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就这个月吧!归家(17万推荐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起点把今年年会的地点选在航州这座城市,肯定是打定主意,要请与会的作者们浪一浪的。

在这方面,起点展现出大公司应有的气度,食宿全包,车接车送,需要买门票的地方,也帮大家提前买好门票。

一些作者浪得很开心,一些作者只不过换了个地方继续宅着码字,别人出去嗨皮,喜欢宅着码字的作者就留在酒店,继续码字更新。

显得相当的敬业。

孙全介于两者之间,白天和大家一起去浪,晚上窝在酒店房间码字,偶尔有作者朋友过来玩的话,就提供一下陪聊服务。

除了来参加年会的当天晚上,他因为被人灌醉,之后的每天晚上他都有一项雷打不动的娱乐活动。

——与袁水清视频聊天。

每次他和袁水清开视频的时候,目前还是单身狗的神基就默默地戴上耳机,表情有那么一丢丢的羡慕和落寞。

毕竟,任何年代,狗粮都是难以下咽的。

这不,最后一天晚上了,孙全和袁水清又开视频了,神基打了个饱嗝,拿起耳机戴上。

孙全没有管神基,他正看着自己媳妇笑呢!

至于他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跟媳妇开视频?

想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跟双手打字、以示清白的道理差不多,他这次来航州,一来就是几天,而且袁水清也知道他们这次年会上肯定有女编辑和女作者,肯定还有一些漂亮的酒店女工作人员,不仅如此,酒店外面还有很多娱乐场所。

虽然袁水清没有查岗,但孙全觉得瓜田李下,就应该主动避嫌,主动向媳妇汇报,让领导放心。

“你明天确定回来吗?”

视频里,正在吃橙子的袁水清随口问他。

“嗯,对!明天上午的火车,大概能赶回家吃午饭。”

孙全答着,眼睛看向她手上托盘里切好的橙子,忽然问:“哎,老婆!你那橙子甜吗?”

袁水清奇怪地看了看他,点头,“还行,挺甜的,怎么了?”

孙全:“那你给我留两个,我明天回来尝尝!”

袁水清失笑,“好,我知道了。”

不远处,刚刚摘下耳机,准备去倒杯茶的神基叹了口气,干脆拿上香烟和火机,直接出了房间。

他实在受不了了。

……

次日。

航州火车站一号候车厅。

孙全、大禹坐在一起,面前都放着行李箱和背包。

孙全在吃泡面,他的车票昨晚用手机订好了,结果今天起床比较晚,来不及吃早餐,就赶来车站。

赶到车站后,发现距离发车竟然还有半个小时,就买了桶泡面果腹。

大禹在旁边啃着甘蔗,边啃边问:“兄弟,你到底想好没有?到底哪个月让我帮你求月票?你给我个准信呗!要不然心里老是惦记着这事,我心里不得劲!”

孙全:“你着急啊?那就这个月?”

大禹:“这个月?这个月都过去一大半了,你确定就这个月?”

孙全嗯了声,大禹笑了,拍拍孙全肩膀,“行!那就这个月,放心!一回家我就帮你求月票!反正这个月就剩最后几天了,天天帮你发单章求月票都行,需要我天天帮你求吗?”

孙全呵呵笑着点头,“要啊!傻子才不要!不过,你可得给力点,别在你的帮忙下,咱俩一起发单章,都拿不下一个总榜冠军,那就丢人丢大了!”

“这……”

大禹愣了愣,忽然问:“对了,你现在月票榜第几了?还在前五不?”

前五的话,距离总榜第一的差距会小一点,稍微比较容易冲击榜首,但如果在前五之外,在这个月只剩下最后几天的情况下,想一路爆上去,夺下总榜冠军的希望就渺茫多了。

孙全哧溜一声,吸了口泡面入口,笑着给大禹比了个4的手势。

“第四?”

大禹向他确认。

孙全点头,大禹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第4就好啊!不是……你这个月早就存了心要争第一的吗?怎么排名这么高?”

孙全呵呵轻笑,“不是我存了心要争第一,是这个月要参加年会,你们这些家伙更新都不给力了,你没见我这几天都还是每天三四章的更新吗?全靠同行衬托啊!你们更新稀松,我更新给力,大家不多给我投点月票?”

