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你走吧!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穿好衣服下楼,看见已经回到吧台里面的收银员张娟娟,却没看见张蕊的身影。

他有点疑惑,就问张娟娟,“刚才跟你一起上楼的那个女的呢?”

张娟娟此时仍有点不敢看他,刚看见孙全眼睛,她就立即低头,低声说:“走、走了,刚才就走了。”

“走了?”

孙全皱眉想了想,叹了口气,上楼去找手机,准备打个电话跟张蕊说声抱歉吧!其实他早就烦了这个小阿蕊,但她毕竟是袁水清的大学室友,目前还跟袁水清住一起,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当是给袁水清面子吧!

但,电话拨过去,却听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一次、两次,孙全连续拨打两次,听见的都是这句话,他哑然失笑,摇摇头,把手机揣进裤兜,下楼去洗漱了。

准备过几分钟再打一个试试,先把脸洗了。

他这个人毛病挺多,不仅有很严重的起床气,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睡觉中途一旦被人吵醒,就很难再睡着,所以起床后,他也没想过再回床上。

……

外面。

一辆出租车后座上,心有余悸的张蕊正在跟人打电话,语气中透着几分委屈,只听她说:“清清,你找的这什么男朋友呀?刚才真的吓死我了,真的!我一点都没夸张,他刚才竟然拿茶杯砸我,差点把我尿都吓出来了,我跟你说!清清!这家伙绝对有暴力倾向,真的!你相信我,我劝你还是早点跟他分手吧!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我不就是推开他房间门了吗?他竟然那么凶,一点都不给你面子,拿茶杯砸我呢!不信你回头问他店里那个收银员,她刚才也在的,跟我一样,被吓得不轻……”

神行电脑培训学校,某办公室门外的走廊里,袁水清蹙眉听着手机里张蕊的控诉,她一只手扶着走廊的栏杆,表情平静如水。

一直等张蕊说完,她才出声,“阿蕊,你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这样!你先回来!回来后给我打个电话,我们见面再说,好吧?”

“行!行吧!我等下就到了,那我们见面再说!”

“嗯,拜!”

挂了电话,袁水清眉头依然蹙着,一双寒星似的双目远眺着学校大门位置,扶在栏杆上的左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着栏杆。

……

“嗯?卧槽!竟然还在通话中?跟谁打电话啊?这么多废话?”

99黄焖鸡老店,已经洗漱完的孙全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纳闷地看着手机嘀咕,他刚才洗漱完,再次拨打张蕊的电话,她竟然仍在通话中。

电话费不要钱吗?这年头电话费那么贵!

他正要收起手机,手机忽然响了。

拿起一看,发现是袁水清打来的。

孙全当时脸色就变得阴沉几分。

因为他很怀疑张蕊是不是把刚才的事跟袁水清打了小报告,说了不少他的坏话,否则平常这个时间点,袁水清从来没给他打过电话的。

而他对所有打小报告的行为,都深恶痛绝。

但袁水清的电话他还是要接的,万一她说的不是那件事呢?

“喂?”

“孙全,小阿蕊刚才打电话跟我哭诉,说你刚才拿茶杯砸她了?怎么回事呀?你详细跟我说说!她那个喜欢夸张的性格说的话,我不是很相信,你真拿茶杯砸她了吗?”

听见电话里袁水清问的果然是刚才的事,孙全相当无语,忍不住双眼上翻,他随手打开面前的电脑,嗯了声,“对!她没冤枉我,我确实拿茶杯砸了,但我砸出去的时候,多少还有点理智,故意偏了几分,否则那么几米远,我不可能砸不中她的!但她跟你说了,我为什么拿茶杯砸她吗?我猜她应该没说吧?或者故意说的轻描淡写?”

袁水清:“哦?你还真砸了呀?那你为什么砸她呢?她说她刚推开你房间门,你就拿茶杯砸过来了……”

孙全心里有点不豫,他很烦袁水清为别人的事来问他这些,但理智提醒他,张蕊毕竟是她大学室友,现在又是投奔在她这里,发生了刚才的事,张蕊又跟她打了小报告,于情于理,她都该多问几句。

所以他勉强按捺住心里的闷气,干巴巴地说:“水清,有一个事我要告诉你!”

袁水清:“什么?”

