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消失了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停住了脚步,其肩膀上的李敏儿眼角处闪现出一抹锐利之色,然而,随即,她的脸上又出现了一抹讶然。

因为,苏白只是在门槛边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很自然地跨过了门槛,扛着她,继续走出去,跟着潘文吉那几个人的步伐。

之前的停顿,似乎只是傀儡跨过门槛时的小插曲,并不是因为这具傀儡心里有鬼被发现后的震惊,很是寻常,似乎只是李敏儿自己多心了。

只是,李敏儿很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她相信自己体内这些正在蠕动着且在给予她生机的虫子们的族群感应。

李敏儿觉得,这具傀儡,还在装,还在演戏!

“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了,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其实我们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们其实可以联手的,这样子我不知道你所图的是什么,但是我觉得有我和你联手,我们所将获得的利益肯定会大很多。”

李敏儿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只能够让自己跟苏白可以听见,稍微远一点的人,还以为李敏儿只是因为虫卵入体分解而有些痛苦的低吟。

只是,不管李敏儿怎么“挖心挖肺”地说着,苏白依旧不为所动,他就像是一具冷冰冰的机器人,只知道执行来自潘文吉的命令。

终于,李敏儿此时却面色一沉,直接用自己沙哑的声音低喝道:“潘文吉,你这傀儡有问题,他体内的虫子,已经死了你却不知道!”

一时间,走在前面的潘文吉等人全都停下了脚步,三人一起回过头看向了这里,确切的说,是看向此时正扛着李敏儿的苏白。

潘文吉取出了自己的铃铛,金英爱双臂之中金属骨刺再度释放出来,妹妹李蕊儿也是单手一挥,一条紫色的丝线当即缠绕在她的手上,丝线两端抬起,像是一条毒蛇一样,具备着自己的灵性,仿佛真的要择人而噬!

李敏儿冷冷地看着苏白,但是苏白还是扛着她,一动不动,仿佛,一切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他还是那具傀儡,那具战斗只会简单直接不惜自身,没有自我意识,木讷地只能听从潘文吉命令的傀儡。

甚至,哪怕到了现在,李敏儿也没有发现来自身下苏白的任何不寻常的气息波动。

这意味着两个可能,要么,他真的只是一具单纯的傀儡,要么,这个中国人的演技和城府,已经恐怖如斯!

李敏儿更倾向于后者!

潘文吉缓缓折返回来,李蕊儿和金英爱两个女人也分别包抄了过来,三人成掎角之势,将苏白围住。

苏白还是站在那里,不动,丝毫不动。

“你说,我的虫子都死了?”潘文吉看着李敏儿问道,然后,潘文吉试探地伸出手,轻轻勾了勾,看样子是在召唤那些虫子。

少顷,自苏白右肩膀位置处,一只只蠕虫从皮肤那里钻了出来,数目,正在不断地增多,而与此同时,苏白的气息,正在不停地下降,那是一种属于生命活性的降低。

虫子,还在!

潘文吉挥挥手,那些虫子又重新钻回苏白的右臂皮肤之中。

就连李敏儿看见这一幕也是明显一愣,

该死,

是自己体内虫子产生错觉了吗?

还是因为自己太虚弱了,在虫子入体时,自己产生幻觉和错觉了?

潘文吉沉吟片刻,“算了,我还是将虫子从他体内取出来吧,既然你说他有问题,那可能就真的不安全了,我不能允许一个不安全的傀儡一直跟着我。”

潘文吉走到苏白面前,一只手,放在了苏白的天灵盖位置,另一只手取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盒子释放出一种特殊的香味,应该是对那些虫子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的味道。

然而,即使在此时,苏白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真的已经接受了来自自己的结局。

潘文吉看着苏白的眼睛,感应着苏白的气息波动,

终于,“啪”的一声,将盒子关闭,转过身,没好气道:“我说过了,我的傀儡一旦炼制出来,就绝对不可能脱离我的掌控,你们这两个朝鲜女人真的是当特工时间当得太久了,看见什么都要怀疑,累不累啊!”

既然多番试探之下,苏白确认没问题了,潘文吉自然不可能说毁掉苏白,他也不会傻到做出这种自断臂膀的事情。

他这次进这个故事世界时,身上就三枚珍贵的虫卵,两枚用在了苏白身上,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他的投资,可还没收回本呢!

