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广播的新玩法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僵尸愕然了一下,慢慢地放开了苏白,然后站直了起来,这一刻,这具僵尸身上的气质仿佛不一样了,他慢慢地转过身,面对着池塘,背对着苏白;

看来,自己猜对了啊。

苏白心里思忖着。

其实,这个倒是不难猜,提起清朝的康熙帝爱新觉罗玄烨,绝大部分人脑海中浮现的应该是陈道明那个有男人味的大帅哥形象,毕竟《康熙王朝》在国内很火,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康熙帝小时候是出过天花的,虽然没死,但是在脸上也是留下了很多的坑坑洼洼,类似于麻子。

也因此,历史上的康熙帝自然不可能是长得跟陈道明那样子的大帅哥。

只是,苏白此时背对着他,看不见他的僵尸脸的话,居然还能看出一点所谓的“王霸”之气,毕竟是当过皇帝的人啊,即使人死了成粽子了,依旧还保留着生前的那一抹气息。

而且,当苏白说出“玄烨”两个字时,这头僵尸竟然像是被触动了生前的记忆一样,变得和刚才,有些不一样了。

僵尸,不在五行,不入轮回,属于一种从死亡之中诞生出来的新的生命,苏白身具僵尸强化,自然清楚一旦一头僵尸领悟出了自己生前的记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对方的灵智被彻底点开了,强横的僵尸血脉加上生前的智慧灵智,将让其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

苏白这次真的是有些“祸从口出”了。

只是,僵尸似乎没有继续杀戮的打算,他只是很默然地重新走向了屋子,是的,他是用走的,虽然走得很不协调,可以看出他的僵硬,但是他真的是在用走的。

然而,当他走到门前刚刚抬起脚准备踏进去时,忽然间,身上的尸气猛地迸发出来,他有些挣扎似地举起手,身上的白毛发了疯似地长了出来。

“吼!”

“吼!”

“吼!”

一声声地怒吼咆哮自其喉咙里发出,显露出了一种挣扎之意。

身前是皇帝,死后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在被苏白那一句“玄烨”,点出了身份后,这头僵尸竟然产生了一种落寞的气息,身为皇者的尊严以及矜持被捡起来,但这好景不长,他毕竟是僵尸,当他准备从僵尸变成人,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内的尸气躁动起来还是周围的环境给他忽然施加了庞大的压力,让其刚刚重新拥有的神智被刹那间摧毁。

龙袍外的双手在此时竟然呈现出了一种暗红色,尸气跟煞气开始交汇,玄烨慢慢地转过身,一双眸子里,赤红色一片!

苏白环视四周,在刚才,他分明感觉到自四周其余的房间里竟然释放出了一条条可怖的煞气,这些煞气,才是摧毁了玄烨最后一抹理智的真凶。

操,四面大概有八间屋子,但很显然,这里的住户可不仅仅是康熙帝这一位,而且,看样子,这位康熙帝并不是这里的主人,

他更像是……

奴隶!

广播这次到底打算玩多大?一个这种级别的玄烨作为最终BOSS的话,已经是足以让熏儿那种层次的听众毫无办法了,现在竟然上面还有一层!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加入让广播对这个故事世界的封印进一步解封了?所以这个故事世界的难度才会进一步加大?

“朕……吼!”

玄烨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字,下一刻整个人却彻底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双腿一蹬,直接跳起,刹那间就从池塘对岸出现在了苏白面前,像是一台推土机一样直接狠狠地撞在了苏白身上。

“砰!”

哪怕苏白双臂横亘在身前做出了低档动作,但是他整个人还是被撞得倒滑出去,最后还是后背扛在了一根柱子上才停了下来。

“救朕……”

这声音,不是来自于僵尸嘴中,而是来自于一种属于僵尸的交流方式,或者,可以定义成属于僵尸的语言;

嗯?这个皇帝僵尸还具有残存的意识?

但是,救你?怎么救?

康熙再度冲向了苏白,锋锐的爪子直接刺向了苏白的胸口,苏白身形一侧,身体向前一顶,肩膀实打实地撞击在康熙的胸口上。

但是只听得康熙发出了一声咆哮,苏白这一击竟然没能撞得动他,反倒是苏白自己再次被反震了回去。

同时,康熙的一只手还抓住了苏白的肩膀,手指发力。

“咔嚓……”

苏白只感觉自己肩膀位置的骨骼都已经扭曲和破碎了,整个人不得不被压得单膝跪了下来,但紧接着,苏白另一只手中出现了地狱火散弹枪,对着康熙的左腿连续扣动扳机!

