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嘉措之死!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别动,中计了!”

然而,苏白这一声喊,还是有些来得有点晚,或者说,是不够及时。

嘉措的手,已经放在了面前的那一套消防服上,另外三个听众也是一样,已经将自己面前的消防服拿起来了。

只有和尚跟胖子两个人,在祷告完之后还犹豫了一下,但如果苏白晚几秒喊,他们的手肯定也是触碰到了自己面前的消防服。

嘉措手掌贴着消防服,表情忽然抽了抽,苏白喊这句话时,他就清楚,事情,大条了。

而那另外本来木南手底下的三名听众,也是一脸诧异。

下一刻,

嘉措感觉自己的眉心位置传来了一丝刺痛感,紧接着,自眉心位置一直到身体下方,一条血线出现,而后,在嘉措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他身上的皮肉就这么从两边被切开,只剩下泛着黑色和金色的白骨站在原地。

而嘉措的气息,也则是在此时完全消失!

另外三名听众身体也都分割起来,皮肉是皮肉,骨骼是骨骼,器官是器官,全都分裂出来,洒落一地。

胖子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看着地上嘉措的白骨,一种惊悚感猛地袭来,胖子没有想到,跟自己认识这么久甚至还朝夕相处在一个屋檐下很长时间的嘉措,

就这么地死了?

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连呐喊的机会都没有?

胖子觉得心里好憋屈,替嘉措憋屈,同时更替嘉措憋屈!

一时间,四周的温度,像是一下子又下降了很多似地,也映照着此时在场还活着的三人的心态。

和尚闭上眼,强行抑制住自己心绪之中的不安和惶恐,他不允许这种情绪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同时还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

紧接着,和尚看向了苏白,压低了声音,问道:“大白,还有转机,是么?”

本来一脸愤慨的胖子听到和尚这句话脸上也当即露出了恍然之色,看着苏白,“大白,事情不是这样子的是不是?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让五个资深者,就这么干脆利索地毫无反抗地死去,哪怕这是一场游戏,哪怕游戏违规的代价是死亡,也不可能一下子脆生生地死这么多,

这不符合广播的审美!”

是的,胖子在和尚的提醒之下,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广播,有着追求故事性的怪癖,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强迫症了。

一下子就因为这该死的规则,死五个资深听众?

这也太浪费了吧!

不是说资深听众不能死,但是正如一束束烟火,把它们丢在水里也是一种消耗和结束,但是,正常的做法应该是把它们点燃让它们可以发出刹那光火和声音,虽然最终的结束其实和丢在水里没什么区别,都是变成一堆垃圾。

资深听众可以死,但也应该死得更加精彩一点,不是么?

苏白手里还拿着那套消防服,指了指消防服胸口位置上残留的血渍,

“这是我的鲜血。”

“是你三十年前留下的鲜血?”和尚眯了眯眼睛问道,“你不是可以从鲜血中提取记忆的么,现在这些鲜血,你能不能尝试从中提取到三十年前的记忆?”

苏白闻言,摇了摇头,“那是有前提条件的,就是我能够再找到几滴类似于埃塞斯特那种远古级吸血鬼的精血做引子,不然现在的我,可没办法完成这种事。”

听到苏白这么说,和尚眼里露出了失望之色,但很快,和尚像是终于跟上了苏白的思路,因为他想到了苏白之前所说的,中计了!

一时间,无数种念头在和尚脑海中碰撞,即使这名高僧,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和理顺一下,再加上,和尚清楚地知道跟苏白之间至少是在这个故事世界里,有着一种劣势,或者不能叫劣势,这叫信息获取的不对等。

“大白,你先说说吧。”胖子蹲坐了下来,一只手伸过去,将嘉措的一根骨头拿在了手中,嘉措佛魔双修,骨骼也像是被锻造过的一样,其中深藏着暗黑色和金色交织的光泽,给人一种很坚不可摧的感觉。

但即使是如此,他之前死的时候,也是那么的简单干脆,一直到现在,胖子其实都没完全从刚刚那种目睹嘉措身亡的画面中脱离出来。

和尚吐出一口浊气,他盘膝而坐,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又落在了苏白的身上,“你的三十年辐射,根本就不是因为你肩膀上的那块皮,是不是?”

