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吃么?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有时候,你真的很难理解一个人的脑回路,尤其是你知道这个人并不是故意在你面前装疯卖傻的时候;

苏白清楚,艾玛是真心话,她不是故意打趣,也不是故意伪装什么;

从在上个故事世界里,自己第一次见到艾玛,看见她正拿着手里一名男性听众的手掌问自己吃不吃时,苏白就能感觉到,一种真诚。

其实,苏白自己也清楚,自己跟艾玛,是一类人,我们都很真诚,我们都不愿意去违背自己心里的意愿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表露出自己真诚一面的时候,就比如现在,苏白绝对相信,假如自己此时解开裤腰带,艾玛会很尽心尽力地用她的嘴用她的胸,去为自己服务,然后等自己爽出来之后,再一口将自己的根给咬断吃掉。

对于艾玛来说,这是交易,再正常不过的交易,她觉得自己所付出的,只是一种劳动,一种能让苏白这个身为雄性生物感觉爽的劳动,而人类的大部分社会活动,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对“爽”的追求。

看一部精彩的电影,会让人觉得精神爽,吃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会让人觉得胃口很爽,航空科技每次发展,会让人类探索的野心爽。

也因此,在艾玛看来,自己的交易条件,跟帮苏白家里打扫一下卫生然后苏白付给自己一笔酬金一样。

她没有羞耻感,没有违和感,没有所谓女人的贞操感,她的眼里,每个人,似乎只有好吃不好吃的区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她挺可爱的,一种……单纯的可爱。

似乎是见苏白有些无语的样子,艾玛耸了耸香肩,对苏白道:“我现在可还是处女哦?我也没有给男人服务过哦,因为很多企图晚上来窥觑我身体的男人,都被我吃掉了。

我知道,你们中国男人,都有很深的处女情结,虽然我现不会同意让你的东西进入我下面的体内跟我的肉壁壁蕾进行蠕动摩擦,但我真的可以跟你保证,我的嘴,从来没有含过别的男人的东西,你是第一次给拿走我的嘴第一次的男人。”

看着艾玛这么认真的说话,苏白忽然忍俊不禁,苏白确实很久没遇到这么能让自己会然一笑的场面了,更多的时候,还是苦中作乐的调解。

苏白伸手,轻轻地敲了敲车门,“我想知道,我的肉,能给你带来什么?”

艾玛一听苏白这语气,就是有的商量了,当即道:“因为你的肉很特别,里面融合着好几种血统,但是这些血统却并不矛盾,反而都很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我想,在吃你的肉时,我能够品味出那种多种血统结合在一起的滋味,对我的力量掌控和理解上,能够起到很大的进步,而且是那种立竿见影的进步,你这种大杂烩一样的强化类型,而且还能提升到这么高层次的听众,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靠吃肉来感悟和强化的啊。

“行吧,我可以同意。”毕竟自己晚上就会进入故事世界,受到了的伤势也能复原,所以割下一块肉给她也不是不可以,但自己下面那根就算了,这种事儿太膈应人,苏白还不至于没下限到这个地步,“但你说的那种,我不能接受。”

“那么,你的意思是,换一个交易方式?”艾玛有些好奇地把自己的脸凑到苏白面前,“你真的对我的身体不感兴趣么?”

苏白可以看见,艾玛的脸,没有西方女人普遍的那种毛孔粗大,反而有一种东方女人的光滑细腻,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颠倒众生的尤物。

“你要拿出可以打动我的东西。”苏白说道,“否则,你可以试试,能不能用强从我身上取下一块肉来。”

艾玛看了看老方家里,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屋子里,应该还有你的朋友吧?”

苏白不置可否。

“但我这次真的什么都没带啊。”艾玛有些无辜道,“我除了喜欢吃以外,没别的兴趣爱好。”

“艾玛小姐,我们中国有句话,叫空手套白狼,你不觉得你现在就在做这种事情么?”

“你又不想享用我的身体,我能怎么办?”艾玛很苦恼道,“我本来你是吸血鬼,我把我干净的身体给你享用一次,你割下一块肉反正还能恢复过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谁知道你们中国男人这么小气。”

艾玛说着,盯着苏白的下面扫了两眼,“你不会是下面不行了吧?”

这个妖精!

