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蹭外快的蔡亚男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刚起床,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准备洗漱的时候,忽然听见邝龙飞跟他打招呼:“孙大老板!早啊!昨晚睡得好吗?”

大上午的,忽然听见邝龙飞的声音,孙全下楼的脚步就顿住,循声望去,看见邝龙飞斜靠在楼梯口的门框上,笑呵呵地对他挑挑眉。

孙全微微失笑,一边继续下楼,一边随口问:“你怎么来了?这一大早的,没事干吗?”

邝龙飞从怀里掏出烟盒,递一支给孙全。

孙全摆摆手,“大早上的,不想抽!有事?”

说话间,孙全走到盥洗台前,耷拉着眼皮,又打了个哈欠,拿牙刷挤牙膏。

邝龙飞悠然点了支烟,眯眼抽了一口才说:“你的阴谋诡计,我帮你执行的差不多了,那个姓颜的没什么特别的背景,就是家里开了个修车行,外面可能还结交了一些有点钱的狐朋狗友,黄老板……唔,那家伙叫黄惊奇,他那里我今天早上也去把他搞定了,就等着你这个幕后大佬去签约付钱了。

呵呵,怎么样?看在我这么勤快的份上,我早餐还没吃呢,要不要请我吃顿好的?嗯?呵呵。”

正在挤牙膏的孙全听完,有点意外,扭头看他两眼,笑了下,“可以啊!班长果然是班长,这执行力没得说!早餐是吧?行啊!想吃什么?等下我请你吃到撑!”

邝龙飞又抽了口烟,懒洋洋地说:“广式早茶吧!听说那个丰盛,早就想尝尝了,正好!最近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广式早茶,生意很好,待会儿咱俩杀过去?”

孙全已经在低头刷牙,闻言嗯了声。

等他洗漱完毕,上楼换了身衣服,下楼后就和邝龙飞出发。

他开车,邝龙飞指路。

大概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一家规模尚可的广式早茶店,这里的早餐果然丰富,什么广式蒸饺、蒸排骨、蟹黄包等等,其种类之多,令人发指。

当然,也确实很美味。

两人点了一堆,边吃边聊。

孙全:“学校散打社你去过没有?”

邝龙飞:“放心吧!早就去过了,找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他们的副社长,战斗力应该没问题。”

孙全嗯了声,低头喝了口糯软的白米粥,随口吩咐:“回头通知他们吧!让他们过来报到,先跟着你!你到哪儿让他们跟到哪儿。”

邝龙飞抬眼看他一眼,有点意外,“真的要用他们?”

孙全夹了一只香喷喷的蟹黄包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微笑,“有备无患!我们不做疯狗,但要预防被疯狗咬!”

邝龙飞莞尔,点头,“行,放心!”

孙全又夹了块粉蒸排骨放嘴里,嘴巴没怎么嚼,就噗一声吐出一截骨头,这排骨显然是蒸的酥烂了。

看他享受的表情,似乎也很美味。

“通知那个姓黄的,今天3点签约!然后你再想办法,在下午2点半的样子,把消息透露给姓颜的。”

“这?”邝龙飞停下筷子,眉头皱起,“你确定?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孙全又夹了只蒸饺放嘴里嚼着,目光与邝龙飞目光相接,“你觉得如果咱们今天顺利签约了,回头姓颜的就不报复咱们?”

没等邝龙飞回答,孙全笑了下,“所以,与其一直防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报复,咱们还不如就在今天,引蛇出洞,只要咱们手里有棍子,怕什么?”

邝龙飞皱眉与孙全含笑的眼睛对视着,微微摇头,叹道:“以前在学校真没看出来啊,你做人这么绝的?”

孙全低头继续吃东西,语气平静,“绝吗?只是防患于未然,咱们这次既然决定截胡,顺便给你出气,那就得预防对手狗急跳墙,既然出手了,就要尽量考虑周全一点,能提前扼杀的危险,为什么不提前扼杀?”

邝龙飞没再说什么,只是竖起一根大拇指。

……

中午。

M大学散打社的训练教室,一男一女两人正在嘭嘭地打着沙包,两人中间隔着两只空的沙包,由此判断,这两人应该不是一对人形鸳鸯。

男生健壮,出拳出腿都很有力。

女生……有点不像女生,怎么说呢?

她皮肤挺黑的,黑得发亮的那种,五官倒是不丑,就是眼睛稍微有点小,显得比较狭长,身高大概一米七出头,出拳出腿的力道也不小,每一拳、每一脚击打在沙包上,都发出嘭嘭的闷响,而沙包摇晃的幅度,甚至比不远处那男生的沙包摇晃的幅度更大。

黑红相间的拳手短裤下,露出来的两截小腿,那肌肉绝对能令9成以上的男生汗颜。

黑色的弹力背心下,露出来的小腹,也清晰可见一块块腹肌。

她真的是一个女生?

