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我饿了,这个我不想吃!(求月票求首订)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自己开车确实比较方便,从C市到M市,坐火车的话,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今天孙全自己开车两个半小时左右就到了。

上路后的第一个小时,袁水清陪他聊天,但聊着聊着,她就开始打哈欠,孙全瞥见几次,就问她昨晚干嘛了?几点睡的?

袁水清说:“知道我今天要走,昨晚奶奶跟我睡的,奶奶硬是跟我聊到后半夜……”

好嘛!孙全理解老人家对孙女的不舍,就让袁水清睡一会,他打开车载音乐,既是给自己打发无聊,也算是给袁水清播放催眠曲,效果杠杠的,袁水清靠在椅背上,没一会就睡着。

于是,车里明明有两个人,孙全却找到独处的感觉。

开着车、听着音乐,偶尔瞥一眼副驾驶座上睡熟的袁水清,他的嘴角总是忍不住微微上扬。

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香车美人,全有了,而且这车还是美人自带的,他重生前,很多男人都非常反感在感情生活中买一送一,以前他也反感,但现在他倒是觉得买一送一也不都是不好的,比如送的是“车”呢?

好吧!这都是开车途中太过无聊,而胡思乱想的念头。

就这么,他一路顺顺利利地把车开进M市,99黄焖鸡店门前的路边停车位上。

当车停稳,他扭头看向副驾驶座上的袁水清,发现她仍然睡得很熟,于是他也不急着叫醒她,也不关掉车里的音乐,就那么侧靠在驾驶位上,含笑看着睡美人一般的袁水清。

怎么都看不够。

高中时候,曾有人说她有点像li嘉欣,孙全也觉得有点像,但也许是因为情人眼中出西施?

他现在觉得袁水清比li嘉欣还要漂亮几分,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都很难挑出缺点,关键是他知道她不是一个个仅仅外表漂亮的花瓶,她的性格、她的才华,都是一般女孩比不了的。

也许,秀外慧中这个词就是为她这样的女生准备的。

时间悄悄流逝,孙全忍不住伸手去握她放在腿上的纤纤玉手,他的动作已经很轻,但当他的手心贴上她手背的时候,本来处于熟睡中的袁水清却忽然像触电一般浑身一颤,双眼突然睁开,并惊“啊”一声。

倒是把没有心理准备的孙全吓一跳。

他触电一般收回手,愣愣地看着已经醒来的袁水清。

刚被惊醒的袁水清眼神有点茫然,眉头微微蹙着,她转脸看了看车内的环境,眉头又皱紧一些,当她看见驾驶座上孙全的时候,她紧绷的身子才忽然松弛下来,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茫然的神色消失不见,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轻声说:“车怎么停了?我们到了吗?”

问着,她目光望了望车窗外。

看见99黄焖鸡的招牌,她脸上的笑容扩大,“真到了呀,那咱们下车吧?”

说着,就低头解她身上的安全带。

这个时候,孙全也终于回过神来,他记起“小苹果”韩丽之前在电话里跟他说的一件事——“我表姐她从那以后就经常做噩梦,晚上睡觉都不敢躺下的……”

现在看来,韩丽说的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袁水清即便是熟睡中,神经好像也很紧绷,否则怎么解释他刚才那么轻轻将手心覆在她手背上,她却触电一般惊醒?

正常人睡觉,会这么容易被惊醒吗?

“下车呀!你还愣着干嘛?”

袁水清推开车门准备下车的时候,见孙全还没解安全带,不由疑惑地扭头问他。

孙全掩饰地笑了下,马上低头解安全带,“哦,我这不就下了嘛!”

他没有直接询问她关于睡眠的问题,此时此刻,他不想给她带去任何烦恼,他甚至怀疑袁水清在路上说——昨晚她奶奶跟她睡一起,聊到半夜,所以她今天在车上才会老是打瞌睡的事,是不是真的?

也许,她最近睡觉还是不敢躺下?

所以睡眠的质量很差?

他心里很多相关的疑问,却一个都没打算问。

他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对她的关心和爱,能慢慢治愈她内心的创伤,而不是再刺激她。

对袁水清,他现在只有心疼。

本来他心里还有点想法,准备趁着最近几天她实习的学校还没开学,也趁着除夕夜,她用短信告诉他“我爱你”的热度还在,找个机会,和她同床共枕。

但现在,下车时,他这个念头也打消了。

还是那句话——他不想刺激她。

……

将行李一件件都搬进店里,袁水清环顾店内情形,伸手摸了下一张餐桌表面,看了看指尖上抹到的浮灰,扭头跟孙全说:“我们打扫卫生吧?店里关门这么长时间,都落了一层灰。”

“行啊!你不怕辛苦?”

