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没得商量、我不同意!(感谢盟主小哲夫)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饭后。

回去的车上,孙全开车,袁水清坐副驾驶,没有第三个人。

袁水清放松地靠在座位上,闲聊的语气问:“那个蔡亚男好说服吗?你是怎么说服她的?”

孙全笑笑,“主要还是承诺的工资待遇打动她了吧!她是学体育专业的,明年实习的工作本来就没什么底,我给她画了一个大饼,她就心动了,呵。”

“画饼?”

袁水清蹙眉,“你怎么画的?”

孙全:“我就是个比喻,其实也不算忽悠她,我说只要她保护好你,待遇方面绝对不会亏待她,还承诺会给她仅次于咱们公司副总的待遇。”

袁水清眉头蹙得更紧了,“你这承诺是不是太大了?以后邝龙飞和罗娜的利润分成拿到手的钱应该会越来越多,你拿他们的待遇承诺给她?”

孙全摆手,“没有!邝龙飞的分成比例比较高,我没拿他作比较,罗娜那里……也没事!我说的是仅次于,可没说比肩公司副总,具体的工资待遇,你回头跟她谈吧!暂时也不用给太高,先给个三四千应该就差不多了,以后每年给她涨一点吧!等咱们公司壮大以后,到时候也无所谓了,到那时就算一个月给她一两万也没问题,相比其他人的工资,可不就是仅次于公司副总吗?嗯?”

袁水清不知道孙全在说一两万的时候,已经预见几年后,钞票会大幅贬值,因此当她听他说以后可以给蔡亚男一两万的时候,她皱眉反驳:“你说真的?现在给她三四千……我不反对,但以后给她一两万,你觉得给我配一个工资这么高的保镖有必要吗?”

孙全伸手过来拍拍她手臂,笑着安慰:“我都说了是等公司壮大以后,又不是说现在,再说了,如果她的工作够尽职,那她在你身边就是身兼数职,司机、工作助理、生活助理,还兼着保镖呢!等于把她整个人都卖给你了,给她工资高一点,不应该吗?”

袁水清:“……”

轻叹一声,袁水清微微苦笑,“你呀!早知道你给她承诺这么高的待遇,我就不同意你聘请她做我保镖了,我哪需要那么贵的保镖?”

孙全轻笑,又抬手拍了拍她手臂,“安啦!今天她的身手你也看见了,由她每天跟在你身边,至少能让我安心,我觉得很值!”

袁水清斜睨他一眼,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

这天之后,公司管理层人员招聘这一块的工作变得顺利起来。

覃老师帮孙全推荐的其他人,也不用孙全去试菜,一个个主动前来应聘,没几日就完成了招聘工作。

游四海继续在渔夫码头上班,店长聘请的是黄惊奇,这一块不需要动。

28岁的白玉凤,担任公司招商部的部长,接手公司招商加盟这一块的工作,为邝龙飞大大减轻工作量。

33岁的罗闻,担任人事部部长,负责公司人事方面的工作,比如每一家分店开设,所需的厨师和服务员,都将由他来提前将人员招聘到位。

29岁的伍一鸣,担任公司行政总厨,负责传授加盟商菜肴方面的技术,以及监管公司各分店和加盟店的菜肴质量。

34岁的屈彬,负责公司的宣传和后勤工作,给他的头衔是宣传主管和后勤主管的双职位。

这些人在等级上,是次于邝龙飞和罗娜的。

在待遇上,孙全这次没再很大方地给予利润分成,而是采取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年终奖的模式。

对此,袁水清向他提出过意见。

“咱们这次招聘的这几人,在学历上,都不低于邝龙飞和罗娜,在工作经验上,还比邝龙飞和罗娜更丰富,咱们让他们职位和待遇上,都低于邝龙飞和罗娜,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呀?”

这确实是个问题,孙全心里也清楚。

而他的回答是:“邝龙飞和罗娜,一来是公司元老,二来,他们都是我的同班同学,咱们公司有现在的规模和成绩,主要都是他俩努力的结果,呵,你忘了?邝龙飞来之前,咱们公司还没影呢!当时就一家老店,罗娜来的时候,公司也才刚刚创立吧?

所以,现在加入公司的这些人,就算能力再强又怎么样?一进来就比肩、甚至超过邝龙飞和罗娜?不可能的!

再说了,我和邝龙飞、罗娜的同学关系,由他俩担任公司的副总,我更放心!

至少目前是这样!

至于以后嘛,看他们各自的表现了,真有那能力特别突出,又值得咱们信任的,到时候再提拔一两位副总也不是不能考虑!反正暂时就这样吧!他们谁要是待不下去,走人没关系啊!没有哪个公司的人员是不流动的,咱们再招就是了!”

