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狂妄的中国人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寂;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事情会发生,就连骄傲的索菲亚,在此时也慢慢抚平了自己嘴角高傲的弧度。

斗气男身上的斗气进一步凝实,倒不是针对苏白的,而是针对可能出现且对自己等人展开偷袭的人;

熊一样的黑人男子两只眼珠子则是四处逡巡着,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阴阳师单手持扇,凝视四周;

武士和忍者也在此时提高了警惕。

此时的宁静,更像是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铺垫;

然而,这铺垫的时间,似乎有些过长了。

那根被苏白抛上天空的树枝也早就落了下来,两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穿云箭”是发出去了,但是“千军万马”,还没看见。

苏白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不是吧,那仨货没跟着来?

这不应该啊。

短暂的宁静之后,则是一种愤怒,而这种愤怒,显然不是来自于苏白,而是来自于苏白之外的在场所有人。

他们发现,自己竟然被一句俏皮话,被一根煞有其事的树枝给吓得严阵以待两分多钟,这场面,太尴尬。

索菲亚看着苏白,露出了一抹微笑,道:“如果你是等你的那三个中国人同伴的话,我可以建议你别等了,他们的行动,其实也一直在我们的监控之中。

他们之前选择了另一条路避开了其余的几波听众,已经向核电站深处进发了。”

索菲亚慢条斯理地说道,似乎这样子可以抹去她刚刚煞有其事严阵以待的尴尬。

斗气男跟熊黑人一起下意识地向苏白压迫过来,武士跟忍者也一样,只有阴阳师跟索菲亚因为自身强化的原因,没有靠近,但苏白身边的空间和花草树木,在此时都因为这两个人的存在而对苏白充满着一种恶意。

只是,本来还有些不确定的苏白在听了索菲亚的话后,却松了一口气。

他根本看都不看正向自己压迫过来的四个人,事实上这四个人之所以这么慢慢地压迫过来,只不过是想将团队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因为双方没合练过,所以这个时候需要互相的气机进行牵引,同时磨合一下节奏。

这是为了防止杀苏白时,苏白来个狗急跳墙随便找个人当垫背一起死,这事儿很有可能发生,因为苏白有这个实力。

就算没被苏白杀死,如果被他重创了,也不是这些人所愿意承受的局面,

毕竟,

广播一直到现在都没发布主线任务。

真正的赛跑还没开始,谁都不想自己在发令枪没开之前腿就先瘸了。

“我本来还不确定的,现在你告诉我他们通过另一条路去核电站了,反而帮我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

苏白扭过头,对着四周喊道:“操,再不出来就不好玩了。”

是的,苏白笃定,胖子、嘉措以及和尚三人,此时肯定就在附近,没别的原因,他们仨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还能被你索菲亚秘密监视着然后傻乎乎地继续往前走?

要是落单的胖子或者嘉措以及和尚,这尚有可能,但是他们是三个人在一起,三个人精凑在一起,还能被人监视着不管不顾地继续往前走?

即使你索菲亚能操控附近的植物当作你的眼睛和耳朵,但也不能太小觑那仨货的能力了。

那可是三只彻头彻尾的老狐狸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声音忽然响起,

在众人的六点钟方向,一个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在那里,似乎,他在那里已经待了挺长时间了,但是大家竟然都没有发现。

胖子正一边用嘴打着节奏一边双手轻轻握拳,双脚撇开,跳着斧头帮的舞蹈,场面,看起来很是滑稽,也很是可笑,

但是没人在笑,

因为这胖子的出现,本身就说明了一件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对这三个中国人的监控,彻底失败了。

胖子跳得很认真,也很投入,似乎走错了剧场一样,画风,被他待得有点不对劲了。

本来压向苏白的众人在此时下意识地停下了节奏,重新开始了环视四周。

显然,一个帮手,已经现身了,

更显然,应该不止一个帮手。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自十二点钟方向传来,在一棵枯死的大树下面,竟然坐着一位僧人,僧人身披袈裟,脚系绑腿,素色的布鞋,整个人,流露出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息。

和尚微微睁开眼,眼角余光,看向正在那里认认真真跳着斧头帮舞蹈的胖子,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但还是拒绝了跟胖子一样跳那种舞蹈的选择;

毕竟,和尚还是要脸的。

随着胖子跟和尚的出现,索菲亚的神情开始严肃起来,

现在的局面,已经是3V6了,虽然索菲亚对胖子跟和尚不是很了解,这两个人都没在火车站站台上真正的出现过,对胖子索菲亚有点印象,但胖子是在火车进站后就出了站台,提前风紧扯呼了,所以索菲亚并没有看见胖子战斗的能力。

但,

只要不是傻子,

都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其一是这两个人,很早就在附近隐藏了,应该是运用了某种阵法,韩国矮子如果在这里,应该能够发现阵法,但韩国矮子可没有被拉入伙,所以竟然让别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了半天戏!

