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默默准备的时光(求月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go-->晚上。

二楼的小房间里,孙全还在码字,与上午不同的是,他此时虽然也在码字,但电脑屏幕的右上角却有一个小小的视频聊天框,视频那头应该是一间宿舍,能看见蓝色的蓝色的床单、铁架床、白色的墙面,以及袁水清。

是的!他正在跟袁水清视频中。

但他没有说话,视频里的袁水清也没说话。

他俩在冷战吗?

答案是:NO!

真相比较残忍,对单身狗尤其不友好,他俩明明在视频,可却在各做各的,孙全在凝神码字,袁水清在那边靠着床头看书,这是她回科技大之前,孙全跟她约好的,每天晚上都通视频,一直通到其中一方睡觉为止。

有什么话,在视频开始和结束的时候说,视频中间要像无线电静默那样,彼此互不干扰,跟她提这个建议的时候,孙全是这么说的:“互联网时代,我们完全能做到天涯若比邻,反正网费都是包月的,不用白不用!”

袁水清大概是觉得挺有意思,于是她就同意了,然后就出现今晚这样一幕,视频两端,一个在码字,一个在看书,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彼此一直是零交流,但偶尔一抬眼看向视频框里的对方,却都会会心一笑,感觉对方就在自己身旁,陪着自己。

这个创意,其实不是孙全原创。

他记得很久以前,有一条新闻说两个学霸,分处在两座城市,两座大学,两人就这么天天视频,但他们通视频的时候,彼此都在认真学习。

嗯,那两个学霸是一男一女,所以他们之间令人羡慕的是爱情。

袁水清走之前,孙全忽然想到那条新闻,就毫无心理地拿来用了,而目前来看,效果良好。

新书的开头肯定是写不快的,孙全删删写写,偶尔停下来皱眉思索片刻,又或是更长的时间,一个白天他也就码出三章,除了第三章是三千字的章节,另外两章都是两千字的。

这相比他上个月码《我十项全能》的效率,可以说是相当的低了。

但相比多数网文作者来说,他这个效率又是相当的高。

网文圈一度极其流行的“黄金三章”的说法,可不是空穴来风,所谓的黄金三章,说的就是每本书的开头三章。

这三个章节几乎决定了一本书的生死。这个说法曾经被无数作者奉为真理。

于是,不计其数的网文作者,都花大量心思和精力在开头的三章上,几易其稿是常态,三个章节磨上几个月的人也不是没有。

不巧,孙全恰好就不是黄金三章的拥趸,他不信那套理论,但用心写好前面三章,却是他一直在做的。

他会用心,但不会套用黄金三章的标准写法,他骨子里就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更加厌恶把自己的文章写的跟别人雷同。

深夜11点多,视频里袁水清忽然传来声音,“孙全,你还在写呀?时间不早了,我想睡了,你还有多少要写?”

听见声音,孙全又打了几个字,才停下手,随手放大右上角的聊天框,笑道:“快了,手头这章大概还有几百字就结束了,嗯,那你先睡吧!我写完这章就睡。”

袁水清点点头,“行,那就这样,咱们明天再聊!”

孙全:“嗯,晚安。”

袁水清挥挥手,笑了下,也说了句:“晚安!”

随后视频就结束了,一点都不腻歪。

孙全点了支烟,提了提神,休息片刻就继续码刚才的章节,对他来说,这是平静而充实的一天,生活平静、心里也平静,充实的是他白天和晚上都在码字。

时间如逝水,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孙全的日子差不多都是如此在过。

手头的存稿足以应付《我十项全能》每天的更新。

他的时间和精力,基本都集中在《不死龙戒》的故事上,每天晚上都和袁水清开着视频,淡淡的温馨弥漫在彼此的心间。

然后,他放心她那么长时间都在另一座城市,在他没去过的一座校园里,那里也许有她的追求者,也许还有暗恋者准备在毕业前夕,向她表白。

但因为每天晚上都和她通着视频,他心里很踏实。

而她也不担心她不在的日子里,某人晚上出去乱晃,干一些令小朋友不能目睹,令整个社会都失望的事。

在这期间,孙全去参加了自己第六家分店的开业。

话说那天他准备开车去参加分店开业的时候,还出了一件糗事——因为他宅得太久了,他停在店门前的那辆捷达,电瓶竟然因为亏电,而打不着火,拧动车钥匙,发动机像死了一般,哼都不哼一声。

