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历史,惊人的相似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时光总是匆匆,转眼大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陆扬早已从横店来到京城,总是没有正形的陈练随同,陆扬来京城的目的,自然是为履行和完美公司的合约,在《师士时代》这款游戏的背景和人物架构上,给予自己的意见。

横店那边,吴雪妮和王朝,以及黎令和刀新沂的经纪人王冬、邵大海等人的罪责越来越清晰,法院开庭日期已经越来越近,梁旭辉给陆扬的电话里透露,吴雪妮和王朝很可能会被判三年以上徒刑,黎令、王冬、邵大海三人根据罪行不同,刑期可能会更长。

对陆扬来说,这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同样不错的还有他和佟丽亚的绯闻,经过大半个月的沉淀,网络上提起这件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毕竟,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每天都会出现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新闻,网民的视线很快就会被转移。

唯一让陆扬不满意的是,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田生财师徒三人那里还没有调查出那只隐藏的黑手到底是谁。

那只隐藏起来的黑手,随着时间推移,调查的难度也将会越来越大,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对方在操控他和佟丽亚绯闻一事上留下的蛛丝马迹,将会越来越少。

这天下午,陆扬终于结束在完美公司的工作,跟完美公司技术部的部长道别之后,陆扬推掉了对方准备今晚给他置办的践行宴。

践行?

是的!今天的工作完成之后。陆扬明天就可以买机票飞回上海了。

陆扬第一次担任自己作品改编的游戏监制,现在工作完成了,他整个人都觉得轻松许多。回酒店的车上,他不由面带微笑,整个放松地靠在座位上,想了想,拿出手机给留在酒店玩cs游戏的陈练打了个电话。

“喂?神马事?我正忙着呢!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电话刚接通,陆扬就听见陈练不耐烦的声音,电话里还能听见他那边打游戏的声音。果然很忙!

有些失笑,陆扬说:“我们明天就回家了!让你陪着我这么多天。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也不能让你一直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这样!游戏你晚上回去再打吧!现在你出来跟我去找个地方喝酒!想去哪儿喝,地方任你挑!”

“喝酒?地方随我挑?真的假的?”

陈练的语气有些怀疑。同时,电话里他打游戏的声音也暂时停了下来,显然,他对喝酒兴趣比游戏大。

这家伙的毛病其实挺多!

跟在陆扬身边的这大半个月,他不是打游戏,就是喝酒泡妞,隔三差五的,他也真的在酒店找上两个小姐一起玩双`飞,并且他还真的把账都记在陆扬头上。小日子比陆扬过得滋润多了。

他对喝酒的兴趣,仅次于泡妞和双`飞。

“快出来吧!想去哪儿喝?说个地方我现在就赶过去!”

陆扬的话音未落,陈练就选好了地方:“先去全聚德吃烤鸭!然后去蓝月亮酒吧喝酒!怎么样?没问题吧?”

“当然!说了地方随你选的!”

陆扬笑呵呵地一口答应。还是那句话,他现在不在意这点小钱。

……

同一天下午,上海阴雨绵绵,一辆黑色宾利在雨中匀速前行,一路上很多中低档车车主都下意识拉开和这辆车之间的距离,原因?

碰撞一下。那些车主把自己开的车卖了都赔不起!

低调奢华的宾利渐渐驶离热闹的大街,最终来到奉贤区洪庙镇大亭公路永福陵园。

驾驶座的车门首先打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立即下车,手里一把大黑伞迅速撑开,然后才将后座车门打开,一个五十出头的中年男人不疾不徐地从车上下来,神情萧索,中年男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雪白的衬衫、考究的黑色西装、黑色皮鞋,就连领带也是黑色的。

“宋先生!您小心!”

撑伞的男子小声提醒,刚刚下车的宋先生仿佛没有听见,下车后,不紧不慢地整理了一下衣领、领带,轻轻掸了掸袖子上一点浮灰,神情古井不波地举步走进永福园。

永福园,上海最高档的几处墓地之一。

这里最便宜的一块墓地都要五六万起步,最贵的二十多万,比很多地方活人住的房子都贵。

此时,另一边的后车门也打开了,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女子,同样一身白衬衫、黑色西装、黑色皮鞋,怀里捧着一束新鲜的百合花,宋先生已经在司机的陪同下,走进陵园,捧花的女子赶紧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取出祭奠的物品,一手拎着祭品,一手捧着鲜花,加快脚步追上前面两人。

