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我不要!(2000月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神行电脑培训学校,教室宿舍楼前。

一辆银灰色捷达驶来,停在树荫下。

车内,袁水清正在解安全带,准备下车,而孙全则伸手拧了下车钥匙,将发动机熄火,袁水清讶然扭头,“你马上就要回去,熄火干嘛?”

她下意识往车门那边斜了斜身子,拉远与孙全的距离,她怀疑他想干坏事。

孙全笑了下,打开扶手箱,从里面拿出一份牛皮纸袋递给她,“这个你拿着,我估计你有些问题会问我,所以先熄火,熄火了说话方便!”

“什么呀?”

袁水清狐疑地看向递到她面前的牛皮纸袋,迟疑着接到手里。

“给你的股份啊!你不是入股了嘛!这是正式的股份文件,你看看!”

孙全笑吟吟地说着,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打开看看。

“股份文件?还弄了文件?要不要这么正式呀?”

袁水清好笑地打开纸袋,从里面抽出正式的股份文件,“你给我多少股份了?”她随口问,问完才低头去看文件。

“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孙全笑而不语,顺手帮她打开车内灯,方便她看文件。

片刻后,袁水清眉头蹙起,抿了抿嘴,神色不豫地将文件塞回纸袋,扔回给他,“40%?我不要!你给的太多了!我就投了十万块钱,你给我这么多?你开玩笑呢?”

说着,她伸手去就开车门,要下车。

“哎?等等!”

孙全眼捷手快,一把抓住她手臂,袁水清蹙眉回头,“你放手!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孙全眉头紧皱,看着她,张了张嘴,又低头看向自己怀里那份股份文件,忽然失笑,无奈地看着她,说:“水清!你脑子进水了吧?我见过嫌股份少的,还是头一回见嫌股份多的,我多给你一些,你不高兴吗?呵,你喜欢少的?”

袁水清想了想,重新关上车门,转过脸来,正色对他说:“孙全!99黄焖鸡是你一手创立的,那是你的心血,我这次给你十万块钱入股,是因为你上次跟我说接下来几年,钱可能会贬值的很快,我是听你的建议,想着做点投资,给钱保值的,现在你给我这么多股份算什么?我袁水清故意用十万块钱来占你的便宜?你给我这么多股份,你让我怎么想?以后这事要是被你爸妈晓得了,他们会怎么看我?我以后还怎么跟他们相处?嗯?你想过没有?”

这大概是孙全跟她交往以来,她第一次发脾气。

孙全从未在她脸上见过这么严肃的表情,更没听过她语气这么重。

一时间,孙全这个孬种竟然被她训得有点手足无措、张口结舌。

“我、我……”

“我”了好几声,他才蹦出一句:“我就是想让你开心一下而已。”

袁水清白他一眼,叹了口气,语气总算稍微放缓,“孙全,我不缺钱,真的!你不用拿你店里的股份来取悦我,你对我怎么样,我有心的!我的心能感觉到。”

顿了顿,她又说:“我有轻微的洁癖,在感情上也是,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中,掺杂别的东西,我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纯洁的,你明白吗?”

听着她说这些,孙全慢慢镇静下来,神色也慢慢变得认真起来,眯眼与她对视着,慢慢……他点了点头,伸手过去覆在她左手手背上,轻声说:“懂了!水清,我真的懂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文件袋,他苦笑一下,又抬头问她,“那你觉得给你多少股份合适?”

袁水清想了想,“30%吧!你也别给我弄什么股份文件了,我不想拿!孙全,如果我们之间还需要这样的文件来确保彼此的利益,你不觉得悲哀吗?

我信你,才把钱转给你,也是因为我信你,我们才会在一起,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真的分了手,这些股份你给不给我,你觉得我还会在意吗?”

说到这里,她淡淡笑了下,看着孙全的眼睛说:“相比十万块钱的投资,我选择和你在一起……才是最大的投资吧?我、我把自己投给了你,如果我自己都输了,那十万块钱还算什么呢?”

孙全:“……”

这一刻,孙全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袁水清这番话,像一发糖衣炮弹,分毫不差地射中他的心房,这个夯货做不到把糖衣吃掉,把炮弹还回去。

这一记糖衣炮弹,他挨得心甘情愿,他觉得自己中大奖了,他忽然又一次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开口,嗓子有点干涩,“水清……我保证不会让你输的!我保证!”