然后这家伙才想起来自己太久没用过这车了,电瓶里的电肯定都流完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临时打电话叫修车公司的人过来帮忙搭电,从另一辆车的电瓶上搭一根线过来,帮他把车子启动。

就因为这事耽误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差点导致他没能赶上自己第六家分店的开业,这事晚上和袁水清通视频的时候,跟袁水清说了之后,袁水清也哭笑不得,只能建议他以后没事开车出去遛两圈。

7月下旬的时候,袁水清终于参加完毕业典礼,顺利拿到毕业证,可她还是不能回来陪孙全,因为神行电脑培训学校也有暑假,虽然这学校暑假会开短期的成人培训班,但那种短期培训班,不需要袁水清去掺和。

而这个暑假,她说她要回去陪陪爷爷、奶奶,这理由让孙全怎么反驳?

爷爷、奶奶已经是她最亲的亲人,两个老人大概早就在盼着孙女暑假回去陪他们,他能跟两个老人争宠吗?

按下心里的失望,孙全表面上还在视频里笑着安慰袁水清,“没事!我最近正好忙得很,你现在过来我也正好没什么时间陪你,你就先回家待一段时间吧!等你待够了,给我打个电话,到时候我去开车接你!”

看看!这话说的漂亮不?

实际他也很需要别人的安慰。

空巢青年、独守空房的日子不好过啊!

“嗯,好!不过等我回家了,咱们每天晚上视频的时候,偶尔可能就不方便了,比如我奶奶或者爷爷突然要进我房间的时候,我到时候就要马上关上视频了,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呀!”

视频里,袁水清笑吟吟地给他打预防针。

孙全心里不爽,嘴上却应得很爽快,“没事!我理解!”

……

日子继续一天天过,随着袁水清回家,他俩晚上视频的时候,果然偶尔会出问题,她奶奶突然端切好的水果来给她的时候,她会突然关闭视频;孙全的高中同学、袁水清的表妹韩丽白天去她家,晚上赖在她家不走,跟袁水清睡一起的时候,他俩整完的视频都泡汤了;晚上有高中同学请她出去聚会的时候,他又要等好几个小时,才能等到她上线。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从来不说。

孙全不是宝宝,但他也不说。

在不能和袁水清通视频的夜里,他努力集中精神写《不死龙戒》的故事,然而,事实证明效果不是很好。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中了她的毒,而解药就是她本人,他中毒之深,已经到了药几乎一天都不能停的地步。

就这样,时间晃晃悠悠走完已经炎热起来的7月,孙全手边《不死龙戒》的存稿,也存到了21万多字。

他本来是准备两个月时间写这么多字的,没想到竟然一个月就写够了这个字数。

至于质量如何?

他已经仔细审读、修改过三遍,也将这些稿子发给袁水清看过一遍,袁水清成了他这本新书的第一个读者。

而她看完后,在视频里给他的观后感是:“我觉得写得不错了,我挺喜欢的,很有创意!也……”

说到这里,她蹙着眉头似乎在斟酌怎么形容,顿了数秒才继续说:“也挺诙谐幽默的,真的很不错!”

她夸的时候表情诚恳,不像说谎,可孙全却没敢全信,因为他当时脑中就闪过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学的一篇古文里的一段话。

那篇古文的名字好像叫《邹忌讽齐王纳谏》。

那篇古文他以前背诵过,所以还记得那段话是:“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这句话的大意是:老婆赞美我,是因为她和我亲密的关系;小妾赞美我,是因为怕我;客人赞美我,是因为有求于我。

这段话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身边和我们关系亲密的人,或者怕我们、又或者是有求于我们的人,对我们的赞美,是不能当真的。

所以,袁水清说他这本《不死龙戒》写的挺好,孙全持怀疑态度。

他不敢信。

“你新书存稿已经这么多了,你打算这本书什么时候发表呀?”

视频中,袁水清好奇问他。

孙全想了想说:“不急!我打算先发给出版社那边看看,看看那边的审核意见是什么样的,如果能顺利过了出版社那边的审核,我随后再发在网上。”

袁水清有点意外,“出版社?你是说正在出版你那本《我十项全能》的台莞出版社吗?”

孙全点头,“嗯,对!”<!--over-->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