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死神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广播,不是你爹,也不是你妈,更不是喜欢陪你一起去游戏机房打机或者去打桌球顺带泡泡吧的损友;

它是一个变态,一个为了追求故事性不顾一切地扭曲存在;

它不需要你感激它,也不要你感恩它,更不需要你的好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讲的,就是广播这种,你恨与不恨,它都在这里,你爱与不爱,它也都存在。

当你觉得自己没有弱点时,当它觉得故事开始乏味时,它会主动帮你创造出一个弱点,然后再引爆它,从而,它才能坐在一边欣赏着你的歇斯底里,品味着你的痛彻心扉,回味着你的愤怒疯狂。

这是它的追求,也是它的审美。”

血尸的声音很轻很轻,他虽然是在说着苏白,但何尝,又不是在说着他自己?他自己,其实就是广播这种审美的最清晰显现,本身拥有堪比神祇的力量,自己的妻子,却在自己离开的短短几分钟内被匪徒用枪射死,前后时间点,被拿捏得恰到好处,

说广播不是故意的,

谁信?

“广播不需要拥簇,因为无论听众是聚集在一起膜拜它,还是聚集在一起准备反抗它,它依旧永远高高在上,它不是君王,因为在中国,君王被号称为天子,天子不仁道,会被自己子民推翻,政权会被颠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但广播是天,历朝历代,天子死了很多个,但你何尝见过天被百姓推翻?

哪怕,只有一次?”

血尸伸手,放在了苏白面前,一条活灵活现的血线在血尸掌心位置来回扭曲。

“你之前吸收了我的一部分血线,却只是无根浮萍,单纯地短时间强化肉身是最肤浅的使用,这才是血线的真谛,可惜我不能直接给你,你也不敢直接要。”

“当然。”苏白自然不会直接傻乎乎地说你直接传输给我吧,要知道血尸在之前曾有几次夺舍的尝试,苏白可没那么天真。

血尸手掌一挥,一时间,在这四周,一条条血线开始密布起来,说是星罗棋布,也一点都不夸张。

“记下来,有时候再慢慢揣摩吧。”血尸说道。

“你忽然对我这么好,让我心里有点不安啊。”苏白说道。

“总不能,让我自己开创出来的强化,彻底后继无人了不是?”血尸显得很是淡然。

“那么,这次,你还想继续硬刚一次广播么?”苏白记得上次血尸是打算夺舍了自己再和广播来一次最后对决,给自己一场华丽的落幕。

“我是被它制造出来的,这不是本来的我,也不是真实的我,它一念之下,我就会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从虚无,重新回到虚无。

其实,生机,还是有的,那就是我跳下去,杀了下面的所有听众,然后以这个故事世界背景为依托,再图谋发展。”

“所以,你还是打算要下去么?”

“但我知道,可能你在意的那个女人死得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是广播不会让这整个故事世界里的所有听众都被杀死的,说不定,等我打算屠杀所有人听众,阻止他们完成这个任务时,广播会安排一个张天师忽然蹦出灭了我。

下去不下去,是一个样,

上面不上面,依然是一个样。

这就是无奈,一种连挣扎,都觉得是一种浪费情感的无奈。”

血尸深吸一口气,伸手,开始指点苏白四周那一个个血线的排列规则,

“这里到这里……这里到这里……其实,人体就是一片星辰,而血线,则是联系这片星辰的框架……”

血尸的解说很是细腻,而苏白也通过自己的认知看出来了,这货是真的在给自己讲解关于血线的东西。

不知不觉间,苏白沉浸了进去。

良久,苏白眼中的明悟之色越来越浓郁,然而,血尸却微微一笑,向前迈出了一步。

“别动。”苏白眼里的明悟之色依旧浓郁,但依旧开口提醒道。

“我的完整血线传承和那个女人,你选择哪一个?”血尸问道。

“非要逼我选择?”苏白反问道。

“你还有选择的机会,而我,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血尸叹息道。

“你终究还是心里不平衡。”苏白笑道,“你心里终究还是被仇恨填满。”

“我都死了,再谈什么开解,没什么意义了,反正我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了。”

“所以,你是想在我身上,寻找成为广播折磨人的快感?”