永福园分为几处,每一处的环境和墓价都不同,宋先生一行三人径直来到最高档的永福苑一面很新的墓碑前,女秘书默默地将鲜花和祭品一一摆放到墓碑前面,最后点燃两支香,天空飘下的雨丝落在她脸上、身上,她仿若未觉,只专心地做着这些事。

那名司机始终默默地站在宋先生侧后方,默默地为宋先生打着伞,而宋先生的目光则一直落在墓碑上的女子黑白相片上。

相片上的女子四十出头,雍容华贵,嘴角的微笑都带着一股从容。

等女秘书将一切都布置好,宋先生抬起左手,望着墓碑上的相片说:“伞给我!你们去车上等我吧!”

“是!宋先生您多保重!”

司机不敢多言,低声应了一声,把手里的黑伞交到宋先生手里,就跟女秘书一起默默地退走了,很快,这块豪华的墓碑前,便只剩下宋先生一人。

“方琴!我来看你了……”他忽然淡淡地开口。

“天星那里,我前两天已经去看过,你放心!他虽然在牢里,但我找人关照过了,他不会在里面吃苦……”

“方琴!你走之前,让我替你们报仇……其实……那个小子害天星坐牢,害你变成这样……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外面,就算你不说,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又默然片刻,他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今天……”

“今天我来就是给你带来这个好消息的!这一次,那小子死定了!也许冥冥之中真有天意!你帮天星找人撞他之前,天星的朋友文敬和他结怨了,警察一开始也是怀疑是文敬那孩子做的,如果没有后来的变故的话,你不会有事……”

“这一次又是这样!呵,一个叫吴雪妮的,还有一个叫王朝……他们不久前找人对付那小子了,方琴!你说,如果我这个时候找人做了那小子,警察会怀疑谁?发生在你身上的事,还会发生在我身上吗?同样的故事,会出现两次?”

“呵呵,方琴,历史惊人的相似,这不是天意是什么?我相信这是老天在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就让我怎么替你报仇……”

说到这里,宋先生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渐渐暗下来的天空,目光又落在墓碑那张黑白相片上,他淡淡地笑了笑,轻声道:“那边应该快动手了!方琴!我陪你在这里等那边的好消息!你如果能听见我这些话,那就帮忙保佑这次不会再出现意外吧……”

说完这些,宋先生不再继续说什么,就那么独自一人、撑着伞站在雨幕中、墓碑前,天色越来越晚,雨也越下越大,他始终一动不动,神情平静淡漠地站在这里。

……

a省j市。

小雪服装厂,工人们已经下班了,曹雪还在三楼办公室里没有离开,在她面前办公桌上,正铺着一张雪白的宣纸,曹雪正专注地用铅笔在纸上勾勒着一件女式羽绒服,时间已经快要进入11月,她想在天冷下来之前,设计出几款款式新颖的女士羽绒服出来,为了这次的设计,这一年多以来,她看了许多服装设计方面的书,今天之前,她已经试着设计过几十款,有冬季穿的羽绒服,也有夏天穿的女士衣服。

有人说,是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光。

也许这句话是对的!曹雪的经历以及她的文化素养和心气,让她即便只是经营一家小型服装厂,她也想做出一些自己的特色。

眼看宣纸上的这张设计图就要画好,曹雪脸上已经出现一点满意的笑容,可就在这个时候,她手中的铅笔笔尖忽然啪一声轻响,笔尖断了……

她刚刚明明没有用多大力。

望着断掉的笔尖,曹雪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如果只是笔尖断了,她不会是这副表情,但此刻,就在笔尖断掉的刹那,她忽然觉得一阵心烦意乱,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这种感觉她以前有过两次,一次是她父亲出事之前,一次是她外婆过世。

仅有的两次这种感觉,都有她心中很重要的人出事,所以这一次心中再次有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感觉,曹雪慌了。

一时间,不禁手足无措,反应过来后,她已经没心思管面前即将完成的设计图,立即拿起自己的手机,首先拨通妈妈的电话,然后是外公的、舅舅的……

一个个电话拨打出去,接到电话的人,都表示自己很好。

至此,曹雪一屁`股跌坐在座位上,还有一个电话……还有一个人……那是他呀!会是他出事吗?

曹雪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毫无血色。(未完待续)

ps:感谢自然之声打赏100点币。<!--章节内容结束-->

 

关闭