大禹无语。

片刻后,叹了口气,“还是有存稿好啊!参加年会都能每天三四章的更新,你牛比!对了,你手上还有多少存稿?真想拿这个月冠军的话,你手上存稿可别吝啬了,都放出来!咱们也能争得轻松点。”

孙全:“本来存了三四万字,这几天用了小两万,不多了。”

大禹:“……”

又叹了口气,大禹:“行吧!有总比没有好,反正你回头就放出来吧!就像你刚才说的,这个月有我帮你求票,如果你还是拿不到第一,到时候丢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的脸,我也会脸上无光的!”

孙全嗯了声,继续吃面。

事实上,他这个月本来没打算争月票榜的,之所以临时改变主意。

原因有二。

一是因为这个月因为起点年会的事,大神们更新都不怎么给力,求月票也没那么积极,而他孙全更新还算给力,所以虽然他这个月没怎么求票,但目前《不死龙戒》的排名还是排到了总榜第4的位置。

二则是因为和纱纶签订的那份合作意向书。

按照他和纱纶的约定,等纱纶把资金拉来,公司搭建起来,《不死龙戒》入股的时候,具体能占多少股份,是要再商量的。

孙全想着……如果在谈股份之前,他能多拿几次起点的月票榜冠军,到时候应该能多谈点股份下来。

而这,就涉及到利益的问题。

他想争月票榜的心思自然就浓了不少。

……

上午快11点的时候,孙全从M市火车站出来。

刚出来,就看见表情淡漠的蔡亚男站在出站口外面等着,不用问,她肯定是在等他。

孙全笑了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蔡亚男给了个笑脸,帮他接过行李箱,两人默契地向停车场走去。

“等多久了?”孙全随口问。

蔡亚男:“没多久。”

见她话兴不浓,孙全笑了笑,就没再搭话。

坐进车里,他就闭上眼养神,一路坐几个小时火车过来,虽然坐的是卧铺,他还是有点疲惫了。

毕竟一路上火车总是轰隆作响,在车上他也没办法休息好。

再加上这次年会后面几天,白天他都跟大家一起出去玩耍,本身就挺累人的。

没多久,他坐在车后座上,竟然睡着了,微微发出鼾声。

开车的蔡亚男通过车内观后镜瞥了眼,什么也没说,只是下意识放慢车速,让车子行驶得更稳。

车子开到青龙湾,上坡,快到青龙湾别墅园的时候,孙全醒了,因为车子在爬坡,他感觉到了。

车开到自家院门外,还没下车,他就看见袁水清走到大门口,微笑看着车里的他。

如游子回家、倦鸟归巢,一看见她的笑脸,孙全心里就踏实了,笑容也不自觉地溢出嘴角。

他第一时间推门下车,也没管车上的行李,快步小跑过去,来到袁水清面前,一点都不带犹豫的,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这一刻,他希望她个子矮一点就好了,因为他没找到小鸟依人的感觉。

好在她的美丽、她的笑容,足以弥补他心中的遗憾。

脸贴着她脸,他闭上双眼说:“老婆!这次去参加年会,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忘在家里了。”

“什么东西?”

袁水清微微蹙眉。

孙全:“我的心!去了航州我才发觉我把心忘在家里了,老是想回家,老是想回到你身边!”

袁水清:“……”

脸颊微红,嘴角微微上扬,但她还是无情地推开了他,并给他一记白眼,没好气地低声说了句:“刚回来就给我灌迷魂汤,跟谁染上的坏毛病?快进屋吧!我让王嫂炖了鸡汤,这两天在外面喝了不少酒吧?鸡汤给你养胃的,快来喝!”

说着,袁水清转身往里面走去,孙全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上,一边帮她捏着肩膀,一边夸赞:“老婆你真好!”

至于王嫂?

就是99黄焖鸡老店的服务员瞿丽老家的那位表妹了,开年后,早就前来上班。

别说,她做家常菜的手艺确实还行,别有风味。

就是有点喜欢放酱油,烧出来的菜颜色比较深,孙全老妈徐梅之前提醒过几次,王嫂才慢慢改了爱放酱油的习惯。

当时徐梅是这么说的:“妹子!我媳妇现在怀孕,不能吃这么多酱油,要不以后生出来的孩子,就黑不溜秋的,所以,你烧菜的时候,还是尽量少放酱油吧!能不放酱油的菜就干脆别放了!”

当时就把正在吃饭的几个人全听愣了,除了孙全。

因为孙全小时候就听老妈说过这个“道理”。

从那以后,王嫂烧菜的时候,就很少放酱油了。

有时候因为以前做菜的习惯,一不留神,放了酱油到菜里,等端菜上桌的时候,她还特意道歉并解释原因。

性格算是很老实了。

孙全见她做事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让袁水清给她加了两百的工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