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赶尸人剧情开启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坐在地砖上,看着下面的情况,一线之隔的外面,视角是不停地在移动着的,这就像是一个电影放映的视角,它能够将下面正在发生的事情,选取合适的角度和剧情,完全地呈现出来,至少是能够让苏白看见下面所发生的一切主要剧情。

一开始,苏白还有些诧然,慢慢地,苏白就有些明白了过来,这其实就是……广播视角!

自己所在的位置,自己所看见的画面,就是地地道道的广播视角!

一般来说,任何叙述媒介,只要是对人传达的,无论是文字、口述还是其他方式,都是一种对人大脑画面的一种脑补方式,

本意就是,让你随着叙述,脑海中自动浮现出所谓的情节和画面,然后再通过断断续续地画面,连接成一种类似于最直观看电影的剧情模式,就像是人在看书时,脑海中其实是有一个完整的画面的,看的是文字,但其实脑海中出现的是整个画面剧情。

“广播所追求的故事性,就是这个样子的么?”

苏白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进入这里快一天了,自己的胡渣也起来了,但现在倒不是考虑个人仪表问题的时候。

随着康熙掉下去,八个门里,一扇门还开着,一扇门崩溃成了一条线,或者叫画面,另外还有六扇门,则是慢慢地闭了起来。

苏白尝试过,砸不开。

可能,得等下一个什么时候,这些门才会再次打开,只是,苏白心里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地感觉,他觉得,康熙这头僵尸的出现,似乎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地契合着《僵尸先生》故事背景是在清朝这一点这么简单。

这里面,似乎隐隐约约间还有一条自己还没有发现的隐线。

或者,等再开一扇门,再走出来一个什么东西的话,才能够找到规律吧,总而言之,苏白不相信广播把自己放在这里就是让自己看电影的,广播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目的有计划的,如果你没能看出来,不能说明是广播没有布置,而是你自己不够聪明,或者等时间过去之后,随着事情的发展你才能发现,原来广播之前的布置用意是在这里。

一边心里想着心思,苏白一边继续看着前面的画面,他不敢伸手去触摸,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或者自己也像是康熙一样被摔了下去,且不说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跟康熙一样皮糙肉厚,摔下去还能硬生生地挺着一口气,就算是真的挺着一口气,但就剩下一口气的自己,还能去下面帮到熏儿什么?

很有可能,自己会成为累赘吧,把自己搭上去也对事情毫无帮助,这又不是苦情爱情剧,广播的审美估计也对这种苦情爱情剧嗤之以鼻,自己敢这么做的话,广播反而会为了追求所谓的故事效果将这两个“为爱痴狂”“不惜一切”“生不同时死同穴”的情侣给一起坑死,你们既然要爱得这么“海誓山盟”,那就一起死吧。

只是,有一点苏白有些意外,

“楚兆这货,怎么也是进这个故事世界的?”

苏白记得自己在通过那幅画的画面之中,楚兆是先给自己打电话,告诉自己熏儿出事儿了,然后因为苏白当时因为老方家的事儿受了重伤行动不方便,楚兆来侦探事务所接的苏白,二人一起去了公墓圆,去看熏儿的墓碑。

楚兆当场说的是,他比熏儿早进入一个故事世界,熏儿在他后面进的故事世界,意思就是两个人其实不在一个故事世界里,但现在,明明是两个人都在一个故事世界中了!

苏白的目光一凝,他清楚,在那个画卷的预知画面中,苏白自己当初所处的环境,应该不是后来会发生的,画卷其实是一种无缝接入,根据自己当时的环境编织出来的。

但是,一些讯息,应该是真的,比如熏儿的墓碑在那里,比如楚兆说的话,应该是未来画面中的。

这就意味着两种可能,

一是未来已经被该变了,熏儿跟楚兆本来不是一个故事世界现在变成进入一个故事世界了,这也就意味着苏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保住熏儿的命也是可行的,毕竟,未来已经出现了偏差,预知画面也出现了错误,那为什么不能就再错一点?再改变一点呢?最怕的其实就是一切既定无法改变啊!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楚兆说了谎,他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他明明是跟熏儿进了一个故事世界却还要对苏白说谎?

说谎,意味着要掩饰什么,意味着心虚,他在掩饰什么?他在心虚什么?他在隐瞒什么?

难道,熏儿的死,其实和他有关系?