“差不多吧。”

血尸再迈出了一步,走过了那条线,他的动作很慢,且一直盯着苏白,然后他看见苏白依旧平静地站在那里,继续感悟着自己留下来的东西。

血尸咧开嘴,大笑起来,然后,他整个人掉了下去。

苏白,

没有阻止他。

大概一个小时后,苏白慢慢闭上了眼,四周的血线也开始模糊起来,最后化作了一道血雾慢慢地消散,下一刻,苏白身上开始呈现出一道道新的血线,且血线开始慢慢地淡化下去,全部融入到了自己体内的万千血管之中。

血线,被苏白彻底融入了自身,等于是给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一番重新改造,眼下,苏白的身体强度,比之前得到了一次新的提升,现在自己的身体,哪怕站着不动,也是一座堡垒。

睁开眼,两道光华自苏白眼眸深处一闪即逝。

于熏儿和完整血线感悟之间,苏白选择了后者。

站在了那条线边上,苏白面无表情,

苏白知道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只是,人总是对自己会更多出一份期待的,但现在这份期待,也已经没了,彻底现实的自己展露在自己面前,也是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但不管能否接受,

自己,

终究还是自己。

每个人的任何一个执着,其实都有一个价位,坚持和不坚持,只是在乎于价位,是不是足够。

仅此而已,

真的仅此而已。

苏白心里这样子的想着,心中,倒是没有多少对熏儿跟楚兆的歉疚,也没有多少对自己的自责,这感觉,就像是自己抛下了一个包袱,

甚至,还有种轻松的感觉。

“你放他下去了,也会放我下去的,对吧?”

一道冰冷的声音自苏白身后响起,

同时,

冰冷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苏白的后背,

在苏白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着黑色披风脸戴骷髅面具的男子,男子周身被死气包裹,仿佛自地狱之门后面走出来的死神。

“你想多了。”

苏白笑了笑,身形在原地慢慢地化作虚无,

死神惊愕了一下,这才意识过来,自己的悄无声息,其实早就被对方发觉了。

“砰!”

一声枪响自死神的背后传来,

死神整个人倒滑出去,其右臂位置上也出现了一个凹陷下去的伤口,只是没有鲜血流出,他似乎没有血肉,也不是真正的存在的生灵。

右手捂着伤口,死神慢慢抬起头,骷髅面具下那幽邃无比的瞳孔闪烁着宛若星辰一样的光芒,

“这就不对了,你放他下去了,为什么不放我下去呢?”

地狱火散弹枪自苏白掌心中翻转了一下,

“仓廪实而知礼节,刚刚吃饱了,继续吃,就没那么多的胃口了,总得活动一下,不是么?”

“呵呵,是因为我没有拿出足以打动你的东西么?”

死神双手交叉,两把跟苏白手中一模一样的散弹枪散发着刺目的寒光。

“你出个价吧,我觉得,我能够满足你。”

“除非你摘下面具,露出的是一张女人的脸,否则,你根本就无法满足我。”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径直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死神身形开始旋转起来,同时双枪快速瞄准苏白,

“砰!砰!砰!砰!……”

可怕的弹幕开始在池塘周围肆虐起来,好在这里的任何建筑物和陈设都是被设定成无法损坏的,否则,这里将会在刹那间化作一片废墟。

强横的气流以及能量宣泄,死神以一种傲然的姿态和苏白僵持着,丝毫不落下风,当然,这其中自然也有着苏白故意挑逗的因素在里面,因为苏白还有余力。

“我懂了,你还是你,你没有变,你在学习和模仿我的战斗习惯,这,才是你最想要的东西。”死神一边开枪射击一边说道。

苏白一边闪避一边还击,没有回话,因为这个时候,任何的话语,都是多余的,只需要根据对方的身形不断地进行揣摩和对自己的身法进行修正就可以了,甚至连对方开枪射击时的姿势以及瞄准都能对苏白有很多的启发。

“之前为了那个女人,你表现得这般痴情,现在却又一下子变得这么功利,

你还真是个精神病啊。”

死神话语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转而,身形自原地消失,紧接着就从苏白头顶位置落了下来,身形旋转,双枪连续扣动扳机,一道道地狱的图腾自他身边不断地幻化而出,夹杂着无尽的诅咒气息,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