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谁是傻子?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从厨房走出的时候,孙全是低着头的,他在低头掏烟,顺便也在考虑接下来怎么跟这位姓余的房东讨价还价。

进店之前,邝龙飞跟他说过的一句话,此时在他脑中闪过:“二来,也是想拿一笔租金缓解一下他的资金压力。”

按邝龙飞的说法,这位余姓房东老妈正在住院,需要人照顾,可能也有费用上的压力,所以这位房东要转让这间开业才三个月的新店。

鉴于此,孙全有点犹豫要不要在房租和转让费上努力杀价。

同情心,他多少还是有点儿。

如果这位余先生真的那么缺钱,他还真的不忍心这时候在房租和转让费上杀价。

但一点价不杀的话,又不符合做生意的原则。

而且,这位余先生经济上是真的有压力吗?

对此,孙全心里有几分怀疑,原因有三,一、这位余先生穿着、气度都不像是缺钱的那种人,刚才和他握手的时候,孙全就注意到此人手心一点老茧都没有,明显是没吃过苦的。

二、这福临美食城的门面房可不便宜,从邝龙飞刚才说的租金和转让费就能看的出来,这里临近M市游客甚多的老街,地理位置就决定了这里的门面房不可能便宜,而这位余先生却在这里有一个门面,并且还有余钱自己装修、自己开店,这是穷人能玩的?

三、进店之前,邝龙飞跟他说,这位余先生之所以要把这新店转让出去,第一个原因说的是他媳妇有一份不错的正经工作,舍不得辞,所以这位房东余先生才想着把这店转让出去,然后他自己亲自去照顾生病的老娘,也就是说,这位余先生的媳妇工作可能超乎他们想象的好。

否则就只有一个解释——这位余先生不是做生意的料,这新店他虽然才开三个月左右,但一直在连续亏损,或者赚钱极少,所以在他媳妇的工作与这新店之间,他才选择转让这新店。

“你们看好了?”

坐在前厅的余先生淡淡询问。

孙全抬起头来,露出笑脸递一支烟过去,“来!余老板,先抽支烟!”

余先生手里已经夹着一支烟,孙全瞥了一眼,注意到是中华,老妈在住院,还有钱抽中华?

相比之下,他递过去的烟就差了几个档次,只是二十块的云烟。

余先生倒是没拒绝,笑了笑接在手里,伸手示意孙全和邝龙飞,“两位小兄弟坐下说吧!”

“谢谢!”

孙全坐下的时候,决定试探一下这位房东的真实经济情况,貌似随口问道:“唉!余先生,您母亲的病没大碍吧?我刚才听我兄弟说,你转让这店主要是为了凑医药费?情况很严重吗?”

余先生弹了弹烟灰,轻笑一声,微微摇头,“那倒不是!旁边两间店面也是我的,我母亲也有医保,呵,所以我还没沦落到要凑医药费的地步,主要是没人照顾她,请护工……先后请过两个,我母亲脾气不大好,都被她赶跑了,没办法,我这个做儿子的,就只能想办法亲自去伺候她了!”

顿了顿,他淡淡的眼神看向孙全,“对了,我这店面你觉得怎样?想租吗?想租的话,咱们就谈谈房租和转让费的问题,事实上,刚才你这位兄弟已经问过我了,房租和转让费都是4万,加起来8万!你要是真想租,我可以给你让一点笑脸,减个几千,但也就那样了!再低的话,那就不用谈了!”

优越感!

孙全在这位余先生说这番话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此人身上那发自骨子里的优越感。

旁边两个店面也是他的?

还没沦落到要凑医药费的地步?

这“沦落”二字用的diao啊!

孙全自问自己肯定就说不出这两个字来。

既然这样……

孙全脸上的笑容浓了些,与旁边的邝龙飞相视一眼,再转过脸来的时候,他点点头,对余先生说:“余哥!你这门面我想租!这是我的真话,对于你开的房租和转让费,我也觉得确实不高!这也是真话!”

旁边的邝龙飞听得眉头直皱?诧异地看着孙全,怀疑孙全脑子是不是抽抽了?这是打算上赶着给房东送钱吗?

余先生凑到嘴边香烟也停住了,同样诧异地看着孙全,天底下还有这么傻的租房客?就这脑子也能做生意?

什么时候做生意的门槛这么低了?

“那我们就把租坯签了?”

