掌柜的,这里还有退的地方么?”

路通被这一问,也有些愣神,他是记得其实这家客栈后面,还有一个温泉阁子,应该是老掌柜之前自己修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锁着,但这个时候顾不得什么了,自己等人距离主线任务2完成还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至少在这半个小时时间内不能在满将军等人面前暴露身份或者露出异常,因为暴露身份露出异常让意味着主线任务2失败,失败基本就意味着被抹杀,

也因此,很令人觉得荒谬的是,现在六人身上各个身份重伤,在这几个清兵和贵妇人面前假装普通人用夸张滑稽地手段帮他们去和冲进来的黑衣人厮杀,不能使用真实实力,导致自己等人也是各个身上带伤,之前僵尸都没给他们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势。

“这里,这门后面通着后面的温泉阁子,可以先去躲避一下。”路通说道。

满将军一只手搂着贵妇人一只手抓着刀直接将门锁给砍断,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不礼数了,直接对身后自己仅剩的几个手下喊道:

“走,火烧过来了,跟我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