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一个请教、一个求加盟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那位高中时期的非典型学霸同学——乐超,在12月初,动手写网文了。

作为一名学霸,不管他典不典型,他都有一些好习惯。

比如他以前写作文的时候,就喜欢列大纲。

这个好习惯,被他延续到网文上,虽然第一次尝试写网文,但在正式动手之前,他还是详细列了一份大纲。

至于细纲?

抱歉!他都没听说过那玩意,自然是没有列的。

学生时代,老师让他们写作文的时候,只强调要列大纲,从来没提过细纲那玩意,因此,作文初次尝试写网文的萌新,他完全不知道大纲之外,还有什么细纲……

大纲成形的时候,他信心更足了。

大有一副:大纲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

然并卵!

真正开写第一章,只前面几百字,他就卡住了。

不是写不出来,而是写出几百字后,他回头去审视的时候,发现感觉不对,不是他想要的那种。

于是他删掉重来,一次又一次,就像一个被困在同一天的某个男主角,今天过完还是今天,总是迎不来明天。

他就这么卡在开头的那几百字,怎么写怎么不满意。

如是再三,他有点泄气。

眉头紧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这块料?

但这样的念头仅仅在他脑中闪了一下,就被他否决了,他想到了那个高中同学孙全——那家伙都能写出那样的成绩,没道理他能做到的事,我乐超做不到!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优势。

学霸对学渣的优势。

他乐超是学霸,而孙全……虽说以前在高中的成绩并不算很渣,但在乐超这个学霸眼里,那就是渣!

想到孙全,乐超就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登上QQ,找到高中的班级群。

并在群列表里找到孙全的名字,略微沉吟,就给孙全发过去一条私信。

……

孙全是吃过午饭后,打开电脑准备先放松半个小时,登上QQ时,看见乐超上午10点左右发过来的两条私信的。

第一条:

乐超:“老同学,还记得我吗?”

第二条:

乐超:“有点事找你,上线后记得赶紧回我一下,感谢感谢!”

字里行间的语气倒是还算客气,孙全对这位同学有点印象,虽然时间过去十几年了,但对方是学霸嘛!高中时班上的风云人物,孙全想不记得都有点难。

笑了笑,孙全给他回去一个带问号的表情。

跟着才打字问:“有何指教?请说!”

也就是许久没见的老同学了,如果是一般网友,他一般直接回过去那个带问号的表情就完了,每天码一两万字的他,不码字的时候,是能不打字就不愿打字的,实在是腻了,也累了。

很快,乐超就回了信息。

乐超:“呵呵,指教不敢当,就是有点关于写小说的疑问,想向您这位老同学请教啊!能抽空帮我解解惑吗?”

这条短信的末尾,乐超附了一个笑脸表情。

“哦?莫非你现在也在写小说?”

孙全略感意外。

乐超:“是呀!嘿嘿,不过我是刚入行,很多事都一知半解的,这不,上次听说你现在写小说写的挺好的,就想跟你请教请教了。”

孙全微微失笑。

说实话,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乐超的学习成绩,确实需要他仰望。

但说到写小说,在乐超面前,孙全还真敢俯视。

术业有专攻,可不是说说而已。

他孙全在这一行混迹十几年,学霸型的写手也不是没见过。

就他知道的,起点就有高校的教授在兼职写文。

所以,乐超这个高中时期的学霸,刚刚入行,能厉害到哪儿?

正是因为这样的心理,所以对于乐超话里的“请教”一词,孙全受之坦然,没觉得自己不配。

“行,你想问什么?说吧!”

孙全不知道的是——乐超看见他这么回复的时候,乐超的眉头皱了皱。

但乐超有一个优点——不耻下问。

他忍着心里的不适,把自己遇到的问题一一说给孙全,最后询问孙全是怎么回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而孙全看完乐超提的几个问题,却有点无奈。

因为从这几个问题里,孙全能感觉到乐超是真的刚刚入行,或者说还完全没有入行。

很多人对写网文有一个误解。

——以为写网文没有门槛,是个人,只要会写字,就能写,完全无门槛。

却不知道网文的门槛其实是在门里面,很多人入行写了几年,自以为是一个写手了,其实可能都还没看见门槛在哪儿。

乐超问的几个问题,孙全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太初级了!

比如乐超问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明明有大纲,却就是写不好第一章呢?”

