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写小说的都像你这么坏吗?(10月5000月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不行!绝对不行!60万太低了,我这四个店面就不止60万了!更何况我这店里的生意,你们今晚也看见了,多好的生意啊!你们接手就能赚钱,要不是债主逼得紧,打死我我也不可能把这店脱手!80万!最少80万!”

包厢里又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包厢外驻足倾听的孙全,听到这番话,眉头微动。

心里估计此人应该就是这渔夫码头的主人黄老板了。

最重要的是孙全从这番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似乎这四间店面,并不是黄老板租的?而是他本人的产业?

如果这是真的,那颜诚和唐唐开价60万买这店,还真是十足的趁火打劫啊!

这边的房价,孙全目前不是很清楚,但他估计应该不会很便宜,因为这里的夜市生意很好,虽然这四间店面只有一层,是平顶房,但既然这里的夜市生意很红火,那一个门面卖十几万,应该不难。

所以,黄老板刚才说他这四个店面就不止60万,应该是没毛病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听颜诚的话,似乎目前想买这店的人都清楚黄老板的窘境,都在杀黄老板的价。

“有点意思……”

想着这些,孙全轻笑着,抬手摩挲着下巴上的胡渣,若有所思。

这包厢的隔音效果这么差?

孙全伸手按了按包厢的墙壁,发现竟然是用三合板做的,按着竟然还有弹性?就表面粉刷了一层腻子粉和油漆,怪不得隔音效果这么差。

他忽然听见包厢里有匆匆的脚步声往门口这边走来,孙全回头看了眼身后,赶紧退回去四五米。

脚步刚刚站定,就看见一个脑袋大、脖子粗、个子不高,有着一个大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气呼呼地从包厢里出来,出门的时候,重重摔上包厢门,嘴里还骂骂咧咧:“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小东西!老子就不信了就没人出更高的价!马勒戈壁的!!”

孙全听他骂的有趣,差点被逗笑。

他站在走廊里等了一会,竟然没看见颜诚和唐唐从包厢里出来,这两人莫非还要吃饱喝足再走?

想了想,孙全又回到那包厢门外,侧耳倾听。

隐隐听见里面两人说话的声音。

颜诚:“别急!这姓黄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回头我再给那几个债主送点好处,这姓黄的硬不了几天!”

唐唐:“不会被别人抢了先吧?”

颜诚:“谁啊?我借他几个胆!”

唐唐:“你有把握就好……”

……

孙全又笑了笑,这颜诚底气倒是挺足的,就是不知道他是真有底气,还是在唐唐面前吹牛皮?

背后竟然还有小动作?

……

就在这时,刚才从颜诚他们包厢出来,去往前厅的黄老板又走回来,脚步匆匆,经过孙全身边的时候,还斜眼瞟了眼孙全。

孙全回以微笑。

而黄老板则回以冷笑。

孙全心下无语,都是秋天的蚂蚱、蹦跶不了几下了,还这么嚣张呢?

微微摇头,孙全不疾不徐地走回自己的包厢,继续陪覃老师和袁水清吃饭。

话说,游四海亲手给他们做的几道菜,还真的挺不错的,一道水煮肉片,被他做的麻辣鲜香,滋味十足,肉片却又相当嫩滑。

一道香菇青菜,以孙全的眼光来看,挑不出什么毛病,这道菜很简单,但简单的菜能不能炒好,才是显工夫的地方。

他是学烹饪出身的,从这道菜焯水后的质感和颜色、翻炒后的入味程度,以及芡汁的包裹和芡汁表面淋的那一层薄薄的明油……各个方面,孙全都挑不出毛病。

如果游四海平时炒每份素菜都有这样的功力,那他孙全只能说佩服。

因为以他自己的厨艺,偶然能有这样的发挥,但要他每道菜都能发挥出这样的水平,他是不行的。

还有那道地三鲜,孙全看得出来这道菜是过了油的,但过油的时候,油温和过油的时间,明显也掌握得恰到好处,味道调的也好,控油控的也不错,他见过很多饭店用过油的手法做出来的菜,吃完之后,盘子里都会剩下不少油,而游四海做的这份地三鲜就没这种毛病,吃完之后,盘子里只剩下薄薄一层余油。

桌上还有其它几道凉菜,孙全就懒得评价了,因为他清楚凉菜不可能是游四海做的,厨房里是有分工的,一个厨师长就算照顾熟人,也不可能去给人做冷菜,除非熟人特别要求。

“怎么样?你这师兄的手艺,你还满意吗?”

