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两个聪明的女孩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个……店里的事现在都交给班长管,这事你去跟他说吧!看他能不能给你安排,毕竟我现在也不清楚他那边已经招好人了没有,你看行吗?”

这是孙全给黄友亮的答复。

黄友亮刚才的意图太明显了,这哪是想来他店里上班?摆明了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对罗娜的那点小心思还没死透。

对此,孙全面上在笑,心里却在翻白眼,当我这里是什么?给你提供的泡妞场所吗?

但他们毕竟又是同班同学,以前也没交过恶,所以他当面不好拒绝。

干脆就一杆子把黄友亮支到邝龙飞那儿去,至于邝龙飞同不同意收他?孙全也没打算去管,只要不影响到他店里的生意,或者骚扰得罗娜无法安心工作,否则他无所谓。

但如果到时候黄友亮乱来,本职工作做不好,或者影响了店里的生意,又或者是影响了罗娜的工作状态。

那到时候他也不会找黄友亮,直接让邝龙飞自己解决,谁让这人是邝龙飞收的呢?

阴险吗?

也许有点,但邝龙飞帮他做事,替他管着那几个店,自然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不想承担这个责任?邝龙飞完全可以拒绝黄友亮。

“这样啊,那行!那我回头去找班长!”

黄友亮心情不错,没再缠着孙全,大概他自问在邝龙飞那里有几分面子吧?

“嗯,那祝你好运!我还有事,先走了?”

孙全客气地挥手道别。

“嗳!你慢走!”

……

午后。

今天新开业的2号分店的生意渐渐淡下来,已经过了午饭的点。

黄友亮和钱红杏早就告辞走人,此时邝龙飞在店门外的树荫下抽烟,这个时间点,别说太阳晒久了还有点热。

罗娜拎着一只挎包,疾步走店里出来,不知道是准备去哪儿?

一只手叉腰、站在树荫下抽烟的邝龙飞见了,喊她一声:“哎!罗娜,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刚才没看见他的罗娜循声望来,看见是他,她笑了下,缓步走过来,说:“另一个分店不是在装修嘛,咱俩今天一上午都待在这儿了,那边一直没人去看一眼,我有点不放心,正准备过去看一眼呢!刚才准备在店里跟你说一声的,结果找了一圈,没看见你人,谁知道你在这里抽烟……”

说完,她摆摆手,“那你继续抽吧!我先过去了!”

她正要走人,邝龙飞弹了弹手上的烟灰,又喊住她,“罗娜!你等一下!别这么急。”

罗娜站住脚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你还有事?”

邝龙飞点点头,呼了口气,忽然跟她说:“黄友亮临走的时候找了我,他也想来咱们店里工作,说是孙全让他找我的,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他?他也想来?”

罗娜蹙眉,有点好笑。

邝龙飞嗯了声,“对!但我估计这也就是个幌子,他的心思你应该明白吧?你什么意见?让他来吗?”

罗娜蹙眉想了想,“孙全呢?孙全是什么意见?他是同意黄友亮过来上班吗?”

邝龙飞笑了下,摇头,“我跟他通过电话了,他说随便我收不收,他都没意见。”

“这……”

罗娜一时无语。

邝龙飞:“你到底什么意见?同意还是不同意啊?黄友亮那里还等着我的答复呢,我说了今晚一定给他答复。”

罗娜哂然一笑,摆手,“这个你别问我!孙全没意见,我也没意见,随便你了!你看着办吧!”

说完,摆摆手就走了。

邝龙飞皱眉站在树荫下,抓了抓头,轻声嘀咕:“这一个两个的,都没意见,都随便我?我权利这么大吗?”

此时此地,没人能回答他。

……

这晚6点多,福临美食街、飞凤楼。

孙全和袁水清做东,请客罗娜。

如果是请男同学吃饭,孙全可能就选在自己店里,让厨师做几个菜了,但今晚他请的是罗娜,女生,一起的还有他女票袁水清。

所以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破点小财,来到这飞凤楼。

他是这么想的:今晚这顿饭既然是为了笼络人心,那就别太小家子气,免得到最后,客也请了,饭也吃了,时间也花了,却给罗娜留下一个抠门的坏印象。

他对罗娜没别的想法,但罗娜现在是给他做事,给她留一个抠门的印象,总是不好的。

此时此刻,酒菜已经点了。

三人正在一边闲聊,一边等着酒菜上桌。

聊的话题也很随意,第一个话题是孙全找的,今晚他毕竟是做东的,按规矩,场面话应该由他来打开。

而他找的第一个话题也很俗套。

他说:“罗娜,最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早就想着请你吃顿饭,一起喝喝酒,咱们毕竟是同班同学,对吧?嘿嘿,来!酒还没上来,我先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在他开口之前,罗娜和袁水清其实一直在互相打量对方。

