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天亮了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滚你的肉便器。”苏白瞥了胖子一眼,知道这货最喜欢没正经,但胖子说的那个可能,确实很现实。

自己如果重回《僵尸先生》故事世界,那么自己直接出现在地牢里连续出去时的状态,可能性很大很大。

当初的自己还太弱小,自然不能和现在比,但是现在的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从那个地牢里冲出去?

那些炼气士,其实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啊,而且,自己之所以选择进入《僵尸先生》故事世界,为的,还是要尽量寻找帮助熏儿的方法。

当然了,寻找利益跟为熏儿尽一份力,这并不冲突,只是苏白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很有可能,苏白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熏儿在哪里都没找到。

但这种事情,本身就是讲一个尽人事听天命,自己做了,也就问心无愧了,苏白觉得自己真的挺自私的,但自己能做的,最高限度,也就这么多。

后背放松,整个人都放在了沙发里,苏白手里端着茶杯,感受着从茶杯杯壁上传递出来的温度。

“大白,你自己再想想吧,我们先去休息了。”和尚开口道。

苏白点点头。

和尚跟嘉措依次回了房间,胖子继续看着电视,大概半个小时后,苏白也觉得自己该去休息了,起身时,胖子忽然开口道:

“大白,凡事不可强求。”

苏白一愣,看着胖子,有些关切地说道,“你还在参悟因果?”

“不敢玩了,真的不敢玩了。”胖子摇了摇头,只是,谁都不知道胖子这话到底是真是假,他只是很罕见地比较严肃地看着苏白,“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但是你执拗般的要去《僵尸先生》故事世界,肯定有你自己的打算和目的,但重新回到故事世界里,那里,是有广播的平衡的,你如果想要急切地去做什么事情,你做了什么,广播也会从其他方便做出改变把你做的事情的影响给抵消掉,这就是属于广播的平衡,因为,如果没有平衡,也就没有广播所追求的故事性了。”

“我知道的,但有些时候,即使知道可能是无用功,但做和不做,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不是么?”苏白反问道。

胖子点点头,“只求心安。”

“只求心安。”苏白重复了一遍,然后对胖子喊道:“我洗个澡就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等苏白的身形走出了客厅,

胖子将一把花生送入嘴里,嘴唇嚅动之后,将花生壳全都吐了出来,果肉咀嚼后吞咽下去。

叹了口气。

……

这一晚睡得不是很踏实,即使苏白自认为自己心理承受力比较强,但脑海中还是挥之不去以前在画卷中所看到的那一幕。

自己走在墓园的小路上,楚兆站在熏儿的墓碑前,很是悲切,墓碑上熏儿的照片,依旧是那么的美。

哪怕苏白在心底一遍接着一遍给自己灌输尽人事听天命这句话,强迫让自己将熏儿当作自己的一个普通朋友,能帮就帮,帮不到也不是自己的责任,

但这种烦躁的情绪,还是在不停地袭扰着苏白的内心。

天还没亮,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苏白就醒了过来,看了看睡在自己旁边的儿子,苏白低下头,在儿子粉嫩带着奶香气的脸蛋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如果说谁还能让自己不顾一切的话,那么,也就剩下这个小家伙了。

起身,苏白离开了卧室,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冰啤,拇指推开了瓶盖,对着瓶口吹了大半瓶。

苏白不喜欢饮酒,甚至平时连饮料都很少喝,但是在此时,他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稍微地放纵一下。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茶几上还有胖子吃剩下的花生,苏白伸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揉了一遍,深吸一口气。

此时的上海,晚上还是挺凉的,再加上老方家处于阴脉的位置上,所以凉意上更浓一些。

将啤酒瓶放在茶几上,苏白也抓了一把花生,慢慢地剥,慢慢地吃。

老实说,苏白自己心底也清楚,自己之所以那么烦躁,可能更多的,不是因为熏儿的生死,从成为听众以来,苏白觉得自己对以前世俗上的留恋已经越来越淡薄,比如之前在小姨家吃饭时,苏白难得的感受到了一股属于亲人的那种温情,但要说有多留恋,那是假的。

一种生活状态,当你习惯了之后,你就会懒得再去切换和改变了。

对于熏儿,她既然成为了听众,那么,她的生死,本就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即使是和尚嘉措以及胖子他们,也不敢保证下一个故事世界是否还能真的活着回来,苏白又不是广播,也不是荔枝,哪有那个资格和能力去确保熏儿的死活?

