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爸、妈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扇门作为阻隔的话,

眼下,

连唯一的阻隔也都没有了;

苏白的呼吸有些沉重,也带着一点点的寒意,人,总是会下意识地去逃避自己所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在此时,

在此刻,

苏白也有这样子的一种感觉,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站在这里;

越是坚强的人就越是讨厌自己的懦弱,苏白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很长时间以来,苏白已经忘却了“好好疼爱”自己是什么意思,只是本能地强迫自己去克服属于自己的一个又一个缺点。

这不是人生,却是一种态度。

黑龙的尸体,陈列在门口,只是已经变成了石化的龙骨,毫无用处,它似乎成为了此时最为悲哀的背景板。

向前踏出一步,苏白打算走进去,门里面,到底是谁,是那个男人,还是那个女人,

他都想见一见。

以最直观的自己,去见一见他们。

当苏白的左脚踏入门槛的那一刹那,忽然,周围的一切一切,仿佛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同亘古不变的环境终于不再是原来的模样,左脚和右脚,前脚和后脚,仿佛是两个天和地。

前方,是妖穴的入口,门口那两座枯骨,苏白还记得他们,

身后,还是池塘水榭。

这,

是什么意思?

苏白有些不解,也有些茫然;

广播,这是什么意思?

苏白不认为是之前的死神欺骗了自己,里面,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父母,那是来自死神最后的谎言。

因为在苏白看来,这个环境,这个状况,再结合自己现在的举措,如果自己的父母能够在此地的门后面走出来,应该很满足广播故事性的需求。

当你进入故事世界时,哪怕你不是这次故事世界的原本参与者,但是既然你进来了,你的一切行为,在广播那边都会被诠释成单一的两个字:

有趣。

但此情此景,是广播准备放弃了?

又或者是,广播觉得自己这个守门员职责,已经完成了?

所以,打算就这样让自己离开这里,去妖穴那边,给自己三个小时的时间去寻宝猎杀大妖带点干货回去?

毕竟,自己是靠着奖励权限进来的,广播不给自己一点好处,也确实说不过去,虽然在苏白看来,自血尸和死神那里,自己已经获得了超乎预期的好处,但如果广播觉得,还不够,还得送自己一点,苏白也不会傻到去拒绝。

但,

真的是这样子的么?

那头黑龙尸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忽然暴毙在门后,又是怎么个安排?

自己那两个便宜爹妈,广播还是找不到他们么?

但,连制作出两个傀儡和假人,也做不到么?

既来之则安之吧,虽然血尸下去了,但苏白也是觉得自己对熏儿那边,已经做出了很多很多,况且,苏白并不认为下去的血尸,会真的一心一意帮广播完成剧情,

血尸的行为方式,应该会和这个故事世界里以前道家山门上那幅画中的魔以及之前故事世界里便利店黑人老板,差不多吧。

也因此,放血尸下去,一方面是因为苏白确实难以拒绝血线的完整传承,但另一方面,也是带着一点故意给广播添堵的意思。

右脚,抬起,向前,身后的一切,彻底消失,身后,也变成了悬崖峭壁。

苏白抬起头,看着上方,这个妖穴入口处在半山腰的位置,但这一面的山壁,很是陡峭也没有山路,当初,自己跟和尚以及嘉措就是从这上面爬下来的,小家伙为了救自己,也从那上面爬下来,一个人独自爬入了妖穴。

只是,当苏白继续往前走了两步时,抬头看,发现那只蝙蝠尸体,竟然还在上面,

一时间,

苏白意识到了不对劲。

熏儿进入这个故事世界,按照时间节点来算,应该是自己当初和胖子他们进入的这个故事世界之后,但苏白记得当时自己跟和尚嘉措站在这里时,那具蝙蝠尸体落了下来还吓了三人一跳。

眼下,这蝙蝠尸体还在上面,没掉下来。

这意味着什么?

时间点,

发生了变化?

自己并不是被平行传送进来的?

“唰!”

一声颤音自自己身后传来。

苏白头微微一侧,一道白光自苏白脖颈边飞逝而过,但很快又调转方向再度向苏白切割过来。

“嗡!”