袁水清的表情是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脸,含笑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善意和好奇。

而罗娜的眼神就有点复杂了,她的脸上也带着笑容,但估计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笑容是硬挤出来的。

在今晚真正见到袁水清之前,她早就不止一次听邝龙飞和董川说孙全现在的女朋友多漂亮多漂亮。

但她之前一直没见到袁水清真人,所以,脑海中是没有具体印象的,在她的预想中,袁水清一定是看上孙全现在的挣钱能力,所以这一定是一个拜金的庸俗女人,外表无非两种。

一种是妖娆,多半是尖尖的瓜子脸,皮肤和身材应该也很不错,完全是靠美貌吸引得孙全。

另一种就是清纯!清纯如水的外表下,有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白白净净、可能还带点婴儿肥,皮肤应该是吹弹可破的样子,双手应该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般的白净柔弱。罗娜知道这样的女孩,一般男人都抵挡不住,但相信清纯柔弱的绝对只是外表!

可,有一个词叫“见光死”。

这话往往是形容网络时代,网恋的男女双方在网上聊得情深似海,一见面,一看见对方的真容,爱情的小鸟立马死翘翘。

但这个词,对罗娜而言,今晚却有了新的意义——当她第一眼看见袁水清,听见孙全介绍说这是她女朋友袁水清的时候,她心中幻想出来的那两种女人形象,瞬间就倒地身亡,如烟般消散。

她当时的大脑有刹那的恍惚。

她第一个念头是:真累啊!这女人怎么这么高?我跟她说话竟然还要仰着头?

第二个念头是:果然很漂亮……

第三个念头是:这女人脑子坏掉了吗?这么漂亮、气质这么好,竟然会看上孙全?

最后一个念头是:我这还怎么争?有丁点儿希望吗?

心中的失落油然而生,但俗话说的好——女人天生都是演员!

所以,尽管罗娜心里已经很失落,但表面上她还是言笑晏晏,充分发挥着她不错的口才,没多久就让桌上的气氛变得和睦融洽,不时还能看见她和初次见面的袁水清聊几句。

孙全很满意今晚的气氛,他相信这应该是一次成功的招待,罗娜应该是满意的。

大约一个小时后,三人散场。

因为都喝了些酒,孙全做主让罗娜今晚就别去继续上班了,直接回宿舍休息,明天再工作。

对此,罗娜表示感谢,但婉拒了孙全提议的送她回宿舍,三人在福临美食城的入口处道别,分别时,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孙全和袁水清看不见的是——当罗娜转过身去的那一瞬,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了,本来明亮有神的双眼也忽然黯淡几分。

一阵夜风迎面吹来,吹动她的发丝、吹动的衣袂,却没能吹动她的表情,她神色黯然地迈着依然利落的步伐穿过马路,穿过小巷,回到黑漆漆的小院中,却没急着回房间,而是一屁股坐在院中花坛的边沿,微微低头,双手覆盖在脸上,好一会儿一动不动。

……

福临美食城的停车场。

孙全笑吟吟地揽着袁水清的肩膀走到车前才松手,两人分别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关上车门,准备启动车子的孙全随口问:“飞凤楼的菜还可以吧?我跟你说,这是邝龙飞推荐给我的,我以前还真不知道这飞凤楼的菜竟然还不错!”

袁水清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微微笑了笑,但却忽然问:“这个罗娜喜欢你?”

刚将发动机启动,正准备系安全带的孙全闻言呆了一下,随即“哈”一声失笑,好笑地扫她一眼,笑道:“怎么可能?水清!我跟你说,你别诬陷我啊!大学几年,我根本没追过她,也没跟她说过几次话好吧?而且你也不了解她,你不信的话,下次你见到邝龙飞或者董川,或者我们班的其他同学,随便你问!我有没有追过她?再说了,以前咱们班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绝对不下于10个我跟你讲!你想啊!她有那么多人追,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呵,喜欢我什么呢?喜欢我不追她?”

但令他不解的是……他心怀坦荡地说了这么多,袁水清却仍是微微摇头,并说:“不!我相信我的判断,她应该是喜欢你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