“砰!砰!砰!……”

地狱火散弹枪具备着极强的破魔属性,即使康熙身上被一层煞气给笼罩着,却依旧被打得腿一瘸,跟苏白面对面地单膝跪在了一起。

“救朕……许你……荣华富贵……”

“……”苏白。

我要你这荣华富贵有毛用?

紧接着,康熙双手再度伸了过来,苏白双臂上直接出现了一层黑色的鳞甲,怼了上去!

“滋滋滋……”

一种类似于烈火烹油的声音传来,康熙的气势也因此一颓。

“左边……门里……”

左边门里?

苏白眼角余光瞥向了那个门,这里八个房间,七个房间门窗大开,但只有这一个房间是关闭着的。

康熙忽然向后退了半步,然后双臂抓着苏白猛地发力,企图把苏白甩过去,但是苏白已经被这家伙偷袭过一次了,怎么可能再被来一次?

刹那间,苏白双腿腾空,但双手死死地反扣住康熙的双臂,整个人在空中转了半圈后双腿着地,腰部一扭。

“滚!”

苏白双手猛地送上了力气,本来想将苏白甩出去的康熙结果反倒是被苏白给狠狠地甩了出去。

“轰!”

康熙的身体撞破了那扇紧闭的门,紧接着,那扇门,那扇窗以及那堵墙壁直接崩碎,像是玻璃镜片一样破碎了下来,这感觉,像是纸糊的一样。

而康熙的身体也被继续甩了出去。

这时候,整个环境的画面感就变得很是奇怪了,苏白所在的位置,还是亭台水榭小屋,而康熙所在的那一边,则是夜黑风高的山岭之中。

苏白走近了一些,有一条线,相隔在这里,线里线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样子。

康熙所在的位置,是在一处荒山上,但他似乎是从极高的位置摔落下来的一样,此时在苏白这边看来,康熙身上的龙袍已经破破碎碎看不出是龙袍了,身体大部分地方都被摔得个稀巴烂,就连头颅也被摔得只剩下了半截,但他的身体还在轻微地抽搐着,这意味着他并没有死透。

一墙之隔,竟然是这种地方?

这种高度落差?这种环境差异?

这种感觉,就像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一样。

苏白只敢小心翼翼地站在这个边上,打量着面前的画面。

“故人归家,闲人勿近……

故人归家,闲人勿近……”

远处,传来了一阵铃铛声,紧接着,苏白看见一个身穿着黑白二色,僧袍不像僧袍道袍不像道袍面容猥琐的老者向这里慢慢走来,在其身后,有一排身穿着官服的僵尸正在蹦蹦跳跳地跟着他一起在前进。

这是一个赶尸人!

老者显然是发现了落到乱石丛中的康熙,只是他自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真实身份,只是窃喜地搓了搓手,

“荒野古尸,荒野古尸,这趟不亏,发了发了!”

老者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将瓶子里的粉末倒在了康熙身上,随后他退开,静静地等着。

老者不知道的是,在不知道多远的一个地方,苏白也正站在那里,看着他正在做的所有事情。

这种感觉,对于苏白来说,就像是走进了电影院看电影一样,但是这幕布,却是可以穿越过去的。

大概一刻钟之后,四周忽然出现了一只只黑色的老鼠,老鼠是被药粉吸引过来的,全都开始向康熙身上钻去,争先恐后地从康熙的嘴巴以及身上的伤口位置死命地往里钻,渐渐地,随着钻进去的老鼠变得越来越多,康熙身上也越发鼓胀起来。

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老者开始念动咒语,随即,钻入康熙体内的尸体开始一个个地暴毙,鲜血汩汩流出,而康熙破破烂烂的身体也慢慢地被死去的老鼠血肉填充满。

“起!”

老者勾手,

康熙硬挺挺地站直了起来。

老者手中拿出了一张衣服小样纸片,这纸片是清朝官服的样式,老者手指一翻,纸片燃烧起来,而随后,康熙身上则是出现了这件官服。

可惜了,本来该穿龙袍的他,竟然被套上了这样一件不伦不类的官服。

“去!”

老者再度发出命令,康熙跟着老者身后的僵尸们一起整齐划一地跳起来跟着老者向前走,在前方,则是一间荒村客栈。

……

而在客栈二楼的阳台上,楚兆走出来站在了熏儿身边,“你进去睡一会儿吧,我来替班放哨。”

熏儿点点头,但目光还是看着天上的月亮。

“呵呵,这里看月色确实有氛围得很。”楚兆说道。

“不是……”

熏儿想解释自己不是在欣赏月色,而是感觉好像有人在月亮上看着自己,但总觉得这种话在这个环境下说出来很不合时宜,当下也就微微一笑,转身进入了客栈房间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