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连夜赶回(1000月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之所以只隐隐听见那么一句,是因为袁水清在听见那句话后,下意识往旁边走远几步,孙全没好意思跟过去,所以她电话里还说了什么,他就听不清了。

他只能观察袁水清的表情,和听她说话。

他看见袁水清眉头紧蹙,神情很着急,却又强自按捺着情绪,低声问:“爷爷,奶奶她到底怎么了?什么病呀?你们送她去医院了没有?还有,奶奶她现在什么情况了?”

“啊?还在抢救?啊?病危通知书都下了?哪个医院?哦、哦,我知道!我知道了,好!好的爷爷,我这就回来,我马上就动身,对对,嗯,爷爷你别急呀,你血压有点高,你着急血压会更高的,嗯嗯,我路上会小心的,你放心吧!好、好,就说到这儿吧!嗯,我这就出发!嗯,我保证!”

袁水清一边说,一边在那边焦急地走来走去。

孙全很少,准确地说,是从来没在她脸上看见过如此焦急的表情,他能感受到她此时的心慌和焦急,她乱了方寸。

他能理解。

他明白袁水清已经没有父母,只剩下她爷爷、奶奶和她相依为命,所以格外担心她爷爷、奶奶的身体状况,这是人之常情。

可,近距离看着她如此焦急与不安,孙全很心疼。

他没说什么,只在袁水清通完电话的时候,默默走过去,将焦虑不安的她抱在怀里,轻声在她耳边说:“别急!着急是没用的情绪,蔡亚男不是去取车了吗?我们这就下楼,我亲自开车送你回去!”

袁水清紧紧拥着他。

孙全能感到她的身躯在微微发抖,她在害怕。

但此时她却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今天是公司的年终晚宴,咱们都走了不合适,你还是留下来去参加晚宴吧!公司上下都等着呢!”

孙全皱眉摇头,“没事!有邝龙飞他们在,没事的,走吧!我开车送你,蔡亚男驾照才拿到没多久,我不放心她开长途送你。”

袁水清被他揽着肩头,往电梯那边走去。

袁水清脚步顺从,嘴上却依然表示异议,“真的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你不放心蔡亚男开车的技术,我就让她送我去汽车站,然后坐汽车回去就行了。”

“你不是赶时间回去看你奶奶吗?”

孙全这句话堵住了袁水清所有想辩解的话。

“那……公司这边真交给邝龙飞他们?”

“嗯,放心吧!没事的,到时候让他在晚宴上跟大家解释一下,大家会理解的。”

“那行李呢?我们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吧?”

“嗯,简单拿几件衣服,我主要拿一下电脑!”

……

两人边走边说,脚步匆匆。

进了电梯,孙全随手掏出手机,准备给邝龙飞打个电话交代一下,却发现电梯里没信号。

好在他们待在电梯里的时间也不长,未久,他和袁水清从电梯里出来,一边脚步匆匆往楼外走,一边拨通邝龙飞的电话。

在上车之前,孙全言简意赅地把事情跟邝龙飞说了,电话那头,邝龙飞虽然很意外,但还是一口答应今天的晚宴交给他,保证不会有事。

电话打完,袁水清已经被蔡亚男扶进车里。

“师兄!上车吧!”

蔡亚男对收好手机的孙全说。

孙全则直接拉开她旁边的驾驶座车门,头也不回地对愣住的蔡亚男说:“我们有急事,要回老家一趟,车我开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去参加公司晚宴吧!从今天开始你放假了,什么时候再上班,等通知吧!”

话音未落,孙全已经熟练地系好安全带,摘挡、启动车子,在蔡亚男反应过来之前,挂挡、一脚油门,就把车开走了。

留下刚刚反应过来的蔡亚男错愕地站在公司楼下,目送他们远去。

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兽,看着就可怜。

……

孙全开车比蔡亚男熟练多了,毕竟他重生前是有车的。

此时有急事,要尽快送袁水清回老家,他就把车开得很快,但又开得很稳,很少会用急刹车。

很快,他们回到99黄焖鸡老店。

两人一起下车,抓紧时间以最快的时间收拾自己的行李。

衣橱里,抓着衣服就往行李箱里扔……

小房间,孙全合上笔记本屏幕,拔下电源插头,电源线也不摘,三下五除二,直接就缠绕在电脑上。

找到电脑包,随手就塞了进去。

店里今晚是不营业的,瞿丽、张娟娟和厨师小郑等人,都被通知去参加今晚的公司晚宴。

所以,孙全和袁水清抓紧时间收拾好行李,出门时,直接用铁将军把门。

上锁之后,两人回到车上。

孙全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量把车开得快一点。

但城区的交通,大家都懂,在安全的前提下,是很难把车开快起来的。

车开不快,孙全就有余裕留意副驾驶座上的袁水清。

之前从公司回来的路上,他们心情都很焦急,所以一路无话。

而此时开车回家乡,路程还远,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城区的交通又挺堵,孙全就稍微放松了。

