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等我今年的生日(求月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两股战战是什么感觉?

当年语文成绩还算拿得出手的孙全知道这里的“两股”,是两条大腿的意思,今天他也终于切身体会到这两股战战的感觉。

越是往山顶爬,他就越发感觉自己两条腿在抖个不停,这让他脑中不仅闪过“两股战战”,还闪过“帕金森”和“胆小鬼”。

当着袁水清的面,他当然想表现自己的强大健壮,他不想两股战战,可不想有什么用?每个人不想的事情多了去了,最后不想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吗?

所以,他的丑态尽入袁水清的眼帘,她在偷笑,孙全确定她绝对在偷笑,但他没有羞愧,因为她也在两股战战,他在心里安慰自己:我俩的体质还是很般配的!

最后三分之一的山道,他俩几乎是休息半个小时,才能再爬五分钟。

这又令孙全想到记忆中曾经看过一本小说简介中的一句话:“充电五分钟,战斗两小时”,嗯,那是一本机甲类小说。

爬到最后,孙全忽然问:“亲爱的,你还能感觉到两条腿吗?”

袁水清微微摇头,“我是感觉不到了,你呢?也感觉不到了吧?呵。”

孙全也笑了,“要我背你吗?”

袁水清噗嗤一声笑出来,有气无力地向他摆手,“你、你别逗我笑……我、我真没劲笑、笑了……”

孙全看她的样子,像是要笑摊在石阶上,于是他继续耍贫嘴:“我也就是缺一根士力架,要不然绝对能背你!”

“shilija?什么东西?”

袁水清没听懂。

孙全眨了眨眼,才想起来现在好像还没这玩意,但他一点都不慌,写小说的,这点临机应变的能力都没有,还写毛的小说?

只见他面不改色地扯:“跟大力水手吃的菠菜差不多吧!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袁水清翻白眼都已经无力。

等两人好不容易爬上山顶,早已是夕阳西下。

倒也不错!因为这个时间点,他们站在山巅,可以看见壮美的落日景象,西天那边山峦起伏、层峦叠嶂,夕阳的余晖将每一座山峦上的层林尽染,都翻着温暖的淡金色,站在山巅的锁链栏杆处,两人并肩靠坐在一起,痴痴地望着这如画的美景,脑袋靠在孙全肩头的袁水清轻声说:“太美了……孙全,你知道吗?我现在真想咱们这辈子什么也不做了,就这么坐在这里看着这样的美景老去……你呢?”

孙全此时的表情也很柔和,有点近似老爷爷的那种慈祥,他也不自觉地放轻声音,但他说出的话却是:“那我也太亏了吧?我拼命挣了那么多钱还没花呢……”

袁水清拿脑袋顶了顶他脸,失笑轻斥:“你别这么煞风景好不好?我钱比你还多呢,我都没不舍得……”

孙全脸上笑容浓了些,但说出的话却是:“好吧!我不该那么俗,钱就算了,可我还是亏啊,咱俩还没入洞房呢!”

袁水清眼波流转,剜他一眼,悄悄掐他一下,“谁要跟你入洞房?你入山洞还差不多……”

孙全莞尔,但依然嘴贱,“把洞房安排在山洞,我也没意见。”

袁水清:“……”

事实再次证明:比不要脸,她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两人在山巅看落日,一直看到看不见落日为止,依然没有起身的意思,实在是太累了,双腿酸软,根本就不想起身。

“今晚咱们在山顶露营?”

袁水清一动不动地靠在孙全肩头问。

孙全:“没带帐篷。”

袁水清:“那怎么办呀?我可没力气再下山了……”

孙全:“坐索道吧!现在只有索道能救我们了。”

袁水清:“那……你扶我起来。”

孙全:“你推我一把,我没劲站起来……”

袁水清白他一眼,“你真没用!”

孙全:“谁说的?我还有劲!”

他龇牙咧嘴地努力站起,嗯,扶了一下她肩膀才勉强站起来,刚才还说孙全没用的袁水清,在孙全的拉扯下,第一次起身就一屁股跌坐回去,然后两人都笑了,这是她在他面前,最狼狈的一刻。

等两人坐着索道回到山脚,精神才稍微恢复一些,但也依然没什么劲。

袁水清:“你订好酒店了吗?”

孙全:“嗯,放心!这个没忘!”

