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一个老男人的野心(2600月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还是失笑摇头,对于袁水清如此笃定罗娜喜欢他这件事,他根本就不信,因为他坚信罗娜没可能喜欢他,没可能!

但他也不跟袁水清继续争辩,反正他对罗娜也没想法,以后也不可能,所以袁水清怎么认为又有什么关系呢?时间会让她明白她今天的判断是错的。

他把袁水清在这件事上的笃定,看作是袁水清在男女感情上的稚嫩,觉得这样的她还挺可爱的。

“行了,随便你怎么说吧!我先送你回去?”

“嗯,你开车吧!”

见他不再反驳,袁水清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她的嘴角依然带着笑意。

……

这天晚上8点半。

99黄焖鸡老店。

已是打烊的时间,厨师刘广福已经换好衣服,拎着一只打包盒从厨房出来,经过吧台的时候,递了7块钱给吧台里面的张娟娟,“娟子!我带一份黄焖鸡回去喝酒,这钱你收好!”

张娟娟看了眼他手里的打包盒,笑了声接过钱,“还是刘师傅你会享受呀!这两个月你这可是经常带菜回去喝酒啊!你老婆不说你呀?”

刘广福呵呵笑着,一边往店门外走,一边哈牛皮:“嘁!她敢说我?老子一天忙到晚,晚上回去喝点酒她还说我?借她两个胆!”

吧台里的张娟娟忍笑。

刚准备去厨房换衣服的服务员瞿丽倒是没忍,她直接嗤笑一声,显然是不相信刘广福的牛皮。

刘广福家住的不远,每天都是步行上下班,今晚也是一样。

一只手拎着打包盒,一只手夹着一根香烟,安步当车地往家走,一路上眉头都是皱着的,大概是有心事,他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

大概十几分钟后,他穿过一条小巷,来到一栋自建的小二楼门前,拿钥匙打开门、开了灯,随手把带回来的打包盒放在八仙桌上,呼了口心里的闷气,他往堂屋旁边的厨房走去。

从冰箱里取出一只封着保鲜膜的大汤碗,走到液化气灶那儿,打开灶头,将大汤碗里的一份什么菜倒进锅里,盖上锅盖,用小火烧着。

这个过程中,他左手指间的香烟一直没熄,不时叭一口。

时间在液化气灶的火头呼呼声中,一点点流逝,厨房里渐渐开始弥漫开一股鸡肉的香气。

就在这时,堂屋另一边的卧室门响了一下,跟着有脚步声往厨房这边走来,刘广福微微偏了偏头,并没有转过身去,也没出声。

片刻后,脚步声在厨房门口停下,他媳妇的声音传来,“老刘,今天还试啊?”

刘广福嗯了声。

她媳妇的声音透着几分无奈,“你这几个月都试了多少次了,钱糟蹋了不少,你还要试到什么时候呀?家里可不宽裕。”

刘广福又叭了口烟,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是笑呵呵的表情,“媳妇!快了!你别着急,等下你跟我一起试试,我觉得差不多了,你要是觉得也行,那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

他媳妇……看上去最多三十出头。

而刘广福已经四十有余。

这女人保养的还不错,所以看上去白白净净、颇有几分姿色,而刘广福烟酒都不忌,又是常年面对炉灶烟火,四十出头,已经皱纹横生,看上去这两人不像一对,但他们偏偏就是一对。

也不知这家伙当初是怎么勾搭上这个寡妇的?

当然,这不重要。

几分钟后,刘广福揭开锅盖看了看,就关了火,把锅里的鸡肉都盛回刚才的大汤碗。

双手捧起汤碗,凑近鼻子闻了闻,他满意地笑道:“嗯,真香!”

说完,就大步往厨房门口走来,边走边说:“走!媳妇!跟我去试试!”

女人无奈笑了下,侧身让开厨房门,让他先出来,然后跟着他来到八仙桌那儿,熟练地打开刘广福刚才带回来的那份黄焖鸡,打包盒旁边备着两双一次性筷子,两人一人一双。

刘广福先是尝了一块从店里带回来的黄焖鸡,同时用筷子示意女人也吃。

女人却伸筷子先吃了一块他刚才煮好的鸡肉。

刘广福咽下嘴里的鸡肉,问她:“怎么样?有进步吧?”,神色期待。

女人却微微摇头,轻叹道:“我觉得还是那样,没什么进步。”

“是吗?怎么可能?我今天下午换了两种调料的……”

刘广福皱眉说着,赶紧也夹了一块刚才煮的鸡肉放嘴里,嚼着嚼着,他怀疑地看着女人,“你确定这味道没什么进步?你没骗我吧?”

