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为什么要在第一天登山?(求月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天晚上,孙全开始收拾行李,因为袁水清答应了明天和他一起去自驾游,游玩大M市的山山水水。

6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所以孙全这行李收拾起来倒也简单,不需要带厚衣服,连牙膏牙刷、剃须刀什么的都带上,也没塞满一只行李箱。

这天晚上他睡得很早,时间刚过11点就睡了,对他这个夜猫子来说,11点左右睡觉绝对是很早了。

但,没卵用!

他已经习惯了晚睡,突然提前一两个小时上床,反而一点睡意都没有,大脑清醒的很。

眼睛虽然闭上了,脑子里却东想西想,想了很多。

比如上辈子他初见袁水清时的场景,他记得那天他从隔壁班窗外经过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袁水清那张脸的时候,那种惊艳的感觉。

比如他重生后,在火车站初见袁水清时,看见有人骚扰她,他想也没想就冲上去救下她时的画面。

还比如那天夜里,他和她在他店门前等出租车时,终于瞄到机会,一看见她的手从衣兜里拿出,他就抓住她手时,她那诧异的眼神,后来他才从她口中得知,那天晚上她只是因为夜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那只手从衣兜里拿出来,是准备拂一下头发的,结果,手刚拿出衣兜,就被他给抓住了,并且再也没放开。

还有很多,比如他第一次拥她入怀时,胸腔里那颗怦怦乱跳的心……

想着想着,他就轻笑出声。

他知道那是恋爱的感觉,他在她那里终于又找到这种久违的感觉,很美!如同一阵梦境,美得那么不真实,却又真实存在着。

其实,时至今日,他有时候仍然心存疑惑:她为什么会看上我呢?

他问过她,但她说的理由,他不是很信服。

但他也不想深究,他只要确定她确实喜欢他就行了,做人嘛!难得糊涂,也不是每件事都一定要搞清楚的。

或许,随着时间流逝,终有一天,自己会明白的。

关于接下来两天的自驾游,他脑海中自然也有所畅想。

他们会共同经历什么?彼此的感情是否能在这次自驾游的途中更进一步?

是否会有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情景出现?

是否有机会于某天清晨,在同一张床上醒来?

男人嘛!恋爱期间,总是容易会想入非非,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决定明天一起出游的前夜。

最后,孙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凌晨几点睡着的,梦里……他梦到关键时刻,自己被袁水清一脚踹下了床,于是他惊呼一声突然诈尸一般在床上坐起,坐起时,双眼迷茫、慌乱,扭头四顾,看清房间里的陈设,才松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

自嘲地笑着,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眉头微微蹙着,他不知道这次自驾游之前,自己忽然做了这么一个梦,到底预示着什么?

现实会如梦中一般?还是与梦里是相反的?

他不确定,心里多少有点没底,怕这次的自驾游,自己和袁水清的感情会出什么问题,坐在床上出神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早上6点37.

他深吸一口气,又吁出,赶紧起床穿衣。

虽然自己昨晚睡得不是很好,但今天要早点出发,时间太晚的话,等赶到景区的时候,估计午饭时间都要错过了。

……

出门之前,他给袁水清发了条短信——“亲爱的,我现在准备出发了,一会儿到你们学校,你要是看见这条短信,就收拾一下,带着行李在宿舍楼下等我,如果还没醒,那我到了你楼下再给你打电话!么么哒!”

将这条肉麻短信发出去的时候,孙全笑得有点贱。

话说,他重生前,对于某些人聊天中,喜欢用上“么么哒”、“萌萌哒”之类的词,是感觉相当恶心的。

但现在……

很显然,恋爱的酸臭味已经熏坏了他的脑子,曾经令他觉得恶心的词,现在用起来也一点都不觉得恶心了。

另一边。

袁水清其实早已起床收拾好了,正坐在窗边吃着吐司面包,喝着纯牛奶,这是她今天的早餐。

收到孙全这条短信的时候,她有点莞尔,眼角都弯了弯。

——“知道了,你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随手给他回了条短信,她继续吃着早餐。

当孙全将捷达开到她宿舍楼下的时候,一身黑衣黑裤黑鞋的袁水清,已经和她的行李箱站在楼下等着。

别说,一身黑的袁水清,别有一番特别的魅力。

她这身行头,明显是某品牌的运动装,纯黑的布料上,只有简单的几条蓝色条纹点缀,令她显得干练且神秘。

捷达停下,孙全满脸笑容地下车去帮她拿行李箱,袁水清左手抓着一只黑色背包,右手抓着一只相机,见他过来,她笑了笑,拿起相机就给他拍了一张。

“早上吃过了吗?”她一边低头看相机里刚抓拍到的照片,一边微笑问他。

“还没!这不等着跟你一起吃嘛!”