因为他的理智告诉他——开车的时候,千万不能一直着急,总是想着开快车,很容易出事的。

写小说的时候,开快车,容易出事。

真的开车的时候,开快车,也不会有好下场。

他尽量让自己别那么急,同时也出声安慰袁水清,“亲爱的,放宽心!奶奶既然已经被送进医院,医生就一定会尽力抢救的,你别太紧张!”

安慰的时候,他还抬手拍了拍她放在腿上的手背。

袁水清咬着樱唇,闻言,不安的双眼看向他,轻轻嗯了声。

但孙全却没发现她的神色有放缓的迹象。

他心里暗叹一声,却也知道眼下这种时候,言语的安慰,应该是很难让袁水清放松下来的。

想了想,他打开车载音乐,希望音乐能舒缓她的情绪。

……

天渐渐黑了。

孙全打开远光灯,不时因为对面有车过来,又赶紧关掉远光灯。

等两车交错而过,再重新打开。

远光灯打开的时候,视野比较清楚,能看得比较远,他也能开得稍微快一点,但远光灯却不能一直开着,每次关闭远光灯,他都只能降低车速。

袁水清的表情透着焦急,尤其是每次他降低车速的时候,她都下意识看向他,但她一直没有催促。

……

本来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因为是夜间,等孙全将车开进家乡那座小县城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四个小时后。

此时时间倒是不算晚,才9点来钟,这边的冬天,天黑得早。

“直接去医院?”

车开进县城后,孙全精神略松,这一路上,为了安全,他一直高度集中注意力,可累得够呛。

袁水清闻言打开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一边找号码,一边说:“爷爷说奶奶的情况很危险,随时都可能转到市里的大医院去,所以让我回到县城的时候,打个电话给他,他们已经不一定在县医院了……”

说话间,电话拨通了。

“喂?爷爷,我回来了,刚到县城,你们还在县医院吗?”

电话里的老爷子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孙全忽然听袁水清讶道:“什么?奶奶已经出院了?没事了?真的呀?怎么……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呢?不是!爷爷你知道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奶奶既然病了,怎么不在医院多观察两天呢?哦、哦,行、行吧!好,那我现在就回家,嗳!嗳!好,那就这样。”

挂断电话后,袁水清松了口气,面上露出笑容,抬手将脸旁一缕发丝捋到耳后,欣慰地跟孙全说:“我奶奶出院了,现在在家里休养,暂时没什么大事了,孙全,你送我回家就好了。”

“吱……”

刹车声响起,今晚已经连夜跑了几个小时的捷达忽然在路边停下。

孙全诧异转过脸来,看向脸上终于恢复笑容的袁水清。

“真的假的?没事了?你确定?”

袁水清呼了口气,微微点头,“嗯,我爷爷刚才在电话里跟我是这么说的,他说我奶奶抢救回来后,老太太很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非要吵着回家休养,爷爷被她吵得没办法,我姑姑、姑父也被吵得受不了,正好医生也说没什么大碍了,爷爷他们想着反正县医院也不远,就把奶奶带回家里休养了,唔,对了!等下你把我送到小区门口附近就行了,小心被我姑姑、姑父他们看见了。”

顿了顿,袁水清催他,“继续开车呀!停着干嘛?快点送我回去呀!我想快点见到奶奶。”

孙全嗯了声,心里有几个疑问,但袁水清既然这么说了,他也暂时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听她的指示,尽快把她送回家吧!

……

孙全把袁水清送到城东电力小区门口附近,帮她把行李搬下车,看着她拖着行李箱独自走进小区大门,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他也没急着回家,一路开了三四个小时的夜车,他此时精神很疲倦,脑中也有好几个疑问。

就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点了支烟默默抽着,目光深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