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真正的杀局!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感觉,很有趣,也很有意思;

这是苏白第二次察觉到广播的局限性,是的,广播的局限性,就像是一只蝼蚁仰望一个成年人时,你居然可以发现他其实也不是万能的,哪怕他打个哈欠都能将你吹飞出去很远很远。

上一次,还是在面对血尸时,广播也是犹豫和迟疑了很久,若非是通过胖子的口吻得知了“叶姿”这个名字,可能血尸还会继续逍遥很久,要知道在那之前,血尸可是几乎一个人屠戮掉了整个陕西境内的所有资深听众啊。

这一次,广播一不能找到自己那两个便宜爹妈的所在位置,二似乎是连克隆他们都做不到;

苏白现在甚至是有种预感,那头黑龙在门内的死亡,是否源自于广播的一次尝试?

广播想要在门里面克隆出自己的那两个便宜爹妈,结果失控了,一同要在门后面可能要出场的黑龙结果惨了,被杀死了,而广播为了不影响这个故事世界的平衡,为了消弭影响,所以将自己克隆出来的半成品给取消了。

转而,当门碎裂了苏白走进来时,给苏白呈现的,是以前自己父母曾经历这个《僵尸先生》故事世界时的广播记录。

很显然,那时候自己俩便宜爹妈实力并不是很强,连本命武器都没融合,但每个故事世界,广播都应该有备案有记录,它甚至可以随时提取出来,将其从虚拟的数据流再度变成实打实地故事世界模版设置出来,苏白现在,应该是被广播直接插入到了原剧情。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能力,也是一种让人觉得惊悚无比的能力;

你可以嘲笑广播有时候会表现出来的迂腐和无力,但是你不能否认,广播的可怕和全能,否则,那两个便宜爹妈也不用想着去躲避广播的目光,血尸也不会沦落到这么惨的地步。

广播的体量,还是在这里摆着的。

若是广播真的只是一头纸老虎,自己那两个便宜爹妈何必想方设法去躲避?干嘛不直接打上去将广播给推翻?

荔枝又为何让公子海去寻找秦皇岛海底的秘密?

还不是因为荔枝也打算选择一条路去躲避掉广播的目光么?

这应该只是一段影像,是一段真实剧情,在这里,自己的便宜爹妈被设置成了NPC,自己不应该是穿越了,自己现在也不是实打实地位于当年的故事世界时间线之中。

这一点,苏白曾跟和尚讨论过,那就是广播虽然有改变时间流速的相对能力,它是一种基于现实世界为本的改变,任何的时间支线,都必须以现实世界为参照物,这也是为什么广播在现实世界里会显得比较束手束脚一些事情还需要依靠发布现实任务让听众去完成的原因所在。

而通过支线故事世界里的时间,也是不可能改变现实世界里的既定事实的,否则广播完全可以依靠这种手段回到过去,将自己那俩便宜爹妈以前参与故事世界时的存档给调出来再在故事世界里加大难度让自己那俩便宜爹妈死掉。

这根本没有意义,也根本影响不到什么,只能算是一种无用的自娱自乐,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广播有这种能力,它也不能这么做,一旦这么做了,看似很好很强大,但一定程度上,是否定了广播自己的存在,因为它改变了过去,也是对它自己的一种改变,否定了别人,其实也是否定了自己。

跟这两个人一起去参与妖穴的探索?

苏白忽然觉得很有意思,这两个人显然现在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他们现在虽然可以说的上是绝对优秀,却跟现如今的苏白还有极大的实力差距。

只是,

正当苏白准备说“好”时,

这里的画面,开始模糊起来,

苏白甚至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便宜爹妈二人的面容正在发生着改变,他们开始变得“老”起来,这种老,是一种成熟,是一种青年向中年的过渡。

该死,

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的画面开始出现无数的雪花点,一股巨大的力道开始将苏白向后推,

“砰!”