“如果你拿不出什么诚意来交换的话,那就请回吧,如果再无理取闹地跟着我,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苏白转身,打算离开。

“苏,苏……”艾玛在后面叫了两声,然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伸手,从自己胸口位置里取出了一个鳞片,上面烙印着黑色的纹路,之前它显然是被艾玛以自己的力量镇压着,所以不显山不露水,但是此时取出来后,连四周的风仿佛也都安静了下来。

沙尔看着艾玛取出来的东西,震惊道:“黑龙鳞片,艾玛,你疯了么,你真的疯了么!”

显然,沙尔是看出来了艾玛心中的打算了,她是打算拿这一片宝贵的黑龙鳞片,去换取苏白身上的一块肉!

“艾玛,那个中国男人身上的肉,真的这么宝贵么?”沙尔看着这片黑龙鳞片,他自己也忍不住出现了垂涎之色,如果炼制法器或者强化法器时,将这片黑龙鳞片注入其中,就能够在很大概率上让这件法器获得来自黑龙一族的祝福,甚至让法器沾染起一缕龙气!

“看着好看,吃却不能吃,我又不缺法器,对于我来说,其实没什么用,就跟一件名贵的首饰品,没什么区别。

但是这个中国男人的肉,却能够让我对力量的掌控和理解更进一步,沙尔,这是我难以拒绝的诱惑。”

沙尔咽了口唾沫,哭丧着脸道:“我能用其他东西和你换这片黑龙鳞么?以前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拿它出来当交易品。”

艾玛一脸鄙夷地看了看沙尔,“天使肉,被圣光沐浴多了,太淡了,口味本就不好,而且对于我来说,太纯净的肉,反而吃起来没有嚼劲。唉,追上他吧,他快进家门了。”

沙尔一副我很受伤的表情,但也只能重新发动车子向前开去,再度追上了即将进入家门的苏白。

苏白再一次停下了脚步,这时候,他看见那个女人手里捏着一片黑色的东西,在阳光下,也显得很是压抑,似乎连四周的温度跟光度都能够被其遮掩下去。

“这是西方龙族黑龙的一片鳞片,是我在故事世界里的一处秘境里得到的,我愿意拿它,换取你身上的一块肉,可以么?”

艾玛这次很是开门见山。

苏白伸手,想要去拿这片黑龙鳞片,结果艾玛收回手,看着苏白,“我不是不信任你,但是你不许答应和我交换,我才把它放到你手上。”

当苏白的手快触碰到那片黑龙鳞时,苏白感知到了一种隐隐约约的刺痛感,这就是残留的龙威么?

即使是一片龙鳞上的残留,也能给自己宛若实质性的感受?

呵,

苏白点点头,“成交。”

艾玛毫不犹豫地将黑龙鳞丢给了苏白,丝毫不害怕苏白会反悔不认账。

“你就这么相信我?”苏白问道。

“因为你和我是同类人。”艾玛说道。

百辟匕首出现在了苏白掌心中,然后手起刀落,很是干脆利索地在自己胳膊上割下了一块肉,鲜血没有流出,而是瞬间结痂,开始蠕动再生起来。

疼,是自然疼的,但苏白经历的痛苦事情多了,这种小伤,倒真的上不了什么台面了。

将这块血淋淋的肉丢给了艾玛,艾玛很是陶醉地闻了一口,“这么好的肉,我应该回到酒店里去,配上上等的红酒慢慢品尝。走吧,我的伯爵大人。”

沙尔伯爵调转了车头,向大路上开去,一边开沙尔伯爵还一边抱怨道:“可惜了啊,可惜了啊。”

“不,一点都不可惜,黑龙鳞固然珍贵,但是它的观赏价值和艺术价值远远超出了其实用价值,哪怕将其融入法器中,也只是增强了一些龙威而已,只是让法器变得看起来更有格调,却不会真正地增强法器的效果,这种东西,看起来很华丽,但实际上什么用都没有。

那个中国人,应该也会很快发现这一点,他其实只是拿了一件,艺术品。

除非他愿意拿出去拍卖赚钱,否则也就只能放在家里当摆设。”

艾玛说完,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显然,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亏;

而此时,

她不知道的是,

当她坐着沙尔伯爵的车离开后,

苏白就捏着那片黑龙鳞打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细细地端详了一阵子,

然后将黑龙鳞放在了自己手臂上的一块更滑嫩的皮上,随后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吃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