苏白的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那个飞盘,飞盘上带着锯齿,很是锋锐,但对于现在的苏白来说,确实构成不了什么威胁。

“意念力控制者?”苏白发现飞盘上有很多符文,这分明是一件意念力强化者所适合操控的改装法器。

“啪!”

飞轮上忽然绽放出一道白光。

精神力攻势!

苏白迅速凝神戒备,好在这精神力攻势虽然刁钻,但也不至于撼动到苏白的心神。

意念力和精神力同修的强化者么?

而且很明显,对方已经可以将精神力和意念力同时操控且开始融合了,这个飞盘,就是最好的证明。

“哗啦……”

峭壁上方,一个穿着皮靴的女人手里抓着一根绳子开始向下滑动,她的身体很轻盈,却是一种违背了常理的轻盈,她正在用意念力控制这着自己滑行的速度和方向,以保证自己的速度和下滑一直处于一个稳定可控制的范畴的之中。

正当苏白抬头看她时,一道阴影自苏白身后诡异地出现。

一把匕首探了出来,直接抹向了苏白的脖颈。

“砰!”

当匕首接触到苏白身体时,苏白的身体化作了血雾消散,意识到上当后,阴影当即后退。

然而,苏白身形直接出现在了阴影的身后,一脚踹出去。

阴影消散,露出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形,面对苏白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男子身形一侧,堪堪躲了过去,同时双手抓住了苏白的小腿位置,顺势拉上来。

双方在短时间内连续出拳肉搏了十几次,苏白岿然不动,但是让苏白微微有些讶然的是,这个男的,明显实力连本命武器都没融合,却总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借力打力强行和自己拉了一个至少是看起来不分上下的局面。

当女人下来时,苏白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男子不敢跟认真起来的苏白继续纠缠,身形迅速后退,退到了女人身边。

“嘿嘿,兄弟,兄弟,我们错了,我们错了。”男子一边很“诚恳”地认错一边和女人拉开了一段距离,显然是做好了两个人一起联手的准备,这个距离,适合近战者给精神力意念力强化者做缓冲。

“帅哥,眼生啊,缺暖床的不?”女人对苏白很含蓄地送了一个秋波,但苏白可以感应到,在女人身后,还有五把锋锐的金属物正在悬浮着,随时准备激发出去,很显然,这个美丽的女人可没有丝毫想要自荐枕席的觉悟。

这一男一女,实力真的不高,或者说,绝对的实力不高,但是从刚刚交手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人如果联手的话,可能一个刚刚融合本命武器的听众都可能被他们杀死,实在是他们对自己的强化理解得太深刻了,运用得也太到位了。

“嘿,哥们儿,这是我未婚妻,她想给你暖床,我给你放风可以不?”青年陪着笑脸说道,一边说一边还扭捏地来回踱着步子,像是有些面子不堪,也像是有些委屈奉承。

这确实是一个很香艳同时也是很刺激男人内心激动的提议,只是,当苏白看清楚这个男子的脚步之后,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苏白抬起头看了看上方,果然,一团乌云,已经凝聚起来了,乌云之中,甚至还隐约间可以看见雷蛇的穿梭。

这个男的,竟然还是武道双修!

古武和道士强化同体!

这步法,苏白从胖子那里曾不止一次地看过,这是在引雷罚。

而且,如果不是苏白以前见过且熟悉胖子的步法的话,换做其他人,也可能真的被这男的给骗过去了,这货一边嬉皮笑脸地跟你开着车,一边不声不响地就把劫云给招出来了,无论是掩饰还是场面,都做得很好很好。

只是,当他看见苏白在抬头看时,男子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乌云,太讨厌了。”

乌云开始消散,显然是男子知道既然被发现了,那这雷劫,就没什么意义了,男子很洒脱地结束了引雷,面色一阵潮红,显然受到了一些反噬,但也由此可见他的果决冷静。

“哥们儿,不嫌弃的话咱就一起组个队进妖穴去探探,我俩就给你打个下手成不?不求发财,就图长个见识以后出去了跟其他听众聊起天来,也方便吹个牛不是?”

乌云消散,恰巧这个时候,阳光也照射了下来,洒在了两个人以及苏白的身上,光线有点强,但苏白的视角,却忽然有些模糊。

因为依稀之间,这光线,这背景,形成了一种类似于老照片的既视感角度,

猛然间,

苏白终于意识到这一男一女,

到底是谁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