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僵尸出笼!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那里的伤口还没彻底愈合好,其实,这个时候,苏白心里已经基本清楚这个故事世界广播对自己的定位了。

得,

你不是想进来救人么?

也不拦你,

你救吧,

你有本事把这里所会出现的所有东西都打爆掉,别让他们穿过那条线下去,如果做不到,那就等于是你害死了你想救的人。

你自己选择吧……

广播,

大概就是这个套路和意思,不得不说,苏白也有些佩服广播的安排,如果他自己不是参与者而是旁观者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拿着一杯咖啡端坐着,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出表演吧。

人性的挣扎,利己和利人的撕裂,自我和他人的崩断,种种剧情和要素,往往都能够刺入观众内心深处。

也就只有广播,才能够为了追求所谓的故事性不停地去走极端不停地去创新,甚至,已经成了一种病态了,但因为它是广播,它再怎么玩,再怎么疯魔,也没关系。

而且,还有一点,苏白清楚,之前已经出现的僵尸和血族,跟自己,肯定是有关系的,掐指头再算算,接下来,还剩下的五个房间里,等会儿会不会出现冰疙瘩?枪手?身上都是血线的家伙?身上有龙鳞的家伙?

自己,就是守门员啊,决定权在自己,放下去,自己没事,但熏儿面对的难度就因此提升了,不放下去,自己就得一个一个地死磕死磕再死磕!

自己,

能死磕几个?

真的要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为了别人去拼么?

苏白深吸一口气,双手下意识地揉了揉脸,这个时候,让苏白去下定什么决心,很难,真的很难,为了熏儿的活而舍弃自己的命,

苏白没那么傻,也没那么单纯,但就让熏儿这么地死去,苏白心里也觉得不舒服,

“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苏白也只能用这种万金油的话来安慰自己,这时候,似乎也就只有这种消极的态度最合适自己了。

……

赶尸人老头回了房间里,拿起酒壶,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黄酒,慢慢地咂了一口,

“嘶……”

砸吧砸吧了嘴,自家酿的酒,喝起来才有意思。

老头一转身,袍子角扫了一下桌子,把酒壶扫落了下来,老头眼疾手快马上蹲下身子去接,手抓住了酒壶,但脚下正好一个打滑,身形一个踉跄,摔了下去,但即使摔倒时,老头还是把酒壶抱着没撒手,反正摔一跤而已,酒可不能洒了,这一来一去的路上,自己还得靠它来排解寂寞呢。

“砰!”

然而,老头没有料到,自己摔下来时,还没来得及着地,自己的后脑勺最脆弱的位置就先撞在了梳妆台最边角的飞檐上。

一时间,老头疼得身体抽搐了一下,本来做好了的摔倒时保护自己重要部位的准备也一下子失去了方寸。

“铛!”

老头的头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坚硬的地砖上,双手抱着的酒壶也洒落了出去;

老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自后脑勺位置,一汩汩鲜血开始弥漫开来,很快,整个房间里多出了一抹血腥味,而老头自己,也彻底失去了生机。

阎王叫你三更死,哪能留你到五更?

更何况,真正需要你去死的存在,可比阎王可怕了无数倍啊。

“擦擦……”

“擦擦……”

“擦擦……”

当赶尸人老头咽气之时,本来安安稳稳端坐在外面的十三具尸体,也开始了轻微地摇晃,只是因为额头上还有符纸贴着,所以大体躁动并不明显,但就像是本来稳稳的三角形,现在已经缺了一个角了,周围的温度,也慢慢地降低了下来。

……

一楼还有几个偏房,最好的房间还是楼上的七间房以及楼下本来老掌柜自己住的房间,但是因为赶尸人来了,而二楼又被包圆了,为了不怠慢自己最大的金主赶尸人,客栈老掌柜将自己本来住的房间给了赶尸人老头今晚住。

而今晚,老掌柜跟自己的婆姨一起住在一间偏房里。

“死鬼,你今晚怎么来兴致了,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啊,外面有尸体坐着,你就来劲,你就想来弄我,平时我想要的时候,给你砸吧了多久你都硬不起来。”

已经将近四十岁的老掌柜娘是老掌柜的续弦,此时面对年纪五十多岁的老掌柜的毛手毛脚,有些不满,却也有些无可奈何,她平时虽然是泼辣的人,也懂得享受和偷懒,但她清楚,这些,自家男人都能忍受,只要自己做好自己的本职就可以了。

