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怕梦醒了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袁水清瞥他一眼,又看向她手里的育儿书,似乎没兴趣接某人的话。

孙全不依,用脑袋拱了拱她,追问:“嗨!袁小姐,你知道你男人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袁水清这次干脆瞥都不瞥他一眼,随手翻过一页育儿书,淡淡地反问:“什么身份?少先队员?”

孙全嘿嘿一笑,又拱了拱脑袋,“不对!再猜!”

袁水清依然没看他,语气依然淡淡:“社会主义接班人?”

孙全还是笑,“不对!再猜!”

袁水清又翻过一页,语气依然平淡,“你爸的儿子?”

孙全抿着嘴,斜她一眼,“白金大神!怎么样?厉不厉害?”

袁水清终于转过脸来蹙眉看着他,“真的?”

孙全强忍着笑意,点头,他怕自己笑得太得意。

袁水清随手推开他的脑袋,又转过脸去,继续看她的育儿书,“那我是不是配不上你了?那你别靠在我身上了。”

孙全:“……”

表情错愕,孙全傻傻地看着她,忽然觉得这妞不可爱了,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啊!

他忽然躺到她腿上,脸朝上,看着她的脸,不满地问:“亲爱的,你不打算恭喜我一下吗?”

袁水清眼睑都未抬一下,淡淡说:“你都这么厉害了,我还有资格恭喜你吗?”

孙全皱眉,拿手指戳了戳她的脸,被她随手打开。

孙全:“你还在生昨晚的气呢?”

袁水清表情平静,一边继续看书一边说:“别躺在我腿上!”

孙全躺着不动,只动嘴,“你腿不让我躺,那你长腿干什么的?”

袁水清:“……”

过了片刻,她忽然扔开育儿书,双手往他脖子上一掐,“怒道”:“你要点脸行不行?行不行?”

孙全被她掐得咳嗽连连,瞬间怂了,不迭地说:“行行行……”

好一会儿,袁水清才放开他脖子,瞪他一眼,重新拿回育儿书继续看着,孙全恬着脸又往她肩膀上凑,“媳妇,我真签白金约了,真的!”

袁水清哦了声,就在孙全以为她没别的话的时候,她又淡淡说了句:“别骄傲!你现在的样子太得意了,你这心态要是不调整的话,会栽跟头的。”

“我知道,媳妇!我也就在你面前高兴一下,今天下午签的约,我都没跟任何人说一个字!我这还算太得意吗?”

孙全下意识反驳。

袁水清放下手上的书,转脸看着他。

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片刻,她微微摇头,轻声说:“骄没骄傲,不是说你跟没跟别人说,而是你自己的心态!我看你现在的样子,虽然没跟别人说,但你忍得很辛苦吧?”

孙全被说的哑口无言。

袁水清抬手摸了摸他脸,淡淡笑了下,继续说:“荣誉属于过去,未来在当下,如果你心态不尽快调整,你就算不跌跟头,你在这一行的成就估计也就这样了,我认为白金约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新的起点,而不是终点,你说呢?”

孙全:“……”

他发现自己被媳妇上课了。

他想反驳,却找不到话,因为他心里清楚她说的是对的。

自己今天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飘、要低调、要低调,结果却像她刚才说的,他只是强行忍住了没跟别人说,实际上他的心态已经飘了。

“袁老师,谢谢你!”

他叹了口气,说完,向他的袁老师献上一个尊敬的吻。

袁老师抬手挡在他嘴上,低头继续看她的书,淡淡说:“宝宝在呢,别把宝宝教坏了。”

孙全:“……”

……

次日上午,孙全再坐到电脑前的时候,心态和昨天已经大不一样,被袁水清提醒后,他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心态出了问题,对他来说,调节心态就比较容易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没有登录QQ,也没有去作者论坛,有时间的时候,就在书房写写稿子,其它时间,或是看看最近需要用到的大纲和细纲,或是听听比较舒缓的钢琴曲。

他在尽量保持自己平稳的心态和大脑的冷静。

不上QQ和作者论坛,就是不想看见如果他签白金约的消息走漏,有人议论什么。

如此,数天时间过去,他自问心态应该没问题了,才在登录起点的时候,打开《不死龙戒》的页面。

他的笔名已经变成“咸鱼俺老孙”。

在作家介绍一栏,他的头像下方,多了一个白金的标志。

不仅如此,下面还多几句对他的介绍:

