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爸!准备盖新房!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凌晨1点多,孙全走出C市P县的火车站。

C市和他大学所在的M市,同属于安省,坐火车四五个小时的车程。

他是晚上9点零几分上的火车,所以到达C市p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一点多。

拎着行李包从车站出来,孙全感觉空气都似乎亲切了不少,这是家乡的感觉,虽然夜色下的P县县城,繁华程度上比M市差远了,但走在家乡的土地上,他就是觉得心里安定不少。

作为一座小县城,车站外此时已经没有揽客的出租车、摩托车和宾馆的大妈,车站外很安静,只有三两家便利店和小饭馆还在营业。

孙全在车站门口站了一会,抽了半支烟,就走向不远处的一家小宾馆,这么晚了,回家已经不方便,他决定明天一早睡醒再回去。

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8点整,他在手机闹铃声中醒来,起床、洗漱、收拾行李,下楼吃了早餐,他打了辆车回家。

“师傅!到府圩孙家坳!谢谢!”

府圩孙家坳,就是他家的地址,一座宁静的小山村。

出租车出了县城,疾驰在修建不久的水泥路上,沿途除了起起伏伏的小山包,就是一片片农田,但这个季节,已经少见青色,入目所见,多是枯黄。

孙全靠在后排座位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家里烧了,他不知道爸妈现在住在哪里,吃得饱、穿得暖吗?

家里的电话打不通,所以他还没跟爸妈联系上,但他可以想象家被烧了,爸妈情绪肯定很低落,毕竟,家里本来就不宽裕,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吧?

……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座小山村的村口,出租车师傅回头跟孙全说:“帅哥!孙家坳到了!就在这里下车?”

孙全嗯了声,付了车费,推门下车。

今天天气还行,有太阳,温暖的阳光照在孙全身上,拎着行李包,站在村口的他眯眼眺望家的方向。

什么也看不见,他家在村尾,而这里是村口。

抿了抿嘴,孙全走进村里。

进村后,自然就有人看见他,有老人、有大姑娘小媳妇,也有大妈和孩子。

有人跟他打招呼;有人只是看他两眼;有人问身边的其他人——这小伙子是哪家的?

孙家坳不大不小,按理说,村里应该互相都认识,但孙全离家有些年了,上高中就开始住校,上大学以后,每年更是只有寒暑假才回来。

而且,自从上高中后,寒暑假他就算在家,也很少出门,在村里串门的行为更是差不多没了。

再加上,从少年到现在,他模样变化也挺大,所以村里一些老人和新嫁过来的妇人,以及小孩可能就不认识他了。

主动打招呼的,孙全挤出点笑容回应一两句,其他人……他就不理会了,他的性格,本来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

终于,他来到自家屋前。

已经被烧得只剩下几堵黑乎乎的墙壁,几只土狗正在废墟里扒拉着找吃的,还有几只鸡也在到处扒拉……

主屋、厨房、茅厕……只有孤零零的茅厕还完好地伫立在远处,其它全被烧了。

隔壁堂叔家的院门打开,富态的堂婶站在院门口开口:“阿全?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你家都被烧光了,你还看什么呢?要不要到我家来坐一下?喝口水?”

孙全转脸望去,笑了笑,“婶!我爸妈呢?你知道他们现在住哪儿吗?”

话音未落,昨晚给孙全打电话的堂嫂也从院门里出来,屁股后面跟着一个小男孩,是她儿子,孙全的堂侄。

堂嫂笑吟吟地说:“村长把你爸妈安排在村尾的祠堂里了!祠堂你知道吧?”

堂婶附和:“对!你爸你妈现在住在祠堂!”

得到这个答案,孙全眉头皱了皱,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挤出点笑容点点头,“哦,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去祠堂!”

村里的祠堂有很多年历史了,应该可以追溯到建国以前,早就破烂不堪,晴天有阳光从屋顶照进屋里,雨天有雨水漏进去,平时还有小孩去里面拉屎拉尿,以前偶尔还有叫花子在里面住。

“阿全!你要不还是到我家来喝口水再去吧?”

堂婶还在说客气话,孙全已经转身向村尾走去,“不了!谢谢婶子!”

村尾的人家很少,一路上,孙全没再遇见几个人。

祠堂,在村尾的小山包上。

因为平时少有人来,显得颇为荒凉。

孙全皱眉登上小山包,来到祠堂前面的空地上,一眼就看见老爸愁眉苦脸地坐在祠堂的门槛上抽烟。

老妈在不远处用一个小泥炉煮着什么,这小泥炉明显是刚做成不久,炉底是一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破搪瓷盆,炉身是用掺了碎稻草的泥巴捏的。

泥炉上的小铁锅,孙全倒是认得,是家里以前的老锅。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吹得泥炉里的烟忽然飘向老妈脸上,然后孙全就看见老妈连连咳嗽,不停揉着眼睛。

咳嗽中,老妈无意间一抬头,就看见拎着行李包的孙全。

她顿时愣住,“阿、阿全?”

“什么阿全?”

坐在门槛上抽闷烟的老爸循着老婆的视线望过来,望见孙全的时候,也愣了愣,他下意识站起身,“阿全?你、你怎么回来了?”

孙全抿了抿嘴,走过去,揭开锅盖,看见里面是一些白菜叶煮白米粥。

他抬眼问老妈,“哪儿来的米?”

老妈苦笑,“米缸里没烧完的,大概还能吃两餐吧!”

孙全扭头望向老爸手里的半截香烟,“怎么还有烟呢?家里的钱带出来了?”

老爸孙志才也苦笑,“刚发现失火的时候,我急着去救火,哪里想起来拿钱?这半包烟是身上剩的。”

“……”

默然片刻,孙全又问:“也就是说,家里东西全烧没了?”

孙志才点头。

老妈徐梅却说:“火烧完了,我进去把以前陪嫁的那副耳环找回来了……”

孙全知道那副耳环,银的,不值钱。

他随手把行李包放在门前的台阶上,拉开拉链,从包里拿出两块昨晚上火车前买的面包,和两包茶干,还有一瓶矿泉水。

“稀饭不顶饿,这些你们先吃了吧!”

“阿全!还是你吃吧!你年轻,比我们容易饿!”徐梅下意识拒绝。

孙志才也点头,“嗯!还是你吃吧!”

孙全没接他们的话,站起身从怀里掏出皮夹,抽出自己存稿费的农行卡递给老妈,“妈!这张卡你先拿着!里面有九万来块!爸!你下午就去找人,准备盖新房!盖大一点!盖好一点!想盖二楼、三楼都行!钱要是不够,回头我再给你们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