这让孙全怎么回答?

难道要很粗暴地告诉他:“因为你是个菜鸟!”吗?

做人要有礼貌!

所以孙全想了想,问他:“你看网文几年了?大概看了多少本了?”

乐超回复:“以前无聊的时候,偶尔看过几本吧,最近也看了几本,你放心!我懂什么是网文!”

孙全笑容更加无奈。

只看过几本网文,就敢动手自己写了?

“我建议你还是多看点吧!至少先看个一百本左右,然后再写的话,可能会好一点。”

乐超:“真的需要看那么多吗?对了,你看过大概多少啊?”

孙全呵呵笑着,回复:“肯定比你看得多一点。”

至于具体多少,他没说,他怕乐超觉得他在吹牛皮。

……

两人你来我往,聊了大概二十分钟,孙全的房门忽然被敲响。

门外传来收银员张娟娟的声音,“老板!刘师傅找你,说是有事。”

孙全眨了眨眼,有点茫然,一时想不出“刘师傅”是谁,康师傅他倒是知道。

“哦,知道了,你让他进来吧!”

虽然茫然,但孙全还是对门外喊了一声。

他有点好奇刘师傅是谁?

未见,不见大桥。

房门被推开,孙全看见了刘广福。

原来张娟娟说的刘师傅是刘广福……

孙全哑然失笑,抬手跟刘广福打了个招呼,“哟,刘师傅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啊,来来!快过来坐!娟子!麻烦你去给刘师傅倒杯茶!”

门口的张娟娟应了声,噔噔地下楼去了。

而刘广福勉强挤出一副笑脸,点头哈腰地快步走过来,一边过来一边掏出一包硬盒芙蓉王。

孙全好笑地瞥了眼他手里的烟盒,他记得刘广福以前不抽这么贵的烟,最近估计也舍不得抽。

那这盒芙蓉王就很可能是刘广福今天特意买的了。

“我这边有点事,今天就聊到这儿吧!回聊!”

孙全随手给乐超发过去这条信息,就不再管乐超怎么回复。

笑呵呵地接过刘广福递过来的香烟,就伸手示意刘广福坐。

刘广福连道两遍谢谢,才在孙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

“刘师傅今天找我有事?”

孙全真有点好奇。

他还记得刘广福离职的时候,跟他闹得有点不愉快,几个月了,也就前些天偶然撞见过一次,他还以为以后大概率几年都见不到刘广福了呢!

根本没想到刘广福今天会忽然登门,姿态还放得这么低。

刘广福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笑容就透着尴尬,孙全见他几次欲言又止,都替他着急,失笑一声,孙全:“刘师傅,有什么事直说好吗?呵呵,只要不是对我表白,你想说什么都行!”

“呵”

刘广福被逗得笑了下,倒也放松了些,微微低头避免与孙全对视,吞吞吐吐地说:“我、孙老板!其实、其实我今天来是想……是想问问我……我能不能也加盟你的店?呃,加盟费我一分不会少的,真的!”

“加盟?你要加盟我的店?”

孙全再次感到意外。

刘广福抬头与孙全对视一眼,脸色有点窘迫,但还是点了点头,“对!您看……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孙全忽然觉得有意思了!

微微笑着,后背靠到椅背上,上下打量着刘广福,好奇问道:“怎么突然想加盟我的店了?外面能加盟的餐饮店应该有不少吧?呵,能跟我说说吗?”

刘广福笑容有点复杂,“当然!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对!外面能加盟的店确实有不少,但……怎么说呢?大部分加盟店需要的投资我都给不起,其它不需要多少投资的加盟店,我、我也没什么信心能做起来,我、我最近去看过几家你们的加盟店,生意都还挺好的,而我以前毕竟是在你这里上班的嘛,做熟不做生,我相信如果您能允许我加盟的话,有真正的配方给我,我应该能做的好……”

说到这里,刘广福再次赔着笑脸问孙全:“孙老板!您看……您能给我这个机会吗?以前如果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今天在这里我跟您说声对不起,请您原谅我,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行吗?

孙全看着刘广福赔笑的脸,念头在脑中转了转,呵呵笑了声,微微点头,“行啊!只要加盟费给到位,我当然欢迎你来加盟!生意嘛!我既然在发展加盟店,自然没道理允许别人加盟,就单单不允许你,呵呵,对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