其二,一个正在跳着不知道什么类型的诡异舞蹈,另一个正在双手合十盘膝念经,在沉浸于自己手头事情的同时,更多的,还表达出了一种对在场六个人的……

无视。

我该跳我的舞,他该念他的经,

至于那谁谁,爱谁谁去吧。

但,还没有完,在另外一个方向,一声狼的低吼声传来,嘉措倒不是直接出现,他是走过来的,因为对阵法,嘉措跟苏白差不多,并不善此道,所以他隐藏的位置,有点远,现在,刚好走过来。

嘉措没跟胖子一样跳舞,也没跟和尚一样念经,只是用自己冷冽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个人。

就如同他经常站在高原的山坡上,扫视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狼群一样,当然,狼群在普通人眼中是很可怕的存在,但嘉措早在很小的时候,还远远没有成为听众的时候,就将狼,当作自己的猎杀目标了。

这一刻,嘉措在看的,是自己的猎物。

三个人,都出现了,很显然,他们没让苏白失望。

连索菲亚都能发现自己,苏白真的不信这几天,这仨没发现自己,不然也太鄙视自己的智商了,不,确切地说是鄙视这三人的智商。

之前,苏白虚弱,几乎是濒死的状态,苏白自己也清楚,那时候想让胖子他们对自己多么殷勤备至,小心呵护和保护自己,显然不现实。

再亲切的朋友关系,在听众圈子里,尤其还是在故事世界的背景下,都不靠谱,那时候,还是苏白主动提出的把自己一个人留下,你们该干嘛干嘛吧。

但现在不一样了,苏白实力恢复得七七八八,已经不是累赘了,有资格谈条件,有资格谈人情了,胖子和苏白倒是不欠什么,但和尚跟嘉措,当初苏白引八千亡魂去上海时,那件事上,和尚跟嘉措就亲承了对苏白欠下的人情。

该,还债了,

也该,有所动作了。

胖子一支舞结束,摸着头发傻呵呵地笑着,对苏白喊道:“刚脑子里还在想斧头帮的舞怎么跳来着,结果没跟上你的节奏,抱歉啊大白。”

紧接着,胖子又看向了和尚跟嘉措,有些不满意道:“你们俩秃驴,就不能放下架子和我一起跳?配合一下刚刚大病初愈的大白,让他满足一下中二幻想?”

和尚跟嘉措闻言,似乎很是无语。

索菲亚叹了口气,目光盯着苏白,有些失望道:“看来,这次我真的杀不了你了呢,但希望你能在这次故事世界里好好保护好自己哦。”

索菲亚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不打了,她害怕两败俱伤,到最后被别人捡了果子,或者,当主线任务发布时,自己等人已经没有能力去争取什么了。

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当下,斗气男跟黑人男子都收起了自己的气机,武士跟忍者也将自己的武器收了回去,众人,准备离开。

阴阳师愠怒地扫了苏白一眼,用日语骂了一声,什么意思,苏白不懂,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显然,他们对于不能在此时杀了苏白,很是遗憾。

一场本来将起的杀局,似乎在此时被消散于无形。

苏白好整以暇地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和尚,又看了看嘉措,老实说,苏白决定怎么做,是次要的,关键看这三个人,是什么想法。

很快,

三人给了苏白他们的想法。

胖子双手开始掐诀,一道道阵势直接攀升而起,同时,道家的劫云已经在头顶凝聚;

和尚缓缓而起,袈裟飘然,一串佛珠出现在其手中,身后,一时间也是佛音浩荡。

嘉措手持柴刀,胸口狼图腾显化而出,锋锐的气息直接迸发而出。

索菲亚愣住了,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扫视四周,

他们,

打算,

不死不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