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大纲成形(求月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老板!这姓刘的太不是东西!咱们不是还要开分店吗?等他把店开起来了,咱们就在他店旁边开一家分店,挤倒他!让他跩!”

瞿丽忽然凑近孙全,先是悄悄瞄了一眼厨房那边,随即就小声向孙全献计献策,一副和孙全同仇敌忾的模样,把孙全都听笑了。

“老板你笑什么?我是说真的!咱们只要在他店旁边开一家分店,保管他那新店必倒无疑!”

瞿丽见孙全失笑的表情,就有点儿着急,怕他没听进去。

但孙全却摇头说:“不用!真不用!我可没那么小肚鸡肠,冤家宜解不宜结,没那个必要!”

说着,他对瞿丽笑笑,点点头就上楼去了。

而真实的原因呢?

他没说出口。

他心里真实的念头是:如果刘广福真的学会了他这里的黄焖鸡、黄焖排骨和黄焖猪手的做法,那他即便去刘广福的隔壁开一家分店,也未必能挤倒刘广福的店,没意义。

而如果刘广福并没有真的学会他店里的那三道菜,那他去刘广福新店的隔壁再去开一家分店,就更没必要了,因为没有偷师成功的刘广福,即便把店开起来了,孙全也不觉得以刘广福的性格和为人,能把店里生意做的怎么样,完全不足为虑,因此他去他隔壁开分店,同样没有意义。

这样的道理,他是从多年扑街写小说的经历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重生前,扑街的那十几年,各种各样的同行他见的多了,有天赋惊人的,进步速度飞快;有厚积薄发的,潜力惊人;也有水平稳定如狗的,每本书都很稳定地扑街成狗……

关于写手间的故事,他也见过不少、听过不少。

走正路的有,走邪路的也有。

他见过一鸣惊人的新人,被成名多年的大神用盘外招打压,可是然并卵,那大神打压得了一时,却没办法一直压制那个新人,新书期一过,不再同时竞争新书榜了,那新人的新书立即一飞冲天,把之前还能压制他的那位大神的新书彻底比下去。

他也见过一些走狗屎运的作者,一本书卖了版权,就目中无人,到处嘚瑟,俨然一副成名大神的派头,但等到下本书、下下本书再出来的时候,立即被打回原形,扑得销声匿迹,再也没脸到处招摇。

类似的事情看多了,孙全慢慢就领悟一个道理:真有本事的人是压不住的,而一时走运,一时志得意满的小人也不必去理会,因为时间会把他打回原形,根本无需你出手。

所以,对于刘广福辞职开店一事,即便刘广福刚才辞职的态度令他不爽,早上偷偷挖他店里的服务员瞿丽,也令他不满,但他还是懒得出手去针对。

他的心态有点傲——真有本事,你就超过我!没本事,那就随你自生自灭。

……

当天下午,邝龙飞派来的厨师正式上岗,刘广福消失不见。

新厨师是个小年轻,二十出头,孙全问了几句,以前是给人配菜的,不是厨师学校出身,以前跟过一个师傅,现在算是独自闯江湖,也是农村出来的。

孙全看他挺老实,心里就觉得满意。

至于一个以前给人配菜的,能不能在他这里烧菜?

这他倒是不担心,他这里的黄焖鸡、黄焖猪手和黄焖排骨都是烧好了的,在他店里上班的厨师只需要加一点配菜,放在煲仔炉上煮开烧几滚就行,别说是以前给人配菜的厨师,就算没有学过厨师的人,这点活也能轻松胜任。

简单说,他店里的这个厨师岗位,不需要什么人才,要的是人手!

这天之后,孙全的日子又恢复平静。

平静到什么程度呢?

白天写《我十项全能》,晚上完善《不死龙戒》的大纲,偶尔跟袁水清打个电话、发几条短信,再偶尔约个会,吃个饭、看个电影啥的,其余?也就偶尔邝龙飞跟他汇报一下几个店的情况了。

就连董川,也因为每天都有工作要忙,而没什么时间来找他喝酒吹水。

这么平静的日子,是很容易令一个人心静下来的,而心静下来的孙全,完善《不死龙戒》大纲的效率也比之前高出一截。

也许他琢磨《不死龙戒》的时间太多了,渐渐的,他的整个日常生活都受到这个故事的影响。

比如某天早晨,他洗脸洗的好好的,不经意间一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眼神,脑中就忽然闪过一个灵感——男主角第一次重生后,随着他慢慢长大,他每次看镜子里自己的时候,眼神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很忧郁?并且脑海里闪过的是他上辈子的样子?甚至就连镜子里他现在的样子,在他眼里也会慢慢产生幻觉,仿佛看见他上辈子的那张脸?

