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一名僚机的自我修养(求月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邝龙飞没有怀疑过孙全有没有资金开分店,因为早在孙全支付他这个店面转让资金的时候,他就知道孙全现在写的那本书稿费不低,在他的估算中,孙全现在手头不说十万资金,七万、八万肯定是有的。

而如今的行情,七八万资金开一家小饭馆绝对是绰绰有余。

因此,孙全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听,完全没去想孙全为什么不立马给他资金去开分店?

他想的是:孙全没提马上让我去开分店,肯定是因为我对那几道菜掌握的还不够好,问题肯定是在我这里!

这么想着,他工作和学做菜的时候就更认真了。

对此,孙全表示满意。

然后就决定奖励邝龙飞,给他介绍那个湘妹子小阿蕊。

看看!天底下还能找到比他更称职的老板吗?国家都不发妹子,孙全给邝龙飞发,这明显已经不是一般的福利待遇。

当然,为了怕邝龙飞拒绝他的好意,这天晚上孙全叫他出去的时候,先没明言是给他介绍妹子。

而是跟他说:“班长,这几天辛苦了,今晚我请你出去吃顿好的,顺便把我女朋友介绍给你认识!”

邝龙飞当时挺意外,下意识说:“我已经认识她了。”

孙全想了想,好像是的。

但这不重要!

“没事!你是我好兄弟,她是我女朋友,咱们一起多聚聚也是应该的,对吧?”

孙全揽着他肩膀说,语气诚恳。

邝龙飞点头同意,孙全这话没毛病。

于是他上了孙全的车,这注定不是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上车后不久,孙全仿佛才想起来某件事,微微偏头跟他说:“哎,对了,班长!等下和我们一起吃饭的还有一个小美女,我女朋友的大学同学兼室友,长得可水灵了,便宜你了!等下我跟我女朋友给你们创造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啊!”

邝龙飞转脸看着他,有点错愕,“不是,孙全,我刚失恋,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现在只想做事业挣钱,短时间内不想谈恋爱了!”

孙全默了默,眼珠转了转,忽然叹了口气,“唉!我知道,那就当是帮兄弟一个忙,给我当一下僚机!僚机你懂吧?”

邝龙飞皱眉想了想,微微点头,“明白了,但……我也不认识人家,那样做不好吧?”

孙全不答,只问:“是不是兄弟?”

邝龙飞无语,“能不能换个问题?你这么问,我就觉得这是个坑。”

孙全呼了口气,“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你觉得我会坑你?你这样说,我情何以堪?”

邝龙飞苦笑,最后还是点了头,“行吧!但下不为例啊!”

“放心!就这一次!”

……

未久,两人与袁水清、张蕊在一家自助餐火锅店门前汇合。

一见面,袁水清就对孙全笑,但站她身旁的张蕊却百无聊赖地仰头望着星空,完全没跟孙全打招呼的意思。

孙全先回袁水清一个笑容,然后低声对身旁的邝龙飞说:“班长!就是那个小辣椒,教给你了,别让哥们失望!其实她也挺漂亮的对不对?”

邝龙飞远远打量张蕊两眼,微微点头,“嗯,是还可以,挺可爱的!”

孙全对他挑了下眉,“你要是想假戏真做,我没意见的。”

邝龙飞撇嘴,“你拉倒!知道什么叫曾经沧海难为水吗?”

孙全:“沧海?你的意思是唐唐以前很浪?”

邝龙飞:“……”

走到袁水清她们近处,孙全给他们互相介绍,“水清,小阿蕊,这是我大学的班长,邝龙飞!被我们辅导员誉为不世出的厨艺天才!班长!这是袁水清,我女朋友,你见过的。这位小美女就是我常跟你说的小阿蕊,科技大有名的一枝花,等下你们多聊聊!”

袁水清:“……”

邝龙飞:“……”

张蕊:“……”

什么叫雷人?此时这三人就深切体会到那种感觉,袁水清嗔怪地瞪孙全一眼,邝龙飞和张蕊脸都红了,臊的!

不世出的厨艺天才?

科技大有名的一枝花?

这么猛夸,不考虑一下被夸之人的感受吗?

邝龙飞悄悄用胳膊肘顶了下孙全,嘴唇微动,压低声音抗议,“孙全,你悠着点!”

张蕊脸红红地瞪孙全一眼,气都嘴巴都鼓起来。

但两人碍于面子,还是彼此伸手简单握了下手。

互道:“幸会!”

“那我们就进去吧!进去边吃边聊!”

孙全混若无事地说着,笑呵呵地上前牵着袁水清的手,当先往里走。

邝龙飞和张蕊不留神就被落在后面。

张蕊还想快步追上袁水清,邝龙飞却记起孙全路上交给他的任务,当即快走几步,追上张蕊,轻咳一声,没话找话,“哎!你是哪儿人啊?”