苏白踉跄地后退了一步,四周的一切一切,都恢复了原状,池塘水榭,静谧优雅,之前的一切,仿佛南柯一梦,但苏白清楚,那绝对不是梦。

黑龙的尸体还在原地,似乎是正在无声地诉说着什么。

猛然间,一种可怕的惊悚感袭来,苏白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广播居然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失败了,之前广播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想要制造出自己便宜爹妈的傀儡,但失败了,那个傀儡很显然直接杀死了之后也会出场的黑龙,最终被广播给取消。

反正是在门后面发生的事情,

这就类似于一场话剧的幕后,幕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影响台上正在表演的节目继续进行,观众也不会去在意和理会。

而后,在第一次尝试失败后,广播尝试让苏白进入以前自己便宜爹妈所经历的故事世界的存档,但从最后的画面来看,

广播又失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男一女现在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他们两个人现在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

竟然能够让广播短时间内两次吃瘪?

一种莫大的恐惧感压在了苏白身上,作为广播的玩偶,作为听众,你尚且可以去揣摩广播的性格和故事节奏,甚至,从一定程度上来说,

广播也是公平公正讲道理的,

但是,自己作为那一男一女所制造出来的玩偶,苏白根本就不清楚这一男一女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种苏白所很反感的感觉,也是苏白很难忍受的感觉。

原本以为,那两个人应该藏在某个“下水道”里跟老鼠一样瑟瑟发抖着,而自己,已经成为了资深者的自己,应该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他们真正的儿子除了在自己面前神龙见尾地恶心两下自己,也不敢和现在的自己真正见面;

但是,

现在,

苏白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他从一开始就摆错了自己便宜爹妈在广播格局之中的位置,他们,不是下水沟里瑟瑟发抖的老鼠,而是两头蛰伏着的毒蛇,甚至连广播,都没办法摆弄他们。

还有一扇门没有开,但是苏白却对门后面是什么没什么兴趣了,他走到了那条线外面,看了看外面,发现下面熏儿他们的主线任务2时间已经基本过去得差不多了,那一批清兵和贵妇人也被送走了,现在,他们只需要挨过一段时间就能够完成主线任务2了。

可能,应该还是有主线任务3的吧。

苏白心里思忖着,主线任务3,会是什么?

老实说,经历了这些事情后,苏白已经没有了一开始进这个故事世界就是为了帮熏儿活下去的强烈念头,这仿佛是自己的故事世界,因为自己在这个故事世界里所经历的,比熏儿他们精彩得多。

只是,很快,当苏白看见下一个画面时,他的脸色,猛地一变,本来比较放松的神情一时间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这怎么可能……这样下去,他们怎么可能还隐瞒得住?他们的主线任务2,怎么可能隐瞒得住?”

苏白喃喃自语,因为熏儿他们的主线任务2时间,还有6个小时,他们必须要演好客栈正常运作的角色,不能被过客发现,但是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过客,不说6个小时,1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他们可能都隐藏不下去了!

……

马车内,嘉措、胖子和和尚三个重伤号都躺在里面,他们的伤势不轻,甚至可以说是很严重。

苏白驾着马车,小家伙坐在马匹的后背上,随着马匹一起颠簸着。

“距离妖穴,还有多久。”胖子有气无力地问道。

“按照现在的速度,还有一天半到两天的样子。”

“那这个任务,也就快完成了吧。”胖子有种噩梦终于要结束的感觉。

和尚目露沉重之色,摇了摇头,“不一定,现在30天的任务期限还没过几天,如果就这么让我们草草地结束了任务,也未免太轻松了一点。”

“这还叫轻松啊?和尚,你不看看咱们都凄惨成什么样子了。”胖子显然很是无语。

“如果苏白不是以那小孩的帮助结束了那幅画对我们的桎梏,是用其他的方法,那么,贫僧会觉得故事应该算是结束了,但是以这样子的一种方式带我们下了山,前面的艰辛和磨难,反而在最后时刻的顺风顺水之中变得一文不值了。

恐怖广播是要讲故事的,以这种让广播听众们觉得匪夷所思的剧情来结束这几乎能够让我们团灭的磨难,你认为,不狗血么?”

“所以,和尚,你的意思是说,它还会继续补救?”胖子有些无语道。

嘉措此时睁开眼,开口道:“唐僧师徒从雷音寺里把真经刚取走,佛主和观音掐指一算,他们少了一难,他们甚至都会在唐僧师徒返回东土大唐前把这一难给补回去,恐怖广播就不能这么做么?”

“你们坐好了都,起雾了。”苏白提醒道。

大概半饷之后,大雾开始慢慢地散去,

一座客栈,

出现在了苏白的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