余先生开口试探。

租坯,在本地话中,指的是还没有签字的合约。

孙全呵呵笑了两声,右手抬了抬,说:“不急!余哥,关于您提的房租和转让费我是觉得不高,但我想跟您谈的是长租的条件,不介意的话,您听一下我的提议?”

余先生眉头微皱,眼睛眯了眯,盯着孙全看了片刻,才微微点头伸手示意,“那你说说看吧!”

而一旁的邝龙飞也终于松了口气,脸上也终于恢复笑容,孙全果然还是他认识的那孙全,看样子脑子还是好的。

孙全:“谢谢余哥!是这样,你这个店面的位置我挺满意,所以我不想只租一年两年,如果您没意见的话,我想和您签一份为期十年的长约,房租嘛,就按您说的来,一年一付!转让费也按您说的来,您要是没意见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约,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说到“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的时候,孙全笑吟吟地竖起一根食指。

余先生哂然一笑,抬了抬下巴,“什么要求?你说!”

孙全笑容不变,“八万块对余哥您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小数目,但对兄弟我来说,却不少,所以我想跟余哥您打个商量,这笔钱允许我做两次支付,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今天签合约,我先支付您一半,也就是四万!剩下的四万,下个月15号之前,我再给您,嘿嘿,我就这一个小要求!您看行吗?行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租约!十年的!”

旁边的邝龙飞又听得皱起眉头,疑惑不解地看着身旁的孙全。

他发现自己又搞不懂孙全了,四万块一年的房租并不便宜,这生意还没做呢,谁敢保证一定赚钱?

万一要是不赚钱,还坚持租十年?

还有,万一以后这座美食城的房租降了呢?那你还给房东一年四万,不是很吃亏?

这么想着,邝龙飞下意识用胳膊肘碰了碰孙全的胳膊,并连连向孙全使眼色。

孙全脸色没变,也没看他。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余先生则注意到邝龙飞的小动作,他微微笑了笑,含笑的目光看了看仍然笑吟吟的孙全,他不紧不慢地吸了口香烟,烟雾吐出的时候,点点头,“行!看在你没有还价,又是想长租的份上,你这个小要求我答应了!不过,既然是长租,那下个月你给我转让费的时候,顺便就再加一万的保证金吧!没有保证金的话,万一你租完今年,突然不租了,你那十年的长约还有什么意义?我可懒得到时候跟你扯皮,或者去打官司!

下个月给我一万保证金,你来年要是突然不租了,这一万保证金你就别想退了,这一条也要写在租坯中!”

邝龙飞眉头皱得更紧了,桌子下面的脚连连去踢孙全。

但孙全仿佛一点都没有察觉,面对似笑非笑看着他的余先生,孙全爽快地点了头,“行!应该的,这一万保证金就当是给余哥您的保障了,但,既然我用一万保证金保障了余哥您的利益,那是不是也该有一个条款来保障我的利益呢?”

桌下,邝龙飞忽然停下踢孙全的脚,目光微动。

对面,余先生淡淡笑着,“你想要什么条款来保障你的利益?”

孙全:“很简单!如果这十年内,余哥您突然要收回这店面的话,就属于违约,违约金十万!当然,我想余哥您不会至于违约,但加上这一条,就当是安我的心了,您看行吗?”

余先生哂然一笑,忽然起身,转身就往门外走,“走吧!咱们找个打印店去弄租坯,早点把租坯签了,这店面就归你了!”

他竟然没有在违约金的数目上讨价还价?

孙全有点意外,随即笑了。

旁边的邝龙飞则凑近他耳边说:“你疯了?一点价不还不说,你还一租就是十年?还给人家一万块的保证金?你钱是大风吹来的啊!”

邝龙飞的声音压的很低。

但还是被快走到门口的余先生听见,他脚步微微顿了顿,嘴角微微上扬。

他喜欢这样的租房客!

……

而孙全此时也在笑,他抬手拍了拍邝龙飞肩膀,“走吧!别让余哥等我们,我们先去把合约签了!”

余先生急着签约,他孙全又何尝不急着签约?

这座福临美食城未来的发展,他可是比谁都清楚,虽然重生前,他在这座城市没待几年就走了,但他还有同学在这座城市安家啊!

远的不说,就在他重生前两年,应该2017年的时候,他听一个同学说另一个同学在这福临美食城弄了一个门面开小饭馆,一年单单是房租就要二十多万。

所以,眼前这点房租和转让费他无所谓,关键是十年的长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