“起点白金作家,擅长都市与玄幻两种题材,作品风格成熟老练,亦正亦谐,更新速度极快,经常爆更。”

不知道为啥,孙全看到这段介绍的时候,脑中竟然闪过“墓志铭”三个字,脑中刚闪过这三个字,他就赶紧摇摇头,把这个不吉利的念头甩出去。

随手点开自己的新笔名,他看见这个笔名下,果然不仅有《不死龙戒》,还有他之前写的那本《我十项全能》。

他相信这两本书的书评区,这两天应该是很热闹的,但他此时看着新笔名下的这两本书,却没有急着去看书评区的帖子,而是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这两本书的封面。

重生后,他现在这双眼睛是很年轻很亮的,但此时他眼睛里却多了一抹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沧桑和感慨。

重生前,他当然也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签起点的白金约,那是他的梦想。

人与人是不一样的,有人一生追求当官,有人一生追求做生意发大财,也有人即便啥也不追求,却总是羡慕别人做的官大、挣的钱多。

但他孙全却从不羡慕别人在其它行业的成就。

因为当官、经商,或者别的什么,他都不敢兴趣,钻营官场的人,他不屑一顾,整日琢磨着怎么挣钱、挣更多钱的生意人,他也懒得打交道。

他就是个宅男,就是个喜欢看小说、喜欢写小说的宅男。

他只羡慕别人的书写的比他好,别的稿费比他多,也羡慕别人有大神的头衔,而他只是一个寂寂无名的老扑街,写再多文字,也没几个读者会记住他的死扑街。

后来,随着年龄渐长,他开始慢慢意识到自己没自己以为的那样有才华,慢慢意识到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成不了一个大神。

然后,他的大神梦才渐渐醒了。

他不再头铁地总是去尝试自己没写过的题材,不再有意去挑战自己写作上的弱点,也不再固执地写自己想写的故事,而是开始想着、琢磨着怎么去迎合读者的口味,自己喜不喜欢无所谓了,他开始学着去写读者喜欢看的。

可惜啊!

也许再多给他几年,他真能把自己的生活改善,也能攒点钱,付个房子的首付,然后娶个不那么难看的媳妇,生一个不那么丑的娃,甚至还能有点余钱,去孝顺父母,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

但世事无常在他身上体现的特别深刻,他竟然在生活刚刚有所起色的时候,在自己好像已经没那么扑街的时候,回到了2006年。

而回到十几年前的他,骨子里却依然是固执的。

他固执地又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扑街十几年,锻炼出来的笔力和领悟到市场化写作理念,已经没那么low,所以重生后,他没有抄别人的书,他先是照搬自己重生前写的那本《我十项全能》,跟着又魔改自己曾经写的那本毁誉参半的《不死龙戒》。

唯一没有固执的,大概就是他没有再固执地做一个手残党,他竭力克服了自己心理上的惰性,硬生生把自己的手速逼得能和一些触手怪一较高下。

每次觉得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他都去回忆上辈子扑街的生涯,回忆曾经受过的那些白眼和讥笑;去回忆那一段段因为看不到他的前途,而以分手收场的感情;去回忆穷困潦倒时,一整个月都吃水煮挂面的日子……

重生后的多少个日日夜夜,他累的时候,想休息的时候,都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努力到感动自己,才有资格感动命运。

而今,从06年到08年,已经快两年了,他的努力似乎真的改变了什么……

一本已经完结的《我十项全能》,一本还没完结的《不死龙戒》,换来了起点的白金约。

甭管起点给他这份白金约,是否有很大的因素是因为红血、天空云等白金大神的出走,导致的神位空缺,反正他已经签下白金合约,在数以万计的起点作者中,拿到了仅有的几个名额的之一。

是的,他知道起点这次签下的白金作者,不止他一个。

但这重要吗?

成功的路上,需要实力,也需要运气,这一点他早就明白,以前的他,实力不济,运气也不青睐他,现在实力比以前强了,顺便沾了点运气的光,过份吗?不行吗?

“咚咚”

书房门忽然被敲了两下,跟着门被推开,孙全抬头望去,看见袁水清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进来,四目相接时,她脚步微顿,轻声问:“你怎么了?情绪好像有点低落呀?”

孙全微微笑了笑,微微摇头,“没有,老婆,我就是有点怕有一天梦醒了,我又变成一条咸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