“继续走,赶紧离开这里。”

潘文吉继续带头走。

金英爱收回了金属倒刺,李蕊儿也收起了丝线,两个女人走在潘文吉两侧。

苏白还是继续扛着李敏儿,继续往前走。

李敏儿这一路上,终于消停多了。

等到了一处公路上的卡口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潘文吉开始不知阵法,准备就在这里先过一夜了。

因为远离了那个县城,所以晚上也不用再担心“百鬼夜行”惊扰自己的休息,但是该有的布置,还是要有的,因为潘文吉清楚,现在不可能只有自己这一波的听众准备向核电站位置进发。

苏白将李敏儿放了下来,李敏儿的气息也比之前浑厚多了,显然是那些虫子的生机让她至少恢复了四五成的实力,也确实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了。

“你去放哨。”

潘文吉指挥苏白道。

苏白二话不说,直接上了这个卡口的楼顶位置,蹲伏在了那里。

这个卡口设立在县城跟核电站中间的位置,以前应该是有专门的人看守,以防止外来人员和车辆进入,只是现在三十年过去了,早就荒废了。

“敏儿小姐,是你多虑了。”潘文吉没急着休息,而是走到了李敏儿身边。

“多试探一下,不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么。”李敏儿摇摇头,“应该是你的虫子给予我生机的同时,也给我的精神上带来了副作用,不然我不至于生出那种错觉。”

“你现在,其实是半步傀儡,意识出现一定的模糊和混淆,是很正常的事情。”潘文吉解释道,“我找到那个中国人时,他的状态可比你差多了,几乎就只剩下半口气吊着了,他根本就没可能反水。”

李敏儿点点头,和衣躺下。

潘文吉找了个墙壁,靠在那上面开始休息,李蕊儿和金英爱也开始休息,在辐射区里,身体的排斥反应是少不了的,等于是众人在这里,就是在不停地“掉血掉状态”,所以确实需要很严肃的对待休息和调理身体这件事。

三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在夜色浓郁之中过去了。

李敏儿似乎是在床上躺的时间有点多,睡得很浅,她睁开眼,看了看在屋顶上蹲伏在那里的苏白。

不知道为什么,李敏儿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只能看见一道模糊影子的那个中国人,其实也在注视着自己,带着一种……贪婪!

他,在贪婪自己什么?

可能,白天的验证,似乎说明了,自己真的应该是意识出现什么问题了。

李敏儿现在已经不再以为苏白是在演戏了,因为她觉得没有人能够把这场戏演得如此逼真,这似乎已经脱离了演戏的范畴了。

因为天上有厚厚乌云的原因,所以晚上这里看不见星月,显得很是黑暗。

李敏儿慢慢释放出了自己的丝线,这些丝线在开始不停地延展着,悄无声息,并且,丝线的位置,更是直接瞅准了潘文吉!

同时,妹妹李蕊儿那边,也是一样,丝线开始慢慢释放出去,目标也是潘文吉!

这两个姐妹,之前因为姐姐身体原因几乎决裂,但是现在姐姐已经恢复了能力,自然就又很熟悉地重新站在了一起。

解决掉潘文吉,可以断绝潘文吉对那些虫子的控制,到时候潘文吉一不能控制姐姐李敏儿二不能控制那位中国听众,等于是让李敏儿重获自由。

至于金英爱,潘文吉一死,金英爱一个人也翻不起浪花,她到时候估计也会在潘文吉死后不敢跟两个姐妹直接出手而是选择离开。

听众间那种复杂却又单纯的关系,在这黑幕之下,被展现得……淋淋尽致。

而潘文吉,似乎真的睡得稍微有些沉了,今天亲自释放和控制了三颗虫卵,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而且,他完全没意识到,才过去半天不到的时间,这俩朝鲜姐妹,竟然就准备杀自己反水了,这个团队才刚刚建立起来,追求利益的角度上来讲,大家现在聚集在一起才是利益最大化风险最低化的表现,潘文吉提防着俩姐妹反水,但却没料到,

这俩姐妹竟然极端到一个晚上都忍不住了!

李敏儿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地,丝线慢慢又收了回去,只剩下了李蕊儿的丝线正在继续向潘文吉那里慢慢延伸。

因为李敏儿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对潘文吉真正出手时,肯定会无法避免地释放出杀机,而这肯定会瞬间就被自己体内的虫子们感应到传递给潘文吉,等于是给潘文吉提醒了。

也因此,李敏儿明智地将丝线收了回来。

但当李敏儿的目光再下意识地看向楼顶上时,

却发现本来一直蹲伏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身影……

消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