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门塌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怎么,继续啊。”

贵妇人见熏儿不动了,催促道,似乎对熏儿的这次愣神她很是不满意。

熏儿点点头,继续帮贵妇人下发髻,倒是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心绪掩盖得很好。

“嗯,行了,你也下去歇着吧,我也要歇着了。”贵妇人起身,走到桌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茶,泡得也真随意。”

“我去给您换一壶茶来。”熏儿说道。

“不用了,荒郊野外的,只能将就着了。”

贵妇人摆摆手,示意熏儿赶紧离开。

熏儿低着头退了出去,将门给带上,随即,脸上露出了一抹迷惘之色,之前的一番谈话,熏儿真的有一种对方是在指桑骂槐的感觉。

但这感觉很不靠谱,也很没逻辑,对方如果能够看透自己的身份,那么,岂不是说明自己的主线任务2已经失败了?

难道,

真的只是一种巧合?

下楼时,这边的楚兆徐红二人正在收拾着碗筷,那些士兵全都分批过来吃了饭。

“路通呢?”熏儿问向楚兆。

“怎么,想我了?”路通从大门那边走了过来,这里没外人,所以他也就开了个玩笑;

当然了,路通对熏儿有意,已经是很明显的了,他也没想去做什么遮掩,这种好感,有点像是以前我不顺时遇见的女神等我发迹崛起之后再拥有她让她成为我的女人,能够给男人一种极大的自豪感和满足感。

只是很可惜,熏儿现在的心情可不是很好,当路通开这个玩笑时,也明显察觉到熏儿的指节微微地握紧,显然,熏儿是生气了,而且不惜表现出来。

“我刚去外面跟那两个看守马房的清兵套了点消息,这个车队是护送一位王爷福晋返京的,是陕西那边打仗了。”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们看着点。”

熏儿转身,进了房间。

“她的情绪怎么忽然不对了?”徐红问道。

“应付一位福晋,应该也是不怎么爽吧,我跟你磕头时也是很不爽啊。”楚兆猜测道,“算了算了,咱们也都休息吧,希望今晚没什么事儿。”

路通点点头,吹灭了身边的一个蜡烛,道:

“还是按照以前的轮次站岗放哨,不能掉以轻心。”

入夜了,

客栈里很平静,

今夜,似乎没有僵尸的打扰,也没有过多的事情纷乱。

二楼厢房内,贵妇人还是保持着坐在桌旁端着茶杯的姿势,蜡烛已经被她吹灭了,清冷的月光从窗户那边倒射进来,映衬着她的侧脸。

她的脸,也是因为月光时而被乌云遮挡住而忽明忽暗着,

显得,很是诡异。

……

此时此刻,苏白却不像是以往那样坐在那条线后面像是看电影一样看着下面的一举一动,而是站在台阶上,

在他面前,

是两扇现在还紧闭着的门。

死神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与其说是一种提醒,倒不如说是一种宣言,或者叫一种嘲讽。

你还是跳下去吧,跳下去,三个小时之后,你就能离开这里了,

而你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当什么守门员,你会看到你最恐怖的人出现。

两张泛黄的照片,陈述着的,是一种冰冷到极点的事实,从一些影像和记忆碎片之中,苏白也能窥觑一些当年的端倪,

一件件,一幕幕,一条条,一道道,

有些事儿,

有些人,

即使苏白自己都没有料到,会这么快地能碰见。

伸手,轻轻地摩挲着自己身边的栏杆,这一刻,苏白脑海中忽然想到了唐后主李煜被囚禁在类似的亭台楼榭中时所吟诵的那些哀婉的悲词,眼下,苏白的心境,倒也差不多,凄凄然,是真的有。

害怕、

惶恐、

畏惧,

浓浓的不安,其实早就已经写在了苏白的脸上。

对那一男一女,苏白有着满腔的恨意,并且也曾发过大宏愿,有朝一日必然杀他们一家,但真要对上了,还是畏惧盖过了一切。

概因这一男一女,贯穿着自己的出生、贯穿着自己的成长,甚至,自己如今之所以走上听众这一条路,也是拜他们所赐。

那一男一女,在一定程度上,比荔枝,更加地可怕,他们对自己的影响和改变,几乎是全方位。

深吸一口气,

苏白倒也没有直接跳下去早早地离开这个故事世界,并不是说苏白对熏儿有多少放不开,也不是说自己有多痴情非要学人家梁山伯与祝英台为爱死死缠绵不离不弃,苏白没那么矫情,更没有那般执着;

