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段子手孙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新式月票求法2”

“昨晚我又做了个梦,梦见外面下雪了,我很开心就冲出去,像个孩子似的对着满天的雪花大喊大叫,然后叫着叫着,我就停下了,因为我忽然看见满天的雪花竟然都变成一张张月票向我砸来,那一刻,我笑得像个傻子,但天亮后,梦醒了,打开悲凉地发现咱们还是没杀回总榜前十……”

这是孙全元月20号发的求票单章内容,骚气依旧。

很多人都被他的骚气给惊呆了。

书评区:

“老大,你牛逼,果然是新式月票求法,我服了,不就是要月票吗?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马丁路德金啊你?你怎么不说你有一个梦?”

“起点版的马丁路德金就是你了!老实说,我忽然觉得你的单章比你的正文有意思,所以,请继续你的表演!月票已投!”

“我昨晚也做了个梦,梦见你个不要脸的又求月票了,梦想后,打开电脑一看,你果然真求了,老大!咱们是自己人啊,你能手下留情吗?”

……

作者论坛上——网文之家。

网文江湖版块。

有一个帖子的标题是这么写的:“谁能猜到那条咸鱼下一个新式月票求法会怎么写?”

还有一个帖子的标题是——“史上最没有节操的大神应该就是奋斗的咸鱼了吧?”

……

起点编辑部。

带鱼今天下午上班的时候,隐隐察觉到同事们看她的眼神好奇怪。

她隐隐听见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似乎听见什么“梦”、什么“鱼”。

然后她就抓了个私交还不错的女同事,低声问:“二丫,你知不知道大家背后在议论我什么?我感觉他们今天看我的眼神好奇怪,我是不是要倒霉了?”

二丫抿着嘴偷笑,带鱼被她笑得火大,攘了她一下,嗔怒:“你知道对不对?你知道还不快说?你说不说?”

恶狠狠的表情,带鱼一边瞪着二丫威胁,一边驶出惨无人道的挠痒痒,把天生怕痒的二丫挠得扭来扭去,咯咯笑个不停,一边笑一边推着带鱼的手,求饶:“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带鱼这才停下。

二丫在她的逼视下,悄悄看了看周围,低声说:“你还不知道呢?你手下那个头牌……”

带鱼一怔,“你是说奋斗的咸鱼?他怎么了?”

二丫:“你真不知道呀?”

带鱼皱眉,“到底怎么了?你到底说不说?”

二丫见她又抬起双手,赶紧竹筒倒豆子似的说出原因,“一组的跳蚤,今天中午因为看你手下那个咸鱼的求票单章,一口茶喷在电脑上,他手忙脚乱去擦,结果把电脑显示屏摔了,他们组老大刚把他叫去办公室在训他呢,不信你听!”

二丫说着,指了指一组主编的办公室。

带鱼侧耳倾听,果然隐隐听见一组老大的骂声,隐隐听见几个声音比较大的词——“赔”、“白痴”、“滚”……

片刻后,带鱼看见一组主编的办公室门开了,跳蚤一脸晦气地耷拉着脑袋走出来。

“嘻嘻,看见了吧?跳蚤这是折在你手下头牌的求票单章上了!”

二丫笑嘻嘻地打趣带鱼。

带鱼张了张口,啥也说不出来。

当跳蚤从她们身旁经过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对带鱼说:“宇智波带鱼,你要请我吃大餐,要不然咱俩没完!”

带鱼下意识反驳,“凭什么呀?又不是我写的单章!”

跳蚤忽然对她眨了下左眼,压低声音说:“要不我请你吃大餐呗?就当安慰安慰我了?有点同情心行吗?”

带鱼:“……”

二丫忽然扑哧一笑,拿肩膀撞了下带鱼,笑道:“还不明白呀?你笨死了!跳蚤这是想追你呀!他这是在找借口请你吃饭呢!”

霎时,带鱼脸羞红了。

扭头就走。

跳蚤无语地看着笑嘻嘻的二丫,“就你聪明!你不说话有人当你是哑巴吗?”

二丫踢他一脚,“我就说我就说!谁让你刚才说请吃大餐的时候,没说请我?”

说完,她也扭头跑了。

剩下跳蚤一个人站在那里继续无语。

……

“新式月票求法3”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昨晚我又做了个梦,梦里我被一群黑衣人追杀,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梦里,别人的马有四条腿,我的马却只有两条腿……

最后我当然被追上了,一群黑衣人把我团团围住,用刀剑指着我,其中领头的一个光头对我厉喝一声:‘你这个废物!竟然还没冲上总榜前十,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弟兄们,剁了他!!’