拉过她行李箱的时候,他说。

“我吃过了,我就猜到你没吃,我给你带了吐司和牛奶,上车再吃吧!在我包里。”

袁水清说着,笑吟吟地走向车门。

孙全也笑了下,也许是因为要出游,他明显感觉到袁水清今天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言笑随意,没平日里那么绷着了。

对此,他自然喜闻乐见,这个自驾游的开局,他喜欢。

……

“第一站去哪儿?”

上车后,她将几片吐司和牛奶递给他的时候,问。

“当然是飞凤山风景区啊!呵呵,你来M市这么久了,飞凤山那边还没去过吧?咱们M市最有名的可就是飞凤山,来M市实习这么久,你回去要是有人问你去过飞凤山没有,你说没去过,别人会不会笑你啊?哈!”

孙全一边答着,一边驱车掉头。

袁水清:“嗯,行!这两天我都听你安排,你大学是在这里上的,飞凤山,你应该去过的吧?”

“呵呵,恭喜你猜错了,我也没去过!”

孙全呵呵直笑。

袁水清:“……”

“你在这里上几年大学,都没去过,还好意思说我呢?”她哭笑不得。

“以前没钱嘛!你没听说过吗?有钱,哪里都好玩,没钱,哪里都不好玩!以前没钱,去飞凤山玩什么?玩自己?”

某人振振有词。

袁水清送他一个白眼。

……

作为一座旅游城市,M市的风景自然是不错的,银灰色捷达驶出市区之后,沿途湖光山色就不鲜见了,起起伏伏的山峦、溪水潺潺的溪流、溪流滩涂上,一群忽然惊飞而起的水鸟,青翠的山、蓝色的天空和天空上形状各异的白云……

偶尔还能看见一片片原生态的小山村,白墙黑瓦、斗拱飞檐……

开车的孙全看得心旷神怡,坐在副驾驶座的袁水清也神色愉悦,手里的相机不时抓拍几张前方的美景,车载音乐舒缓地飘荡在车厢内,给两人的这份视觉享受又添加了背景音。

“真美……”

又一次用相机抓拍几张相片之后,袁水清发出轻轻的赞叹。

孙全微微转脸,瞥她一眼,同样发出赞叹:“真美!”

不同的是——她赞叹的是美景,而他赞叹的是美人。

他是一个俗人,很俗的那种,如果这一趟旅途中,没有副驾驶座的袁水清,他多半是没心情欣赏什么美景的。

但有了袁水清,车窗外的一切景色,在他眼中,才变得美丽动人。

“咱们以后要是能生活在这么美的地方,那该多好……”

袁水清低头看着相机里的照片,轻声发出感慨。

孙全笑了下,“这简单啊!以后咱们挑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买一套房子就好了!到时候地点你选。”

袁水清转脸瞥了瞥他,笑而不语。

于是孙全那句已经到嘴边的“买一套山景别墅”的装13的话,没机会说出口来。

得!

他已经习惯了,想在她面前装一次13,总是那么难。

近午时分,捷达终于开到飞凤山风景区,车停在山脚下,两人都有点饿了,正好找了家特色菜馆进去祭五脏庙。

这家特色菜馆,主打的是野味,这样的菜馆在这里有不少。

两人点了这店里的几道招牌菜和一个菌菇汤,吃得还算满意,味道不算特别棒,却因为食材足够新鲜,而别有滋味。

祭完五脏庙,孙全去买了两张飞凤山的门票,带着袁水清就开始登山。

行李箱自然是没带的,只带着袁水清那只黑色背包和相机。

相机她拿着,背包当然是孙全来背,包里装了很多矿泉水。

初登山时,两人都挺轻松,袁水清频频用她的相机拍摄美景,孙全就像个公公似的,在一旁伺候着。

不时干点公公不可能也不敢干的事——突然在她脸上啄一个。

但……

登到半山腰的时候,两人腿都软了,袁水清拍照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孙全连啄她的兴致都没了。

只知道频频拿出纸巾给她、给自己擦汗,不时给她递一下水,他心里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自驾游的第一天就带她登山,这一趟山登上去,他晚上还有机会被她踹下床吗?

他甚至都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力气爬上她的床。

为什么不选明天再登山呢?

他心里不止一次地这么问自己,他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太没经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