苏白的左手紧紧地攥住了,其实,苏白还是更相信后一种可能,这才符合广播的审美,这才符合对预知的审美,但如果最后熏儿的死亡是因为楚兆的原因,那也真是太讽刺了。

难道说,这广播偏偏要将听众之间仅存的所谓情谊所谓发小所谓关系所谓信任都拿出来揉碎了切割冰冷地放在你面前才觉得满意才觉得有趣么?

……

“生人勿近,故人归乡!”

身穿着黑白二色长袍的老者摇着铃铛赶着自己的尸体们进了客栈。

客栈的老板和小二早就候着了,这条路算是赶尸人的必经之路,经常有赶尸人在这里落脚歇息,事实上,这荒村野店的生意,多半还是得靠赶尸人来维持的,像今天这种忽然一天来了七个外乡客人入住的事儿毕竟稀罕。

客栈老板是个长脸,脸上有着商人的精明,能够在这里瞅准了赶尸人的商机做生意,也确实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主儿,毕竟赶尸人虽然做的事儿可怕,但他们真的不差钱啊。

招待一个赶尸人住宿自然赚不到多少钱,但是每次赶尸人带来的那些尸体,你的安顿费,你的火烛费,你的香火费,都是一笔不小的进项。

“客房安排好了,只是今儿个委屈一下大师了,二楼的客房都被人住满了,我就把我平时住的房间匀给大师住。”老板对老者抱以歉意道。

老者拱拱手,他倒是不是很在意自己的住宿环境,做赶尸人这一行的营生,风餐露宿甚至是孤魂野鬼脏东西都是常见的东西,老者只是有些奇怪地问道:“今儿来了很多同行?”

“倒不是这样,只是今天来个七个外乡客,虽然是同行来的,却不肯屈就住一起,将楼上的七间客房都包圆儿了。”老板解释道。

“哦,来了这么多外乡客,也是稀罕事儿,罢了,火烛纸钱洒水青灰都伺候好,照着老规矩办,我这个活人能屈就屈就,对已经去了的人,就得郑重点了。”大师吩咐道。

“瞧您谁的,大师,这点规矩我还能不懂么?您放心吧,一应的都准备好了,到时候我亲自给这些大爷上香烧纸,保准伺候得他们舒舒服服的。”

“成,那就继续按照老规矩,我交了人,返程时再付账。”

“成嘞,咱就照老规矩办,那大师就先将这些大爷请入里面吧,外面看样子这是后半夜要下雨了,可不能淋湿了这些大爷。”

大师点点头,摇起铃铛:“走!”

十三具身穿着满清官袍的尸体以整齐划一地姿态蹦跳着进了客栈。

“我先去洗个澡,你等会儿把晚饭送过来就成。”大师对客栈老板说了声就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

客栈老板跟店小二就抓紧时间忙活开了,有时候,招待死人,真的比招待活人还要麻烦得多。

……

“铃铛声。”当听到铃铛声在楼下传来时,本就睡得很浅的熏儿当即睁开眼。

楚兆这个时候也已经从阳台上走进了房间,看着已经醒来的熏儿直接道:“是赶尸人,我看见一个老头摇着铃铛带着十几具尸体进了这里。”

“剧情,终于要开始了么?”熏儿喂喂皱了皱眉,“我们先出去看看吧。”

“我怕打草惊蛇。”楚兆担心道。

“你不去看,另外五个人就能忍住?”熏儿笑了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港片僵尸片也是看了不少了,提早获得情报知道一些信息往往在之后的生存中有大用的。”

“好,听你的。”

楚兆和熏儿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间门,站在了二楼木质栏杆边。

四周,还有五个人,3男2女,他们也都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同样谨小慎微地向下打量着。

下方,是一张张吃饭用的四方桌椅。

此时,

十三具身穿着满清官袍的尸体,一人一边坐在四方桌上,总共坐了四桌,有三桌是坐满着的,还有艺桌就只坐了一个。

在他们面前的四方桌上,都有一个香炉放着,上面插满了香烛,四方桌下,还有一个火盆,里面的纸钱还没烧完。

小二手里端着盛满了青灰的碗走了出来,一边轻轻撒着青灰一边带着点发毛畏惧的口吻道:

“诸位大爷啊,咱店里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大爷们也就行行好,安安生生地在这儿过了夜,明日也好早点回到故里入土为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