只是单纯地因为,

以前见到那两个人,要么是以前的被灌输进去的记忆,要么是在故事世界里机缘巧合下的一瞥,

这一次,如果能够站在这里,看见他们的本人的话,这,确实让苏白很难以拒绝。

哪怕苏白清楚那两个人的可怕和强大,但那种渴望,还是让苏白选择继续留在这里等待。

毕竟,

早晚都是要见的,

更何况,

这次见到的,应该还是广播制造出来的假人,因为你们还没有死,甚至连广播都找不到你们,之前无论是血尸、康熙、死神、九妹等等,其实都是已经死去的存在,是苏白身上传承自这里的重新表现,但是,那一男一女,并没有死啊,广播也不可能直接将他们传送进来,如果广播有这个能力的话,那一男一女优势如何躲避广播的视线继续存在着?

但如果今天,我连见到你们的假人的勇气都没有,以后哪里还有什么勇气和资格,去面对真正的你们?

苏白轻轻握拳。

雾气,再度弥漫出来了;

苏白慢慢地走了出来,站在了池塘边,但目光,还是死死地盯着那两扇门。

来吧,

希望这一次出现的,

是你们!

蓦然间,从屋子里,忽然传出了一声刺耳的咆哮!

“吼!”

苏白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这声音,明显不是人类所能够发出来的,这是……龙的声音?

难道,下一次出来的,是黑龙?

一时间,苏白有些失望,

凡事,就怕对比。

黑龙是因为获得了龙鳞并且利用那块皮最后的力量成功将黑龙鳞融入了自己体内,但是之前苏白的心理建设全都是围绕着即将要面对的那两个人来建设的,忽然把那两个人换成那条黑龙,

一下子,黑龙就显得有点上不得台面了,这确实是对黑龙有些不公平;

正当苏白略微觉得有些失望时,

龙吼声再度传来,但是这一次吼声,却没有属于龙族的威严和骄傲,有的,只有畏惧和彷徨,仿佛这头黑龙正在遭遇着什么可怕的事情,让它将自己的威严和尊严都统统抛弃掉了;

门,将开未开,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这让苏白也有些莫名其妙。

难不成,门里面,有什么故事正在上演着?

“吼!吼!吼!”

三声急促的龙吼声传来,一次比一次急促,一次比一次地低沉,也一次比一次地危急,到最后一声时,更是带着一种绝望的味道。

“噗……”

鲜血,顺着门缝汩汩流出,这鲜血很是浓稠,也带着极强的刺鼻腥味,但同时,它里面所蕴含着的可怕能量也是让苏白有些心惊胆战!

这是,

龙血!

苏白马上上前,伸手去推门,但是门跟之前那样,它没开时,无论苏白怎么发力,都不能撼动它丝毫,这就是这里的规则,不可改变的规则,正如之前苏白曾在池塘边跟好几位厮杀过,强横的能量气息横扫四周,但现在看来,这里连一颗花花草草都没有被破坏掉,还是原本的模样。

门打不开,但是龙血却像是不要钱似地汩汩流出,苏白直接蹲了下来,对着台阶开始舔舐着龙血,同时,周围的龙血能量被化作了一团团的黑色光芒,主动汇入到苏白体内。

这是苏白融合本命武器所获得的技能,但是苏白不是经常用,因为苏白还是更喜欢直接将自己的獠牙刺入敌人脖颈中吸收对方热烫的血液。

但是这一次,是因为龙血太多了,多得苏白不靠这个技能的话根本就吸食不过来。

只是,少顷,当苏白靠着龙血的能量恢复了自身的伤势并且将自己的状态重回巅峰后,他果断地站起身,停止了对龙血的吸收。

凡事最怕过犹不及,苏白还记得自己当初吸收融合龙鳞时,如果身边没有嘉措跟和尚胖子他们护法加持,自己可能就被龙威反噬了,这一次,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可不能乱来,而且在刚才,苏白察觉到,恶龙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了,一旦它死了,它的亡魂和怨念就会自然而然地注入其尸骨鲜血之中,所以眼下,它的鲜血,将不再那么安全了。

只是,看着还有众多的龙血就这么白白的流入池塘中被池塘净化成清水,苏白心底,还是忍不住地有些心疼,这真的是暴殄天物啊。

“咔嚓……”

“咔嚓……”

“咔嚓……”

连续多次的摩擦声传来,苏白面前的门在此时居然出现了裂纹,

最终,

“啪”的一声,

门塌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