女人神色愈发无奈,“连我你都不信?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我不想你自己开店多挣点吗?你试味道不行,还不相信我!”

女人有点不高兴了。

刘广福皱着眉头吐掉嘴里的骨头,又夹了一块鸡肉放嘴里,仔细尝着。

女人见了,无奈的眼神看向一旁,叹道:“你还试什么呀?你天天喝酒抽烟,嘴巴尝味道早就不准了,我说没进步你还不信!”

刘广福看了看她,脸色有点不豫。

忽然冷不丁地骂了一句:“麻痹的!那小子肯定骗了老子!什么啪皮酱?老子都快找遍附近所有的干货店了,根本买不到!人家干货店的老板都说没听说过什么啪皮酱!”

女人忍不住翻白眼,“你傻呀?都知道人家是骗你了,你还傻乎乎地到处去打听啪皮酱?再说了,人家那么容易就把酱料的名字告诉你?你自己傻,还当别人跟你一样傻!”

刘广福无言以对。

沉默片刻,他忽然问:“哎!我问你,如果不跟我们店的黄焖鸡比,你觉得我这鸡肉做的怎么样?味道还行吗?”

女人抬眼看了看他,皱眉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刘广福皱眉,语气透着不耐,“你先别问这个,你就告诉我味道还行吗?不跟我们店的比的话!”

女人想了想,微微点头,“如果不比的话,味道倒也还行,怎么了?”

刘广福抬手摸了摸自己脑袋,想了好一会,忽然一拍大腿,喊道:“干了!老子都研究几个月了,既然横竖都搞不出我们店的味道,那就不研究了,就按我现在研究出来的做法去卖!我就不信了,味道不一样就一定不行?我还就偏不信这个邪!我明天就去辞职!然后去找合适的店面!大不了我把店面选的离那小子的店远一点,只要味道还行,还怕没人吃?价格又不贵!”

女人被他突然拍大腿的声音动静吓一跳,但听完他这番话,她也有点心动,眼睛微微发亮,“老刘!你这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哈。”

“哈哈,对吧?你也觉得有道理对吧?”

刘广福听她这么说,立即高兴起来。

女人也笑了,点头,“嗯,是有点道理!”

于是,刘广福兴奋地起身,在旁边走来走去,略显激动地畅想着:“老子怎么早没想到这点呢!如果早想到了,说不定咱们家的店早就开起来了,嘿嘿,那小子就凭那三道菜,现在分店都开了两家了,眼看着就要开第三家分店!唔,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好一点的位置都要被那小子的分店占领了市场,唔……我得赶紧!趁他现在分店还不多,我得赶紧去挑一个好地方,得尽快把咱们家的店开起来,嘿嘿,搞的好的话,说不定明年咱们家也能再开一个分店,媳妇!我跟你说,你可别那小子的店面不大,可挣钱了我跟你说!老子给他打工根本就不划算!”

女人笑着点头,“打工的哪有做老板的挣得多?你去年跟我说想学会那几道菜,咱们自己开店,当时我就支持你这个想法,要不是你一直没研究出来那个配方,我早就拿钱让你去开店了。”

……

夫妻俩此时心情都不错,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的很开心。

几分钟后,刘广福看了看女人,微微皱眉,叹了口气,“唉!咱们儿子还小,你得天天带着他,要不然咱俩开这个店,根本就不用花钱请人!”

说到这个,女人也是无奈,“那也没办法,孩子还脱不开手啊,对了,请人的话,咱们得请一个能干的,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刘广福皱眉挠头,下意识又点了支烟,吸了两口之后,他眼睛忽然一亮,喜道:“有了!我们店现在那个姓瞿的服务员,跟你差不多大,做事麻溜,嘴巴也能说!要不我明天辞职之前,顺便问问她,看她愿不愿跟我干?”

女人皱眉,看他的眼神里已经透着几分怀疑,“跟我差不多大?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刘广福嘁了一声,撇嘴,“你胡扯什么呢?跟你差不多大的,我就看上了?那你自己说!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或者四五十岁的大妈,做事能有三十来岁的女人麻利?”

女人皱眉想了一会,无奈道:“好像还真是。”

她不反对了,刘广福却没高兴起来,而是苦恼道:“不过,那女人平时跟我不大对付,想让跟我干的话,工资恐怕得给她开高一点才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