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夜话(求月票求订阅)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默然。

他没有替邝龙飞骂唐唐,也没有急着出声安慰邝龙飞,只是沉默,看向邝龙飞的眼里透着几分同情而已。

过了片刻,邝龙飞见孙全还是沉默,邝龙飞忍不住问:“喂!我说,你不打算安慰我两句吗?”

“你需要吗?”

孙全随口反问。

“我需要啊!我当然需要了,你没看见我现在这么颓废吗?我太需要了!”

邝龙飞略显激动地张开双臂,示意孙全看他颓废的样子。

于是孙全毫无诚意地说:“那行!你振作起来吧!别这么难过了。”

邝龙飞面露笑容听着,等了好一会,发现孙全没下文了,“没了?我让你安慰我两句,你就真说这么两句啊?多一句都没有?”

邝龙飞表情错愕,质问孙全。

孙全淡淡笑了笑,举起酒瓶示意喝酒,彼此喝下两口后,他吁了口气,一边拿起刚端上来的烧烤吃着,一边说:“班长,咱们作为男人,要愿赌服输!你当初说你要赌一次,赌你能帮她扛住她家的经济压力,赌你扛住以后,她能爱你一辈子……呵,现在看来,你很明显是赌输了。”

说到这里,孙全抬眼直视邝龙飞的迷茫的双眼,继续:“你现在这样,是输不起的样子!班长,既然决定赌,就有可能会输,你早该料到的,那样的女人……忘了吧!全球多少亿人?女性至少有几十亿吧?去掉年龄太大和年龄太小的女性,至少还有多少亿女性等着你去追?天下佳丽数以亿计,你不能独宠她一人啊!要……雨露均沾!”

邝龙飞茫然的目光渐渐开始聚焦,无语地看着满嘴荒唐言的孙全,忍不住说:“孙全!我问你个问题啊!”

孙全伸手示意请说。

邝龙飞:“我想问为什么我每次觉得很难受的时候,我那些难受的事,被你一说,好像就不值一提了呢?你这是怎么做到的?你自己困扰的时候也是这么开解自己的吗?嗯?”

孙全呵呵失笑,继续信口胡诌,“很简单!因为我胸怀天下,放眼世界,而你只盯着眼前的人和事,忘了世界那么大,宇宙那么浩瀚……”

“嘁!”

邝龙飞向他挑起一根中指,表示鄙视。

孙全仍然呵呵直笑。

不过,说真的,被他这么一胡扯,邝龙飞脸上确实有了点轻松的笑容,似乎真没之前那么难过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两人又喝了些酒、吃了些烧烤,孙全闲聊的口气问邝龙飞。

邝龙飞摇摇头,“还没想那么多呢!她刚跟我分手没两天,我在网吧窝了一天一夜,一直在打游戏,偶尔脑子里想点什么的时候,想的也都是我和她的事,还没来得及去想以后呢!”

孙全莞尔,“那你现在可以想了。”

邝龙飞摇头,“不急,等我今晚回去睡个天昏地暗,醒来之后再慢慢想,不差这两天。”

孙全嗯了声,“行!那你慢慢想,对了,她跟你分手后,不会又去找那个颜诚了吧?”

颜诚,孙全见过一次,那次是唐唐准备离开邝龙飞,但还没下最后决定的时候。

是唐唐挂上的一个应该算是比较有钱的追求者。

孙全还记得那个颜诚开着一辆银灰色丰田,那辆车还被袁水清的自行车蹭掉一块漆呢。

“不清楚!我没问。”

邝龙飞语气随意,似乎并不关心这一点。

于是,孙全笑了笑,也没再纠缠这个话题。

三瓶下肚,孙全收到袁水清发来的一条短信。

——“你到店里了吧?今晚对不起呀!我也没想到小阿蕊会这样,你没生气吧?”

对面的邝龙飞见孙全低头看手机看得嘴角溢笑,不禁问:“谁给你发的信息?看你笑得这么浪,是女人发的吧?是那个姓袁的高中同学?”

“嗯,不行吗?”

孙全随口回他,手上打字回复袁水清就温柔多了,“没有,她又不是我什么人,我至于跟她生气?对了,她这次失恋的原因问出来了没?说给我高兴高兴!”

邝龙飞来了点兴趣,上身下意识微微前倾,很八卦地追问:“哎!孙全,你跟那个姓袁的,谈上了没有?你可以呀你,那么漂亮、那么高冷的一个高个美女,你也敢追?”

孙全抬眼好笑地看他,“为什么不敢追?谁规定她那样的美女,我就不能追了?法律都不禁止好吧!而且,我追她那样的,就算失败了,那也是虽败犹荣,但要是追个普普通通的,最后还失败了,我以后还有脸见人?”