袁水清微微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脸颊,轻声道:“那就看你的良心了,我既然选择了你,那就算有一天你要我输,我也只能认。”

“不会的!不会的!”

孙全连连摇头,忍不住伸头过去要亲她,却被袁水清抬手抵住他的额头,只见她忍着笑,忍得肩头微微发抖,轻声说:“你晚上吃了大蒜,还没刷牙。”

孙全:“……”

那一刻,他忽然很怀疑刚才那些感动他的话,真的是她说的吗?自己刚才是不是产生了幻听?

一直到袁水清下车、上楼,身影消失不见,孙全依然没有启动车子走人,他降下了车窗玻璃,点了支烟,眯眼回忆着她刚刚跟他说的那些话。

他又一次觉得袁水清是特别的,他重生前交过的女朋友也不算少了,但没有任何一个是和袁水清一样的。

以前他恋爱的次数多了以后,总结出一个经验:不能把女人的智商看得太高,把她们当十几岁的小孩子看,才比较容易对付,因为他交过的那几个女朋友,无论是脑回路还是性格,真的和他十几岁的时候好像。

跟她们说复杂的东西,她们不仅听不懂,还不耐烦听。

跟她们讲道理,他也从来没讲通过。

但袁水清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无论是智商、性格还是三观,都令他惊讶。

智商在他之上,他能理解,毕竟她是学霸嘛!科技大毕业的,自己这个学渣在她面前,智商被碾压,他也就认了。

但性格和三观……

反正他无论怎么想,都是越想越喜欢。

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明明挣的也不少,可为什么每次想在这方面对她表示一下的时候,总是失败呢?

是我还是太穷了吗?

孙全吐了口闷气,终于发动车子走人。

……

楼上,603。

袁水清进门的时候,张蕊正在用电脑打游戏,游戏的音效很刺激,但她的表情却显得很无聊。

所以当袁水清开门进门的时候,她立即丢下游戏,欢快地小跑过来,一把抱住袁水清,蹦蹦跳跳地喊:“清清、清清!你可算回来了,你今天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呀?可把我无聊死了,你去见那个人,至于待到现在才回来吗?那家伙在床上有那么厉害吗?啊?”

袁水清无奈将她推开,“胡说什么呢?我是去给他打扫房间的。”

“不信不信!我一万个不信!我才不信你们有那么纯洁!”

嘴里嚷嚷着,张蕊又把袁水清抱住,像女儿抱住妈妈。

袁水清神情越发无奈,顺口就说了一句不知什么时候从孙全那里听来的话,“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张蕊愕然抬头,“我靠!清清,你什么时候会说这种不要脸的话了?这话是你说的吗?”

袁水清再次推开她,往卫生间走去,边走边说:“你要是太无聊的话,就去找工作吧!你的实习还没结束呢,毕业证不想要了?你不是早就说要找工作吗?”

“找工作?”

张蕊撇撇嘴,回到电脑那里,一边继续打游戏,一边说:“要不你跟某人说一声,让我去他店里上班吧!反正你现在也是那个店的股东,安排我进去上班应该没问题吧?”

袁水清闻言回头看她一眼,笑道:“你说晚了,孙全他那里刚招了他两个同学过去,一个帮他做菜,一个帮他筹备下一个新店,所以,你还是自己出去找吧!现在已经是4月份了,你再拖下去,没有实习单位的实习证明,你到时候真拿不到毕业证的!”

说完,她走进卫生间,准备洗漱。

而张蕊听完却皱眉扭头望向她这边,手上的游戏又不打了。

“他那边最近在招人?”

正在卫生间里挤牙膏的袁水清嗯了声,“但已经招好了。”

张蕊快步小跑到卫生间门口,手扶着门框,眼睛亮亮地说:“清清,你刚才说他这次招的两个人是他自己的同学?”

“嗯,对呀!”袁水清随口答着。

张蕊追问:“就是那个M大学毕业的?”

袁水清:“嗯。”

张蕊嘿嘿一笑,“清清,那你更应该跟他说,让我过去上班了!M大学算什么呀?跟我们科技大比有得比吗?嘻嘻,你说对不对?我张蕊再怎么说,也是科技大的高材生,学历方面碾压他那些同学吧?你跟他说,让我过去帮他筹备分店,效率保证比他那个什么同学强!”

袁水清无语回头,“可你是烹饪专业的吗?”

张蕊:“嘁!不是烹饪专业的怎么了?我虽然学的是计算机,但我家里是做生意的呀!我从小耳濡墨染的,做生意我也会的好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