应该是的!

因为她身体的曲线还算明显,只是剪着一头酷似男生的短发。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换衣凳上有手机铃声响起。

正在练拳的男生循声望去,皱了皱眉,停止练拳,呼了口气,走过去。

同样正在练拳的女生却只冷淡地瞥了一眼,仍然练她的拳,此时,她已经练得浑身汗津津,但她似乎没累。

不远处,男生已经接通电话。

“喂?啊?今天下午就去报到?几点?现在?对了,到底多少钱一天,你跟那人谈好了吗?200?行行,那我现在回宿舍换身衣服,就过来跟你们汇合!嗯,放心,很快!”

接完电话,男生笑着拿起擦汗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上、脖子上的汗,随手拿起自己的外套,转身就走。

而那边本来正在认真练拳的女生,却忽然停下来,对着男生的背影问:“陈鹏!你们接的那个活,能算我一个吗?”

正大步离开的男生闻言驻足,诧异回头,“什么?”

女生:“我说!你们最近接的那个活,能算我一个吗?钱少点也行。”

男生——陈鹏哑然失笑,“你听说了我们接的活?”

女生点头。

陈鹏想了想,“我说了不算,这样吧!我现在给你打个电话问问侯建,这活主要是他接的,他要说行,就算你一个!”

女生点头,嗯了声,表情比较生硬。

陈鹏也没走远,就站在那里,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哎!侯建,我刚才在练拳,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蔡亚男听见了,她让我问你,这次的活能不能算她一个?她也想去挣点外快,对对,行啊?好好!那我叫上她,哎!好!我们很快就来。”

电话结束,陈鹏对那女生扬了扬手机,笑道:“行了!侯建答应了,我们马上要去校门口集合,你想去的话,快点回去换身衣服吧!随便换一身方便动手的便装就行!”

女生,也就是蔡亚男点头,挤出一点笑容给他,“行,那就这么说!”

……

一辆面包车停在M大学的校门旁边,邝龙飞坐在副驾驶座上,降下车窗玻璃,右手搭在车窗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窗台,开车的是公司最近招的一个小伙子,每天主要工作就是将董川烧好的几道菜,一一送去各个分店。

这一趟是被邝龙飞临时叫过来的。

小伙子话不多,他看了看副驾驶座的邝龙飞,见邝龙飞似乎在走神,他就没敢搭话,也没敢出声,只是悄悄打开车门,下车透气。

几分钟后。

三男一女,四个气质异于一般学生的学生,在出校门后,一番张望,就快步向这边走来。

领头的正是那天邝龙飞去散打社,第一个上来跟他搭话的男生。

“师兄!我们来了!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一来到副驾驶门前,看见邝龙飞,这男生就笑着跟邝龙飞打招呼。

邝龙飞嗯了声,本来散乱的目光恢复焦距,凝聚有神,随意瞥他们一眼,摆摆手,正要示意他们上车,到嘴边的话,却因为忽然看见三个男生后面的蔡亚男而堵在喉咙口。

邝龙飞此时的表情有点诧异,指向蔡亚男,问:“她是谁?侯建!我记得我们谈的时候,没有女生吧?”

刚才跟他打招呼的男生——侯建,闻言嘿嘿一笑,凑近邝龙飞,低声说:“师兄!你别看她是女的,其实很能打的,咱们散打社敢说能稳赢她的,估计也就咱们社长了,我都不一定是她对手,嘿嘿……不过,她家条件可能不大好,一直找各种机会在外面兼职挣钱,但你也看见她的样子了,一般女生能轻松兼职的清闲工作,人家都不要她,你看……嘿嘿,师兄,你就当做好事了,算她一个呗!不行的话,把我那份钱给她也行。”

邝龙飞皱着眉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们后面的蔡亚男,无奈点头,“行吧!那就算她一个吧!都上车吧!记得告诉他们,一定要听话,我们没说动手之前,绝对不能动手!”

侯建双手合十,“谢谢师兄!放心吧!我早叮嘱他们了。”

邝龙飞摆摆手,于是,侯建招呼陈鹏他们上车,蔡亚男这个蹭外快的也沉默着坐进车里。

刚坐进车厢,几人就忍不住捂嘴、捏鼻子。

“什么味啊?这都是……”

陈鹏闷声闷气地问,眉头已经皱成一个“川”字。

另一个男生同样紧紧捂着口鼻,瓮声瓮气地说:“我闻到了红烧鸡、排骨的味道,但我肯定绝对不止这两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