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你可不能死得那么早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进入故事世界之前,听众总是会花一段时间来平复和安稳自己的心绪,就像是面临考试前的学生一样,也会通过自己的方式去排解一下压力,以最好的状态去上考场,只是,对于学生来说,一场考试的成绩,决定的是自己回到家里家长对自己的态度,这就已经发够让人忐忑和慎重的了,而对于听众来说,

这决定了自己是否还有命出来。

哪怕是苏白这个性子的人,在一般遇到这种事时,也不例外,很少有听众会在进入故事世界之前还在忙活着其他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一个人待着静静心。

熏儿开着车,慢慢地行驶在公路上,四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在魔都这样子的一座城市中,其实,你能够更容易地接触到所谓的孤独。

看着红绿灯路口处聚集的那一群等绿灯的路人,看着排着长长队伍的车队,看着一座座冷冰冰的大厦,看着那令人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步速。

如果你选择“同流合污”融入这个城市的节奏之中,你可能会迷失掉自我,但如果你偏偏是一种“遗世独立”的心态,那么你会体会到比在深山老林里更加刻骨的孤独。

人,

就是一种矫情的生物。

熏儿放低了车窗,让下午的微风不停地吹拂着自己的发丝。

当目光看见街区拐角处的一家公园咖啡店后,熏儿将车停了下来,远处,正好有一个执勤的交警,见熏儿将车停在这里,他直接走了过来。

“小姐,这里不允许……”

熏儿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走向了咖啡店。

交警摇摇头,准备贴单子,只是在目光扫过车牌之后,当下也就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开。

这种事情,熏儿很少做,她属于权贵阶级,却很守秩序,普通老百姓总是觉得权贵们不“胡作非为”不“践踏法律”就不叫权贵,但事实上,比起普通百姓,权贵阶层更加清楚所谓的规矩才是他们保持身份和阶级的最重要的保障。

但现在,熏儿觉得自己应该稍微放纵一下。

进入咖啡店里,直接在菜单上点了一份咖啡和一份甜品,熏儿就直接在靠着窗户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距离自己进入故事世界还有不到五个小时的时间,舒舒服服地喝杯咖啡,时间上倒是绰绰有余了。

“小姐,我能在这里坐下么?”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熏儿身后响起,随即,一缕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吹拂过来。

这声音有点耳熟,熏儿侧过头,看见一个脚下穿着黑色高跟鞋,身披淡蓝色披肩的贵妇站在自己身后,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不光是声音,对方的相貌,也让熏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记不来丝毫的痕迹。

本来按照习惯应该直接冷冰冰拒绝的熏儿,却鬼使神差地点点头,默许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这个女人身上让自己产生的那种不知名的熟悉感作祟吧。

女人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她的胸前,挂着一个价值不菲的相机,但可以看出她对这相机并没有很在乎,相机上也随处可见着刮痕,但这种姿态,才更显现出一种洒脱,比起那些买个很贵的相机就百般呵护的人,高出了一个层次。

“我是不是见过你?”熏儿问道。

“或许吧,可能在某本杂志上。”

女人可是一点都不含蓄,她的身体微微地向沙发上靠了靠,左手轻轻摊开,放在茶几上,修长的双腿恰到好处地叠起,给人一种慵懒却又美好的感觉。

哪怕是熏儿,即使占据着年轻的优势,在这个女人面前,也是显得有些相形见绌,甚至,在她面前,你都生不起丝毫去比拟的意思,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去比,对方似乎从一个眼神,从一个细微的肢体动作就将你完全地比了下去,在她面前,再优秀再美的女人,都失去了光华。

熏儿点点头,这时候,她的咖啡跟甜品已经上来了,她拿起小匙,轻轻地搅动着咖啡,随后端起来,抿了一小口。

“有事?”见对方不说话,熏儿只能继续主动问道,但同时,熏儿心里也悚然一惊,自己在对方面前,尽然完全落入颓势。

且不说自己在现实世界里太子女的身份,就说再加上听众的身份,竟然在她面前,也是完完全全地被牵着鼻子走。

这种感觉,让熏儿忽然觉得很恐怖,甚至有种想要逃离这个咖啡厅的冲动。

“没事。”

女人微微摇头,

过了一会儿,

才又开口道:

“只是想来看看你。”

只是想来看看我?