苏白真正烦躁的,还是因为那幅画的预知;

冥冥之中,一只大手,正在拨弄着一切,让所有事情的运行轨迹,都被既定了下来。

我命由我不由天,听起来很浪漫,但做起来,往往就显得很是幼稚。

苏白清楚,自己现在在一定程度上,是在对命运进行着挑战,对宿命进行着一种反抗,其中压力,其中烦闷,自然毋须多言,甚至,苏白自己这边,其实已经处于一种消极的状态了。

一瓶啤酒,慢慢地喝完了,这点酒,自然不至于会对苏白的意识产生什么影响,但这也是一种受罪,当你想醉一场想昏昏糊糊过一阵子都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奢侈时,也确实有些痛苦。

人,总会有需要逃避的时候,有时候,跟一只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坑里,也是一种幸福。

走到了落地窗前,外面,有繁星点点,却更显了一种寂寥的氛围。

空气中,弥漫着的,也是一种肃杀之气。

春节虽然过了,但是万物复苏,还远远没有到来,或者,在这座冰冷的钢筋水泥土构筑起来的大都市里,春夏秋冬,其实早就已经沦为了一种配角。

当这里的人们不再需要看着节气种田劳作时,它们自然成为了生活的调剂品,剩下的,也就只有冬至时该吃什么,夏至是该吃什么,不经人提醒,自己根本记不起来。

苏白手里捏着自己的手机,不停地反转着,给熏儿打电话?或者不打?

可能,自己进入那个故事世界,才是推动熏儿死亡的原因,但自己如果因此不进入那个故事世界,熏儿也会因此而死。

当你无论做什么选择,结局似乎都已经被盖棺论定时,你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智障一样,哪怕将一脸盆的墨汁全都泼在了白纸上,但那张白纸,还是洁白如新。

苏白也没想到,以自己的脾气和性格,竟然也有独钓寒江雪的孤寂,这完全不是自己的画风,也不该属于自己。

“妈的,这时候都有点想念传销的氛围了。”

苏白莞尔一笑,也许,现在只有那种氛围,才能给予自己一种昂扬向上的动力,哪怕实际上是一个煞笔的自嗨,但至少能够让你重新相信生活,重新相信自己。

“喵!”

吉祥的叫声从苏白身后传来。

苏白转过身,看着吉祥,

吉祥也在看着苏白,吉祥的尾巴上,卷着一幅画,慢慢地放在了地上。

苏白摇了摇头,“我不想再看见这幅画了。”

吉祥没打开这幅画,只是平静地继续看着苏白,

一人一猫,就在这黎明前的夜色下对视着,

这种对视,持续了大概一刻钟时间。

苏白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吉祥时,从吉祥的眼睛里看见了黄泉路上的可怕景象,但现在,这只猫的眼眸,却显得很是明亮清澈。

蹲下来,苏白看着吉祥,有些意兴阑珊道:“她回来了。”

吉祥有些不解,微微侧过头。

“不是荔枝。”苏白说道。

吉祥还是之前的表情,这只猫,有时候真的很会装,装得很无辜,装得很不解风情,装得很高冷,如果不是知道可行性不高,苏白还真想伙同和尚胖子他们钳制住这支黑猫然后对它进行搜魂,或许,很多的秘密,也就能解开了。

自己在培养皿中时,这只猫在自己面前,翻动着画卷,给自己“编织着”一个童年,然后,这只猫又成为了荔枝的标志性宠物,现在很多的大拿在看见吉祥时,往往就会想到荔枝。

随后,这只猫又走入了自己的生活,帮着自己照料着儿子。

这只猫,跨越了几代人的足迹了。

真是一只有故事的猫。

苏白蹲了下来,看着吉祥,叹了口气,

“呵呵,我妈回来了。”

吉祥愣了一下,

然后用爪子推开了那幅画,将那幅画推入到了沙发底下,然后踱步走到了苏白的跟前,伸出舌头,在苏白的掌心处舔了舔。

恍惚间,

苏白忽然有了一种,这只猫正在拿自己当小家伙一样照顾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静谧,也很和谐,

不知不觉间,

黎明显现,

苏白深吸一口气,

“天亮了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