……

晚上,一家古色古香的特色酒店里,二楼的某房间里,两人坐在阳台上的藤椅中,都是半躺半靠的姿势,欣赏着今晚的夜色。

也许是今晚的夜色真的很美,也许是因为这里是风景区的缘故,也可能是心境的缘故,反正他俩都觉得今晚的夜色很美,夜幕上,繁星点点,附近……灯火阑珊。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孙全每一次瞥向旁边藤椅里的袁水清,心里都蠢蠢欲动,可他的双腿却很老实地一动不动。

两人手里都端着一杯红酒。

“干一杯吧!”

孙全伸过酒杯示意,他手还能动,袁水清笑了笑,也将酒杯伸过来与他轻轻碰了下,两人先后抿下一口。

袁水清轻声说:“这么美的夜色……好像只在小时候见过呀,你呢?”

孙全嗯了声,随后无奈提议:“今晚我不想回我房间了,我现在毫无威胁,就让我留在你这里过夜好不好?”

袁水清嘴角翘了翘,瞥了眼他的双腿,忍着笑嗯了声,“行吧!就当照顾老弱病残了……”

孙全无奈加羞愧地闭上眼,再一次悔恨自己为什么要在自驾游的第一天和她一起爬山?爬山什么时候不能爬?有今天没明天了吗?爬什么鬼山……

袁水清:“孙全!”

她忽然轻唤他一声。

“嗯?”孙全微转眼珠,看向身旁的她。

袁水清:“你会一直……爱我吗?”

孙全注意到她此时目光盈盈地看着他,于是,他也终于转过脸,与她盈盈的目光对视着,放轻声音说:“会的!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袁水清微微笑了下,就那么看着他,就那么看着,眸中似乎有光在闪烁,片刻后,她将酒杯换到另一只手中,本来拿酒杯的那只手无声地伸过来,在他脸颊上轻轻摩挲两下,声音放得更轻了,“我记住了……你别骗我……我当真了。”

孙全笑了下,抬手捉住她抚在他脸上的那只手,轻轻啄了一下,闭了下眼微微点头,“这辈子……还有上辈子,我肯定都说过一些谎话,但我发誓,我刚才的保证是真心的!”

“可你说过男人的保证不能信……”

袁水清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孙全当时表情就凝固了,然后看着他表情的袁水清就笑得肩膀发抖。

情侣间共同出游,好像有一种神奇的效果。

——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们彼此,放眼望去,尽是陌生的景色、陌生的面孔,于是,两颗心会不自觉地越靠越近。

呃,如果出游的时候,相处不能融洽的话,彼此之间的矛盾也可能会被迅速放大。

所以,情侣共同出游之后,往往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要么感情更进一步,如胶似漆。

要么就一拍两散,分道扬镳。

很少有介于两者之间的。

孙全运气不错,一天下来,他在袁水清面前出过糗、丢过脸,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者说没有坏的影响。

这天晚上他还有幸和袁水清同床共枕,并且没像他昨夜梦见的场景那样被她一脚踹下床,但纯洁的程度却超乎他两辈子的想象。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能纯洁到这个程度,他俩同床共枕一夜,竟然像兄弟俩睡了一夜一样,秋毫无犯。

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入睡之前,他在心里悄悄告诉自己,等自己休息一夜,身体恢复了,明天早上再行动。

然并卵!

次日天明他醒来的时候,袁水清还在熟睡,他却依然有心无力,因为睡一夜后,他发现自己身上更酸更软了。

他差点就被自己气哭。

等袁水清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就越发郁闷。

事实上,自驾游的第二天,袁水清与他一般酸软无力,于是这一天他们哪里也没去,就窝在酒店房间里看电影。

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解决。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袁水清忽然说:“咱们该回去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孙全无奈叹了口气,点头同意。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在这里休养十天半个月再回去吗?

开车回去的路上,孙全悲哀地发现自己脚踩离合和油门的时候,腿都酸疼。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袁水清每次瞥向他的眼里都蕴藏着笑意,几乎笑了他一路。

简直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但孙全不得不忍,唯一能安慰他的大概也只剩下——这次出游,总算上了她的床。

把她送回神行电脑培训学校,帮她把行李箱搬回宿舍,临别时,袁水清总算忍住了笑意,上前轻轻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等我今年的生日……”

孙全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傻乎乎地问:“你生日的时候,想去哪里玩吗?”

(ps:还差8票,咱们新书月票榜第8的名次就要被人爆了,还有谁能帮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