因为这个灵感的突然产生,孙全忽然停下洗到一半的脸,赶紧跑回楼上,拿纸笔记下自己刚才的那个灵感,因为他以前有经验,一闪而过的灵感,如果没能在第一时间里拿东西记下,很可能一个眨眼的工夫,就再也记不起自己刚才想到的那个灵感是什么。

不仅洗脸的时候,有时候他半夜在床上睡的好好的,却忽然如尸体还魂了一般,忽然睁开双眼,然后也赶紧起床去拿纸笔记下自己梦里刚才闪过的灵感,因为他刚才做的梦就是《不死龙戒》里的故事。

有一次他和袁水清在电影院看电影,袁水清安静地靠在他肩头,他搂着她肩膀,整个放映厅都很安静,大荧幕上的演员们演得很精彩,可其中一个画面,却不知怎么就刺激了他产生出一个见鬼的灵感,当时他脸色就是一变,下意识看了眼怀里的袁水清,他几次欲言又止,想出去找卖票员借一下纸笔,记一下刚刚的灵感,好在他急中生智,想到用手机短信箱来记录,这才没在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撇下袁水清一个人,他独溜出去。

类似的事情,在他的生活里越来越频繁,这种状态令他既疲惫也兴奋。

疲惫的是——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生活里出现的多了,搞得他整个人好像都不正常了,就连睡眠质量也是直线下降,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梦,他能感觉到自己每天睡觉的时候,大脑仍处于活跃状态。

这不,时隔一个星期,他和袁水清再次见面的时候,袁水清就很惊讶问他:“孙全,你怎么了?几天没见,你怎么憔悴这么多?”

是的!他憔悴了,黑眼圈开始与他如影随形。

皮肤也开始变差。

但他内心里却是兴奋的,这种状态他熟,当年他写出原版《不死龙戒》那段时间,他就是最近这般状态,脑中总是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随时都可能出现与那个故事相关的灵感。

有时候一个灵感的突然出现,能令他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有时候一个相关的灵感出现,却又令他黯然神伤好半天。

写原版《不死龙戒》时期的他,文字上是不成熟的,他只知道一定要把自己脑海中产生的所有灵感都写出来给读者看,不管他们爽不爽!反正一定要与他的读者分享,那时候的他,是没有写爽文意识的,他那时对于网文的观念是——要用自己的文字操控读者的情绪,让所有的读者都随着他的文字,同喜同悲,要让他们能笑得出来,也哭得出来,他那时候觉得如果自己能做到那个程度,自己写的那本书就算是成功了。

可读者们是这么想的吗?他们也许想笑,可他们真的想哭吗?

那时的孙全没有想过,他下意识地认为只有让读者在看自己作品的时候,哭过也笑过,才算是真的感动过。

可现在的他还那样想吗?

他变了!

重生前,在他决定迎合市场、迎合读者的口味写那本《我十项全能》的时候,他就已经变了!

他没那么在意自己想写什么了,他开始试着去揣摩读者的心理,去写迎合多数读者口味的东西。

于是,他那本《我十项全能》卖的不错,是他扑街十几年的职业生涯中,最能挣钱的一本书。

而今,他又获得大量与《不死龙戒》相关的灵感,全新的《不死龙戒》正文还一字未写,他却已经主动在那些灵感中作出取舍。

这个灵感我很喜欢,但读者可能不喜欢……

所以这个不能用!

这个灵感一般般,但多数读者应该会喜欢的,所以……用上!

这个灵感……太棒了,如果写出来,应该会有一部分读者很喜欢,但……令一部分读者可能会很厌恶?

不确定,所以还是不用了!

……

说不清这样的孙全到底是成熟了还是堕落了,在他的删删改改中,这个故事中,属于他个人特色的部分,已经越来越淡,而与其它网文共性的东西却越来越多。

当5月底,《不死龙戒》的大纲正式成形的时候,看着电脑里这份共16万4千多字的大纲的时候,孙全笑了。

但这个笑容却有点复杂,有欣慰,也有自嘲的味道。

他心里知道:自己在商业写作这条路上,又走了一步。

他还记得自己一开始写网文,是因为兴趣、爱好、梦想,而现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