覃老师笑吟吟地问。

孙全挑起一根大拇指,“顶呱呱!比我强多了!”

覃老师和袁水清都笑。

覃老师:“不错,你还知道谦虚!不过这也是事实,别说你,游四海现在的手艺,不比那些竞技类菜肴的话,咱们系里那几个烹饪老师,还真比不过他!”

孙全含笑点头。

随后,他仿佛随口闲聊的语气,“覃老师,咱们市有什么姓颜的大人物吗?”

覃老师皱眉,“姓yan的?什么yan?严厉的严?还是阎锡山的阎?”

孙全微笑,“都不是!是颜色的颜!”

覃老师:“这……”

覃老师苦笑摇头,“你这还真把我给问倒了,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老师我了?我又不是混官场的,哪知道咱们市有没有姓颜的大人物?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袁水清也好奇看着孙全。

孙全笑容不变,“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撬班长墙角的那家伙好像姓颜,我感觉那家伙优越感挺强的,所以就想打听一下那家伙的背景,就是随口一问。”

覃老师有点无语,摇摇头说:“你就算了吧!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再纠缠不放,再说了,邝龙飞现在可能也不想再纠缠了,你别没事找事了!”

“行!我听您的!”

孙全含笑答应,态度很好。

……

但这天晚上回去后,他却打出去两个电话。

他本来想打个电话问唐欣的,他相信唐欣应该知道颜诚的背景,毕竟她是唐唐的亲妹妹,但这个念头在他脑中闪了一下,就被他排除,一来他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唐欣跟她姐姐的关系。

二来,唐欣之前对他有点意思,现在他们好不容易井水不犯河水了,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至于他打出去的那几个电话,分别都打给了谁?

一个是他大学同班同学,是M市本地人,但毕业后,去了外地,重生前,孙全和他早就断了联系,但前段时间,他们在同学群里又聊了不少话,算是重新恢复联系。

孙全隐约记得那家伙的姐夫好像在本市当一个什么副科长?

他记不清了,但他确实记得那家伙曾经吹过他姐夫。

另一个电话,他是打给在他店里兼职的一个学妹,之前覃老师问他店里招不招兼职的学生?能不能给他的学弟学妹们提供一个实习的机会。

他提供了,这么长时间下来,有两人估计是吃不了兼职实习的苦,辞了职,但之后覃老师又安排两人进来。

孙全今晚联系的就是目前还在他店里兼职的一个学妹。

他记得这位学妹虽然不是本市的,但他偶尔和他们一起吃工作餐的时候,好像听她说过她家也有一个什么亲戚在本市当官,而这也是她报考本市M大学的一个重要原因。

……

次日。

孙全收到回音,他那位同学和那位学妹,都没打听到本市有什么姓颜的大人物。

至此,孙全稍微放下心来。

想了想,又打电话把邝龙飞叫过来。

当面把偶遇颜诚和唐唐的事跟他说了,刚听孙全提到唐唐,邝龙飞就抬手阻止,“孙全!你别跟我提她了行吗?我现在不想再听到她的名字!真的,一点都不想!”

孙全笑了笑,又把那天晚上他听到的事跟邝龙飞说了。

说完,他笑吟吟地看着邝龙飞。

他相信邝龙飞能领会他的意思。

果然,邝龙飞皱眉沉吟片刻,抬头问他:“你想截胡?”

孙全呵呵轻笑,“这是其中一个想法!”

邝龙飞疑惑,“还有另一个想法?”

孙全嗯了声,“如果截胡不成,咱们也能哄抬价格,让撬你墙角的那个家伙多花一笔钱,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干不干?”

邝龙飞与孙全对视着,双眼微眯,瞳孔微微收缩。

孙全目光含笑,也不着急,就那么与他对视着。

片刻后,邝龙飞嘴角一翘,“你想怎么搞?需要我做什么?”

孙全凑近他,鬼鬼祟祟地跟邝龙飞说了一些什么。

这个过程中,邝龙飞不时点头,偶尔也疑惑地询问两句,等他俩密谋完,邝龙飞起身就走,留下一句:“孙全!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阴啊!写小说的都像你这么坏吗?”

孙全坐在电脑前面没动,笑呵呵地回答:“别这么说!兄弟,我这不也是帮你出气嘛!你要是不想报仇,你可以不去啊!我不勉强的。”

邝龙飞没接这话,就那么头也不回地走了。

……

而这天晚上,邝龙飞就出现在渔夫码头的店里,并且进门后,直奔吧台,对吧台里的收银小姐说:“我找你们黄老板!黄老板在不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