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流血不止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没想到男猪脚变成狗之后,还挺有意思的,老孙加油!”

“一条修炼饕餮功的狗……牛比!”

“这是要让男主角向哮天犬的方向进化吗?嘛时候吞日啊?嘿嘿。”

“重生成狗的夏长乐,已经成为一代野狗之王,下一步难道真要成为哮天犬?咸鱼你不会写一个二郎神出来吧?”

……

孙全看书评区的书评,看得正乐呵,书房门忽然把打开,孙全讶然抬头,却看见是自己老妈推门进来,他注意到老妈眉头是皱着的,一进门就低声跟他说:“阿全,你快去看看你媳妇吧!她流了不少血了,还是止不住……”

孙全闻言表情一变,立即起身快步往门外走去,边走边急急地问:“妈,什么情况?水清她摔跤了吗?”

徐梅紧随其后,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没有,不是摔跤,是刚才她在看电视的时候,给一个苹果削皮,结果就把她手指划了一道小口子……”

听说是这么回事,孙全匆匆的步伐一停,皱眉诧异地看着老妈,“妈,你逗我玩呢?手指划破一个小口子,你刚才表情那么凝重?还跟我说什么血流不止?”

他松了口气。

可徐梅表情一点都没有松弛,她依然一脸忧虑的表情,摇头说:“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本来我们也都以为没什么事,给她拿了酒精给她伤口消毒,拿创口贴给她贴了,但我刚才来的时候,创口贴已经给她换了好几个,但没一个能止住血的,那些创口贴一贴上去,要不了一会,血就又渗出来了……”

顿了顿,徐梅忽然凑近孙全耳边,轻声说:“阿全,你媳妇就快要生了,她现在手指破一个小口子就止不住血,这……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听到这里,孙全脸色忽然失去了血色,开始发白。

再也没什么一个字,抬脚就往楼下跑去,这一刻,他脑中各种念头纷乱如麻。

老妈的提醒,敲响了他心头的警钟。

他知道老妈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万一袁水清在生孩子的时候,也止不住血……那后果……

他不敢深想下去。

伤口流血不止的事,他以前听说过,好像是血液里的血小板数量不够,引起的凝血功能障碍。

但这事他以前只是听说过,从未见过。

今天还是第一次遇到,却是他的媳妇……怀着身孕,眼看就快到预产期的袁水清。

楼下。

孙全慌忙跑下楼的时候,隐隐听见沙发上的袁水清在冷静指挥:“纱布多缠一点,缠紧一点,再缠紧一点,对!现在你用胶布帮我把纱布裹起来,也裹紧一点!嗯,对,还可以再紧一点……”

孙全匆匆跑到她近前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副相当淡定的情景,袁水清淡定地出声指挥着,蔡亚男埋头帮她缠着左手食指,孙全来的时候,蔡亚男已经用纱布将袁水清整根左手食指都缠得严严实实,并在袁水清的指示下,拿着医用胶布在缠这根手指。

听见脚步声,袁水清转脸看来,蔡亚男也微微抬眼扫了孙全一眼。

孙全有点气喘,刚才跑得太急了。

他没有立即说话,他眼睛第一时间看见茶几旁边的垃圾桶里扔着好几张沾血的创口贴,以及沾血的医药棉。

“我刚才跟妈说不用去叫你,没事的,她非要去,呵,把你吓着了?”

袁水清微笑着问孙全。

她的表情确实很淡定,眼里都带着笑意。

可孙全却一点都不敢放松,他一颗心依然很紧张,上前蹲到她旁边,看着蔡亚男帮她缠受伤的手指,在蔡亚男帮袁水清缠好后,他忽然双手扶着袁水清起身。

“干嘛呀?”

袁水清蹙眉问他,倒是顺从地站起身。

孙全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收拾医药箱的蔡亚男吩咐,“小蔡!你快出去发动汽车,咱们现在马上送你袁姐去一趟医院,快去!”

这时候,他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语气也比平时重了一些。

蔡亚男抬头看了看他,点头起身,往门外走去。

而袁水清则皱眉说:“不用!我让小蔡这样帮我处理了,应该不会再有血渗出来了,别这么折腾了。”

孙全一手扶着她胳膊,一手搂着她肩头,半扶半强迫地把她往门口方向扶去,边走边说:“听话!这事听我的,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这不是小事,你别打马虎眼!”