“介意我给你拍张照么?”女人指了指自己的相机说道。

熏儿本能地想拒绝,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她,拒绝的话根本就无法说出口,只能沉默。

女人起身,以一种优雅的姿态走出了咖啡厅,然后,站在咖啡馆外的草坪上,拿起相机,对着玻璃窗另一侧坐在那里的熏儿。

“咔嚓……”

挥挥手,示意再见,女人转身,慢慢地走远,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

熏儿又坐了大概一个小时时间,一直到咖啡厅里的驻唱歌手进来拨动了吉他时,才恍然醒来,此时,自己面前的咖啡,早就没有温度了。

有些慌神,有些费解,也有些莫名其妙,熏儿付了账,走出了咖啡厅,走到自己外面的车前时,看见车窗雨刮器上夹着一张照片。

拿起照片,熏儿扫了一眼,

照片的角度、光影等等的一切细节,似乎都做到了一种极致,照片中的自己,正有些迷茫地看向窗外方向。

下一刻,

熏儿看见照片中,自己位置的对面,慢慢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个女人也是端着一杯咖啡,在慢慢地端详着自己。

倏然间,

熏儿手一慌,照片落在了地上。

傍晚的晚风吹过,将这张照片吹卷起来,当熏儿想要再伸手去抓它时,它却直接化作了一片飞灰,消散崩离,熏儿的手,抓了一个空。

当即,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忽然萦绕心头。

前方的一辆普桑在此时正好驶来,并且打开了远光灯照向了这里,随即车灯关闭,自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男子。

苏白关上车门,一边点烟一边走向了熏儿这里。

“看来我运气不错,猜到你会来这家咖啡店。”

熏儿抬起头,看着苏白,有些话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那个女人的身影,就像是一道烙印一样,横亘在自己的心前。

但一种本能地,熏儿觉得如果把那个女人的事情告诉苏白,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也会导致苏白陷入一种危险的旋窝之中。

“发生什么了?”很显然,苏白是发现了什么。

熏儿摇摇头,“没什么。”

苏白也就不追问了,但他冰冷的眸子,还是仔仔细细地环视着四周。

在之前给熏儿打电话时,其实苏白就已经开着车出来了,但既然熏儿没带手机就出去了,苏白只得在附近随便地逛着,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而这家咖啡店,苏白是有一些印象,但这个印象只是见到这家咖啡店时才记起来以前似乎跟熏儿一起来过,倒不是说一开始就认为熏儿会在这里。

事实的真相是,当自己开车经过这附近时,苏白忽然感受到一种心脏窒息的感觉,仿佛有一个跟自己血脉相通的存在就在这附近游荡。

这种窒息感,不同于广播每次发布任务前的那种感觉,而是一种让苏白觉得很惶恐以及很愤怒的感觉。

一路顺着感觉寻找,苏白才开车到了这里,但是只看见熏儿一个人站在路边,没看见其他人,而那种窒息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

“上车吧,关于你这个故事世界,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熏儿点点头,不去管自己的车了,直接在苏白普桑的副驾驶位置上坐了下来。

苏白还没急着上车,一边借着抽烟的空档一边继续打量着四周。

最后,苏白将烟头丢在了地上,坐进了车里。

“你还有多久的时间?”苏白问道。

“距离八点,还有两个小时。”熏儿回答道。

“有什么东西需要回去拿么?”

“不用了,需要的法器和一些纸符我都带在包里,除了……手机。”

“呵……”苏白笑了笑,他猜出来了应该是熏儿不喜欢跟顾凡以及那两个西方人待在一起,所以故意丢下了手机出来一个人等待着进故事世界。

“那好,我们去江边,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你,问问你,会做出什么选择。”

苏白说完,发动了车子,普桑行驶出去,离开了这座咖啡屋。

而就在车身完全消失在茫茫车流之中时,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踩在了苏白刚刚丢下还没完全熄灭的烟头上,

“这孩子,就不知道少抽点烟。”

一道女人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这句话中,似乎带着一抹淡淡的关切,但下一句话,却将刚刚渲染起来的美好氛围,一举打散,

“虽然,你是该死的,但可不能死得这么早啊。”

第四卷 生死的折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