无数刀剑向我劈来,我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抬手一摸,一头冷汗,弟兄们,我差点就被人砍死了……”

这是孙全在元月21日发的月票单章。

这一篇月票单章发出之后,天空没有异响、起点也没有崩溃,但是……两个小时后,总榜排名第十的《霸血》被爆了。

《不死龙戒》终于杀回总榜前十。

那一刻,电脑前的《霸血》作者白鸟相当无语。

他料到过自己可能会被《不死龙戒》爆掉,但他绝对没有料到对方是这么把自己爆掉的。

《霸血》的书评区。

白鸟默默地看着书迷们给他的安慰。

“水鸟!节哀啊!遇到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对手,你输得不冤,虽败犹荣,别灰心!哈哈……”

“我说出来你们可能也不信,就因为看了咸鱼今天的单章,我叛变了!我把两张月票投给了他,不过,水鸟老大,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心永远是你的!”

“作者君别难过,你不会寂寞的,我敢肯定那么骚的作者,总榜前面那几个大神也没几个能挡住的,很快就会有人来跟你作伴的,嘿嘿。”

……

白鸟黑着脸关掉《霸血》的书页,想了想,又点开《不死龙戒》的书页。

他将页面拉到书评区位置。

他看见那个起点知名的读者——六耳猕猴,又给《不死龙戒》打赏了5万起点币,价值五百块,钱倒是不多,但打赏的信息在书评区有红色字体的公告显示。

除此之外,白鸟还看见这个六耳猕猴也发了书评。

内容如下:“呵呵,你最近几天的单章写的挺有意思的,小小打赏鼓励一下,期待你新的单章,呵呵。——六耳猕猴”

“真是有什么样的作者,就有什么样的书迷……”

白鸟脸黑黑地骂了一句。

随后,他又看了几条这里的书评,他本来打算多看几条的,但看完那几条后,他忽然就关了《不死龙戒》的书页。

太气人了!

“报!!启禀大王,我军已斩下水鸟的首级,恭喜大王!贺喜大王!我们已经杀进总榜前十,今晚不会再有黑衣人追杀你了!——长尾猴”

“作者君!请继续你的表演!赶紧放出新式月票求法4!——黄天三钙”

“嘿嘿,我刚才去《霸血》的书评区冒充水鸟的书迷,写了一条书评,嘿嘿,估计能把水鸟气死!哈哈——皇乾坤”

……

也许是孙全这几天发的求票单章太骚了,QQ上给他发私信的书迷和同行越来越多。

有书迷催他快点发“新式月票求法4”;有书迷给他出谋划策,帮他写好一条又一条骚气满满的求票内容;还有书迷啥也不说,只给他发来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

同行们给孙全发的私信就更有意思了。

常给他发私信的小船这次也发来私信,内容是:“老孙!你这么搞,就不怕逼格全无吗?你现在是大神啊!你这么没有节操,你就不怕你的书迷脱粉?”

也有同行给他的私信里这么说:“我这两天一直在想——我一直扑街,是不是就是因为我没你们这些大佬不要脸?别误会啊大佬!我这不是在骂你,我是真的悟到了这一点,嘿嘿,我打算回头就学学你这个搞法,谢谢啊!”

还有同行给孙全的私信里这么写:“咸鱼!老实说你这本书我前期一直在追的,但在林二蛋的剧情结束之后,我就弃了,但最近因为你这几章牛逼的单章,我又回来了,我相信有很多书迷也都和我一样,因为你这几篇单章被吸引到,同为起点的写手,我只能说一声佩服!求月票都被你求出花来了!”

……

就连孙全的责编带鱼,也在这天下午给孙全发来一条私信。

私信内容是:“恭喜呀,终于又杀进总榜前十,嘿嘿,看来我之前相信你是对的!对了,还要感谢你呢!因为你最近的单章,有人请我吃大餐了,嘿嘿。”

孙全回复:“???”

他是真的没有懂,带鱼怎么会因为他的单章,有人请她吃大餐?那是我写的单章,就算请吃大餐,也应该是请我吧?请她算怎么回事?

带鱼回复:“嘿嘿,反正你只要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具体的,我要保密!”

信息末尾,她附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

不仅他们,这天晚上孙全上床的时候,袁水清钻进他怀里,笑吟吟地轻声问:“明天的求票单章你打算怎么写呀?想好了没?”

孙全:“……”

他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怎么感觉这几天大家对他单章的内容,比对他这本书的内容更感兴趣了?

我变成段子手了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