然而很可惜,也不知道是自己这块地的原因还是男人的种子出了问题,总之嫁过来给他十来年了,竟然还没有怀上,这让老掌柜娘对老掌柜心里头多了一些愧疚,好在老掌柜之前和前任有一个孩子,现在在内地一个府衙里做一个文书,也算是有了香火,但自己既然不能为他生孩子,至少他想要的时候,自己也得尽心伺候着。

老掌柜很是急切地褪去了老掌柜娘下身的衣物,手摸了摸,然后吐了口唾沫在手上润滑了一下就进去了。

一想到门外坐着十三具尸体,老掌柜就感到很是兴奋,真的兴奋得不能自已,或许,也是因为自己这个毛病,才拒绝儿子要接自己去内地养老吧,自己,

还想再生龙活虎几次,还想再做他娘的几回男人!

“呼呼……”

老掌柜舒服了,

但老掌柜娘才刚刚进入状态。

“死鬼,完了?”

老掌柜娘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有些不满道,“叫你不要弄你要弄,弄得我不上不下的难受!”

老掌柜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没能满足媳妇儿,毕竟是自己的不对,他只得看着媳妇儿道:“我用手帮你好不好?”

“行啦,给老娘把烛台拿过来,那个油纸包的蜡烛。”

“用那个?”老掌柜有些惊讶。

“废话,老娘现在蹲下来能把地上的土给你吸上来你信不信?你那手指头才多大啊。”

老掌柜没办法,去将房间角落里堆放的蜡烛给取了过来。

“给,给你三根,你自己弄。”

说完,老掌柜也是有些生气,坐在旁边椅子上拿起水烟点了起来。

大概一刻钟之后,老掌柜娘终于舒服了。

“终于缓过劲来了,你这死鬼,每次都这样,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烦人,本来不想的,结果被你一弄就想要得不得了,这个,放回去。”

老掌柜娘把三根湿漉漉的蜡烛丢下了床。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掌柜的。”

是客栈里的小二。

“什么事儿,催命鬼啊。”老掌柜现在心情本就不是很好,忍不住拿小二撒气。

“外面蜡烛快烧没了,我想进来拿一些蜡烛继续插在烛台上供着。”小二解释道。

这间偏房,很少来住人,一般客人都会安排到二楼比较好的房间,所以这个房间平时也是拿来堆放一些东西,比如纸钱或者蜡烛这类的,1对于这家客栈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毕竟来来往往做的赶尸人生意最多。

老掌柜强压着心头的不爽利,目光扫到了刚刚被自家婆姨丢在床下的三根湿漉漉的蜡烛,当即起身,将这三根蜡烛捡起来,走到门边,打开门,将蜡烛丢在了小二怀里。

“怎么,怎么还是湿的?”小二感受到蜡烛外面的湿滑。

“有点潮了,快去点了。”老板直接将门给关上了。

小二有些纳闷地点点头,马上就去将三个桌子上的快燃尽的蜡烛都换了,还剩下一个单独坐在四方桌边的死人,小二想了想,自己蜡烛居然拿少了一个,也就算了吧,这个桌子反正就一个死人,就不点了。

“啊,好困啊。”

小二打了个呵欠,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随着蜡烛燃烧起来的袅袅青烟升腾而起,

一股臭味和骚味开始弥漫出来,

三张桌子上的十二具僵尸在此时开始摇晃起来,他们本来紧贴着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在此时慢慢地发力,显然是在承受着一种愤怒!

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了!

这种羞辱,让他们身为死去的人,怨气,开始不断地加剧!

若是此时赶尸人还活着,自然能够马上出来镇压他们,但是现在赶尸人自己已经死了,自然没人管了。

“呼……”

一头僵尸额头上的符纸忽然弹飞起来,他直挺挺地站起了身子,紧接着,其余的僵尸额头上的符纸也一个接着一个地吹开,全部站立了起来。

只剩下唯一独坐一个桌子的僵尸,还静静地坐着。

这些僵尸开始蹦跳起来,在大堂里四处逡巡着,不时碰到了桌椅。

“你搞什么,大半夜地吵。”

老掌柜刚睡下,以为是小二在外面,只得披着一件外衣下床走过来打开了房间门,

一张青色的僵尸脸当即出现在了老板面前,

老板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发出什么声音,僵尸的双手就已经刺入了他的胸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