似乎是三人心绪都其实没有完全地恢复过来,还有些震荡,所以和尚问这句话时,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咄咄逼人的架势,这种事情在和尚身上很少见,当然,苏白不会计较这些,因为他现在心里,其实也很不安。

没有直接回答和尚的问题,苏白则是先对胖子说道:“你说,木南是一个老阴比,我现在信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思考出这一切局面的真正本质同时还能给我们顺手挖了一个大坑,这种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甚至,这种人比和尚还要高出一个层次,即使是和尚,给苏白的压力和算计的感觉,都没木南这个人所轻轻松松展露出来的这么震撼。

“我以前经历过一个故事世界,在那个故事世界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了索菲亚,哦,对了,还有你胖子,你还记得那个故事世界么?

密密的丛林和小屋,蜿蜒的小溪水以及公路入口处的那一家便利店里的黑人老板?”

胖子整个人一怔,

那个故事世界里,

胖子最初是和一顾在一起的,两个人都下意识地放弃了当时还只是一个体验者的苏白,但最后的结局是,苏白在那次故事世界里收获很多,而他胖子自己则是收获寥寥,且一顾也死在了那个故事世界里。

在胖子看来,一顾如果那次没有死的话,那家伙说不定现在,也是资深者了。

很显然,和尚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所以此时和尚显得有些郁闷,信息获取不对等,让和尚心里的那种烦躁感越来越重,他很讨厌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

但同时,和尚开始在心底念诵着清心咒,聪明的人其聪明之处,其实就是在于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去控制自己做合适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这个故事世界原理跟上次一样?”胖子深呼吸一口气,指了指自己,“我现在,正处于某次循环之中?”随后,胖子又指了指嘉措,“而嘉措,会在下次的循环中,活蹦乱跳地再出现?然后我们集体跟个傻逼一样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什么事了?”

苏白点点头,又摇摇头,

“看起来很像,但实际上应该不一样。”

扬了扬手中的消防服,苏白将他穿起来,穿戴整齐后,苏白指了指自己胸口位置,“我不知道这摊血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我清楚,如果是那种单纯地轮回循环,这摊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从鲜血的位置上来看,你当时应该是遭受了攻击,伤口就在你胸口的那个位置上。”和尚此时开口道,“而你,在我们刚进入这个故事世界时,你被辐射得几乎只剩下一口气了,身上也全都是脓包。”

“这到底是为什么?”胖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不能理解。

苏白环视四周,穿上消防服的他,身体绝大部分位置都被隐藏到了消防服之下。

“让我,再看看。”

苏白再次在身边的这些消防服边行走着,消防服都被折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这里,而苏白不可能去翻动它们,

似乎,

触碰不属于自己的消防服,会遭受可怕的惩罚,变得跟嘉措一样。

但好在,那三个听众死时是将消防服拿在手里且掀开的,所以可观察的位置就多了很多。

终于,苏白在一件被摊开的消防服上,看见了一个圆珠一样烧焦的痕迹,这烧焦的痕迹上还带着一些纹路。

“和尚,你过来看看,这是不是你的舍利子打出去的痕迹?”苏白问道。

和尚当即起身,走了过来,一番观察之后,和尚点了点头,“阿弥陀佛,八九不离十,但这可能不是贫僧的消防服。”

“是,也可能是你运用舍利子打在别人身上所造成的。”苏白说道。

和尚的目光慢慢地从每一件消防服上都扫了一遍,目光炯炯。

胖子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有些荒谬地道:“大白,你的意思是,每个听众,其实都有之前穿过的对应的消防服?”

“对,所以虽然我不知道木南是怎么确定哪一件是属于他的,但是他在明明知道的前提下还故意用韩语进行祷告……”苏白说道。

胖子接话道:“那个老阴比是故意的,故意地让我们以为这些消防服其实是以前死在这里的消防员留下的,以为我们是要获得冥冥中那些消防员的认可从他们手中获得允许拿到消防服然后进入下一个关口?

而其实,他真正的目的,其实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坑死?

所以,

所以,

所以为什么广播发布任务时主线任务部分直接模糊了……”胖子嗫嚅着嘴唇,一种冰冷的恐怖感觉袭遍全身。

和尚叹了口气,缓缓道:

“因为,我们早就接到过任务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