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愿不愿意来我这里兼职?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接下来,孙全烹制黄焖鸡的过程,确实没有避着刘广福,他似乎真的没有保密意识。

刘广福发现孙全做黄焖鸡的步骤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有点儿简单,葱姜、干辣椒等各种用料他也都不陌生,直到他看见孙全打开一只Z县豆瓣酱的塑料桶,从里面挖出两大勺明显不是豆瓣酱的玩意放进锅里……

刘广福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玩意绝对不是豆瓣酱,至少不是Z县豆瓣酱!因为Z县豆瓣酱他熟,他以前在学校食堂做菜的时候就常用。

是紫红色的。

但孙全从那只Z县豆瓣酱桶里挖出的玩意却是淡黄色的,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其它好几种颜色。

“嘿嘿,老板!你这加的是什么呀?”

为了百分百偷师成功,刘广福恬着脸问了一句。

孙全瞥他一眼,呵呵笑了声,“啪皮酱!”

“啥?啥酱?”

刘广福一脸懵逼,难道是最近新出来的一种酱?他心里暗自嘀咕。

“啪皮酱!”

孙全忍着笑意重复一遍,至于刘广福会不会被他这么忽悠瘸了?他是不管的。

刘广福想偷师的心思,他又不瞎,当然早就看出来了,他理解刘广福想偷师的心思,因为如果是他,他也会想要偷师。

但这不代表他会真的无私地把黄焖鸡的做法就这么让刘广福偷师了去。

有本事你就这么偷师过去,没本事就老老实实在我这里上班,给我打工给我挣钱!

这就是孙全的态度,并不会因为刘广福想要偷师,而生出开掉刘广福的心思,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换哪个厨师来这里上班,都会生出偷师的念头。

这是人之常情,就像猫看见鱼,想吃;狗看见骨头,想啃;男人看见美女,想泡。

“啪皮酱……”

刘广福皱着眉头轻声念叨着这个酱,他要确保自己牢牢记住这个酱的名字,回头去打听到。

只要打听到这个酱,然后在家里试做几次这黄焖鸡,只要能把味道做得大差不差,他就敢辞了这里的工作,去找个合适的地方开一个差不多的黄焖鸡店。

……

当天晚上9点多。

99黄焖鸡店里的客人已经走完,孙全拿了瓶营养快线递给忙得额头出汗的唐欣。

“今晚真是辛苦你了,谢谢啊!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你就回学校去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呢!”

唐欣瞥了眼还在吧台里的袁水清,连忙摇头,“没事!现在时间还早呢!我再待会儿吧!要不……你先让你同学回去吧?她住的地方比我远多了。”

这是她今晚帮忙期间,从袁水清口中探听出来的。

孙全想了想,微微点头,“好!那我去跟她说一下!”

几步走到吧台那儿,孙全对袁水清说:“时间不早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袁水清抬手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微微一笑,“好!不过,你送我的话,你店里怎么办?”

孙全展颜一笑,“没事!我让他们下班就行了!这个时间点,早就该打烊了,你等下!我先让他们下班!”

说着,他走到厨房门口喊了一嗓子,“刘师傅、瞿姐!抓紧收拾一下,下班吧!”

“哎!好!”

“好!”

两人先后应着。

正在收拾桌子的唐欣眉头早就皱了,刚才孙全让她回去,但他去跟袁水清说的时候,却说要送袁水清回去。

一个是“让”,而另一个却是“送”……

她感受到了其中的差别。

她忽然想把手里的碗摔了,太欺负人了!不带这样的!

凭什么呀?就凭那女人比我高、比我白、比我漂亮、比我气质好?

但我才大一呀!说不定等我像她那么大的时候,我也比现在更漂亮了……

她没敢想等几年后,她会有袁水清那么高,因为她知道自己长了不个了。

心里有恼火、有沮丧,但当孙全笑着跟她说打烊了,可以回去的时候,唐欣还是立即露出笑脸,至少从她脸上,看不出她心里不开心。

“好!我把这桌收拾好就走!全哥!我明晚再来帮你呀!”

轻易认输她是不会的,她今晚已经看出来了,袁水清确实像她姐姐说的那样——性子偏冷。

她就不信了,以袁水清的性子,明晚还会来?

我不跟你争一时之长短!——唐欣心里这么想。

……

等唐欣、刘广福和瞿丽走了,孙全锁上店门,陪着袁水清站在门口的路边等出租车,微凉的夜风吹动街边的树叶,也吹动着袁水清的衣袂和发丝。

因为彼此站得够近,所以孙全还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清香。

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店门,再看一眼身旁的袁水清,他心情很好。

“你这店的生意应该能做起来,味道不错,客人的反响也不错,恭喜你!”

袁水清将耳边一缕发丝别到耳后,微笑着轻声开口,孙全从她眼里看见些微笑意。

“谢谢!借你吉言,但愿能成吧!你要真觉得味道不错,以后有空都可以过来吃饭,免费!”

说话间,孙全下意识伸手去摸口袋里的香烟,手指已经摸到烟盒,才又收回来,摸烟是他下意识的动作,收回手却是因为他想起来袁水清在旁边。

无论如何,在女人身边吸烟总是不对的。

“想吸烟了吧?想吸就吸吧!我不介意的。”

袁水清竟然看出了他的心思,她依然微笑着,语气不见虚伪,她似乎是真的不介意?

孙全有点意外,却并没有再去摸烟。

“算了!烟抽多了也不好!”

顿了顿,他问:“袁水清!你每天晚上忙吗?”

袁水清眉头微蹙,没有说话,却用清澈的眼神询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是,孙全道出用意,“如果你晚上不忙的话,愿不愿意来我这里兼职啊?就帮我每天晚上收收钱,我给你工资!工资好说!”

他到底还是贼心不死,就冲袁水清的美,他还是想创造一些更多与她接触的机会,想进一步了解她,看看她到底适不适合他,也顺便看看彼此之间能不能碰撞出一点火花。

回到2006年,他渐渐生出一个意识——想拥有更精彩的人生,就得去做以前从没做过的事,泡以前不敢泡的妞。

否则,重活一世,他除了比上辈子多挣点钱,还有什么不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