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NPC苏白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顿悟的效果,只能持续一个半时辰(3小时)么?”

当老头说出这个话时,苏白的目光不由地一凝,直接伸手扳断了老头牢房里的精铁栏杆走了进去;

苏白确实比当初第一次进这个故事世界时的自己要强大太多了,甚至,完全是两个级别的存在,这正如一个已经刷到三十级并且一身好装备的游戏角色忽然掉过头来重新进入了一开始练级的区域,会发现当初在这里能把自己折磨得欲仙欲死地小BOSS现在打自己都破不了甲不掉红了,而以前被这里的怪追着跑的自己轻轻松松地一个普A就能够将它们直接秒杀。

简单来讲,就是虐菜的快感。

老头咽了一口唾沫,在苏白不断靠近他时,他还是本能地有些小怕怕,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苏白微微弯下腰,看着这位年纪有些大身材也有些佝偻的老者,用手指抬起对方的下巴,让其整张脸抬起来面对着自己。

这个姿势,有点像是阔少调戏良家少女,所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官人,我要。”老头忽然掐着嗓子尖细道,估计也是个《金瓶梅》爱好者。

苏白笑了笑,伸手抓着老头的胡子,仔细看了看,“不应该,按理说这个故事世界不是已经修复了么,怎么还有你这种人存在?”

这就是苏白所最疑惑的地方,按理说广播第一次停播,就是为了修复这些问题的,怎么这次自己进来了,还有一条漏网之鱼?

老头后退了一步,从苏白的掌控中脱离出来,叹了一口气道,

“这个世界上,看破的人很多的,但绝大部分人即使看破了还是装没看破,看破了还表现出自己看破的人,只是少数中的少数而已,这就和朝政一样。”

苏白闻言,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这老头,之所以没被抹去,是因为他是恐怖广播认定下的“顺民”,就跟当年鬼子打进来时手里拿着良民证的“良民”一个性质。

“需要我带你出去么?”苏白问道,他时间不多,这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京城附近,距离林振英的道观,距离真的挺远,自己当初被押送过来时在路上花了很多天时间,三个小时内想回到原始位置,哪怕是对于现在的苏白来说也是有些痴人说梦。

既然这个故事名字还叫《僵尸先生》,那么,熏儿他们这一批进入故事世界的听众,应该会走正常的剧情流程。

难道说正好是在京城附近也有一个义庄?然后马上要闹僵尸了?

“不不不,我就不出去了,出去了也没意思,还是在这里自在些,有人管吃管喝,日子不要过得太潇洒。”老头摆摆手,示意不需要苏白救自己出去。

“但这个女人被我杀了,你……”

“放心,是你杀的她,和我又无关,他们还舍不得杀我泄愤,爱新觉罗家也不舍得现在杀我的。”老头很是笃定地说道。

“成,那您老继续蹲这儿,我走了。”

三个小时,现在大概还剩下有一百六十分钟,如果熏儿就在这附近做任务过剧情的话,那自然还能有时间让自己来做些什么,但如果熏儿不在这附近的话,苏白也就无能为力了。

甚至,因为按照之前胖子的猜想,如果苏白是直接接着上次离开时的剧情进来,那么,苏白跟妖穴以及道家山门基本上无缘了。

“喂,后生。”老头靠在墙壁上,手里拿着毛笔给自己挠着痒痒。

“什么事?”苏白转过头看向老头。

“一个半时辰,也不见得是一个半时辰。”老头神秘地一笑,“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这句诗,听过吧?”

“烂柯人?”苏白眉头微微皱起,他似乎有点知道老头的意思是什么了。

烂柯人典出南朝梁代著名文学家任昉的《述异记》,指晋人王质,相传晋人王质上山砍柴,看见两个童子下棋,就停下观看。等棋局终了,手中的斧柄(柯)已经朽烂。回到村里才知道已过了一百年,同代人都已经亡故。

这个典故换种方法来理解,其实可以理解成一种时间相对论,差不多就是一块地方跟另一块地方的时间相对流速是不一样的,比如A地和B地,你在A地时和你在B地时,都觉得时间没什么变化,但那是因为你正身处于A地或者B地,但如果你在A地放一个标志物紧接着站在B地看,就会明显地察觉两个地方的时间流速有着明显的差别。