孙全挑了挑眉。

袁水清失笑,“打扫卫生而已,有什么好辛苦的?别浪费时间了,咱们动手吧!我去找件围裙系上,你去烧点热水,冷水可能擦不干净……”

一边说,她一边已经走进厨房。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女票都发话了,孙全还能站着不动?这店可是他的。

袁水清的勤快有点超乎孙全的想象,就像某饮料的广告词——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她和孙全搞完楼下的卫生,似乎还不过瘾,抬头看了眼天花板,又提议:“楼上肯定也脏了,干脆咱们把楼上也弄干净吧?毕竟我们接下来还要住呢!那可是我们睡觉的地方。”

你好看,你说的都对!

孙全抿嘴笑着点头,这么漂亮还这么勤快的女票,去哪里还能找到?

袁水清已经快步上楼,孙全像个拖油瓶似的,跟了上去。

嗯?

拖油瓶用在这里不合适?

管它呢!反正这小子也不会介意。

……

卫生快弄好的时候,袁水清直起腰,皱着眉头敲了敲自己的腰,一眼看见孙全一只手扶着腰,另一只手拿着抹布在弯腰擦梳妆台,她眼里立时浮现笑意,忍着嘴角的笑意喊:“孙全,我饿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下楼去弄点吃的呗!你如果不想自己做,出去买一点外卖也行。”

闻言,孙全一只手仍然扶着腰,站直起来,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背对着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才说:“行!我这就去。”

当他回头看向袁水清的时候,袁水清已经没再敲她自己的腰,孙全羡慕地看了看她欣长的腰肢,笑着感慨:“唉!做这种弯腰的活,还是你们女人厉害啊!以前我家做这些活,我跟我爸总是比我妈差远了,对了,你的腰就不酸吗?”

袁水清眸光流转,好笑地斜他一眼,“对呀!我们女人腰是软的,快去弄吃的吧!我真的饿了。”

孙全又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抬脚就往门口走,边走边说:“行行!我现在累得不想做饭了,咱们今天回来又还没买菜,我去买点外卖!”

袁水清:“行!可以。”

等他走了,袁水清又敲了敲腰,然后笑了笑,继续擦拭房间里的家具。

……

为了照顾袁水清的口味,孙全出去买了两份麻辣烫回来,他自己那份要的是微辣,给袁水清要的则是重辣。

回来的路上,看见路边有人在卖甘蔗,他想了想,就买了一根,他想着——也许袁水清爱吃。

可能是因为买甘蔗耽误了几分钟吧!等他回到店里,袁水清已经把楼上卫生搞定,正拿着抹布从楼上下来。

“你喜欢吃甘蔗吗?”

孙全笑着扬了扬手里削好的甘蔗。

袁水清抿嘴笑着点头,“嗯,挺喜欢的。”

洗脸洗手后,两人开始吃午餐。

袁水清小口小口的吃,但她碗里的那份麻辣烫却少得比较快,而孙全大口大口的吃,碗里的那份却好一会儿不见减少。

这么神奇?

他们在玩魔术吗?

并不是!

看看吧!袁水清不时从自己碗里夹一点什么,放进孙全的碗里,每一次她夹过去,她都会说一个相似的理由。

诸如:“这个脆皮肠给你,我今天不知道怎么不想吃这个……”

“这个午餐肉也给你,我今天也不想吃这个……”

“这块里脊肉你吃不吃?要不也给你吧!”

……

刚开始,孙全只以为可能她过年的时候,各种好菜吃的太多,把嘴吃刁了,可是,随着她往他往里夹的这些荤菜越来越多,而他无意间瞥见她从汤里夹起一小块里脊肉的碎肉放进嘴里,吃得有滋有味的时候,他这个棒槌终于反应过来。

她哪里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不想吃那些荤菜?

她这是在有意让给我吃啊!

此时此刻,有一种情绪在他胸腔里涌动,那种情绪他有点熟悉,怎么说呢?他十几岁正长身体,但家里却很穷的那几年,他老妈就经常干类似的事。

家里买了肉,老妈说她不想吃肉,总把肉往他碗里夹;家里杀了鸡,老妈说她小时候鸡吃多了,现在看到鸡肉就反胃,也总是往他碗里夹;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形,那时候家里但凡有点什么好菜,老妈好像都不怎么想吃,总往他碗里夹。

那时候,他脑子简单,一直没看穿老妈的谎言,直到后来慢慢长大,才慢慢反应过来。

而今天,他竟然在袁水清这里找到了老妈的感觉。

这女人……

孙全心里五味杂陈,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他只想说:我刚才买的两份麻辣烫份量都很足,我能吃饱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