……

前面,袁水清微微凑近孙全,低声问:“喂,你刚才搞什么鬼呀?哪有你那样给人介绍的,你看把他们尴尬的!”

“嘿嘿,我故意的,给他们创造机会嘛!你看!他们这不就聊上了吗?”

孙全表情有点小得意。

主要是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那个张蕊,他不爽她很久了。

至于邝龙飞?那只是捎带,活跃一下气氛嘛,他相信邝龙飞不会真的介意。

“你呀!越来越不正经了!”

袁水清斜他一眼,语气无奈。

“嘿嘿!”

孙全却不在意,他只觉得自己祸水东引的计划很棒,这不,他现在可以舒舒服服地牵着袁水清的手了。

如果张蕊没被引走,这时候他和袁水清能这么自在?

……

自助餐重点在“自助”二字,付了钱买了票,剩下的,想吃什么、喝什么,就要自己去拿了。

去拿菜的时候,张蕊习惯性想跟袁水清一起,但孙全给邝龙飞使了个眼色,收到眼色的邝龙飞叹了口气,微微点头,随即挤出一脸笑容,端着盘子快步上前,提前一步挡在张蕊与袁水清之间,对仰头看他的张蕊说:“张蕊!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挑?”

张蕊皱眉,“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你还是选你自己想吃的吧!”

说着,她就准备绕过邝龙飞,去和袁水清汇合,但邝龙飞横移一步,再次挡在她面前,继续笑着问她,“哎!要不我们一起去挑吧?”

张蕊:“……”

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她努力挤出一点笑容,“抱歉啊!我有选择困难症,我习惯让清清帮我拿主意,所以……”

她这话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请邝龙飞让开。

但邝龙飞谨记自己僚机的任务,厚着脸皮说:“没事,我也可以帮你拿主意!”

张蕊连忙摇头,忽然小跑几步,绕过邝龙飞准备和袁水清汇合。

但当她绕过邝龙飞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袁水清的身影?

四下张望,才看见十几米外,袁水清正和孙全在一起挑选各种蔬菜,两颗脑袋凑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仿佛在对她说:“拒绝黄、拒绝赌、拒绝电灯泡!”

张蕊踌躇了,她情商低,不代表她傻,傻子能考上科技大?

此时她情商再低,也知道自己不合适去找袁水清了。

邝龙飞再次走到她身旁,露出一副解脱的笑容,轻声说:“唉!不容易啊!我终于完成僚机的任务了,张蕊!你以后还是稍微注意一下吧!他俩毕竟是男女朋友,一点私密时间和空间都没有,也不大好,你说呢?”

张蕊讶然转脸看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忽然问:“你刚才说什么?‘僚机’?你是姓孙的找的僚机,故意缠着我的?”

邝龙飞微微耸肩,表情轻松,“是啊!他是我同学,现在也是我老板,他请我帮这点小忙,我总不好推辞,你能理解吧?”

张蕊看着他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你以前经常给人当僚机吧?我看你刚才挺熟练呀!”

邝龙飞呵呵失笑摇头,“没有!今天第一次做,刚才有得罪的地方,多多恕罪啊!”

张蕊眼神中透着怀疑,但却没再拿话刺他,而是笑了笑说:“行吧!既然你刚才都是演戏,那我原谅你了,对了!现在就剩咱俩了,要不咱俩一起去选菜?”

得!刚才她还不同意跟邝龙飞一起,选择却主动提议了。

邝龙飞无所谓,伸手示意,“请!”

……

四人一起吃完自助餐,从店里出来之后,张蕊也终于有了点自觉,没再缠着袁水清,当收到孙全眼神示意的邝龙飞向她提议一起去喝两杯的时候,张蕊看了眼袁水清和孙全,就爽快地答应下来。

然后两人就很自觉地去一边打车,剩下孙全和袁水清站在店门口,袁水清表情疑惑,孙全则身心俱爽地伸了个懒腰,转脸跟袁水清提议,“亲爱的,咱俩有些日子没约会了,一起去看场电影怎么样?”

袁水清蹙着眉头,轻声嘀咕:“奇怪呀!小阿蕊怎么这么快就跟他混熟了?还答应一起去喝酒?”

听见孙全的提议,她想了想,微微一笑,点头同意。

两人于是上车、开车、走人。

这次剩下的就是街边的邝龙飞和张蕊了,邝龙飞摸出香烟点了支,笑呵呵地跟张蕊说:“行了,咱俩的任务完成了,各回各家吧?”

说着,他对张蕊摆摆手,举步欲走。

张蕊却站着没动,忽然喊:“喂!你有劲没劲呀?不是你请我去喝酒吗?这个时候放我鸽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