这种手段,对于广播来说,真的只是小儿科,比如有时候在故事世界里度过了很多天,但是回到现实世界时可能就过了几秒钟,苏白上个故事世界,其实就是这个样子,血尸当初就离开现实世界五分钟去做任务,然后回来时就看见自己妻子死在劫匪的手下,也是广播故意玩这个手段的体现。

故事世界跟现实世界时间流速的调置,完全靠广播自己的心意,如果广播所说的三个小时时间,是指现实世界会过去三个小时,但是这个故事世界,广播想要的话,过三年时间,都没问题。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还有,你不觉得你跟我说这么多这些东西,会让头顶上的东西注意到你么?”苏白问道。

“因为我在你身上,看见了我和一样的东西。”老头伸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苏白,“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牢房里,待了这么多年,不不不,甚至我的出生,我以前的生活,我以前的学习,我以前的经历等等等的一切,似乎只是为了等你被关进来然后在你面前说几句话,就这么简单。

而你,现在,其实和我一样。”

苏白的眼睛眯了起来,老头显然不知道NPC这个说法,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那就是现在的苏白跟他一样,是这个故事世界的NPC,NPC是为了剧情服务的,也就是为了这一批进入这个故事世界熏儿那样子的低级听众服务的。

当然,这里的服务包括很多种,比如杀死他们,虐待他们,也是一种NPC服务。

“扯。”

苏白转过身,直接走向了石头台阶。

老头在牢房里坐了下来,笑了笑。

……

苏白本以为走出地牢时,上面应该有很多兵丁把守,说不得自己还要大开杀戒一番才能出去,不过好在这里是故事世界,到不需要顾忌太多,但是当苏白真的走出来时,却发现自己正好从一座假山内走出来,旁边亭台楼榭、池塘鸳鸯,不说是守护的兵丁了,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因为时间原因,所以苏白直接选择走正门,沿着走廊亭子直接向外走去,他也不担心会碰到什么人,但是一开始的笃定,慢慢地开始变味了,因为苏白发现自己面前,永远有四通八达的走廊,自己似乎永远都走不完,同时,身边视野中的假山和池塘,也会不停地从其他方向出现在苏白的视野之中,自己,其实一直在这里打着转。

终于,苏白停下了脚步。

“怪不得这里没人把守,原来这里本身就是一个迷宫。”

下一刻,苏白直接单腿蹬地,整个人跳了上去,只是在身形刚刚要超出走廊的雕梁飞檐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压了下来,硬生生地将苏白给压了下去。

“砰!”

苏白的双腿砸在了地砖上,地砖丝毫无损,但是苏白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双腿也变得有些轻微地僵硬。

头顶上的禁空阵法,竟然比自己老方家里的阵法还要强悍,刚刚自己想要跳上去结果反震力直接将自己给数倍的反弹了下来,双腿自然是有承重过度,也产生了一些拉伤,但好在问题并不大。

而且,

苏白故意用指甲去抠柱子上的油漆,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发力,这油漆,还是保留着原来的样子,这就跟苏白上的那列火车差不多了,看似寻常的东西,你却没办法去破坏它丝毫。

出不去了么?

那自己只能在这里待满剩下的时间?

苏白忽然觉得有些无语,同时,心里也想起了地牢内那个老头跟自己说的话,意思就是,在这个世界里,苏白,跟他一样,都是NPC。

毕竟,如果回到经历过的故事世界3个小时的特权,是这么玩的话,那广播也太缺乏诚意了。

苏白干脆坐了下来,竟然出不去,也跳不出去,那就干脆等等,闭上眼,像是在打盹儿;

一直等到正午的太阳已经明显斜落下去,三个小时时间肯定已经超过之时,一直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苏白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

这一次,

他真的确信了,

自己被广播给坑了,

“妈的,老子真成这个故事世界里的NPC了?而

且,我现在还只能乖乖地待在这里不能出去,因为那帮低级听众还没过来这里触发我所代表的任务?”

运用反向思维的话,很多事情,其实就很好解释了,苏白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只是,当苏白离开了走廊再次来到假山那边准备再下地牢去跟那个老头唠几句嗑时,

却愕然发现,

自己当时从假山后面走出来的地洞,

眼下,

却凭空消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