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约会取消,但得见一面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话说,2月14那天,孙全和袁水清到底约会没有?

那天可是情人节!

答案是:没!

2月13的晚上,孙全就在短信里问她:“你明天能不能出来?咱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哦!”

过了好一会,袁水清回复:“可能出不来哦!我姑姑一家今年跟我们一起过年,他们一家已经住过来了,我明天如果出来,我们的事恐怕就瞒不住了,所以这次就算了吧?我们年后再约行吗?”

孙全挺失望,还以为今年能过个难忘的情人节呢!

“真出不来?”他不死心,又问一遍。

“你要是不怕今年就见家长,我明天就出来。”

看见袁水清这句话的时候,孙全当时就自动脑补出她发这条信息时嘴角的笑意,她一定很得意。

将我军啊?

不就是提前见家长吗?有什么好怕的?我孙全天不怕、地不怕,还怕见家长?

笑话!

“好吧!你赢了,但你要补偿我!”

心里豪气万丈,但他真正回过去的文字,却怂得一比。

他终究还是没做好见家长的心理准备,潜意识里,他有点怕以自己现在的条件去家长,会死得很惨。

万一袁水清爷爷、奶奶,还有姑姑、姑父什么的,都不同意他们继续交往,咋办?

明明距离结婚还有很远很远,为什么要提前去送死呢?

多准备两年,把自己的底气搞足一点,多点把握再去不好吗?

就为了一起过个情人节,就冒着被她家人拆散的风险,性价比太低了!这个险不值得冒。

“你想要什么补偿?”

片刻后,袁水清问他。

“明天的约会可以取消,但明天咱俩得见一面!五分钟、十分钟都行!你找个理由出来一趟就行,比如出来打酱油什么的。”

约会取消,但要见面?

这真的取消约会了吗?

这个问题大概就要从“约会”这两个字的广义和狭义的定义上来分析了。

广义上的约会,大概要一起吃个饭、逛个街或者看个电影啥的,如果格调再低一点,也许还包括开个房?

所以孙全说的“约会取消”,应该是这个。

而狭义上的约会,可能约定好、碰个面就算。

所以,如果以狭义来论,这家伙根本就没取消约会。

但袁水清大概没想到这么多,她回复短信说:“见面那么几分钟,你想干嘛?”

孙全的回复相当感人:“明天毕竟是情人节嘛!我就是想见你一面,见一面就好!”

也许袁水清被感动了吧?

她回复:“好吧!那明天晚上吧!白天我家附近都是熟人,被人看见不好,晚上我找时间出来一下,到时候提前通知你。”

耶!

当时孙全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时间来到2月14。

白天,孙全专心致志地在房间码字,物我两忘。

晚上,他注意力就明显没那么集中,一会儿瞄一眼电脑旁边的手机,一会儿又瞄一眼,偶尔还神经质地拿起手机看一眼手机是不是没信号了?

就这么等啊等,一直等到晚上快9点,他终于接到袁水清发来一条短信。

“你现在能过来吗?现在有点晚了,你要是来不了就算了。”

“能!时间?地点?”

等了半晚上的孙全以最快的速度回复过去。

一分钟不到,袁水清回复:“城东电力小区你知道吗?小区南门左手边有一个移动营业厅,我刚才跟家里说手机欠费了,要出来给手机充点费,我大概15分钟后出发,到那里应该是20几分钟后了,你想见面,就快点过来吧!”

“ok!等着我!”

结束短信,孙全以最快的速度套上外套,拿上钥匙和手机、钱夹,就匆匆出了房间,又匆匆在大门口换好皮鞋,迅速没入外面的夜色中。

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完全没有惊动他爸妈。

他运气不错,小跑着刚出了小区,就看见一辆空出租车经过,被他伸手拦下。

上车、报了地址,他就沉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中。

整个人精神显得有点亢奋和紧张,一条腿在不自觉地抖个不停,不时抿一抿嘴。

及时的出租车将他及时送达城东电力小区的南门门口。

付了车资从车上下来,孙全第一时间往左手边那一排门面望去,一眼就看见路边的人行道上,一件蓝色长款羽绒服的袁水清站在一棵树下,穿着黑色皮靴的双脚不时在地上轻轻跺着,一阵寒风吹过,刚从开着空调的出租车上下来的孙全下意识一缩脖子。

“嘶……真冷啊!”

他嘀咕一声,加快脚步小跑过去。

有意思的是袁水清看着左边不远处的公交车站台,并没有注意到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孙全,也许她以为他打车过来,会在站台那儿下车?

孙全跑到近处,见她还是没有发现自己,促狭的心思顿起,立即放慢放轻脚步,轻轻悄悄地走到她身旁,忽然粗着嗓子开口:“小姐您好!中国移动为您服务!”

袁水清吓一跳,下意识往旁边一让,扭头看来。

看见是他这个棒槌,她才抬手扶着心口,松了口气,忍着笑意赏他一记白眼,低声轻斥:“吓死我了,你神经病呀?你什么时候去移动上班了?”

孙全哈哈一笑,张开双手上前,一把将她抱了个满怀。

唔,忽视掉她个子比他高了点的事实,这一幕画面还是挺美的。

“你不是跟家里说出来给手机充费嘛!撒谎不好!所以现在我是中国移动,这样撒谎的就是我,而不是你了!嘿嘿。”

某人不要脸地在她耳旁这么说。

袁水清抿嘴笑着给他一句公正的评价:“骗子!”

……

孙全说话算话,10分钟不到就放她离开。

袁水清脸红红地回到家里,神情一点不慌,一家人正在餐厅包饺子,韩丽最先注意到袁水清的异样。

“姐,你脸怎么这么红?还有,你出去充个话费而已,怎么嘴还肿了?”

一句话就把全家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袁水清身上,或者说脸上。

只见袁水清相当淡定地扬了扬手里的半包辣条,“刚才买了包辣条,很辣!你要吃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