看看!邝龙飞好像又被他忽悠瘸了,只见邝龙飞怔了怔,然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颌,下意识微微点头,“有道理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孙全伸手拿羊肉串往嘴里塞,随口回:“没关系,你虽然没想到,但你实际已经那么做了,你不是追了唐唐吗?”

邝龙飞:“……”

……

一直到孙全和邝龙飞喝到散场,袁水清竟然都没再给孙全发信息过来。

这不禁令孙全有点疑惑。

是生气我让她把张蕊失恋的原因说出来,让我高高兴兴?

还是她又被张蕊那丫头给缠住了,所以没空再回我信息?

带着这股疑惑,他摇摇晃晃地回到店里,店里已经打烊,员工都下班了,所以进门的时候,他得自己拿钥匙开门。

钥匙在锁孔旁边捣了几次,没捣进去,这时候他酒劲有点上头,眼睛看东西有点模糊,他甩甩头,集中注意力正准备继续努力的时候,旁边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里走出一道身影,隔着几米远就喊:“孙全!”

刚开始,孙全还以为自己酒劲上头,听错了,所以没有理会。

等她喊第二声的时候,他才疑惑地循声望去。

“覃老师?”

孙全很意外,这么晚了,他大学辅导员覃老师竟然会在这里喊他。

“覃老师你特意在这里等我回来?您不是有我电话吗?有事打我电话就好啊!”

覃玉心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摇头说:“没事,那家便利店是我侄女开的,我正好在那边串门,刚才正好看见你回来,就出来喊你一声,嗯?你喝酒了?喝的不少吧?以后少喝点!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

孙全咧嘴笑着点点头,“你侄女的店啊,行!以后我多照顾她生意!”

说着,他转头继续插钥匙开门,边开边说:“覃老师,你等我开门!等我开了门,我们进去说!进去我给你倒茶!”

覃玉心见他插几次都插不进钥匙,好笑地从他手里夺过钥匙,三下五除二就把门开了,帮他拉起卷闸门的时候,顺口责备:“看看你喝的!门都打不开了,你跟谁去喝的酒?”

“班长!”

孙全出卖邝龙飞毫无压力。

覃玉心回头看他,“邝龙飞?”

“嗯。”

孙全呵呵直笑,他已经预见下次邝龙飞被覃老师遇到的时候,也会遭受和自己一样的数落,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平衡多了。

“这家伙……”

覃玉心嘀咕一声,没再说什么。

两人走进店里,孙全准备去给覃老师倒茶,被覃老师拉住,“不用不用!我刚才在我侄女那里就喝一肚子水了,你先坐下!我有点事跟你商量!”

“哦?什么事啊?有事老师您吩咐!商什么量?”

孙全疑惑地坐下。

覃玉心与他隔桌而坐,看着他红红的醉脸,有点无奈,“你喝成这样,也不知道我现在跟你说了,你明天还记不记得,要不我还是明天跟你说吧?”

孙全呵呵笑着摇头,“老师,你说吧!我记得!真的,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去拿张纸记下来?”

覃玉心也笑,“行吧!那我就现在跟你说,是这样!我呢,这个学期准备让班上那些新生多出来练练手,见见世面,顺便也增长点实际动手的能力,咱们烹饪班这几年毕业的学生,普遍被用人单位反映实际动手能力很欠缺,所以,我就想着要改变这一现象!”

孙全听得连连点头,“好事啊!老师你以前怎么就没这么做呢?要是在我们这一届就开始这样干就好了!”

覃玉心白他一眼,“以前我不是没想到嘛!而且班上几十个学生,这么做确实比较难安排,我知道你这个店不大,估计也不缺人,但还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在你的厨房增加一个打荷的岗位?让我安排一个人进来!就当帮帮你那些学弟学妹!他们也就下午课程结束之后,来你这里兼职几个小时,工资……你也不用多给,一个月给个一百、两百就行了!你看行不行?”

孙全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想忍住的,但真没忍住。

无力地笑着,闭了闭眼,说:“老师!看你说的,这么点小事还特意过来跟我商量,不就是两百块一个月吗?这样!你安排两个男生、两个女生过来!男生在厨房帮忙,女生暂时客串服务员,偶尔也可以去厨房学学打荷,我帮你解决四个,可以吧?嘿嘿。”

“四个?”

覃玉心反而替他担心了,“你就这么个小店,安排这么多人,你还有钱赚吗?”

孙全忍着笑,“有有!放心吧老师!我没喝醉,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