孙全:“我从小就有起床气,不信的话,下次你如果见到我爸妈你可以问他们,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只要睡觉醒来,都会哭好一会儿,后来稍微大一点,倒是不哭了,但醒来后,总会呆呆地发一会儿呆,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改不掉这个坏毛病,我也很无奈,因为刚醒的时候,我整个人是不清醒的,只要让我安静待一会儿就好,但如果这时候有人惹我,我很容易发脾气的,我自己根本控制不了……”

神行电脑学校办公室门外的走廊栏杆处,袁水清本来是很平静的听着,听到这里,她嘴角已经忍不住几次微微翘起,本来波澜不兴的双眸中也透着几分笑意来。

但她还是抿着嘴保持着安静。

电话里,孙全已经说到:“我本来睡得正香,梦里正在跟你、跟你、跟你亲热呢……突然就被‘砰’一声给惊醒了,吓得我一骨碌就爬起来,当时我那个状态,你可能想象不出来,那是又惊又怒,我当时迷迷糊糊的,脑袋都还没清醒,理智可能还在睡觉,看见两个人站在门口,还有撞在墙上往回晃的房门,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了,抓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就砸过去了,等我回过神来,脑子恢复正常状态的时候,她们已经吓得不见人影了,我赶紧穿好衣服下楼,准备看在你的面子上,跟她道个歉呢,结果听服务员说,她已经走了,后来我几次打电话给她,她电话都在通话中,嗯,反正事情就是这样!”

说完,孙全迟疑了下,叹了口气,补充道:“唉!回头你帮我跟她说声抱歉吧!但也提醒她一下,以后如果找我,最好先敲下门,特别是早上去找我的时候,动静太大,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电话里,袁水清:“唔,原来是这样……”

默然片刻,她又说:“对不起啊孙全!我没想到小阿蕊她这么过份,在这里我先替她跟你说声对不起,等下回来我会说她的!这件事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我知道你们写小说的,遇到这种事,心情受了影响,可能就会影响写稿子的状态……唔,我真的没生气!真的!所以你别多想,别影响了自己的状态,好吧?”

听了袁水清后面几句话,孙全心里马上舒服多了,只要她没生气就好,至于小阿蕊的感受?他管她个屁!

笑了笑,他声音也下意识放轻,“亲爱的,你真的没生气?也不介意我的起床气?”

“呵……”

电话里先传来一声袁水清的笑声,随后才传来她的话:“没有没有!你就放心吧!至于起床气……呵呵,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奶奶也有起床气,我早就习惯了,只要不在她起床的时候烦她,就什么事都没有,为这,我爷爷以前常被我奶奶骂得狗血淋头,呵呵,现在想起来,我奶奶犯起床气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哦?是嘛?”

孙全惊奇地笑了,电话里的气氛为之一松。

……

大概二十分钟后,神行电脑培训学校,一棵针叶松下,一张圆形石桌旁边,坐着袁水清和张蕊。

一见面,张蕊就抓着袁水清的手臂诉苦,“清清,那个姓孙的太孙子了!你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吓人,一只茶杯真的往我砸过来了呀……我差点就没命回来见你了……”

袁水清掰开张蕊抓着她手臂的那只手,轻轻推了回去,皱眉问她,“阿蕊,我问你,你当时推门的动静是不是很大?”

张蕊怔了下,表情微变,“也、也不是很大吧!就、就是比正常开门的动静稍微大、大了那么一点点……”

她用手指头比了比,只比了半个手指节大小。

袁水清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下几分,“你没敲门?”

张蕊脖子微微一缩,身子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眉头紧蹙,笑容变得勉强,“清清……你、你问的这么细干嘛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再、再说了,你男朋友拿茶杯砸我呀!他这是有暴力倾向!他这性质很恶劣的,你该去教训的人是他!不对!你应该跟他分手的!他这样的人太、太危险了!”

“你走吧!”袁水清冷着脸忽然吐出的三个字,瞬间把张牙舞爪的张蕊镇住,张蕊怔怔地看着脸上一丝笑容也无的袁水清,怔怔地问:“清、清清,你刚才说什么?你、你让我走?你让我去哪儿呀?回、回宿舍吗?”

袁水清微微摇头,垂下眼帘,说:“张蕊!你不觉得你最近的行为越来越过份了吗?你来找我的时候,你说你刚失恋,所以我看在我们大学是室友的份上,我让你住在我这儿,可你现在的状态……你自己觉得你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吗?你……既然已经恢复了,就走吧!我们毕业的时候再见!”

张蕊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袁水清,袁水清的表情竟然如此平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