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玩大了?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陆扬就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身体开始有些发冷,浑身骨头里面发酸发胀,尤其是双腿膝盖骨里面,感觉特别难受。

这种浑身发冷、骨头里面发酸发胀的难受感觉,让他意识从睡梦中脱离出来,没有完全清醒,感觉意识有些模糊、虚弱。

发烧了……

他心里有这个意识,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叫护士,按下床头的铃就行了,他可以做到,但他心里还记着自己的计划,这个计划要求他不能叫护士!所以,他没有努力摆脱那种意识模糊的感觉,微微蜷缩着身子,忍受着浑身发冷、骨头里面酸胀的那种难受感觉,假装自己还没有醒来。

刚开始,他还有模糊的意识,渐渐的,随着时间过去,身体里面的那种难受劲越来越强,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的,他又睡了过去。

……

次日清晨,天刚刚蒙蒙亮,这间病房里就有陪护的家属醒来,第一个醒来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边摸身上的烟盒,一边往外面厕所走去,也不知他是被烟瘾逼醒了,还是被尿逼醒了。

此人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那张病床上陆扬蜷缩发抖的异状。

第二个醒来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妈,她是伺候自己丈夫的,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也是上厕所,不过她没有去外面的楼层大厕所,直接就进了病房一角的小单间厕所,进去了半天都没有出来,自然也是没有发现陆扬异状的。

第三个醒来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消瘦的身材、消瘦的脸颊,长长的瓜子脸,因为脸上没肉,而显得有些凹陷。染黄的头发有些干枯,稻草一样盘在脑袋后面,面色苍白,有些雀斑。

她伺候的也是丈夫,她醒来后,揉揉眼睛。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肢体,便睡眼惺忪地走向陆扬床边的衣柜,这个衣柜是她丈夫那张床,和陆扬这张床共用的!这间病房里有六张床位,房间就那么大。自然不可能有六个衣柜,整间病房的衣柜只有两个,都是大家共用。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疑问,以陆扬现在的身家,住院没钱住单间?

钱,陆扬自然是不缺的!就算这里一天收费一万,他也能当宾馆住。但昨夜过来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警察陪同、陈练昏迷中,被推进手术室进行紧急抢救,有性命之危。这种情况下,陆扬还有心情为了自己住的舒服一点,而要求豪华的单间病房?

倒是陈练那里,陈练被推进手术室进行紧急抢救不久,还在手术中的时候,陆扬跟护士提了一下。等陈练从手术室出来,给陈练安排一间单人病房、专人陪护。

至于他自己。他根本没有那个念头,他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小时候家里是什么情况?前几年读高中、大学的时候,又是什么情况?重生前,他独自租住的房子条件又如何?

对陆扬而言,医院里六人一间的病房条件并不差,即便近一年来,他住惯了豪华别墅,现在再住这样的病房,也能安之若素。

言归正传!

这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睡眼惺忪地来到陆扬床边的衣柜前,摸摸索索地从一只行李包里摸出一包卫生巾,转身离开的时候,目光无意间瞥了一眼病床上的陆扬,然后她的脚步就停住了。

目光落在陆扬苍白虚弱的脸上,眼里出现几分狐疑。

接着,她又注意到陆扬微微发抖的蜷缩身体,狐疑的目光又回到陆扬脸上,她又发现睡着的陆扬眉头是紧皱的,而且这种紧皱,是微微动来动去的,似乎很难受。

“喂!喂!小伙子!你没事吧?”

女人天性中的爱管闲事,让她忍不住伸手上前轻轻推了推陆扬肩膀,陆扬没醒,少妇脸色微变,又加大了点力度,更用力地推了推陆扬,嗓音也提高了一些,再次问:“喂喂喂!小伙子小伙子!你没事吧?”

陆扬以前和曹雪同居的时候,有时候曹雪早上先醒来,有时曹雪一个人醒在床上无聊,就会轻轻推陆扬两下,轻声问:“哎!亲爱的,醒了没有?”

那时候,陆扬有时是醒的,有时是没醒的。

没醒的时候,曹雪轻推两下,就不再打扰他睡觉,醒着的时候,有时陆扬兴致来了,就会依然闭着眼睛,低声说:“没有!我还没醒!”

那时候,每一次都能把曹雪逗笑。

和童亚倩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陆扬晚上睡的早,和童亚倩相拥在床上,睡一段时间之后,有时童亚倩睡不着,也会轻声问他。

“陛下!睡着了吗?”