袁水清:“只是划破一个小口子而已……”

她的语气依然比较轻松。

孙全忽然沉声问她,“那等你生宝宝的时候呢?到时候也是个小口子吗?”

这年头很流行剖腹产,好像不管孕妇是什么情况,医院都会劝你剖腹产,而剖腹产的刀口肯定不可能是一个小口子。

闻言,袁水清脸色终于微微变了下,之后就没再说不去医院。

……

到了市第一医院,一番检查之后,医生给出的结论,没出孙全的意料——袁水清的血小板果然数量比较低,有凝血功能障碍。

听到这个诊断,孙全当时一颗心就沉到谷底。

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他慌了,赶紧问医生,过些日子生孩子的时候,袁水清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当时袁水清沉默着,没有言语。

而医生沉默片刻,微微点头,并提醒:“有凝血功能障碍的孕妇,生产的时候,确实有可能流血不止,而出现生命危险,所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袁小姐还没有怀孕的话,我会建议她近期内最好不要怀孕,等血小板的数量补充上来之后,再考虑要小孩,但现在袁小姐的预产期已经快到了,那我说那些话就没什么意义了,总之,你们要小心,特别是在袁小姐生产的时候,如果你们有能力做什么准备的话,还是尽快去准备吧!”

……

和蔡亚男一左一右,扶着袁水清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孙全脑洞空空,表情恍惚,下台阶的时候,突然一脚踏空,差点就栽了个跟头。

今天之前,他还觉得很幸福,觉得自己目前的生活很圆满。

此生已经别无所求,感觉自己重生后一切都太幸运了。

事业、爱情、家庭、亲情、友情……

一切都令他很满意。

他没想到忽然遇到这种事,事先没有一点点征兆……不!或许早有征兆,只是他一直没往这方面想。

早在刚和袁水清交往不久的时候,他就知道袁水清的身体有问题。

比如精神方面的创伤,她父母的车祸身亡,给她精神上和心理上都带来很严重的伤害,以致她很长一段时间,晚上都不敢躺下休息。

还有,她的味觉有问题,口味清淡的菜,她几乎吃不出什么味道,重口味的菜,才能让她品尝到食物的滋味。

但这些……他之前都以为是无伤大雅的小问题,于她的大健康没有什么大碍。

他心里开始自责。

自责自己为什么以前没有带她去医院做详细的全面检查?

自责自己为什么这么早和她结婚,并且还让她怀上了孩子……

更自责自己太天真了,明明知道天尚不全的道理,袁水清各方面都那么完美,他却没去深想老天爷真的会让她如此完美吗?

上车后,袁水清轻轻吁了口气,面上露出笑容,轻轻拍了拍神情恍惚的孙全手背,待孙全回过神来,看向她的时候,她微笑着轻声安慰:“你别这么紧张,医生你还不知道吗?有一分危险,他们就会说到九分,甚至十分,目的就是为了引起病人的重视,你别胡思乱想了,自己吓自己。”

孙全看着她,眼神复杂。

好一会儿,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闭着眼睛,脸贴着她的脑袋,轻声说:“媳妇,我们去魔都吧!那里的医疗技术,一定比这边更好,正好咱们在那边不是买了别墅吗?咱们去那边养胎,如果情况需要,咱们就立即住院,答应我好不好?咱们今天就去魔都!”

袁水清默然好一会儿,轻声问:“老公,你是不是很怕会失去我?”

她平时很少叫他老公,只有同房的时候,有时候在他的要求下,她会叫一两声,以往她每次叫他老公的时候,孙全都很兴奋。

但此时,他一点兴奋的情绪都没有,他只觉得心弦在颤。

“嗯,当然,当然!”

说完,他紧紧抿着嘴唇,双眼紧闭,整个人显得那么无助。

“好,那我听你的,咱们去魔都,你别太担心了,小时候我奶奶帮我算过命,说我命很硬的……”

顿了顿,她接着说:“所以前几年,我爸妈出事之后,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我克死了他们……”

“不!不可能的!你别胡思乱想!命硬好,命硬好啊!好!”孙全连忙帮她否定,跟着又连声说“命硬好”。

“老公……”

袁水清又轻轻唤他一声。

孙全:“嗯?什么?”

袁水清:“如果我命真的硬的话,你不怕我克你吗?”

孙全微微摇头,“没事,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以后我每次吃完饭,都出去多走几步,你克不了我的。”

……

前面开车的蔡亚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