孙全的理由说服了袁水清,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

在人员全部招聘完成的第二天晚上,邝龙飞忽然约孙全去喝酒。

地点又在一家烧烤摊。

为什么用“又”来形容?

因为他俩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烧烤摊上谈事。

而这次略有不同,孙全在一家常去的烧烤摊找到邝龙飞的时候,发现罗娜也在,并且他俩已经点了一桌子吃的、喝的,更过份的是他俩竟然已经吃上了。

孙全挺意外,笑了下走过去。

随手拉开一张塑料凳坐下,看了看邝龙飞,又看了看罗娜,笑道:“什么情况啊?今晚是咱们老同学聚会吗?也不对啊!如果是老同学聚会,大宝也和你们住一个小院,他现在应该也在吧?嗯?”

罗娜抿嘴忍笑。

邝龙飞张嘴一口撸尽一串羊肉,嘴巴鼓鼓地嚼着,随手从脚边抓了一瓶啤酒放在孙全面前,笑着摇头,含糊不清地说:“大宝是你的死党,今晚不叫他!就我和罗娜有点话想跟你聊聊,啤酒自己开啊!别以为你现在是我老板,就指望我给你开啤酒,没门我跟你说!现在在这里,没有老板和员工,只有班长和老同学!嘿嘿。”

“扑哧”

罗娜失笑出声。

孙全也笑,咧着嘴拿起啤酒扳子自己打开那瓶啤酒,举瓶跟他俩示意,“行!你是班长你说了算!来!咱们先走一个,有事待会儿再说!”

邝龙飞:“行!”

罗娜:“好吧!我奉陪。”

三只酒瓶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三人都咕噜咕噜喝了两口。

放下酒瓶的时候,邝龙飞招呼孙全和罗娜尽管吃,说今晚他埋单。

一番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之间,一桌烧烤慢慢被消灭大半,一箱啤酒倒是还剩了大半箱,孙全和邝龙飞都不是嗜酒的性子,罗娜是女生,喝得本来就斯文,量也不大。

再次碰瓶之后,又喝了口啤酒,放下酒瓶、伸手拿烤串的时候,孙全随口问:“说吧!你俩今晚摆这出鸿门宴,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我听着呢!”

罗娜对邝龙飞抬抬下巴示意,“老邝,还是你来说吧!我授权你做我的代表。”

邝龙飞给她比划一个ok的手势,也不客气。

目光看向孙全,呼了口气,说:“孙全,我跟罗娜商议过了,要不……你给我们都降降职吧!待遇也给我们减一点,真的!这不是我们假意试探你,是我们商量好的真心想法,你考虑一下?”

一串刚凑到孙全嘴边的烤韭菜忽然停下,孙全诧异抬头,望向邝龙飞,发现邝龙飞表情诚恳,然后他又望向罗娜,发现她正斯斯文文地吃着带壳的盐水毛豆,豆粒吃完,毛豆壳被她随手放在桌上,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此时是微笑的,这证明邝龙飞刚才说的话,真的也代表了她的意思?

孙全皱眉想了想,忽然放下手里那串韭菜,伸手从怀里掏出烟盒,递给邝龙飞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

抽了两口,他眉头依然皱着,又看了看他俩,忽然失笑一声,歪着头问他们,“不是!你俩这是给我唱哪一出啊?我只听说过有人要求老板给自己升职加薪的,还真没听说过有人嫌自己职位太高、工资太高的,你俩确定你俩现在大脑是清醒的吗?不是在说醉话?”

罗娜失笑。

邝龙飞也笑,一边笑一边摇头,“没有!孙全,我们真的商量好了,你还是考虑一下吧?”

罗娜嗯了声,附和一句:“对!仲谋,我们是同学,也正是因为我们和你是同班同学,所以才跟你提这个,我和老邝得知进退。”

“知进退?”

孙全注意到她话里最后这三个字,似乎有点明白了,但又不确定自己明白的对不对,所以他眉头皱得更紧了。

邝龙飞:“对啊!原来公司不大,管理层就咱们几个,倒也没什么感觉,但你最近招聘的几位师兄师姐,哪个不比我和罗娜工作经验丰富?我和罗娜呢?才毕业一年多而已,我俩现在都觉得我们没资格领导那几位师兄师姐,真的!这是我们的真心话,也是为了咱们公司的前途着想,而且,咱俩现在的工资也确实太高了,我们拿的都不踏实,所以,给我们把职位和工资都降一降吧!对公司、对你、对我、对罗娜,对谁都好!”

孙全失笑。

忽然抬手,“打住啊!就在这里给我打住!你们的意思我懂了,但没得商量!我不同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