有时,陆扬也没睡着,那时他也会闭着眼睛说:“睡着了!”

然后也会把童亚倩逗笑。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对不很熟,或者不愿意搭理的人,他的话很少,性子显得很沉闷,但熟悉的,或者喜欢的人面前,他又显得很幽默很搞笑。

这一点,他在书迷群里和那些书迷聊天的时候是这样,和自己几个女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

这大概也是他的书迷群里,那些书迷那么喜欢他的原因所在,也是曹雪和童亚倩等人,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喜欢他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今天清晨,意识已经迷糊的陆扬,显然没办法这样逗笑叫他的这个少妇了。

面对这位少妇的推摇、呼唤,陆扬毫无反应,这位少妇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斜对面那张床的陪护阿姨此时也望了过来,见状,神情微变,站起身道:“哎呀!快叫护士赶紧叫护士!这个小伙子情况好像有点严重啊!赶紧叫护士!”

闻言,那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如梦初醒,赶紧跑出去,跑向护士台那边焦急地喊护士过来,都忘了直接按陆扬床头的呼叫铃。

护士那边很快就匆匆过来两个白衣小护士,病房里的病人和陪护家属都被惊醒了,还在病房里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在众人注视下,两个小护士紧急给陆扬检查情况。

一个赶紧拿小手去摸陆扬的额头,刚摸了一下,这名小护士就低呼一声:“呀!好烫!他发高烧了!怎么会烧得这么厉害?我记得昨晚给他输了消炎和去烧的药水啊!”

另一个小护士已经在检查陆扬腹部和腰间的两处伤口。

陆扬凌晨时分倒在腹部伤口绷带上的水渍,早就干了,小护士没有发现陆扬自己的手脚,她大概也不可能会想到陆扬会自己害自己。

“伤口还包扎的好好的呀!没有继续出血!”简单检查过后,她也没找到原因。

“赶紧叫值班的陈医生!”

刚才摸陆扬额头的小护士说着,已经匆匆跑出病房去找她口中的那个陈医生了。

陈医生不久后,也脚步匆匆地赶过来,刚到病房门口就吩咐:“快拆开病人伤口的绷带看看伤口有没有恶化!还有!小雯!你赶紧去拿退烧的药水来给这位病人紧急输液!快!快去!”

不得不说,这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还是比较敬业的,至少眼前这三个还是可以的。

陆扬伤口的绷带很快就被拆开,结果,呈现出来的伤口吓了现场所有人一跳,陆扬腰间的伤口倒是没有怎么恶化,但他腹部的伤口就有些吓人了。

伤口不仅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而且伤口还张开了,伤口里面全是潮湿的水渍,伤口发白,绷带打开的时候,伤口里竟然流出一道带着血丝的浑水……

“伤口出水了?”

陈医生和两个小护士脸色都是一变。

他们还是没有怀疑是陆扬自己往伤口上倒水了,一来,绷带外面已经干了,二来,没人往这方面想,都只是以为伤口自己恶化而出水。

但陈医生在两个小护士的配合下,重新给陆扬腹部的伤口做了处理,上好药、重新包扎好的时候,陆扬依然昏迷不醒,从头到尾,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伤势会恶化到这种程度,也许也超出了陆扬他自己的预料。

……

就在陈医生和两个小护士给陆扬紧急输液、紧急重新处理伤口的时候,京城国际机场,一架还亮着航行灯的客机轰鸣着,缓缓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机场的提示音正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回荡在接机大厅,提醒前来接机的人们,某架飞机已经成功降落在机场。

接机大厅很多人都起身往接机口涌去。

刚刚降落的飞机舷梯已经落下,舱门打开,一个个乘客或提着行李包,或提着行李箱,一个接着一个从舱门里出来。

未久,舱门处出现一个身材高挑的气质美女,酒红色的风衣,显得她身高腿长、隆`胸细腰,只是这位美女此时似乎有些焦急,脚步匆匆从舷梯上下来,一阵乱风迎面吹来,吹乱她的长发,她也只是随手胡乱拂了一下,匆匆的脚步丝毫没有停顿。

她正是昨夜接到医院电话,连夜搭乘飞机而来的童亚倩。(未完待续)

ps:感谢uc小米打赏100点币,感谢好俊的文昊再次打赏300点币,感谢抵拢捣拐打赏400点币,感谢练哥哥打赏588点币。<!--章节内容结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